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38 定情信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8 定情信物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19 12:00 字数:2035

  今天周一了,她和柳念念都赶不回去,向成经理请了假,柳念念知道她在春城没什么事了,决定先行回去,已经订了中午的机票。

  阮莫羡隐隐觉得凌傲京对自己有些失望。

  在龙岭之前就不说了,把她带来春城,是希望她能做好助理的工作的吧?而她来的第一天,丢了手机,还麻烦人找到警察局,第二天又玩了一天,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身份放在心上……

  “唔唔唔!”

  她晃了晃脑袋,告诉自己不要再想过去的事,今天起要认真对待这份工作,如他所说,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应该有个了解,再说,这对以后给他寻觅合适的人选,也很有帮助。

  没什么不可以的,也不难。

  既然他今天早上说到早餐,那就从食物开始。

  而最了解凌傲京习惯的人,应该是宋姨。

  她在凌家照顾了这么多年,可挖掘的东西一定还有很多。

  阮莫羡拨通了凌家别墅的号码。

  宋姨在家,接到她的电话很高兴,听到阮莫羡的话,她有些疑惑:“少爷喜欢吃什么?”

  “嗯。”阮莫羡点头。

  “这个啊……挺多。”宋姨在那边想,最后说道:“少爷不怎么忌口,这样吧,你便记一下他最爱吃的,以及最不爱吃的,剩下的便是一般般了。”

  “好的谢谢阿姨。”

  阮莫羡从吧台的高椅子上跳下,走去向前台的服务生借了纸和笔,把宋姨说的东西一一记下。

  洛樱此时走了过来。

  阮莫羡侧头夹着手机,一手压着白纸,一手在上面刷刷的写,末了,宋姨在叮嘱了两句注意身体,才把通话挂了。

  洛樱站在旁边看。

  她噗的笑出声来,眼神更多了几分轻蔑。

  阮莫羡抬头,看见她靠在前台。

  “真不知道凌总看上你什么,这个私人助理,是吃白饭的吗?”

  烟灰色指甲的芊芊十指把写满了菜谱的纸张拿起来,来回看了两眼,斜着眼看她,“这么浅显的东西也要记,建议你早些收拾包裹,自离吧。”

  阮莫羡手一伸,把纸张夺了回来,笑眯眯的看着她:“不懂自然要学,虽然晚了些,呆在凌总身边的时间也不比洛秘书长,但凌总既然没炒我,说明我还有可用之处,洛秘书,你说呢?”

  “那你努力。”

  洛樱站直了身子,走之前的目光仍然轻蔑。

  阮莫羡看着她走的背影,弯眉轻蹙,秘书而已,管那么宽?

  她不知道,洛樱成为凌傲京的秘书那么多年,出差从来没有带过私人助理,更何况,与他同住。

  几次打交道下来,阮莫羡知道洛樱不好相处,同样身为女生,阮莫羡心想,或许洛樱对凌傲京芳心暗许,不过想起凌傲京那句话,那么久了都没在一起,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没数吗?

  但是阮莫羡心里又有些不信的,谁又能真的都是一见钟情,若都是这样,喜缘公司真的开不下去了。

  红娘的职责,就是在充分了解客户要求的前提下安排合适的人选撮合,也并不是所有的会员都能见面一次就成功,红娘们还需要持续跟踪了解情况,若是会员在恋爱关系持续的期间出现了问题,红娘也要从中周旋,只要不涉及到双方的原则底线问题,能和好的会和好,而不能和好的,就只能再重来了。

  阮莫羡望着洛樱的背影,掐灭了撮合她和凌傲京的想法。

  她低头望着刚刚写满的白纸,想起床头柜上的那只怀表。

  它或许价值不菲,又或者千金难求,但是凌傲京有腕表,他不需要怀表来看时间。

  会是定情的信物么?

  他想着谁?

  手指不自觉的捏紧了纸,他曾亲吻过自己,戏谑,蛮横,又或者是带着惩罚的意味,他温柔过吗?

  他放在心上的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阮莫羡抬起头,望着窗外的天。

  她不明白,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凌傲京一样,对待感情都如此轻浮,能随便与异性暧昧不清。

  静静把写满字的纸折好,放进兜里,重新坐回位置。

  阮莫羡接到了柳念念的电话。

  她已经在机场,准备安检了。

  阮莫羡听着机场嘈杂的声音,柳念念在那边抱怨:“真的是,成经理就不能给我多请一天,话说为什么我和你一起请的,你的就批了那么多天假!”

  她转着面前的透明玻璃杯,盯着它看,这又让她想起之前吕帆军的事件,也是结束得有点诡异。

  “成经理是不是在想着让我出纰漏,找借口炒我鱿鱼?”

  经过凌傲京的不高兴,阮莫羡开始怀疑,自己的红娘工作是不是也让成静失望了,对她开始放养。

  “至于吗?谁人没个临时急事的,姐先回去给你看着,有情况第一时间告诉你。”

  “好。”

  阮莫羡点头。

  柳念念问道,“昨天回去,有没有问出什么爆炸性的东西?”

  这一提,阮莫羡就记起那平白无故飘走的几万块,顿时痛心疾首,对柳念念的恨又浮了上来,这出的都是些什么馊主意!还差点害得她吃不了兜着走!

  “你还说!”

  她控诉道:“都是你的臭主意,害得我……”

  “差点搭进去”一下打住,这一说,柳念念那人精不又胡思乱想了吗?和她解释得烦死!

  她这一顿,引起了柳念念的怀疑,紧接着追问:“害得你怎么了?”

  “害得我损失了好几万块!”

  柳念念在那边哭,“我也损失了啊!不过话说回来,他没趁着酒疯对你胡来吧?”

  阮莫羡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脑子里的小人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了。”

  柳念念哈哈的干笑:“我是真的有点担心。不过你没事,那是最好的。”

  可不怪她多想,谁让凌傲京第一次见面的印象就让人这么“深刻”。

  “好了,不说了,我先安检了,有事第一时间联系,你早点回来。”

  阮莫羡嗯了一声。

  看了看时间,离凌傲京开完会还有一个多小时,洛樱看来也不会真的如何安顿她,阮莫羡稍稍想,向酒店要了一本笔记本以及笔。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