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04 您缺对象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4 您缺对象吗?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02 12:00 字数:2047

  凌傲京搭在茶几的大长腿放了下来,他的身高很高,站起来的时候明显投下一片暗影。

  他走了过来,与阮莫羡不过咫尺。

  “一夜的时间,准备给我什么方案?”

  她在来时的路上已经想好了,沉默了两秒,然后说道:“我以后每月还你五千……”生怕凌傲京生气,很快的又补了一句:“我会争取尽早还清的。”

  阮莫羡也知道这个方案错得离谱,但这是目前唯一能做得到的条件。

  即使没有勇气抬头去看凌傲京,她也知道现在他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果然……

  凌傲京低低的笑声让阮莫羡羞红了脸,“五千万每个月还五千,我能活成老妖怪还是你能活成老妖怪?”

  他转过身,“不如你签个卖身契,把你祖孙三代都卖给凌家,说不准还有可能。”

  阮莫羡羞愤的低下头。

  “而且,你以为你只是欠了五千万?五千万折合现金,我光放在银行那也是有利息,你总不该只是还个本金吧?”

  阮莫羡小腿一软,差点给他跪了。

  五千万已经很多了,再算利息,要还到哪辈子去?

  伪装了几分钟的骨气终于吃回了肚子里,屁都不是,阮莫羡苦了脸,“您行行好……饶了我一命行不行?”

  “不行。”凌傲京淡然,长指轻轻一摇,“你有手有脚,四肢健全,又不是弱智,这是你闯红灯的代价。”

  “可是,当时情况紧急……”

  “你死了我还得赔你钱,现在我留了你这条命,还把爱车搭了进去,难道你不该还救命恩人钱么?”

  阮莫羡气郁,还反驳不了。

  她扒拉着自己的手指,提议道:“凌总要不您这样看,我有什么地方能帮得到您,您尽管使唤,怎么样?”

  凌傲京上下打量,有趣的盯着那张圆润的俏脸,还很青春稚嫩,一双乌黑眼睛圆溜溜的,清亮单纯。

  “你有什么能帮到我。”

  “比如……”阮莫羡搅着手指头,脑海里的想法滴溜溜的转,“对了,您缺对象吗?”

  凌傲京挑眉。

  “我们打个商量,我给你找到老婆,我欠你的债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

  他简直要笑出来,一个在龙岭市横行的大少爷,会找不到老婆?!她脑子秀逗了吗?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看她认真的模样,仿佛自己真的找不到老婆了。

  他倒想看看,阮莫羡能给他作出什么妖。“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你知道吗?”

  阮莫羡眨巴着大眼,及其认真清亮的看着:“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性感的,奔放的,妩媚的,还是清纯的?可爱的?”

  哟,还一本正经。

  “若是也和吕帆军一样找不到,你怎么赔偿我?”凌傲京问。

  “不会不会,凌总怎么和吕先生比呢,放心,包在我身上。”她笑起来,眼睛像月牙,唇红齿白,很灿烂。

  ……

  凌傲京突然一笑,眼里的嘲笑显而易见,“阮莫羡,你果然没有脑子。”

  阮莫羡笑脸一僵,立马反应过来,靠!这家伙……

  在耍她!!

  “凌——!”这个可恶的男人!

  她正想发飙,凌傲京冷吟吟的目光忽然扫过来,她的脑袋瓜子一凉,明白过来,现在,他才是大爷……

  阮莫羡非常识时务的咽回怒色,深呼吸一口气,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觉悟,“我是说……凌总想怎样?”

  凌傲京弯了弯唇角,还没特别傻。

  洞悉人心般的眼神却盯的阮莫羡发毛。

  阮莫羡心虚的摸摸鼻子,不知道他冷冷静静的想什么,心里瘆得慌。

  他到底想怎样?

  凌傲京施施然的往真皮沙发上一坐,翘着大长腿,脸上的神色明显是等着人伺候。

  阮莫羡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愤怒,虽然她不是什么大小姐,但在家里也轮不到人呼来喝去的伺候,不就几千万么!回去欠白明书的,总比欠他的好吧?

  凌傲京兴趣盎然,正等着她决定。

  他知道阮家还不缺这几千万,还以为阮莫羡会直接拿了钱两清,万万没想到,她竟然选择每个月还五千!

  打发叫花子也不是这样子的吧!?竟然还傻里傻气的问出他缺不缺对象这种蠢问题,他长得有那么的缺老婆吗?

  本来还想好好把事了了,就冲她这句话,凌傲京已经不想轻易放过她。

  “怎么,阮家的大小姐想食言而肥?”

  他悠然翘腿,等她大发一通小姐脾气甩手走人,直接让阮家把钱送来。

  阮莫羡明显很愤怒,但还是握紧了拳头,竟然僵着身子走过来给他端咖啡。

  倒没什么架子。

  他愉悦的轻哼了声,气得阮莫羡心里砰砰的点着了炸药包,这个欠抽的男人,债权人了不起!

  凌傲京又动了动肩膀,阮莫羡的手抖了抖,恨不得捏死他。

  但最后还是走到背后去,轻轻给他捏着。

  “力气——”他叹了口气,话里的无奈不言而喻。

  “知——道了!!”阮莫羡简直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她正愁没机会报复,手里的力度不禁往死里拧,我给你捏!

  往死里捏!

  捏不死你!

  可是过了一刻钟,他竟然连哼都不哼,反而是她的手指头酸疼!

  “您舒服吗?”

  “你有没吃饭?”凌傲京话里都是无奈。

  “……” 阮莫羡在背后无声的翻了个大白眼。

  眼前的大爷抬了抬指头,她松了手,皮笑肉不笑的去接他手里的咖啡杯。

  “凌总……啊!”

  突地一声惊叫,阮莫羡跳开了去!咖啡杯从膝盖滚落,啪嗒在地上碎成了数片!

  温热的咖啡泼了凌傲京满身,滴滴嗒嗒的浸沿了大腿一片水渍……

  凌傲京的脸色黑了黑,这个女人……粗心大意!

  “对、对不起凌总!”阮莫羡忙扯过纸巾,手忙脚乱的给他擦,完了完了……

  凌傲京忍耐的抽了抽眉角,一把抓住那只手。

  “你擦哪里?”

  “呃!”阮莫羡一扶额,被自己蠢到没法看。

  真是越忙越乱,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阮莫羡。”

  凌傲京一字一顿,阮莫羡听得心肝儿颤。

  “……在……”

  她简直怀疑凌傲京是在想怎么弄死她!

  “把它洗到我满意为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