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欠收拾第0010章 我就抱一会儿(已捉虫)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10章 我就抱一会儿(已捉虫)

小说:皇上,你欠收拾 作者:云舒云舒 更新时间:2017-12-24 23:06 字数:4184

  德妃一惊,顿时花容失色,忙跪下惊恐道:“臣妾参见皇上,您……”德妃顿了顿,继续道:“皇上不要误会,妾不过是在整治那丫头……”

  白云凡墨玉似的眸子里氤氲着丝丝怒气,压着怒气说道:“朕倒是想问问爱妃,那婢女犯了何错,使得爱妃连同她的主子也要一起整治?”

  德妃眼里盈盈都是泪光,委屈道:“皇上这是何意?妾进宫三年,哪一日不是小心翼翼的处理宫中事务?”

  白云凡安抚着温温,听得沈妙仪这儿一说不禁有些头大,只得放缓了语气,说道:“朕刚刚有些急了,你将事情的经过细细说给朕听听!”

  德妃心里一松,皇上这么说就是无事了,面上仍然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继续道:“妾想着来御膳房煲一些汤给皇上送去,这还没有进门就听到温温一口一个娘亲的叫着凉贵人,妾从小就是知礼数的人,凉贵人这么做实在是有些不符规矩,这才让小喜子掌了那婢女的嘴……”

  德妃说话做事一向严谨,这么一番说辞倒是让人纠不出错来。

  白云凡也不好继续说什么,看了一眼陈舒,火气忽的一下又上来了,对着小喜子说道:“贵人也是你能打的?”

  小喜子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地上的污水浸湿了他的裤脚,只不过他现在怕是小命难保,惶恐道:”小喜子不敢,只是贵人护着那犯了错的婢女,奴才又得按着德妃娘娘的命令行事,这才冒犯了贵人……“

  白云凡看着陈舒,她的脸蛋儿红红的,还好没有肿起来,有气无力的说道:“自己去领罚,德妃今日失了体统,罚俸三个月!”

  温温这才放声哭了出来,白云凡抱着细声温柔安慰道,“不怕啊,温温,父皇在呢!”

  “温温要娘亲抱!”小人泪眼朦胧,对着白云凡说道。

  白云凡将温温交到陈舒怀里,对着德妃说道:“朕对温温有愧疚,以后温温叫陈舒娘亲,你不用再管了!”说罢便陪着陈舒和温温往粟鹭宫方向走去。

  德妃霎时间似是失去了全身力气,倚在花溪的身上,低声问道:“本宫进宫三年,竟然比不上一个五品的贵人,是皇上太多情,还是本宫太敏感?”

  花溪紧紧抱住德妃,安慰道:“娘娘多虑了,今日之事错不在娘娘,只不过是皇上太宠爱公主了。”

  德妃这边十分落寞难过,陈舒那里也是不平静。白云凡陪着娘俩回了粟鹭宫,一路上她都未曾言语一句话,这倒是让白云凡有些抓心挠肝的难受。

  回寝殿的路上温温就已经睡着了,只不过小人儿脸上泪痕未干,白云凡愈发愧疚了,看着陈舒用热帕子给温温细细的擦了脸蛋,又细致的给温温盖上被子,将温温一切收拾妥帖后,才开口讨好。

  “朕叫人去医局拿了药,一会你擦一些……”白云凡嗫嚅半天,眼睁睁的看着陈舒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

  “皇上可还有事?若是无事,妾就要去休息了。”

  白云凡朝着陈舒走了两步,郑重其事地说道:“此仇不报非君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完作势欲亲吻舒舒的额头,谁料被对方一下闪开,自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这时候就听到陈舒嫌弃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白云凡,你丢不丢人?”

  白云凡有些恼怒,回道:“你敢嫌弃我?”

  陈舒被白云凡这么一闹,脸上倒是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愉悦地说道:“你觉得我不敢?“

  白云凡看着陈舒蕴含丝丝笑意的眸子,知道她已经被自己逗乐了,于是一把拉过陈舒,紧紧地圈进怀里。

  陈舒被白云凡抱在怀里,听着他的声音闷闷从头顶上传来,“今天是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不会了,我向你保证。”最后是一声清晰可闻却又酥到人骨子里的轻“嗯!”

  ……

  临华殿的地上扔了许多写满字的纸,白云凡自己仍然坐在龙椅上拿着朱笔默默写道:这女人竟然嫌弃我,嫌弃我……

  ……

  贤妃吹吹茶盏里的热茶,将青莲唤了进来,“从库房里拿些好东西,给粟鹭宫的那位送去,说些好听的!”

  德妃惹的皇上不耐,虽不至于失势,却也让宫里一群女人心里大快。德妃出身本就不高,比不得世家权贵之女,若不是容易被皇上掌控,这偌大的后宫里哪里还会有德妃这么一号人物!

  贤妃顿了顿,又吩咐道:“那凉贵人正得皇上青眼,我若亲自过去,免不了助长她的气势,你一会儿再给温温带些东西过去,只需新奇,不要太贵重。说话时委婉些,可懂?”

  青莲道:“娘娘,奴婢心里知道该怎么做,您且放宽心。”说完便躬身退下去小库房里挑些礼物,之后亲自给粟鹭宫送去。

  最近新进的一批秀女未曾打破宫里面的宁静,赵李两家的姑娘老实得很,一个个安安稳稳的在自己宫殿里住着,唯一不消停的就是陈舒这边。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话不假,可归根究底,树不止你一颗,若要站的稳稳当当,那就要好好扎根。

  青莲到的时候,陈舒正陪着温温写字,不大的小人儿手里却拿着一只上好青玉做成的毛笔,认认真真一笔一划的练着字。

  青莲看得一愣一愣的,怪不得这凉贵人得了皇上的青眼。乍一看并不是什么绝色惊艳之流,可细细看来,贵人眉眼之间竟和小公主十分相像。

  粟鹭宫伺候的小丫头看到青莲来到粟鹭宫,连忙将人迎进来,说道:“青莲姐姐怎么过来了,莫不是贤妃娘娘有什么吩咐?”

  青莲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小丫头,走到两人面前行礼,“奴婢青莲参见公主、参见凉贵人!”

  陈舒面上粲然一笑,连忙说道,“快些起来,不需这些虚礼!今日劳烦姐姐过来,可是娘娘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

  青莲面上低调谦虚得很,“贵人可真爱开玩笑,这不我家娘娘前些日子听说您和温温公主受了惊吓,今日正好得空便挑了些小东西让奴婢给贵人送过来。”说着用关切的目光看着陈舒问道:“贵人身体可还好?”

  陈舒乍听见对面的侍女说起这件事,心里面十分地不愉快,面上勉强露出一个微笑,道:“妾在这里谢过贤妃娘娘挂念,娘娘有心了。”

  青莲道:“贵人言重了,我们娘娘平日里喜静,平日极少出来走动,这不前几日御花园里的梅花开的好,偶然出来看看,这才听见几个碎嘴的小丫头谈论这事,打听一番过后才知道贵人受惊有些日子了。我们娘娘说,本要亲自过来看看的,不曾想昨晚上受了些凉气,这不今天一早便叫了医使来看身体,便遣了奴婢前来探望。”

  青莲略略缓了一口气,心想自己噼里啪啦说这么多可真不是件容易事,“这宫里人都爱迎高踩低,若不是您得了小公主喜欢,这会儿怕是难熬啊!这不我家娘娘使奴婢过来给您问个好,东西不多,算是一份心意,还望贵人不要嫌弃。”

  陈舒面露感激,道:“娘娘心善,还望青莲姑娘代我谢过娘娘,恩惠妾已细细记在心上。”

  青莲笑了笑,“贵人言重了。我们娘娘做这些不过是一份心意,可万万别成了贵人的负担。”青莲顿了顿,又继续道:“我们娘娘还说,贵人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派人知会一声就好,我们能帮的一定帮!”

  陈舒张张嘴欲想说些什么,就觉得自己的衣袖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抓住,一回头就发现温温站在铺了秀花团锦簇的椅子上,小手掐在腰上,大声说道:“你怎么话那么多,娘亲在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像只鸭子似的说个没完,讨厌死了!”

  青莲抬眼看看陈舒,不出所料对方眼里除了丝丝感动以外还有一些羞赧,青莲心里满意,连忙说道,“是奴婢多嘴了,奴婢这就退下!”

  青莲在贤妃跟前儿伺候好几年了,是个机灵会看眼色的丫头,这不一眨眼人就已经跑到粟鹭宫的垂花门那边去了。

  如意看着对方跑远了,这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翡翠姐姐,她可真有意思,说了这么大半天无非就是让咱们记住她们的恩情。”

  翡翠轻轻拧了一把如意的手臂,话里十分谨慎,说道:“就你话多,小心哪天阎王爷派黑白无常把你那舌头给你剪了。”

  如意小孩子心性,跟在陈舒身边安安稳稳的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自然比不上心思沉稳的翡翠。无论怎么说,在后宫里最忌讳的就是嘴上没有把门的,恰恰印证了那句老话,“祸从口出”。

  第二天陈舒由翡翠陪着去贤妃宫里,带了一副她亲手抄写的《妙法莲华经》送了过去。还礼这种事情讲究的是心意,贤妃出身世家大族自然不差这些金银首饰,何况陈舒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送那些俗物。

  青莲虽然嘴上说她家娘娘沾了凉气,只不过在陈舒看来贤妃的气色还是很好的,只不过今日这铅粉抹得有些多,这才显得气色十分不好。

  贤妃脸上带着笑,“妹妹过来了,快坐。我昨个儿听青莲那丫头说了,真不知道那丫头说了什么,今日还让你亲自过来……”

  陈舒脸上表现的十分真诚,“姐姐这话说的可是折煞妹妹了,这是妹妹应该做的,只不过我昨天听青莲说姐姐受凉了,可有大碍?”

  “哪有什么事情,不过是几副药,没有什么大事。反倒是妹妹,基本上照顾着温温的衣食起居,说起来还是妹妹辛苦了!”

  陈舒脸上笑的温柔,说道:“姐姐言重了,皇上事事都给温温安排好了,妾仅仅是陪着小公主玩耍罢了……”

  陈舒陪着贤妃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离开的时候都快正午了,交谈起来她并没有感觉到殿选那天的那种怪异的感觉。八月的安城天气十分炎热,一阵风从回廊里吹过来,陈舒却打了个冷颤,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碧云宫:

  德妃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一旁执扇的小丫头吓得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小喜子匆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小喜子给娘娘请安……”说完话就把头低到毯子里去了。

  德妃揉揉额头,一双眼睛一睁开就如同出鞘的利剑,声音不怒自威,“说!”

  “奴才刚刚听贤妃娘娘宫里的人说粟鹭宫的凉贵人送了一份她亲手抄写的《妙法莲华经》,现在已经被贤妃娘娘放在小案桌上供着了。”

  德妃挥挥手示意殿里伺候的人都下去,“可有打听到粟鹭宫的那位为何去贤妃那里吗?”

  “说是安抚贵人前几天受惊了,连带着给小公主送了些东西,这会儿皇上的赏赐已经到贤妃那里了。”

  果不其然,德妃一听到贵人受惊就连声冷笑起来,“好一句受惊!贤妃这般做法是要咬人了吗?”

  小喜子身子抖如筛糠,这个档口儿多说无益,他现在恨不得一个遁地术消失在碧云宫里。

  这边碧云宫里气氛紧张,这边粟鹭宫里确是一片安宁。翡翠将国公府里递进来的信交给陈舒,陈舒将信纸展好,对着烛光细细看去。

  “吾儿舒舒,祖母……”

  信写的不长,梅字小楷写了足足三页,大体意思就是姥姥想你了,你舅舅舅妈堂妹都很好,不好的就是你伯英哥哥走了,跑去治水去了,不知道啥时候回来。你也走了,我这心里不好受,饭都吃不好了……

  陈舒看的心里直乐,祖母如今八十几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白云凡一进门就看到烛光映照下的陈舒,眼神蓦地就柔软了,小声吩咐一旁伺候的小太监,说道:“去拿两颗夜明珠送给贵人。”

  陈舒抬眼看到白云凡时眼神就冷了,不过面上还是含着笑,“皇上,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不行吗?”一边说一边红着脸往殿里走,最后坐在床边上。

  陈舒看着伺候的人都有眼色的下去了,“皇上可是来错地方了?”

  白云凡就看着舒舒坐在妆椅上慢条斯理的将头发上的珠钗一个个的拿下来,白云凡叹口气默默走到陈舒身后,温柔的将珠钗一一取下。

  陈舒只觉得的心里一阵郁闷,猛的转过身,刚想开口说话,就被他抱了一个满怀!

  “舒舒,我就抱一会儿,好吗?”

云舒云舒 说:平安夜的单身狗瑟瑟发抖…… 可爱们一定要爱我啊,啵啵●´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皇上,你欠收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