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有喜:公主不吃素第047章 皎月情绵绵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47章 皎月情绵绵

小说:侯爷有喜:公主不吃素 作者:左柚 更新时间:2017-04-21 19:00 字数:1833

  “……”

  罗卿不知道该给江赋摆出一个什么表情比较好。

  偏偏江赋心情很愉悦似的,许是喝了些酒,行为举止不受大脑操控。

  江赋慢吞吞地脱下了外衫,又慢吞吞地整个蒙住了罗卿的脑袋。

  江赋身形颀长,脱下了外衫,只剩一件中衣包裹着的身躯精瘦,线条很是漂亮,在月光的照耀下挺拔如苍松翠柏。

  罗卿险些被突然呼过来的外衫闷死,挣扎着把外衫从头上扯下来,披在了身上,闻着还沾有江赋体温的冷然香气,只觉心中空空的那一块被填满了,很充实。

  接下来,江赋竟一拢衣袍,并排和罗卿坐在了台阶上。

  罗卿望了江赋许久,才得出了一个结论,

  “侯爷,你醉了。”

  也许只有喝醉了才能解释有洁癖的淮阳侯大人能不管不顾把衣袍整洁举止仪态这些个东西全扔到了脑后。

  江赋坐得笔直,转头看向罗卿,

  “我没醉。”

  罗卿额头冒下三条黑线,

  “自古以来就没有喝醉了的人会承认他喝醉了的。”

  其实这么看来,江赋的脸色正常的很,眉眼一片清明,脸颊上也没有醉后的酡红,说话也是吐字清晰,有条有理,但举手投足之间就是透着那么一股不对劲。

  罗卿叹了口气,想着江赋身上的伤口准是裂开了,便好言好语劝着,

  “侯爷,天晚了,别在这坐着了,回屋吧。”

  江赋微微垂头,墨发遮挡住了他的脸,隔了很久,他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彼岸传来,模糊且不太清晰,

  “我不回去。”

  话音刚落,就听见了金无量急匆匆的脚步声,还伴着一声高亢的呼喊,

  “侯爷,您可总算是回来了。”

  那语气就像是等了千八百年才等来皇帝宠幸的妃子一样,手里提着一件外衫就往江赋身上披去,

  “外头凉,铜钱已经备好了热茶在屋里头等着了。”

  江赋安安静静地坐在了台阶上,任金无量在他耳边呼来喊去,依旧脊背挺得笔直,坐姿十分端庄,不为所动。

  金无量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罗卿。

  罗卿耸耸肩 ,表示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江赋紧了紧身上的外衫,喃喃自语道,

  “真烦啊。”

  不光金无量莫名其妙,罗卿也被江赋搞得摸不着头脑,他在烦些个什么?

  就在金无量与罗卿二人大眼瞪小眼之时,江赋兀自站起了身,不再搭理二人,率先朝府里头走去了。

  罗卿抽了抽嘴角。

  侯爷的心思你永远都别猜。

  虽然已是深夜,江赋的房间里依旧灯火通明。

  所有人都被他胸口的那一大滩血迹吓到,一时间,侯府里鸡飞狗跳。

  下人们端水的端水,请大夫的请大夫,刹那间,整个侯府的火烛差不多全被点亮了。

  罗卿发现自己有些多余,名义上是侯爷的贴身侍女,实际上不知给江赋惹了多少事。这么想着,罗卿心中不由得有些苦涩,裹紧了江赋递给她的外衫,蜷着腿坐到了江赋卧房门口前的台阶上。

  还没坐一会,就看见金无量匆匆忙忙地走到了罗卿面前,低声说道,

  “宋罗,侯爷找你。”

  这下轮到罗卿惊讶了,他不好好地被大夫守着治伤口,叫她进去干什么。然而,主命难违,罗卿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就走了进去。

  江赋被下人们团团围住,望着那一双双或担忧或敬畏的眼神,江赋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是啊,缺了那一双会恶狠狠瞪他的眼。

  一想到罗卿,江赋的心里头就有些躁动。困乏了一天的心总算在此时稍稍得到了些许安慰。在宫里呆了一天,那些阿谀奉承的话听得他耳朵都磨出了茧子,看着那一张张虚伪的嘴脸,江赋心里头更是没来由地一阵烦闷,尽管烦闷,也还是要耐着性子说些场面话。到了晚宴,又要听着群臣贺寿,那些老套俗气没有一丝新意的词汇。等到宴席开始,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唯有他江赋,一个人坐在一旁喝闷酒。

  宴席很热闹,他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冷清凄然的情绪莫名爬上了心头。

  手里的酒盏自然就没有了准头,一杯接着一杯。

  等到宴席结束,江赋几乎是第一时间冲上了马车,心里空空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半个多时辰的颠簸,马车停下,江赋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侯府门口那个瑟缩的人影。刹那间,原本空落落的心瞬间就被填满,没有一丝缝隙。

  江赋躺在床上,胸前已经被大夫换上了一层崭新的纱布。

  他转过头,目光灼灼地望着推门而入的人。

  罗卿抬头,一下就撞上了那人炽热的目光。

  罗卿被吓了一跳,觉得脸颊上莫名就有些烧。

  什么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在众人的注视下,罗卿也不好停在门口什么都不做,只能在江赋火辣辣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地走近。

  金无量咳了一声,众人识趣地退下。

  罗卿理了理衣角,坐在了床边,抿了抿唇,说道,

  “侯爷叫我这是有什么事?”

  江赋眸中视线热度不减,

  “我要夸你。”

  罗卿的嘴角有些抽搐,不,我不需要你夸我。

  江赋语气淡淡的,但嘴角却挂着笑容,

  “虎皮,晋王大悦。”

  罗卿这才听明白,原来是自己给江赋提的建议有效果了啊。

  罗卿微微笑道,

  “这都是侯爷的功劳,若不是侯爷英明神武胆识过人身手不凡怎么能谋得虎皮使晋王龙颜大悦呢?”

  江赋冷哼一声,

  “你真是会说话。”

左柚 说:撒娇卖萌的小静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侯爷有喜:公主不吃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