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香盈袖遇见你第八十章 初遇君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十章 初遇君瑶

小说:栀香盈袖遇见你 作者:月光满满 更新时间:2018-02-14 23:11 字数:2032

  美男淡淡一笑,如沐春风般。但岑笙却在一瞬间感受到了这个男人铺天盖地的杀气,仿佛片刻之间便能将人撕得片甲不留!

  很快他的杀气消散了,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岑笙的幻觉一般。

  他轻轻皱眉,说道:“你很聪明,可你要明白你现在可是和我在同一条船上。你的命我能救,自然也能毁去。如不是那小子匆匆将这烂摊子丢给了我,我······”

  说着,美男眸子一深,似乎还有些难过。

  岑笙嘴角微微一抽,莫不是他口中的那小子就是君衍吧!

  可是岑笙分明看到了美男眼里的落寞,莫不是这美男爱慕着君衍吧!

  岑笙被自己的脑补吓了一跳,可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对。

  于是她讪讪一笑,伸出自己尚且还算白皙的小手,在美男的肩上轻轻一拍,似是安慰似得说道:“你也不必太过忧心,我不会和你抢男人的。”

  这么一说,岑笙觉得自己整个身心都舒畅了。

  一来这个看起来貌似有些危险的美男好像对自己消除了戒心。二来自己也算是成了一桩好事 。毕竟岑笙可不喜欢棒打鸳鸯,而且还是这样两位都十分美艳的美男。

  美男嘴角微微一抽,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却是开口自我介绍了。

  “君瑶。”

  “我岑笙!君瑶兄幸会幸会!”岑笙微微一愣,伸出手要和他握手。

  君瑶轻哼一声,似是有些不屑。

  “你应当明白你的命是谁救的,我救你不过是还他一个人情罢了。若是你让人发现了我不是穆臻,会怎么样你知道的······”他说话的时候贴着岑笙的耳朵说的,热气扑在岑笙脸上。

  他微微抬眼,手里的折扇轻摇,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继而说道:“穆臻这小子不过凑巧和我长得一样罢了。”

  岑笙脑海里浮现起,那次宴会上穆臻那双阴鸷的眸子,虽是一样的容颜,但岑笙却觉得穆臻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而现在,眼前这个男人,看似简单却深藏不露。岑笙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深不可测的可怕。岑笙叹了口气,默默在心里给他打了个叉叉,惹不起,惹不起......

  同时她也知道,在她万念俱灰的时候是君衍带她离开的。纵是她的心是铁做的,她也知道救她不容易。

  这次回到这个世界,岑笙明白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当初的挑筋断指之痛,牢狱凌辱之痛,她都清楚的记得。

  她的手可不是白断的,苏盈袖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君瑶轻笑,仿佛看透了岑笙的心思一般。

  “我这救你一趟可不容易,这段时间你只管休息就好。放心,就算那些人再聪明也不会发现你躲在将军府的。”

  还不待岑笙反应,君瑶便将自己一推,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你们看紧她,不要让她出来。”

  侍卫颌首,真是奇怪,最近将军的行为真是太奇怪了。可是他一个下人又能说什么呢?

  且不说将军带了这么个女人回来,就是最近的穿衣打扮太过奇怪了。以前的将军总是一身蓝色长衫,威严无比。而现在的将军,却爱穿一袭粉衣,总是一把折扇别在腰间,一副风流子弟的样子。

  若不是,那张和将军一模一样的脸,他几乎觉得这个人是假的将军。

  岑笙在屋里呆了片刻,刚想出去却发现屋子竟然被人落了锁。

  锁门?

  这措施做的挺全啊!

  岑笙挑挑眉,不是她不懂感恩,只是现在的时局,她片刻都不能呆在这里虚度光阴了。

  记得那日在刑场上,阿紫为了她求情,不惜放弃她身为南疆公主的尊严。而且以宣德帝的个性绝不会放过阿紫,即使阿紫是南疆公主。

  一国公主为一个婢女放弃尊严求情,以宣德帝生性多疑的个性,定然以为南疆对西彦不忠。而他也可以借此机会,讨伐南疆。

  岑笙在屋内转了半天,发现这间屋子被封的死死的,只有一个窗子通向屋外。好像君瑶早就料到一般,窗子也是封的死死的。

  屋内连个利器也没有,倒是那红木雕花的梳妆桌上有个古朴的铜镜。

  岑笙刚想着要将铜镜给摔碎,门却突然开了。

  “姑娘,这是做什么,莫不是想不开吧!”白色的身影闪现,一把夺过岑笙手上的铜镜,一面仔细检查着岑笙,生怕岑笙受了伤。

  岑笙心中一惊,没想到君瑶防自己这么深。一个丫鬟而已,竟也是高手。就冲这丫头刚才冲过来的速度,岑笙感觉这个丫鬟的武功仅仅低于君瑶。

  “奴婢叫楚楚,是将军派来侍候您的。姑娘这大病初愈的实在不适合在外走动,还是多多呆在屋子里歇息吧!”

  岑笙刚踏出屋子半步,便让那楚楚丫鬟给揪了回来。力道之大,简直让岑笙怀疑这楚楚丫鬟的性别。

  还楚楚,这分明就是壮壮!

  “壮壮,哦,不!楚楚,我睡了几个月了,好不容易醒了你们家主子还要这样关着我,也是很不利于我病后恢复的。”

  岑笙挑挑眉,语重心长的对楚楚丫鬟说道。

  “奴婢只是想提醒姑娘,您这样衣衫不整出去怕是······”小丫头抬眸看向岑笙,眸子亮莹莹的,岑笙不禁心一软。

  她低头一看,尴尬的发现自己只穿着白色的里衣。

  岑笙讪讪一笑,唤楚楚过来更衣。她再急着要逃出去找阿紫,也得穿好呀!

  若是自己这样出去,恐怕会被这名风朴实的古代抓去浸猪笼!

  楚楚手很是巧,不一会儿,便给岑笙打理好了。

  岑笙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有些奇怪。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白衣委地。

  这的确是自己!可是······

  自己这一身素的不能再素的衣衫也就算了,这发髻也是最简单的样式,甚至只用了白色的丝带挽着。

  这看起来怎么像是去奔丧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栀香盈袖遇见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