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05 你是在骂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5 你是在骂我?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03 12:00 字数:2070

  ……

  一帘之隔的浴室内,正哗哗的流着水,不禁令人遐想万分。

  阮莫羡却完全没有心思放在内里,系着围裙,十分小心的搓着搓衣板上的昂贵西装,嘴里也没闲着。

  “我让你冲动……让你冲动……活该……活该……”

  明明有洗衣机,湿洗的干洗的滚筒的波轮的都有,他偏偏不要,一定要看着她手洗,亲自洗干净了给他!

  “变态……地主家的蠢儿子……小气鬼……”

  不就是不小心把咖啡泼到了他的身上吗……

  哗啦!

  浴室里的浴帘突然被大力拉开,凌傲京黑着脸,目光瘆人,“你骂完没有?”

  叨叨叨,叨叨叨,叨了一个下午加晚上,有完没完?!

  阮莫羡瞬间堆起职业微笑,“不不不,我不是说凌先生,我在骂那个吕先生——”

  她一愣,眼前的身体高大伟岸,蜜色的肌肤彰显着男人健康的体魄,结实的腹肌线条完美,腰间只裹了浴巾,遮住了神秘的三角地带。

  她噗的捂住了口鼻,担心冲出什么来。

  “噗!”

  糟了,难道真的流鼻血了?

  她忙捂着鼻子跑到洗漱台,检查自己的脸。

  幸好幸好……

  不是流鼻血。

  被泡沫呛到了,两颊是刺鼻的洗衣液泡泡。

  她忙抹了一把,还没来得及对凌傲京堆起假笑,阮莫羡突然倒吸一口气,惊恐的抬起脸。

  镜子里的自己身后站着只裹了浴巾的裸男,正低头盯着自己,嘴角的不怀好意,怎么看怎么坏!

  刚冲过澡的手指拂过了自己的耳根,刮下了脸庞的肥泡泡。

  “阮莫羡,怎么听,你是在骂我?”

  阮莫羡马上堆上谄笑道:“哪里敢……我现在都是凌总的员工了,怎么敢对老板有意见。”

  她下午才被签了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保姆合同,还是终身制,还不清欠款她根本不敢得罪面前这尊佛爷好吗。

  “那么说,若我不是你的老板,你就能骂?”

  “不不不。没有这个意思。”

  阮莫羡的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我可是遵纪守法拥有良好素质的好公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那张好看到没天理的脸终于露出一丝笑,“算你识趣。”

  阮莫羡这才偷偷的松了口气。

  想想半天前,她惹恼了凌傲京,虽然没有被吊打,迎来的却是一张毫无公平可言的协议——

  “二十四小时保姆,……终身制?”

  “每月五千照还,再给我卖身抵一部分,说不准你这辈子才有可能还……嘶——!”

  “伪君子!真小人!”阮莫羡一脚踩在他的皮鞋上。

  “你——”凌傲京额角爆筋,臭女人,敢踩他!

  “我不卖身!”

  正想发火,清脆的女声怒然一喝,眸中怒焰顿转。她误会了么?

  怒色反成揶揄:“自作多情,我说的是体力,谁要睡你?”

  阮莫羡一怔,脸颊大臊,“去死——!”

  凌傲京好笑的丢开她,一双利眸上上下下的打量,“要山没山要水没水,打横一脚你就能滚到没边了吧?”

  阮莫羡张大了嘴,被他气得说不出话。

  她哪里肥了?!

  人家也是有小蛮腰和大波浪!T恤遮住而已!

  凌傲京哼一声,长指敲在协议书,“签字。”

  阮莫羡这才想起正经事,她拿了笔,又放下。

  “我要加个条件。”

  “说。”

  屁事那么多。

  “要在合同上添加:如果我早日还完,早日自由身,还有,不许干涉到我的正常生活工作。”

  “这是两个条件,蠢猪。”

  “喂!”

  “从现在开始,利息按天算。”

  阮莫羡一滞,刷刷的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按手印。”

  “……”

  “利息按时算。”

  “好了好了!”

  她按还不行!

  然后她就有了除红娘以外的第二份工作,而且,还没薪水……

  ……

  看着镜前那近乎完美,令人赞叹的身材,心中的那个念头再一次蠢蠢欲动,她不放弃,问道:“凌少,您真的不需要我给您找个称心如意的伴侣吗?”

  这可是一个千金难求的好资源啊!拿下他,自己手上的几百号剩女就不愁没地儿销了!

  凌傲京宛如智障的瞥她一眼,阮莫羡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你想想,为客户解决终身大事才是我的最大价值所在,只是光给你奴役,五千万,那可真的是好几百年,就算我活得到……哎……”

  阮莫羡追了出去,充分的发挥在所里学到的嘴皮子,“您听我说,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伴侣,远比使唤我来得实在得多……像您这样的条件,要求那么高,对象肯定不好找吧?不过没关系,我认识很多优秀的女孩子,都……”

  凌傲京目不斜视的出了浴室,踱步到窗前,转身半靠,看着喋喋不休的阮莫羡亦步亦趋,觉得这女人真是少根筋!

  他沉了口气,手臂随意搭在了阳台,灯光底下的俊脸一半埋在阴影,五官深邃的面容俊逸非常。

  “阮莫羡,难道你们的培训没有告诉你,男人厌恶聒噪的女人?”

  阮莫羡早已磨得脸皮厚比城墙,吕帆军那种渣仔都见识过了,凌傲京这种还怕什么!

  “工作嘛,就是地里的韭菜,割完一茬又一茬——!”

  烦死了!

  一声闷哼,阮莫羡被撞在坚硬的玻璃墙上,凌傲京弯腰贴了上去,看见那双清澈的眼里倒映了自己的影子。

  那双眸子那么清亮,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忽闪忽闪。

  仿佛受了蛊惑,凌傲京头微低,唇瓣蜻蜓点水的划过那粉润的红唇,柔软的触感瞬间击中内心的某一处,有东西荡开了涟漪。

  他看着眼前那双茫然的眸里变成愕然。

  凌傲京看得莫名愉悦,一声轻笑,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细颈,声音低哑,“想爬本少的床就直说,这么拐弯抹角做什么?”

  她蓦然回神,清亮的眸子写满愤怒,“你——”

  长指一挑,抬高了白润的下颚,那双水汪汪的大眼正羞愤的瞪着。

  “三番两次的挑衅我的底线,既然想知道本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何不亲自验货?”

  “你——”

  凌傲京轻哼,低头在她的嫩颈上狠狠吸了一口,“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衣服要我动手还是自己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