总裁,欺人太甚041 唯一的照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1 唯一的照片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21 12:00 字数:2051

  没她伺候凌傲京能十五分钟整理完毕,有她帮着,结果弄了半小时。

  凌傲京在她的助理经验上大大的画了个叉。

  阮莫羡不服:“你上班不还是能准时的吗?”

  现在才七点十五分,他七点半才吃早餐,一点也没耽误时间,还提早了十五分钟。

  凌傲京哼哼,端起牛奶喝,“这可跟你的成果一点关系都没有。”

  红领巾那种系法什么鬼。

  阮莫羡愤愤的戳起碗里的干贝粥,“所以说帮你找个老婆还债最实在了。”

  领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她也不用学,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对两个人都好,省得互相埋汰。

  他把杯子放下,一双利眸看着她:“今天吃饱了没事做吧?领结十八种打法今天给我学一遍,错一次,扣一万。”

  “呃!”

  阮莫羡内伤,领带打法这么多!

  吃饱了,凌傲京拿起外套上班,出门之前还真的叮嘱宋姨,看着她学。

  “哼。”

  阮莫羡对着他的背影做鬼脸。

  和宋姨收拾了早餐,宋姨不知道哪里倒腾出了一个半身人模,给她放在客厅。

  阮莫羡拿了领带,心不在焉。

  一天的时间那么长,系法就算十八种,那也是小半天的事。所以她把领带放了,跟在宋姨后边转悠。

  宋姨手上拿了干湿两条专用抹布,正进了书房,阮莫羡跟着,问道:“阿姨,我来帮忙?”

  “不用,你去忙你的吧,我这里应付得过来。”

  宋姨很温和。

  阮莫羡也拿了条抹布,跟着宋姨没离几步远,看着宋姨小心翼翼的擦着书桌上的摆件,问道:“凌总的书房每天都要擦吗?”

  “是啊。”宋姨说着,把摆件放回去,“家里大,东西也多,两天不擦就容易攒灰,看着多难受。”

  阮莫羡抬眼,环顾书房的布置,大概四五十平的空间。

  一面是大大的玻璃窗,视野可以看到屋外的花园,景致正好,左右两面是墙,放的是嵌墙的书柜,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满了各种书,按照军事,经济,艺术,文学,工具……各种仔细分类。

  她走过去,看了看,发现书本并不是特别新,但也没有落灰,边沿都有翻阅磨损的痕迹,也不知道,是主人经常翻看它们,还是因为宋姨经常给它们打扫。

  “少爷在家啊,呆得最多的地方就是书房了,所以再怎么忙,这里的东西都不能有一天不擦。”

  宋姨说道。

  阮莫羡转头,看见宋姨正在擦书柜上方的柜子,她的目光一扫,书房也没有照片。

  “凌总一张照片都没有呀。”她状似随意的提起。

  正背对着她的宋姨叹了口气,才说道:“嗯,少爷不爱留照片。”

  “为什么?”

  宋姨却只是摇了摇头,不再说。

  擦完书房,宋姨又到其他房间打扫,阮莫羡也不再问了,想来是有一些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东西,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羡羡,你能帮我到少爷的房间把换洗的衣服拿下来吗?”清洗间里的宋姨问道。

  “好的,稍等。”

  阮莫羡回道,转身上楼。

  凌傲京的主卧也是很大,七十多平的房间,除了大床,还有休闲小坐的沙发茶几,专门定做的大衣柜整一排,阮莫羡知道,里面放满了他各色各样的衣服。

  进了浴室,把换衣篮里的衣服都抱出来,给宋姨送下去。

  “浴室之外的地方检查了吗?”宋姨说道,“有时候少爷会顺手放外间了。”

  “好的,我再去看看。”

  阮莫羡只能又跑一次。

  他床上的被子还没有叠起,早上换下的睡衣堆在上边,沙发上的抱枕也躺得横七八竖的,阮莫羡走去把它们摆整齐了,然后走回来抖抖被子,叠好放好,拿着他的睡衣整整,决定还是拿下去洗了。

  弯腰把枕头摆摆好,却看见枕头底下还枕了一本书,阮莫羡把它拿起来,准备摆到床头柜去。

  哗啦!

  “嗯?”

  刚扭过去的脸转过来,目光随着薄薄的一篇纸落在地上,是从书里掉出来的?

  她弯腰去捡。

  捡起翻过来一看,瞳仁忽地一缩,心脏倏然发紧。

  ……是照片。

  她盯着照片上的脸,心跳的速度蓦然加快。

  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不仅是名女孩子,还是一名警官。

  照片里的她站着标准的军姿,英姿飒爽,明眸皓齿,身上的那股光彩逼人的英气,还能从毫无温度的照片里感受得到。

  “羡羡,还有衣服吗?”

  阮莫羡蓦然回神,忙把照片夹回了书本里,对楼下的宋姨喊:“来了!我就收拾好!”

  书本被砰的搁在桌子,她拿了睡衣,逃也似的奔下楼,仿佛做了亏心事般。

  送去了衣服,阮莫羡心里还跳得厉害,她没有刻意的去翻看别人的东西,但突然掉落的照片,却让她好似自己做了贼一样,窥视了别人的隐私。

  她拿了领带,抱着半身人模,坐在客厅里学系法。

  对着教程看了好几回,明明每个字都认识,但是放在一起组成句子,阮莫羡就无法理解它们是什么意思,那张明艳的笑脸,一直在她的眼前来回晃悠。

  那个女孩子……好在意。

  她叹了口气,索性把教程关了,对着半身人模自己动手。

  脑海里却止不住的念头。

  宋姨说凌傲京不爱留照片,这座房子连他自己的相片都没有,独独书本里夹了一张,还是放在床头那么私密的地方,那个女孩子,一定是他非常重要的人了。

  女孩子真的很漂亮,也许是因为军人,浑身都透着明朗阳光的气息,眸里的神采直逼人心。

  脑海里浮现出她和凌傲京站在一起的画面,郎才女貌,真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璧人……

  手里的领带被折变了形,阮莫羡取了下来。

  她盯着手里的领带,心里有些烦躁。

  “唉……”

  领带的系法有什么好学的?好看不好看都一样戴,又不是要一辈子给他系,要是他嫌自己系得不好,自己动手不就得了。

  阮莫羡想着,把领带搁一边去了,撑身起来。

  学不下去了,不如去忙别的吧。

  东西搁在客厅,她上楼换了衣服,拿包准备出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