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24 扒光了,不许穿衣睡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4 扒光了,不许穿衣睡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12 12:00 字数:2028

  所幸她只是想找个舒服的位置睡觉,眼睛一闭,脸颊朝内,贴着他的下腹,倒是安静了。

  紧绷的人松了口气。

  视线垂落,躺着的人呼吸匀称,脸颊因为醉酒而染上酡红,蜜桃红的唇瓣微微张着,想起方才所尝到的馨香,男人眸光渐暗,黑沉的眼底暗流涌动。

  渐渐的,脸低了下去……

  车内没人说话,往后视镜一瞥的武途惊得差点踩了急刹车,寂静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嘤咛,吓得武途忙正了脑袋,目不斜视的抓紧了方向盘。

  “呜……走开……”

  烦不烦人哪!

  突如其来的一声啪响,武途的心肝也跟着颤抖了下,这响声,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刚才低得不见了面容的凌傲京抬起头来,目光阴阴,显然很愤怒,武途更是大气不敢出,假装专心致志的开车,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凌傲京愠怒的盯着女人,竟然敢打他?!她竟还不知死活,压根不知道惹怒了尊大神,脑袋更是放肆的在大腿上蹭了蹭。

  凌傲京忍了忍,按下把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老大……到家了。”

  车子在东墅别院停下,武途小小声的提醒,凌傲京及其不高兴的冷哼了声,径自开门下车。

  武途一愣,车里的阮莫羡怎么办?

  走出了三五米,前面的凌傲京顿住了,武途松了口气,既然里边的是老大的女人,他可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去碰……

  凌傲京转头,车门还敞开着,阮莫羡睡得和猪一样,想想她能在沙发上窝一晚的战绩,如今喝了酒,要是没人理她,说不定真能在车里睡到闷死。

  握了握拳,又折回来弯腰进去。

  就着门前的灯光,武途惊恐的发现自家老大的脖子上中了彩,明晃晃的挂了几道红痕,还有浅淡浅淡的红印子……

  看见凌傲京抱了人出来,武途忙挪开视线,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开门上楼,砰的踹开房门,把人丢到床上,人在席梦思上弹了弹,呃了一声,然后又没动静了。

  大步进了卫生间,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脖子上果然被挠出了红痕,这个家伙……下手一点也不收着点爪子。

  用手抹了抹,上面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留的口红印子。转身出门,阮莫羡四仰八叉的仰躺在床上,无知无识。

  这时宋姨泡了蜂蜜水进来,凌傲京恨恨望了一眼不省人事的女人,说道:“扒光了,不许她穿衣睡。”

  ……

  第二天,一杯倒的女人悠悠转醒。

  入眼的是干净的天花板,柔软的被子紧贴肌肤,舒服得不得了。在被里慵懒的翻了个身,白嫩的藕臂伸了出来,迷糊了两秒,突然一个弹跳,坐起。

  快速的掀被一看,被子里的自己竟然不着寸缕!仿佛晴天霹雳,世界坍塌了,难道酒后乱性了?!

  傻愣愣了好久,阮莫羡懊恼的一拍脑门,醉后的事情还有点零星记忆,是凌傲京带自己回来的,还在车里趁着自己酒醉动手动脚!

  该死的男人!

  嚯的把被子掀了,怒气冲冲的往门口走去,不,不对!穿衣服!

  拉开衣柜刷的扯了件衣服套上,火冒三丈的杀过去。

  “凌傲京!”

  高分贝的女声在偌大的别墅回荡,主卧的房门被人奋力推开,刚掀了被准备起床的凌傲京明显一怔,看向站在门口杀气腾腾的女人。

  “你这个王八蛋!臭流氓!伪君子!”

  阮莫羡气红了眼,冲过来拿了枕头使劲的往他身上砸,边砸边骂:“坏蛋,臭蛋!混蛋!狗蛋!鸟不拉屎蛋!……”

  “阮莫羡!”怒气腾腾的男人怒喝,大掌一抓拧了她的细腕,两人摔倒在床,被压了的阮莫羡更是愤怒,“放开我!”

  “你疯了?!”

  男人怒色昭然,目光阴狠的盯着。

  “你才疯了!”噗的吐出掉进嘴里的头发,眼睛因为愤怒瞪得通红,“竟然趁着我醉酒,对我做禽兽不如的事,无耻!”

  一说,眼睛变得更红,氲上了水雾。

  昨晚的情形在脑中一闪而过,看着眼前的女孩,双眸通红,满脸委屈,被枕头砸的怒气忽地消散了些,手中的力劲也松了。

  “我怎么你了?”

  “你……”

  她更是红了眼,这下连鼻子都红了。

  凌傲京心里暗笑,看她可怜兮兮,嘴巴还是不饶人:“不想想是谁喝醉了发酒疯?好心好意抱你回家,你还不识好歹,对着人一阵乱挠。”

  脖子上还有浅淡的抓痕。

  “肯定是你想对我图谋不轨,我才这样子的!”别以为她不知道昨晚他都做了些什么。

  凌傲京眯了眼,说道:“明明是你想对我图谋不轨,肆意挑dou,本少不屑睡你,你却恼羞成怒,伸手就是一巴掌,你都忘了是么?”

  什么?

  阮莫羡一愣,难、难道,昨晚自己真的趁着酒意把内心阴暗的想法付诸行动了?

  不……不会的,阮莫羡摇摇脑袋,一定没有这样的事:“你瞎编……”

  “我瞎编。”凌傲京从她身上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坐在床沿斜睨:“除了衣服,我动过你哪里?”

  这一说,阮莫羡立马坐起来,跑到浴室照镜子,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受伤,也没有哪里痛。

  拧眉想了想,昨晚好像宋姨喊自己起来喝水,喝完水自己就躺下了,迷迷糊糊记得应该是宋姨给自己脱的衣服……

  凌傲京抱胸走来,不知怎的她身上套的是自己的T恤,宽松的衣服遮到大腿,白白的双腿露了大半部分。

  他啧啧,继续损:“还说没有对我图谋不轨,那你穿成这样子跑过来干什么?身上还是我的衣服。”

  阮莫羡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真是脸丢大了!

  “我……我马上就还给你!”

  一低头,逃也似的跑走。

  看着飞奔的背影,凌傲京失笑。

  直等到吃早餐,阮莫羡才通红着脸下来,坐在凌傲京的对面,脸也不敢抬,都快塞到碗里去了。

  凌傲京看得内心暗笑,长指敲了敲桌面,悠悠然:“吃完早餐,收拾东西。”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