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28 他是不是不行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8 他是不是不行啊?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14 12:00 字数:2070

  一点也不懂得感恩!要不是她放低身段向凌傲京求情,她就该睡大街去了!

  “还敢狡辩,你和凌傲京又是出游又是同居的,还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阮莫羡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个女人会胡思乱想,转身进了浴室,卡擦把门一关,把柳念念隔绝在门外。

  “喂!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门很快又打开,阮莫羡从里面探出头来,“你都住进来了,没看见吗?我们除了同一个屋檐下,还隔着坚固的实体墙!”

  柳念念咯咯敲在门上:“它是可以开的啊。”

  “你怎么不说它还能关。”

  啪嗒一声,关门洗澡。

  拧开花洒,让哗啦啦的水声淹没门外的唠叨。

  温热的水流打在身上,冲去一天的疲累,洗完裹了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柳念念已经换上睡衣。

  她擦着头发,撵柳念念去洗澡:“你也快去。”

  柳念念拿了衣服,路过的时候还不忘数落她:“等着姐姐出来给你上课。”

  浴室的门刚关不久,阮莫羡找出吹风机,插上电,准备等等擦擦头发再吹干。

  然而才过一会,房门忽然响了,阮莫羡一听,难道凌傲京有什么吩咐吗?

  她把毛巾放下,半湿的头发捋了捋,走去开门。

  打开了门,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小包,阮莫羡伸手接过,她抬起头,武途站在眼前。

  武途扬扬下巴,示意她打开。

  这是什么?

  抖了抖手里的包,框框响,打开一看,是自己的手机和钱包!

  心中一喜,她灿颜一笑:“谢谢!”

  武途兴味的看着,眸中的含义耐人寻味:“要谢的可不是我。”

  失窃这种小案件,在春城每天都有上百桩,若是一般情况,这包是不会有人去寻的。

  阮莫羡眨眨眼,笑道:“也要谢谢警察叔叔。”

  她还以为真的是要不了了之了呢。

  武途没放在心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一张白纸啪的拍在她的脑门:“这个号码记好了,否则下次你真的睡大街。”

  阮莫羡伸手拿下来,一连串的数字是凌傲京的手机号码。

  她弯眼一笑,一排大白牙闪闪亮,“嗯,麻烦凌总了!”

  这时浴室门卡擦推开,柳念念冲完澡出来了,她忙收了东西,扭头发现武途已经走开了。

  她关门,抱着怀里的包回来。

  柳念念一眼看到她拿着东西,擦着头发的手一顿,像是闻到腥味的猫,“哟,什么东西?”

  “我的钱包和手机找到啦!”

  晃晃失而复得的包,阮莫羡笑得灿烂,警察叔叔还是很靠谱的!

  “太好了!”柳念念一脸惊喜,“我还以为只能认倒霉了呢!”

  席梦思猛地往下沉,两个女生盘腿坐到床上,阮莫羡拿出手机开机,检查了一下钱包,一样都没少。

  一开机,数条未接电话的短信提醒跳了出来,眼尖的柳念念瞬间捕捉到了熟悉的字眼,立刻靠了过去,促狭道:“我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信息哦~”

  阮莫羡翻个白眼,不理她。

  柳念念不依不饶,手臂一撑坐到她的旁边,“能耐了呀,连姐姐都蒙在鼓里!”

  “八卦!”

  “我这叫关心你!”柳念念不服的戳她脑袋,“我还没说你呢,这么大人了还粗心大意,这都能丢!要不是因为你,我至于从龙岭大老远的飞过来,还马不停蹄的去警察局报案吗?你都不知道我在飞机上多害怕你出事,度日如年啊,没良心的家伙!”

  “好吧好吧,念念姐你最好了。”阮莫羡投降,都是自己的错。

  “还有,你和凌傲京怎么回事,快给姐姐说清楚。是不是和凌傲京在一起了?”

  “什么呀!”

  阮莫羡一下炸了,转头狠瞪了柳念念一眼,“我才不是你呢!见到帅哥就走不动路!”

  “我不信!”柳念念一下子扑过去,“你逃不过姐姐的火眼金睛的!”

  阮莫羡“啊!”一声大叫,“柳念念你这个色女!”

  柳念念大笑,“从实招来!”

  “没有没有!”

  ……

  两个人一下子滚成了一团。

  闹够了,柳念念终于敛了嬉态,无比正经:“说真的,你和凌傲京什么关系?”

  昨晚被他带走,今天就跟着来春城,哪会是萍水相逢的人会做的事,这进展也太快了。

  阮莫羡被闹累了,叹口气,实话实说:“他就是我那个不肯见人的会员呀。”

  “是他?!”柳念念一惊。

  “嗯。”

  阮莫羡点头,无比惆怅,“给他找个老婆,比给帝子选妃还难,简直了。”

  四仰八叉瘫在床上,听见柳念念同情说道:“命苦哦,一个比一个难打发。”

  “那你还不帮帮我。”

  尽说风凉话。

  “这么多女生就没他看得上眼的?”

  “这不废话。”

  要是他肯说出来,她绝对二话不说就给他送过去,凌家的饭虽然香,但哪有这么容易吃呀。

  “是不是有心里障碍,又或者是情史创伤啊?有时候家庭成长也会影响他的择偶观。”

  阮莫羡微转身,手臂枕在脑袋底下,“这个小情也提醒过,他现在是一个人住,家里有保姆,但是据说,他不太喜欢带外人到自己的家里。至于心里障碍和情感史,我还没有挖掘出来。”

  柳念念盯着她看,不知道想什么,好一会才说道:“你说,他是不是不行啊?”

  联想到昨晚的事,人都抱走了,结果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阮莫羡一惊,被这大胆的假设雷到。

  柳念念推她一把,说道:“不然你觉得像他这么帅的男人,身边怎么会连一个女伴都没有,还不太喜欢往家里带外人,说出去谁信。”

  在喜缘摸爬打滚三五年,柳念念比阮莫羡精多了。

  再说,凌傲京一点也不像是禁欲的人,竟然能让醉酒的人安然无恙的度过一个晚上,不是更可疑了吗?

  “唔……”

  阮莫羡沉吟,难道真是这样子?

  “诶呀,我们找人试一把不就知道了。”

  柳念念翻身下床,夜已经深了,她也跟着折腾了一天,已经困得不行,去拿了吹风机,两个人吹干头发睡觉。

  关灯,人钻进被窝,柳念念突然补了一句:“还有,今天的飞机票,你要给我报销,一万块!”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