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20 心理疾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0 心理疾病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10 12:00 字数:2064

  按照年轻人的理解,小黄豆的微笑脸早已变成了淡定的嘲讽,但在中老年人来眼里,它就是个表示友好的意思。

  所以凌傲京属于哪一种?

  阮莫羡一摸下巴,琢磨。

  像他这种三十而立的,每天都为生意奔忙的人,应该没那么多时间了解年轻人的世界了吧?

  嗯,划分到中年人系列。

  小白手往键盘一趴,打字。

  “方婷?乐琪?还是蓝小静?安素素?”

  这一次,几乎不带停顿的,凌傲京又丢来一个微笑脸。

  简直刺瞎阮莫羡的狗眼,作为一个年轻人,这个微笑脸的嘲讽扑面而来。

  然而强烈的爱岗敬业精神支撑着她,不要和一个中年人计较,不能以年轻人的想法去揣摩中年人的心思,要理解。

  “如果都喜欢,我给凌总合理安排时间,都见一见也没问题的。”

  紧随而来的依然是个笑脸。

  眼睛一抬,窗口状态正在输入,下一秒,跳出一个字。

  “蠢。”

  …………

  阮莫羡瞬间乌云罩面,那三个笑脸,就是嘲讽的意思!!

  妹的!

  ……气沉丹田,深呼吸,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工作嘛,就是各种姿势给你添堵,认真就输了。

  迅速堆起职业微笑:“那我再给凌总换。”

  凌傲京没再说话,一个高冷的蠢字概括了此次对话的中心,淡淡的微笑宛如凌傲京本人,透过冰冷的屏幕予她以关爱的凝视。

  阮莫羡郁闷的关闭窗口。

  另一头的凌傲京看着冷冰冰的窗口,鼠标剪切了接收的资料包,还未解压,直接丢到垃圾箱粉碎了。

  浓墨一般的眸子里有丝淡淡的笑意。

  这个笨蛋,蠢得可爱。

  等到快下班,阮莫羡也提不起精神给他第二批名额。

  感觉凌傲京就是在故意为难,就算真的给他找到了天仙,也不一定见得他喜欢,感情这么主观性的东西,成与不成,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她都怀疑签的那份合同,就是逗人玩的。泄气的抚了抚额头,摸不着头脑。

  五点,下班了。

  张小情盯着秒针跨过整点,鼠标啪叽一按,电脑关机,蹭的站起来,生龙活虎:“下班啦羡羡!”

  “嗯——”

  张小情的包一上肩,回头看见她还瘫在椅子上不起来,不禁好奇:“怎么的,什么样的会员这么难搞啊?瞧把你焉的。”

  阮莫羡揉了揉脸,“三十岁的男人,不结婚,推荐的女孩子都不喜欢,什么原因啊?”

  “三十岁?什么来历?喜好?”

  她踹着脚下的凳子,“上市集团的老总,家资雄厚,喜欢那种长得清纯的女孩子。”

  “你手上的资源不是挺好的么,没过?”

  “没过。”

  “恋爱史,家庭史?病史?了解了么?”

  “呃……”

  这么一提,阮莫羡发现这些东西自己压根就没有问出来。

  心理障碍?受过情伤?和家庭史有关?说不准有可能……

  “你看你,都忙傻了吧。”张小情一戳她的脑袋,踩着高跟鞋走了。

  这么一提点,阮莫羡仿佛又看到了希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才刚开始呢,怎么能这样就退缩!

  又燃起了斗志,她一定能把凌傲京搞定!

  赶紧的收拾了东西,回去再说。

  刚出大厦门口,车笛一阵长鸣,阮莫羡脚步一顿,看见门口停着白明书的车。

  眸中微一诧异,他还真来了。

  车门打开,白明书从里面下来,那张已不再年轻的脸僵着,并不见丝毫笑意。

  如此一见,微末的一点诧异迅速被冷漠取代。

  “羡羡,跟我回家。”

  叫着只会在阮玉茗跟前才会喊的乳名。

  阮莫羡冰冷着脸,“我知道了。”

  抬脚却是继续往前走。

  “羡羡!”

  白明书一沉脸,“上车。”

  既然要他亲自来,他已经给足了面子,别在他面前耍脾气!

  阮莫羡转过身,嘲讽,“爸爸,女儿听到了,女儿不是残废,不需要爸爸一请在请,我担当不起,会折寿。”

  白明书脸上的青筋一阵一阵的暴动,却是破天荒的头一回,生生忍下:“羡羡,之前是爸爸不对,爸爸向你道歉。”

  她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明书会开口向她道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可是一想他如此做,十有八九或许还是因为她认识凌傲京,与那可笑的父女情谊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二十多年,没有凌傲京,他白明书又何曾有个错字。

  这一想,心又微微的痛。

  扭头脸,不看他。

  “我知道了。”

  “羡羡!”

  大厦门口传来喊声,阮莫羡回头,看见柳念念从里面出来,正往这边走,看见站着的白明书,眼里闪过疑惑,但还是很礼貌的打招呼:“您好。”

  白明书目光微闪,打量了柳念念的装扮,脸色更是阴沉,似乎很耻于与她们交谈,看了看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直到确定除了阮莫羡再没人认识自己了,才僵硬的从嘴皮子里扯出一个字:“好。”

  阮莫羡眸光黯了黯,一把拉过柳念念,“我们走吧。”

  白明书还想说什么,阮莫羡回头,冷淡一句:“我忙完了就回去。”

  言毕,阮莫羡拉柳念念走。

  两个女生走出了好一段路,柳念念回头看了看白明书,疑惑问道:“他是你谁?”

  “没什么。你今天怎么走得晚了?”

  阮莫羡不想被人知悉自己家庭的事,如同白明书不想承认她的存在一般,阮莫羡也不希望别人知道她是白明书的女儿。

  从小白明书也不会对外公开她是简茗家的孩子,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简茗还有这么一个千金。

  柳念念一撩长发,一双媚眼眨呀眨,“没看见我哪里不同吗?”

  “咦,刚化的妆?”

  “反映这么迟钝。”

  她可是偷偷躲在厕所补了一个小时的。

  阮莫羡促狭:“约会哦?”

  “不。”柳念念晃晃手指头,“姐姐是要去解压。”

  说完又兴奋的拉住阮莫羡的胳膊,“你也一起去吧,天天被工作摧残,再不潇洒都成霜打的茄子了。”

  “可是……”

  “别可是啦,走走走。Taxi——!”

  阮莫羡没来得及反抗,就被塞进了出租车,“念念,我今天不行的,我还有兼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