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殇第八章 “交换条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交换条件”

小说:圣殇 作者:羊跑了 更新时间:2017-05-20 09:00 字数:2796

  此刻在花月楼的密室里,有两个身影。

  如果有外人在场时就会发现其中有一个人影正是花月楼的花魁柳芊芊,最让人吃惊的是柳芊芊半跪在对方身前。

  “左使,事情已经安排好了”跪在地上的柳芊芊开口声道。

  “嗯,名单上的人请帖送了没?”

  “已经全部送到了,不过属下有一事不明,请帖上的人大都是越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何要加上那名叫夜岚的男子?”

  对方喃喃一笑“芊芊的好奇心还是这么大,不过此事我也不知,这是主人安排的,我们只负责去做就行,这次主人也会过来,你记得安排妥当下去吧”然后起身走到柳芊芊身边,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是,我这就办”

  夜紫沫和琴逸已经在花月楼转了半天,正准备各自回房时,从远处急匆匆的跑来一位侍女,向两人请安后开口道“两位公子,柳姑娘请两位过去”

  “好,那请姑娘前方带路”两人同时开头言道,听到对方的话又各自相视一笑。

  侍女带他们走到柳芊芊的闺房前,敲了敲门“柳姑娘,人已经带到”

  此刻房门被打开,柳芊芊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两位请,琴也是,许久没来看人家了,是不是把人家给忘了”说着便上前抓着琴逸的胳膊,整个人贴靠在琴逸的身上。

  夜紫沫看着琴逸那阴晴不定的表情,差点乐出声来,声名远播的四公子琴逸原来还有对女人惊惶无措的时候,便转移话题道“芊芊姑娘的闺房,在下可不敢染指”

  对方低头娇羞的笑了笑“夜公子说笑了,芊芊不像其他女子,闺房只是虚名,两人又都是芊芊邀请来的,自然进的”

  夜紫沫对于对方的潇洒倒是挺佩服的,直接迈足进入。琴逸也松开柳芊芊抓着自己的胳膊朝里走了进去。

  闺房的摆放也是极其符合此屋子主人的品味,那花梨木的桌子有一张微黄的素绢,在桌子右角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上搁着几只毛笔,宣纸上是几株含苞待放的菊花,细腻的笔法,似乎在宣示着闺阁的主人也是多愁善感,窗边的瓷盆中栽着一株娇艳的珍珠梅,转过头去,是闺中女儿都有的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靠近竹窗边,卧榻上被粉色的帘子遮住,房间也是极其素雅。

  “小月,下去吩咐厨师上酒菜”然后再看向琴逸夜紫沫两人“两位这边请,我们边吃边聊”

  饭菜上桌后,三人便吃了起来。

  柳芊芊起身为琴逸和夜紫沫各自斟了一杯酒“芊芊在这里先敬夜兄一杯,夜兄能前来也是给了芊芊面子”讲完便一饮而尽,又朝琴逸看去“琴,千言万语都在酒杯中,请”

  夜紫沫和琴逸两人也回敬了对方。

  “琴,这次以武会友你会参加吧”

  琴逸看了眼对方,慢悠悠的开口“芊芊,你知道我从不参加这种形式的比赛”

  对方好像是早料到琴逸会这么说,也不纠结将话题带到夜紫沫这里“夜兄,不如来凑凑热闹”

  夜紫沫此刻用手抵在头下,做沉思状“既然芊芊姑娘这么说了,那我肯定不能让美女失望,去试试玩玩也不错”然后去瞅瞅琴逸“琴兄不如一起陪我玩玩,一个人多没意思”

  “好”

  柳芊芊被这句话刺激的挺大“看来在琴眼里夜兄的话比我有用啊,让芊芊好伤心”

  “芊芊姑娘说笑了,你可是琴兄的红颜知己”

  对方听见夜紫沫这样讲,然后起身坐在琴逸身边,拿手摸了摸琴逸的手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琴总是不主动,老是芊芊主动”

  琴逸被对方这么调侃,只好将椅子朝旁边挪了挪。

  夜紫沫起身将芊芊姑娘一把拽入自己的怀里“芊芊姑娘眼里只有琴兄,难道芊芊姑娘不能做在下的红颜知己”说着还用一双委屈的眼神看着对方“难道芊芊姑娘觉得在下配不上你”

  对方也没料到夜紫沫竟然将自己拉入自己的怀中,这个男人外貌皆都属于上品,特别是那双眼神,在这样下去自己都恐怕陷进去,急忙站了起来“芊芊玩过了,夜兄好手段呀”

  “芊芊姑娘说笑了,玩笑开也开了,玩也玩了,说说正事吧,此次芊芊姑娘找我们来是为了什么”夜紫沫也收起随意的表情,一本正经的讲道。

  柳芊芊看了眼夜紫沫,这个男人早都识破自己的玩笑还能配合至今,要不是自己先停止这场游戏,对方会配合到什么地方,看来自己小瞧了对方“夜岚兄,四公子涟辰白房间发现的血色之翼是公子放在涟府的吧”

  “是”没有任何否定,夜紫沫承认道,虽说自己有故意露出破绽给对方,让寒素放在涟府的东西被发现是自己所放,但对方的办事效率的确也没让自己失望。

  琴逸此时没有说任何话语,只是在一旁看着。

  柳芊芊对于对方如此就承认此事,倒是为之一惊不过也就一瞬,立马恢复到之前表情“夜兄,明知道血色之翼这个东西…….却还敢如此,是已经知道涟辰白是花月楼的人了吧!是有意针对花月楼,还是无意为之”

  “芊芊姑娘说笑了,在下只是初来贵宝地,想要些名气罢了”夜紫沫又夹了一块糕点放在嘴里咀嚼起来。

  “名气?从外表看来夜兄不像是碌碌无为之辈,我想名气这个东西你随手便可得到,你到底是想要什么?”此刻柳芊芊对于对方一副无关紧要的表情已经心生不满。

  夜紫沫起身走到琴逸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为琴兄讨一枚解药,只有花月楼才有的解药”

  琴逸此刻心中已经波涛汹涌起来,自己受制于花月楼的事情,夜兄是如何得知,他将夜色之翼那种害人不浅的东西放在涟府只是为了自己讨要解药。

  “看来夜兄对琴兄还真是不错,不过夜兄认为我会为了一个涟辰白舍弃琴逸”柳芊芊这时已经笑出了声,对方也真是异想天开,四公子之首和四公子之末,这样的买卖自己难道会傻乎乎的去更换。

  听完这句话,琴逸此刻身体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夜紫沫也不气恼,把手放在琴逸的肩膀是似乎是在安慰对方“那如果是整个涟府呢?芊芊姑娘还认为买卖划不来吗?”

  “你…….整个涟府……,你拿一府人的生命来交换一个人,你可真是视人命入草芥,你这个魔鬼”柳芊芊此刻一掌直接拍在桌子上,桌子此刻已经四分五裂。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威胁自己。

  夜紫沫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桌子残骸和美食,心疼不已的讲道“芊芊姑娘,美食是用来吃的怎能如此浪费”然后已迅雷不及掩耳之示来到了柳芊芊的身边,一把抓在对方的脖子上按在了墙角上“芊芊姑娘对于我来说死一个人和死一府人没有任何区别,况且别把自己说的如此高尚,死在你手上的草芥也大有人在,若不是涟府还对你们有用,你岂会邀约我来此进行谈判呢?收起你那虚伪的表情,不然我担心我会忍不住在这杀了你”然后便松开了手。

  柳芊芊被对方刚才掐的差点喘不过气来“你…你….敢?”声音是颤抖不已的,刚才对方竟然能在自己眼下近身而且自己毫无还手之力,此刻也是冷汗直冒。

  “哦?难道芊芊姑娘想试试”夜紫沫不知从哪拿出的一丝金线在手上把玩了起来。

  “这件事,我需要请示,结果在明日以武会友大赛开始前给你答复”柳芊芊赶忙转移话题道。

  夜紫沫此刻拉起琴逸向外走去,走到一半又回过头说道“希望芊芊姑娘不要让我等太久,我这个人最没有耐心了”讲完还哈哈哈大笑的走了出去。

  柳芊芊此刻已经瘫痪在桌上,自己刚只是奉命拿涟辰白的事情去试探试探对方,哪知对方却摆了自己一道,要赶紧汇报结果。便起身向密室走去。

  密室之人听闻后,只是点了点头。

  在越州城的一个地方,有一名男子收到一封书信,看了书信后朝窗户外看去,看来要立即动身前往花月楼了,之前计划明日再去的情况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打败了,便拿起桌上摆着的胭脂水粉往房间外走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圣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