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35 人形抱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5 人形抱枕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18 12:00 字数:2055

  好一会,凌傲京才长长的透了口气,睁开惺忪的眼。

  ——他刚才,确实睡着了。

  脑袋在阮莫羡的小软肚上磨了一会,声音沙哑。

  “等会。”

  这个臭妮子,灌了那么多酒。

  阮莫羡挪了挪屁股,腿都给他枕麻了啊。

  磨了三五分钟,凌傲京终于起来。

  随手揉了一把头发,眼眸微眯,似醒非醒,粗黑的短发有些凌乱,更添了一份散逸与慵懒。

  开门下车,抬脚往酒店里走。

  阮莫羡在后面紧跟着,担心他一个不小心就摔了。

  两个人进了电梯,按了68层,看着红色的数字一路飙升,在顶层停下,“叮”的打开。

  阮莫羡忙走在前面,拿了钥匙开门。

  他大概真是难受得紧了,神色添了几分不耐,脸颊见红。

  开了门,阮莫羡看着凌傲京回了房,才把门锁好,又往他的房间张望了一会,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拿了衣服冲澡,出来时看见时针已经指到凌晨2点了,她也困得厉害,但还是不忘回复柳念念的信息。

  柳念念暂时和温雪住在一起,因为夜深的缘故,小聊了两句,剩下的约好明天再说。

  她拉了灯,钻进被窝。

  翻身,枕着自己的手臂在黑夜里睁着眼。

  今天灌了凌傲京那么多酒,回来的时候人也恹恹的,是不是该去给他泡杯解酒水?

  但是一想到他在车里对自己做的混账事,阮莫羡又觉得他活该。

  她反而忘了,凌傲京是因为什么才这么生气。

  扯好被子,眼睛一闭,决定不理他。

  不过……

  今天的酒是不是也灌得太多了?他都上脸了。

  他会不会自己去泡蜂蜜水?还走得动路么?客厅里怎么这么安静……会不会喝太多昏迷了?

  总觉得还是应该去看看,既然成了助理,上司的身体状况总也要有个数吧,否则酒喝出人命了也没人知道……

  这么一想,阮莫羡就躺不住,一把掀被起来,趿拉着拖鞋出门。

  客厅里静悄悄的,凌傲京的房门还关的严实,阮莫羡走了过去,低头贴着房门,轻轻敲。

  等了一两分钟,门里面没人应。

  阮莫羡眉宇轻蹙。

  他是睡着了吗?

  人喝多了,是更容易困。

  搭在门上的手放了下来。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转身往回走。

  不对。

  阮莫羡顿住脚步,扭头看一动不动的门,他是有可能睡着了没听见,那万一是出事了呢?

  那也会是听不见,更甚至是根本不知道啊!

  阮莫羡心里霎时有些慌,折了回去,这次敲门的力气大了点。

  “凌总?”

  等了一会,没有动静。

  阮莫羡忍不住了,手拧上了门把,卡擦推开。

  房间里空无一人,甚至连灯都没开。

  内心陡的升起恐慌,阮莫羡大步走进去,他该不会是晕倒在浴室了。

  人刚走到浴室门口,眼前的移门被呼啦推开,登时吓了她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凌傲京站在门口,没想到她怎么进来了。

  藏不住困意的眼眸微眯,“怎么了?”

  “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

  凌傲京从浴室出来,他穿着睡袍,头发上还滴着水珠。他走去拧亮了床头灯,漆黑的环境多了温暖的光。

  呼……没事就好。

  见他形色如常,阮莫羡心里的大石头落地,自己瞎担心了。

  她挠挠脑袋,嘿嘿的笑了一下。

  “凌总没事就好,我也回去睡觉了,晚安。”

  正想走,宽厚的手突然抓住了她。

  “嗯?”

  她抬头,眨巴着眼看凌傲京。

  “给我拿毛巾。”

  他松了手,转身往床里一躺,闭目。

  阮莫羡想了想,进浴室拿了一条干毛巾,走到床边递给他。

  可是凌傲京没接,微微侧身,仍然躺着。

  “帮我擦。”

  语气有些困乏。

  “……”

  她站着,有些纠结。

  这些个小事,他自己来就可以啊,而且,又不是没有吹风机,不是更快么……

  这么近距离的相处,不太好……

  凌傲京等了好几分钟都没动静,微睁了眼,黑色的瞳仁异常深沉。

  “阮莫羡,你忘了自己的本分了?”

  阮莫羡喉间一滞,无话反驳。

  她是他的私人助理,讲直白点就是随身的保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除了原则底线之外的事情,这些个微小的要求,的确算不得什么。

  拿了毛巾,双膝跪上床,给他擦头发。

  本只是想给他好好的擦头发,凌傲京却抬了脑袋,枕在她的腿上,阮莫羡惊了下,但最后也没敢挪。

  他闭了眼,静静等。

  柔软的干毛巾在头上轻轻搓,微凉的水珠一点一点浸湿毛巾,阮莫羡紧绷的神经也慢慢放松。

  擦头发这件事小事……没什么。

  很快搓干了头发,她的双手把他的脑袋移下来,说道:“好了。”

  双手撑着身子要下床,躺着的人忽然翻身。

  “凌总!”

  他扣着她!

  凌傲京的大长臂环住她的腰,勾在自己的怀里,脸颊埋在她的颈间,距离亲密。

  想起方才在车上的经历,阮莫羡很慌,伸手去扒他的手掌:“凌总……”当时被凌傲京按在车后座,男人所展露的凶狠侵略性,她是真的害怕。

  “不要动。”

  他的声音哑哑的,毫无压迫感。

  阮莫羡僵着身子,冷汗都快要冒出来了。

  他……他在想什么?

  男人的脑袋又在她的颈间微微磨蹭,她吓得闭了眼,心里发誓,他要是敢再胡来,自己就打死他!

  凌傲京却不动了,呼吸浅浅。

  “既然有狗胆灌我酒,就得有受惩罚的觉悟。”

  “我已经受到惩罚了。”被他按在车后座胡来难道还不算是惩罚了吗?损失可谓惨重!

  凌傲京埋了头,温热的气息化在耳根。

  “想试探我的不是你么?”

  他忽笑一声,语调都变得愉悦起来,“我只不过配合了你们的演出。”

  阮莫羡刷的红了脸,他果然都看穿了!

  腰上的手紧了紧,阮莫羡被他拉的挨近了些,两人的体温熨贴着,她的心跳得很快……

  “所以作为惩罚,今晚陪我。”

  阮莫羡瞪着大眼,在他怀里一动不敢动。

  浑身都僵着,本来很困的瞌睡虫全被他吓跑了,面对着一个随时发难的危险人物,她怎么睡得着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