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13 真是一只能吃能睡的猪!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3 真是一只能吃能睡的猪!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07 12:00 字数:2156

  凌傲京眯眼一笑,“挺难的。”

  她嘀咕一声,“那我就放心吃了。”

  凌傲京倒不多说什么,感觉和这样的人吃饭,胃口的都好了起来。

  吃饱喝足,阮莫羡洗了澡,连着两天一夜都在奔忙,早困得哈欠连天,眼睛要睁不睁的从浴室出来,突然想起自己还没个单独的卧室,便转道客厅,询问宋姨:“阿姨,我住的是哪个房间?”

  宋姨笑着说道:“这你得听少爷的安排。”

  阮莫羡不满的撇撇嘴,问他还不如打地铺。

  此时凌傲京倚在楼道:“当然是睡我的房间。”

  她转身:“我可以睡客厅。”

  睡他的房间,还没在客厅安全呢。

  阮莫羡果然向客厅的沙发走去,毫不在意的往上一窝,许是困得狠了,竟然睡得十分自在。

  凌傲京眉一挑,阮家也不是什么小家小户,一个有名有姓的阮家小姐,看她能在沙发窝多久。

  于是转身,径自回房。

  然而直到熄灯就寝,凌傲京发现楼下的人安静的一点儿声响都没有,眼看着床头的时钟已经走到十二点,她还真打算在外面睡一晚么?鬼使神差的,他就忍不住出门看看。

  忙碌了一天的佣人们都睡了,楼下留了照明度极低的夜灯,凌傲京站在走廊,看见沙发上还安安静静的窝着一团,呼吸绵长平稳,显然已经熟睡。

  “……”

  她倒睡得安稳!

  现在已经是深秋的天气,深夜的气温已降到十几度,她就套着她薄薄的小猪睡衣裤,大剌剌的睡着了。

  这个女人真的是够粗心随意……

  看看时间,凌傲京回房,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条毯子。

  他轻脚步下了楼,直接走向沙发,手里的毯子照面丢去,软软绒绒的薄毯顿时罩住了蜷成一团的小身子。

  凌傲京丢完就走,然而出了两步回头,眼角的余光扫到沙发上,后面的毯子还在原地动也不动,他一愣,这笨蛋是死的吗?一点动静都没有?

  眼看那躺着的人真没起来的迹象,凌傲京只好忍耐的沉了口气,重新折回来。

  他可不想明天起来看见家里有人被闷死!

  真是一只能吃能睡的猪!

  他重新把毯子拿起来抖开了给她盖上,这会儿阮莫羡倒是动了,难受的伸展了四肢,呢呢哝哝的嗯唧。

  哼,这时候倒知道不舒服了。

  凌傲京瞅着那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颊,真想伸手狠捏两把。

  这软乎乎的小脸……

  背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凌傲京蓦然回神,站起身,转头看见宋姨从房里出来,手里也拿着薄被。

  “……少爷?”

  宋姨有些惊讶,但很快收敛了神情,轻声说道:“我担心阮小姐着凉了,明天会感冒……”

  见凌傲京没说什么,宋姨看了一眼熟睡的阮莫羡,不禁试探道:“不把她叫醒回房间睡吗?”

  “不用。”

  这么想睡沙发,就成全她。

  ……

  第二天凌傲京才刚衣冠整齐,楼下传来一声尖利的嚎叫。

  他忍耐的扶了扶额,大清早的,又出什么妖?

  拉门步至走廊,只看见昨晚在沙发睡得阮莫羡已经醒了,正坐在沙发上,身上盖着的毯子掉到了地上,白藕一般的手臂捂着自己的脖子。

  宋姨已经跑了过去,弯腰察看:“怎么了这是?”

  “好像是落……落枕了!疼!”

  阮莫羡大张着嘴,疼得脸都皱在一起了,“别别别!疼!”

  “忍着点,我给你顺顺,啊?”

  “啊!”阮莫羡突然又是一声大叫,脸色瞬间通红,不过好像没那么难受了……?

  “好点了?”宋姨关切的问。

  “嗯……”阮莫羡小心的转转脖子,不敢过激。

  “待会给你找份膏药,小心点别乱动。”宋姨说道。

  “嗯……谢谢阿姨!”阮莫羡灿烂一笑,但宋姨一转身,她就撇撇嘴,心有余悸的揉着脖子。

  她微抬的目光恰好扫到从楼上下来的凌傲京。

  阮莫羡突然感到鼻尖一痒,一个没忍住,嘴一张一个“阿嚏!”。

  紧接着嗷一嗓子,脖子又扭着了。

  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凌傲京的眼里,他走了过来,双手抱胸,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笑吟吟的调侃她:

  “早啊,小保姆,你的脖子怎么了?”

  阮莫羡的脸儿一下子就鼓起来了,吸了吸鼻子,揉着脖子站起来,没有好脸色,往卫生间去:“早啊大老板,不小心扭了一下而已,不劳担心。”

  明知故问,恶劣!

  凌傲京的唇角止不住的往上扬,目光追随着她进了浴室,然后才坐到餐厅去,准备吃早餐。

  水声哗啦啦了一阵,在他喝完半杯牛奶的时候阮莫羡从里面出来,脸蛋有些不正常的晕红。

  她擦了擦鼻子,然后拉开椅子坐在凌傲京对面,眼前已经放了她的早餐,她先端了杯子咕噜噜灌了半杯温水。

  虽然她欠了凌傲京几千万的钱,成了凌傲京随传随到的小跟班,但是礼遇上凌傲京却不亏待,同进同出,一日三餐也是同席进食。

  杯子往桌子一顿,满足的呼了口气。

  凌傲京看她三下五除二把油条撕了泡到豆浆里,然后搅了搅,勺子一舀,粉唇一张,吃得十分开心。

  完全没有身为债务人的觉悟。

  他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看着对面的豆浆从满满的一碗逐渐的减少,然后被她捧起来,喝了个精光,唇边一圈白白的豆汁,被粉嫩的小舌尖一点点的舔掉。

  阮莫羡手上的碗一顿,“你看什么?”

  凌傲京的目光随言上移。

  他修长的手指头轻轻抬起,又缓缓落在桌面,“感觉你知道阮家养不起你了,找我碰瓷。”

  阮莫羡呵呵,皮笑肉不笑,“我运气不错。”

  能吃当然吃,不吃白不吃,是不是?

  她手一抬,双手撑着脸颊,笑嘻嘻:“凌总现在可以把我扫地出门,我们的协议可以作废。”

  凌傲京也坐直了腰,双手交叉,顶在下巴,同样笑眯眯的:“没门。”

  他把剩余的吐司片推了过去:“就算它是个黑洞,我也能填满。”

  看她吃东西很好玩。

  可是阮莫羡却不吃了,拍拍小手,起身去换衣服。

  换了衣服的阮莫羡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挽头发,长长的大波浪卷被她捋得高高的,然后用发圈束成高马尾,弯腰换鞋出门。

  “我上班啦,拜拜!”

  “哎!等等!”

  宋姨追了出来,手里拿着膏药,快步走来塞到阮莫羡手里,“这个你带上,还难受就贴一片,好得快。”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