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06 又当又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6 又当又立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03 12:00 字数:2049

  “你……”

  阮莫羡气得目瞪口呆。

  他也太自以为是了!

  长臂一收,阮莫羡撞进了结实的胸怀。

  “拙劣龌龊的小伎俩最好别使在我身上, 本少喜欢直率的女人。”

  “你你放开!”

  她已慌了,双手无措的推着,“我这就去给你找,你先放开我。”

  “放开?”

  薄薄的唇瓣是邪邪的笑,“很乖,衣服自己脱。”

  “臭不要脸!”

  阮莫羡似的跳出三米远,擦着自己的脖子,要多嫌弃有多嫌弃,“自恋狂!”

  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所有女人都想睡你!”

  “哼。”凌傲京慵懒的靠回阳台,心里愉悦得很,“那是你睡不起吧?卖身为奴的阮小姐。”

  阮莫羡梗直了脖子,“开玩笑!老娘身经百战,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比你厉害的男人多了去了!”

  嗯?还是个刺儿头。

  凌傲京眼睛危险的一眯,似豹子一般盯实了她。

  阮莫羡心脏突然猛跳,但很快挺直了脖子,怕什么!

  凌傲京走过来,高大的身躯投下巨大黑影,把她的身子笼罩得实实的,阮莫羡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定在原地死也不动。

  背光的脸庞有丝嘲讽的冷意,“原来也是个又当又立的女人。”

  阮莫羡一愣,瞬间恼怒:“老娘不高兴睡你,成了吧?”

  这个男人也太过分了。

  她往后退,身子却猛地被拽住,冷不防摔倒在沙发,随之欺压上来的男人,脸色很阴沉。

  “怎么,我还睡不起你了。”

  阮莫羡脊背发凉,方才横眉竖目的模样顿时偃旗息鼓,她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不……”

  他该不会是恼怒了……

  兜里的手机呜呜震动,她立马回过神来,“我、我该到点下班了!拖一分钟的时间你都得给我算加班费!”

  “加班费。”凌傲京冷哼,大掌箍住了想要推拒的小手,“合同怎么写,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你没有休息!”

  “你……!”

  凌傲京心情又好起来,就该让她气急败坏,竟敢说他比不上别的男人,找死的家伙。“违反合同,我有权追偿损失,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有需要,我不介意逐条逐句的提醒你。”

  欲要争辩的话生生咽了回去,阮莫羡愤愤咬唇,算了,好女不跟恶男斗,简直就是地主家的周扒皮,土霸王。

  “那我回家总可以吧?!”

  现在已经很晚了,就算是童工,那也有睡觉的时候!

  阮莫羡惦记着时间,超过十点回去,家里的老男人又会对自己叨个没完。

  凌傲京才不管,放开她,起身坐到了沙发上,“看我高兴。”

  谁让她字字句句都惹人恼怒,还想早点回家,想得美。

  阮莫羡皱了鼻子,在心里把凌傲京咒了千百遍。……看你高兴,什么时候才有个头。

  “想喝咖啡。”

  “肩膀酸了。”

  “腿。”

  “电视台不对。”

  “灯太亮。”

  ……

  阮莫羡跑前跑后,这次学乖了,他要做什么,就听话的做什么,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回家!

  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男人。

  终于在十二点之前,凌傲京赦令大放,恩准她回家了。

  阮莫羡收拾好东西,低头看表,时针已经过了凌晨,心里又气又堵,家里的电话都已经打爆了,她没接。

  把手机揣进兜里,一路跑着下大楼。

  出了酒店大门,站在门口,深秋的凉风冷飕飕的,看着黑漆漆的街道,阮莫羡直想哭,受了一天的气,心里觉得难受又委屈。

  想想待会回家也许还要挨骂,阮莫羡觉得这日子真的很难过!

  她一出房门,凌傲京也换上衣服,领带打好,从窗口看见阮莫羡站在酒店门口,夜早已深,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东张西望。

  注视两秒,凌傲京叫人:“武途。”

  “老大?”

  “把人安全送回阮家。”

  “是。”

  阮莫羡站着张望了一会,沉沉气,伸手拦了辆车,看也不看就低头坐上后座,心情低落的报了地址。

  幸好司机也很安静,一路上都没吵她,当出租车在繁花小筑院门停下,阮莫羡结了账,乘着凉凉的夜露开门。这个点平时家里人都睡了,唯独今天,繁花小筑的客厅灯大亮,白明书正坐在沙发上,板着一张褶皱的脸。

  “我回来了。”

  有气无力。

  “你还知道回来?!”

  白明书满脸怒色,早气得横眉竖眼,“天天在外面瞎鬼混,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去做红娘的工作,外面的职位这么多,你看看谁家的正经女儿会去做这样的事……简直是给阮家丢人现眼!!”

  “……”

  阮莫羡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和他吵,踹掉鞋,拎着手里的包目不斜视的上楼回房。

  “不许走!给我站住!”

  白明书厉喝,“从小给你吃给你喝,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

  不想听,脚步不停噔噔上楼。

  楼上的房门也开了一扇,一张年轻的少年脸庞探了出来,然而他脸上的神情阮莫羡绝不喜欢。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一双眼睛眯着,十分不耐,朝着阮莫羡和白明书吼,“吵什么吵!让不让人睡了!”

  楼下哐哐当当的响,肯定是茶几上的茶杯又被扫落了。

  她早已见惯不怪,面无表情的开门。

  楼道被踩得砰砰响,白明书气急败坏的跟了上来,“你这个不肖女,今天要是不把媒婆的工作辞了,就给我从阮家滚出去!”

  开门,进房,关门。

  白明书一脚挡住了门。气得吹胡子瞪眼。

  阮莫羡无所谓,转身把包丢到沙发,身子一倒瘫在床上。

  “你起来!”

  白明书用力的拉扯她的手臂,“阮莫羡,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去那种地方,我白明书就没你这个女儿!”

  女儿?

  她被拉着坐起,听了这句话,不禁嘲笑道:“白明书,我是不是你女儿你不知道吗?我姓阮,不姓白!”

  “逆子!”

  随着响亮的一巴掌,阮莫羡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本来疲惫的眼睛瞬间就红了,阮莫羡恨恨的瞪着白明书,“我姓阮,你没有资格教训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