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11 贱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1 贱卖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06 12:00 字数:2049

  忙了整一天,到了下班时间水还没喝上一口,不同于常人的铃声响起了。

  阮莫羡瘫在沙发,已经累的精疲力尽,慢吞吞的接起。

  “大少爷。”

  “一刻钟,到司南公馆。”

  “喂,我离司南公馆……”

  “嘟——”

  “……很远。”

  阮莫羡抓狂,这个男人就不能听人说完一句话吗?!

  现在已经是六点一刻,她离司南公馆起码三十分钟的时程,一刻钟之内赶到……

  手机往兜里一塞,拿包走。

  到不了也不能怪人。

  两天一夜,她现在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休息。

  一路晃悠,阮莫羡昏昏沉沉的都要睡过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司机喊她到了,她才迷迷糊糊的下来。

  踩上司南公馆的台阶,整个人都是昏的。

  “哎哟!”

  才进公馆大门,迎头就撞了什么东西,阮莫羡后退了两步,抚着额头抬眼。

  ……

  真是冤家路窄,命中犯吕吗?又碰上吕帆军。

  吕帆军脸上的诧异到一闪而过的愤怒,最后竟然换上了极为虚伪的笑脸。

  “真是巧啊,阮小姐。”

  “巧。”

  阮莫羡嘟囔一声,不是很想与他攀谈,侧身就走。

  “哎!阮小姐。”

  吕帆军叫住她。

  阮莫羡回过头,“什么事?吕先生。”

  吕帆军搓搓肥硕的手掌,嘿嘿笑道:“昨天的事,阮小姐不要放在心上,是我做得不对,委屈你了。”

  阮莫羡顿住脚步,转过身来,他吃错药了?昨天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可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一觉起来换了个人。

  “吕先生言重了,我也有过失之处,希望吕先生不要介意。”

  “好说好说。”

  吕帆军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那这样,我请阮小姐吃一顿饭,亲自给你赔罪怎么样?”

  “不……”

  “不不不,你别误会。”吕帆军担心她想多,立马解释道:“纯粹是吃个饭,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对阮小姐不敬。”

  阮莫羡舒了一口气,还是拒绝了,“很抱歉,我今天还有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若不是吕帆军的合同还没到期,否则阮莫羡真的不想再搭理他。

  “好好好。”

  吕帆军谄笑着点头。

  阮莫羡不再理他,凌傲京还在等着呢,虽然已经迟到了,但可不能让人察觉她在故意怠慢。

  推门进去,阮莫羡一愣。

  装潢低调奢华的包间舒适雅致,凌傲京正坐在主位上,而他旁边的人,看见阮莫羡的那一刻,同样怔愣。

  白明书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被自己扫地出门的女儿。

  父女两人的视线一时对上,面色各异。

  “迟到二十五分三十九秒。”

  “……”

  阮莫羡回神,收回目光,“抱歉。”

  她到现在还困着,没什么心情与凌傲京抬杠。

  不仅困,还又饿又累,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来时路上已经前胸贴后背,现在更是觉得心慌气短,胸口一阵发闷。

  凌傲京这次竟然没有出言相讥,只是意味深长的瞥她一眼,下巴一抬,让她坐。

  对面的白明书轻咳了声,目光略微复杂。

  有些惊喜,有些尴尬。

  “听闻阮阮是简茗集团的大小姐,白总又是简茗的话事人,都是一家子,就不用介绍了吧?”

  阮阮……

  阮莫羡眉角一抖,今天一个二个都发神经了,不正常。

  白明书在对面扯出难堪的笑,“那是……没想到小女还和凌总认识,真是……”

  他搓了搓手,喜悦溢于言表。

  要早知道他们认识,自己就不用那么大费周章的托关系请凌傲京了。

  为了能见到凌傲京,白明书都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

  白明书挪了挪屁股,已经有些按捺不住,“那……简茗的事,凌总觉得怎么样?”

  阮莫羡闻言抬头,简茗有什么事,要考虑什么?

  凌傲京漠然一笑,墨眸微转,饶有兴趣的看着阮莫羡,“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凌傲京长指轻敲,淡然道:“白总以三亿的价格,请丰娱收购简茗。”

  “扯蛋!”手上的杯子猛地一顿。

  白明书脸色一变,瞪着阮莫羡,“羡羡!不许胡来。”

  阮莫羡狠瞪回去,“这是阮家的基业,和你这个姓白的有什么关系?”

  白明书脸上挂不住,却又心虚,色厉内荏的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和爸爸说话的吗?”

  阮莫羡讥笑,“你昨天不是还大骂我不是你白明书的女儿吗?一天没完你就失忆了?”

  白明书被气得脸红脖子粗,又不好发作,只能扭头对凌傲京说道:“小女野蛮,凌总不要介意,我是简茗的总裁,简茗的一切事务,我决定即可。”

  凌傲京淡淡一笑,“既然这样,我也和白总说句实在话,简茗我可以收购,但是价格我说了算。”

  白明书双眸一亮,“您说。”

  凌傲京微勾唇,“两千万。”

  “你!”

  两句异口同声,同样愤怒的看着凌傲京。

  阮莫羡是气,白明书是又羞又气。

  这是在把他当猴耍!

  凌傲京黑眸微眯,眼底是冷漠的凉意。

  “白总,你拿这个价与我来谈,是把丰娱当蠢驴?”

  白明书面现窘态。

  凌傲京施然,“莫说三个亿,两千万收购回来,我还得掂掂亏不亏本。”

  阮莫羡一听,愤恨的目光扫向白明书。

  简茗这么大一家企业,市值几个亿,竟然被他糟蹋到只值两千万!

  白明书如坐针毡,强自镇定的咳了一声,说道:“既然凌总无意,那告辞了。”

  他瞪了一眼阮莫羡,把她拉起来,“你跟我回家。”

  阮莫羡被他拉走,一出了司南公馆的大门,阮莫羡一把甩开,目光顿时阴郁,“白明书,我要见我妈。”

  简茗的法人与股东都是阮玉茗,他没有权利贱卖简茗。

  白明书怒眉一扬,正准备发火,却不知为何忍住了,破天荒的摆着好脸色,说道:“你现在先跟我回家,等爸爸把简茗的事谈妥了,就陪你去。”

  阮莫羡冷笑:“白明书,你把简茗糟蹋成这样子,你敢让我告诉我妈么?”

  白明书不耐,语气不可抑止的放重了,“我怎么糟蹋简茗了?我这是在为简茗着想!”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