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02 千万负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2 千万负翁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01 12:00 字数:2036

  吕帆军正在气头上,这哪来的黄毛小子,敢在他面前叫嚣,“小子,你知不知道站你跟前是哪位爷?”

  男人眸一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你活得不耐烦了?”

  “我靠!”

  吕帆军大骂,示意身后的跟班上!给他好好的教训这个狂小子!

  可是过了半天,身后的男人都没动静,他转过头,养他们干什么吃的!

  “吕……吕爷,他是凌前司令家的凌少爷……”

  “管他……”吕先生突然脸色一变,焉了,“什……什么?谁?”

  “凌家的凌傲京少爷……”

  男人在他耳边小声重复了一遍。

  吕帆军的脸色顿时变得蜡黄,手里仿佛抓了烫手山芋,二话不说的放了阮莫羡。

  阮莫羡抓着自己被拧疼的手腕,还来不及松口气,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凌傲京迈开大长腿,三两步就站到阮莫羡眼前,高大的身躯简直像座小金塔,让小小的阮莫羡压力山大。

  “对、对不起!”

  “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对、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都是他……”阮莫羡扭头一指,可是哪还有吕先生等人的身影,他们早已溜之大吉!

  阮莫羡一愣,叫苦不迭,真是惨了!

  凌傲京冷沉沉的吸下一口气,掏出手机:“开车过来,宣湖中心青雀路。”

  “怎么了?车祸!”

  阮莫羡心儿一颤。

  车子撞断了路边的电线杆,车头的形状惨不忍睹,交警也来了,做记录,拖车。

  两个人等在一旁,阮莫羡不敢多发一语。心里还在后怕,万一真的被撞上了,会死得苦状万分。

  “名字。”

  凌傲京冰山着脸。

  阮莫羡啊?了一声,立马反应过来,“我……我叫阮莫羡。”

  “耳元阮,莫羡……”

  她低下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包包里的手机突然铃的一声响,阮莫羡忙摸出来,是工作号,完了,肯定是吕帆军向成经理告状了。

  “喂?成经理。”

  “吕帆军的单子怎么回事!?说好的今天好好推,你反而把人家那个给踹了?!”

  “成经理,你听我说,那个吕帆军不是什么好人,他竟然侮辱我……”

  “我不想听你什么理由!要是明天吕帆军来闹事,解决不了,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是,成经理。”

  “不。”成经理突然变卦,严肃说道:“我要追责你的失职,赔偿我们介绍所的损失,名誉损失费,客户流失费!”

  “成经理……”

  嘟一声,那边通话断了。

  “什么嘛……”

  好看的弯眉一蹙,满满的委屈。

  “错的又不是我……”

  凌傲京突然抓了她的手拖走,阮莫羡抬头,“你干嘛?!”

  “当然是算账!”

  有一辆车停在不远处,凌傲京拉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

  ……

  丽尔酒店。总统房的灯光大亮,客厅里的沙发坐着一男一女,门口站了一个男人。

  阮莫羡坐在沙发里,手里一张轻飘飘的发票却有千斤重。

  车子报废。价值几千万的车子报废了……

  她眨眨眼,眼眶微红,可怜兮兮,“凌总……能打个折扣吗……?”

  这么多钱……她要还到什么时候……

  就算再有个折旧,那也要几千万的款,她一个才出了校门的毕业生,上来就成了千万负翁,阮莫羡的心在滴血,前途一片黑暗。

  想起两个小时前的一时冲动,阮莫羡想打自己好几大刮子。

  凌傲京已经从最初的躁怒冷静下来了,翘着大长腿,“折扣,我又不是做慈善的,凭什么给你折扣?”

  “但是,但是……”

  阮莫羡咬唇,“我没那么多钱。”

  “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阮莫羡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私人电话,是家里打过来的,这么晚了,她为什么还不回家?看了一眼凌傲京,然后低下头,捂住了话筒,声音低低的,“我马上就回去。”

  “工作忙完了就赶紧回家!不要在外面和臭男人瞎鬼混!你是个女孩子,别出去丢阮家的脸!”

  话筒那边是白明书的咆哮。

  即使坐得远,凌傲京也听得一清二楚。

  阮莫羡的眼睛红了红,狠狠吸鼻子。

  她把电话挂掉,看着桌上的票子,心里堵了大石头。

  “凌总……您给我几天时间?我回去想想办法。”

  “几天?”

  凌傲京一睨,“我的时间与金钱一样宝贵,拖延一天我损失几亿,你赔吗?”

  话是这么说,但看她眼睛红红,马上就要哭了,话到嘴边,又变成了:“明早九点。”

  伸手取来茶几上的一个牛皮袋子,撇到阮莫羡面前。

  阮莫羡拿起来,里面是自己的档案资料。

  “阮莫羡,女,23岁,住繁花小筑,毕业于龙岭大学中文系,现就职喜缘公司,父母健在,弟弟就读龙大,时年20。”

  她抬头。

  “别让本少亲自请你。”

  “……嗯。”

  阮莫羡拿包起身,准备出门回去。

  “慢着。”

  凌傲京下巴一扬,站在门口的武途会意。

  “我送你。”武途说道。

  她绽开一个笑脸,“不用,谢谢你。”

  凌傲京冷哼了声,“我让你坐就坐,哪那么多废话?”

  阮莫羡一撇嘴,干嘛这么凶?

  武途送阮莫羡出门了,房内一时安静,凌傲京盯着茶几上的散开的资料,原来简茗集团的阮家还有一名女儿。

  ……

  心情沉重的回到家,爸爸和弟弟都睡了。

  恹恹的冲洗一把,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睡。

  明天去了公司,成经理肯定要剥了她的皮。不过想想今天把吕帆军骂了一顿,心里倒是解气不少。平时被吆三喝四已经够窝囊,还敢动手动脚,今天还算便宜了他。

  唉……

  她又叹气。

  那几千万的债怎么办?总得给人一个交代。

  看人家今天阴沉沉的样子,肯定气得不轻。

  一夜辗转,阮莫羡第二天顶了两只熊猫眼。

  喜缘已经炸开了锅,她踹了吕帆军小丁丁的消息长了翅膀一样飞速的在公司里传播散开,她一进门,张小情和柳念念率先围了过来,“羡羡你简直干得漂亮!做了我们两个想干了很久的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