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40 你不要动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0 你不要动呀!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20 12:00 字数:2040

两天后终于打道回府。

  上机后凌傲京丢给她一个包,阮莫羡抱着,身上背着自己的。

  这次回去没有那么匆忙,她的包里可是备好了满满的干粮,好打发在飞机上无聊的时间。

  “呼呼。”

  她开心的拿起自己的包。

  凌傲京给她的包放在一边了,她把自己的拉开,伸手从包里拿出来一袋薯片,撕拉把包装袋撕了。

  凌傲京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开心的小样儿,手里的薯片儿卡擦卡擦蠕进了嘴巴,吃得端是美味。

  似乎察觉了他的目光,她抬起头,眯眼嘿嘿一笑,捏在手指的薯片凑了过来。

  他抬眸。

  阮莫羡坐在对面,笑眯眯的,还举着手里的薯片。

  脸颊微倾,张嘴把薯片吃了。

  唇瓣触到她柔嫩的指尖,微凉。

  香脆的薯片在齿尖融化,凌傲京并不喜欢零食,不过偶尔吃一点,似乎味道还不错。

  他依然埋首阅读手里的书本,只是对面偶有声响,时不时会递来一点吃食,凌傲京默默张嘴吃了,他辨得出来有牛角脆,巧克力糖,饼干棒,开心果,核桃仁,草莓干,牛肉片……

  她的包,那么能装么?

  ……

  重新踩上龙岭的土地,阮莫羡从春城带上飞机的背包瘪了,再看到龙岭熟悉的天空,阮莫羡开心得眯起了眼,狠狠的呼吸了好几下。

  终于回来了!

  虽然她多数时候跟着跑而已,但春城到底不是龙岭,神经容易紧绷,回到自己熟悉的地盘,难免有丝亲切。

  回来之后阮莫羡把凌傲京的包送回他的卧室,凌傲京却没拿。

  “你的。”

  “我的?”

  她看了看,这个包明显不是自己的。

  确定他是认真的,阮莫羡只能又把包拿回去了,在沙发上打开,里面也装了满满一袋零食。

  ……

  他买的呀。

  你的。

  “我的。”

  嘿嘿。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想什么。

  盘腿,把包里的零食倒出来。

  晚上,睡觉前,阮莫羡到客厅去倒水,偌大的别墅静悄悄的,阮莫羡突然觉得有哪里奇怪。

  她端着水杯,站着客厅里看着。

  她住进来几天了,还没仔细观察过这座房子,此时一想,不禁环顾四周,好好的看一番。

  白天的时候有佣人上上下下的,倒不觉得冷清,现在看来,这么大的地方,客厅灯虽然十分敞亮,但更显得别墅缺少人气了。

  整座房子的格调竟然是无色系。

  少数的黑与白,灰色占了大半部分的空间,家装的风格其实很简约。

  阮莫羡微微想,她记得,她踏入凌家的第一感觉,明明是觉得富丽堂皇。

  她靠到走廊,低头往下看,一楼的水晶吊灯打得比楼上的暗很多,看起来整个家都温馨不少,黑白的界限也没那么明显了。

  看来暖光真是个迷惑视线的东西。

  视线轻挪,扫到素净的墙上,阮莫羡脑中念头一闪,她知道了,为什么感觉奇怪,是因为这座房子里,一张照片都没有。

  这是居家的地方,修饰得这么干净?

  难道这个男人还有洁癖么。

  目光又在楼上来回扫。

  客厅的茶几,楼梯,走廊,房间,墙壁都是干干净净的。

  她捧着水杯,心想不知道书房之类的地方有没有其他的发现。

  转身回房,心里留了个念头。

  第二天,阮莫羡还在发春秋大梦,门外咚咚的响声轻飘飘的,她裹了裹被子,下意识的不要醒。

  再等等,她中彩P了,正在去兑换彩P的路上。

  咚咚。

  马上到了。

  咚咚。

  兑换中心就在前面……

  咚咚咚。

  眼前忽一飘忽,白晃晃的天花板。

  唉……

  做个梦都不行吗?

  双臂压在被子外面,人还在敲门。

  “请进。”

  她嘟囔,翻身起来时看见时钟才六点四十五。

  宋姨开门进来,脸上歉意的笑了笑,继而说道:“早点起吧,少爷正在等着你。”

  “等我?”

  等她干嘛?大清早的。

  两只小脚丫从被窝伸出来,戳到家居鞋里。

  “是呀,你现在过去吧。”宋姨说道。

  “哈~好——”

  她打了个哈欠,起来眯着眼走。

  宋姨和她说了,转身又下了楼,自己去忙。

  凌傲京的卧房就在隔壁,阮莫羡眼睛半睁不睁的走到门口,趴在门上呼噜了一会,才伸手搓了搓脸颊。

  醒醒,要工作了。

  自己是凌傲京的保姆,可不能再让他看见自己这个模样了。

  心里默默说着,阮莫羡整整精神,强自打起精神,转弯进隔壁的房门。

  “早上好!凌总!”

  嗯,中气十足,自己很满意。

  凌傲京坐在沙发上,正在等她,身上还穿着睡袍,显然也是刚起不久,见她进来,站起身:“找衣服。”

  经过昨天的教训,阮莫羡可放机灵了,忙跑去打开衣柜给他找上今天的衣物,熨烫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拿出来,他已穿上了衬衣扣好,阮莫羡正准备把领带给他递过去,没想到凌傲京下巴微抬。

  她一愣,这是要自己给他打领带?

  可是……

  她活了23年,从来没有学过打领带啊!而且,昨天,他也没让自己打!

  凌傲京的下巴又抬了抬,眸色明显不耐。

  她挪了过去,“凌总……这个,我不会打。”

  高她好大一节的男人睥睨的垂下眸来,她看见长长的睫毛覆下,要多好看有多好看,然而一开口,好感值跌到峰值谷底:“不会学吗?”

  好吧……

  挺有道理。

  阮莫羡上前,抬头看了看,有些无能为力。

  凌傲京身高一米八几,她一五八的身子站在他面前,够不着啊!

  “你……低个头?”

  “……”

  凌傲京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阮莫羡想,要么他自己动手好了!

  然而,凌傲京选择了前者。

  “……”

  阮莫羡无话可说,垫了脚尖。

  早晨的太阳已经悄悄升起,拉开了窗帘的房间洒满了温暖的阳光,透明的落地窗前,一高一矮的身子对站着,一个低了脑袋,一个垫了脚尖,矮个子的手臂努力的抬着,手指正在与领带纠C得难解难分。

  “你不要 动呀!”

  动来动去,怎么打得漂亮!

  凌傲京怒吼:“你要勒死我!?”

“你再说!”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