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07 他怎么进来的?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7 他怎么进来的?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04 12:00 字数:2028

“你!”

“你打呀!白明书!趁着我见不到我妈,没人找你算账!”

白明书的手举在半空,气得发抖,最后还是没有落下来,灯光底下看到她偏着的脑袋下,白嫩的颈上有着暧昧的红痕,那双眼睛又变得狠厉,“阮莫羡,你真的出去和男人鬼混了?!”

“对!我就是出去和男人鬼混了!”

阮莫羡气急,“我就爱围着男人转悠关你什么事,我靠着我自己的能力吃饭,总比你吃软饭强!”

“滚!从阮家滚出去!”

大掌揪起阮莫羡的衣领,大步的往外拖,阮莫羡早已累得没了力气,被他拖到了一楼底下,大门打开,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扔了出去!!

她摔在地上,门砰的关了。

眼泪差一点夺眶而出,她马上忍住,咬紧了牙关,硬是一滴没掉。

不就是扫地出门,有什么大不了!

门一会又开了,包被丢了出来,重重砸在身上。

“白明书!!你不配是我的父亲!”

她没有这样的爸爸,没有这样的家!

歇斯底里,对着家门踹够了,抬手抹了一把湿湿的眼眶,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深夜一点半,她被自己的爸爸扫出家门,一个人在无人的街头游荡。

堂堂正正有名有姓的阮家大小姐,却过得比流浪狗还要狼狈。

有爸有妈,却还不如孤儿来得潇洒,二十多年他根本没把自己当女儿,他白明书就只有一个儿子,叫白青桦的儿子!

一股怨气蹭的从心底冲起,使劲的眨眨眼,硬是憋着没哭。

抚着疼痛的脸颊,心也一样痛。

繁花小筑小区前,武途正打算回去交差,车灯刚打起,忽然看见小区门口又出现了阮莫羡的身影,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擦了擦眼睛,睁大了双眼再看了一遍,确定是阮莫羡没错,怀里还抱了一个包,一时有些懵了,她怎么又出来了?

武途忙摸出了手机,给凌傲京打电话:“老大,阮莫羡她又出来了。”

“嗯?”

凌傲京才刚进家门,手里的钥匙搁下。

“她看起来情绪不太好,手里带了包,不是刚刚的那一个,老大,怎么处理?”武途在车里看见阮莫羡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走。

“跟着,不要让人出事。”

“是。”

凌傲京看着屏幕,觉得奇怪。

阮莫羡消褪的叹了口气,无力的拎着自己的包,仰头看没有一颗星星的夜空,感到了人生满满的恶意。

很累,很困。

抬手揉揉脸颊,情绪低落。

肚子很不适时宜的咕咕叫。

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包,坐在马路牙子边,就着昏暗的路灯光捣鼓,翻出了几百块钱的现金。

所幸自己的银行卡里还有上班积累的一些,阮莫羡深呼吸一口气,没事,不算糟糕,要打起精神来,钱没了可以赚,工作丢了可以找,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一阵凉风吹过来,阮莫羡打了个哆嗦,环顾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心里不禁又慎得慌,肚子更是饿,决定先找个地方吃东西。

打了车,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家。深夜的餐厅已经没什么人,阮莫羡抖抖随身的包:

“两屉小笼,一碗云吞,三个肉包,再加一份炒面,加辣,特辣!!”

店员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小姐,你点得有点多了吧?”

这个分量够三个人吃了……

“我能吃。”

阮莫羡认真的直视店员。

“好吧……”

热乎乎的包子小笼堆满了桌子,阮莫羡狼吞虎咽的吃着,又烫又辣,眼泪被呛得哗啦啦的掉,心里却觉得舒服些了。

忙活一整天,什么狗屁事情都没吃的重要。

干倒一票吃的,阮莫羡擦擦嘴巴,从暴躁操蛋的心情走了出来,然后拿出手机定了酒店,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离开小饭店。

武途跟了一路,这时候看见她出来了,对凌傲京说道:“老大,她吃完东西了,看样子是要去酒店。”

“嗯。”

……

武途挂了电话,继续跟。

阮莫羡打车到了酒店,在前台登记拿卡,看她上了楼,武途才走到酒店前台,指尖夹着的卡落到前台面前,“刚刚那个女孩房间的钥匙。”

东西一放,阮莫羡迅速冲完个澡,一天的疲累顿时涌了上来,倒到床上,摸出手机来,这个时候她才有空查看一天的信息。

张小情和柳念念很担心她,不过现在夜深了,她也不再回消息打扰人家,准备明天天亮了再说。

她没什么朋友,虽然生在龙岭长在龙岭,然而交心的朋友一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张小情和柳念念大她一些,平时工作还算照顾,但是家庭这样的私事,阮莫羡却还是没有与她们多说。

阮莫羡长在阮家,自己的亲生母亲天生残疾,双目失明,白明书还是当年为阮玉茗招的上门女婿。

阮玉茗看不见,少不得别人照顾,白明书在很多年前就把阮莫羡和阮玉茗分开,美其名曰悉心照顾,阮莫羡却知道他在打什么龌蹉主意。

白明书无非就是担心阮玉茗知道他对阮家的简茗集团都做了些什么,担心自己在妈妈面前揭发他包养情妇的丑事……

“咚咚。”

房门突然传来突兀的敲门声,阮莫羡一下惊醒,条件反射的跳起来。

刚刚她都差点睡着了,没放下的手机还拿在手里,这才三点四十分,才眯过去五分钟,谁来敲门。

“谁啊?!”

阮莫羡立马抱住了自己的包,壮着胆子向外面喊。

卡擦。

脑后一凉,汗毛都竖起来,他们把门开了?!

“谁啊!出去!”

“再不出去我喊人了!”

只闻一声低低的笑,武途的身影从门后露出来。

莫名松了口气,然而一想更生气,深更半夜闯进来,酒店的安保是站着当摆设的吗?!

她要投诉!

武途把嘴里叼着的烟拿了,拿着烟的手指了指门,“这酒店的治安那么差,谁都能随随便便进来,安全指数很堪忧啊。”

话一下子戳在阮莫羡的心上,她咽了咽口水,戒备的看着武途。

他怎么进来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