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牙婆第四章 魏大花和魏秀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魏大花和魏秀才

小说:重生之最强牙婆 作者:栀雨沐风 更新时间:2017-01-04 12:05 字数:3230

  魏紫刚穿越到这个家庭的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魏大花也姓魏,为了查出事情的真相,她难免就向人探听。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后来把她卖掉的孙二娘。

  说来,孙二娘长得一副宽厚善良的样子,嘴却暴露了她面甜心苦的真实性格,只魏紫到底没经历过太多事情,还是傻傻的相信了她。

  原来魏秀才幼年丧母,是他爹把他一手带大。拼命赚钱供他读书做人,魏秀才却也争气,小小年纪便得中秀才。一时间风光无两,这三间大瓦房就是那时候乡人们为讨好魏秀才,一砖一瓦亲自搭建的。

  却说魏大花,她本是一个孤女。小小年纪就因水患而随逃难的乡邻们一起来到了晋阳城,她父母早就不在人世,也记不住自己姓甚名谁,好赖也只想起幼年有人称她大花。

  魏老爹见她实在可怜,又想着添一双筷子也花费不了不少,就带她回了家,让她从此姓魏,彼时魏秀才才刚刚开始读书。

  魏大花虽貌不惊人,但胜在勤快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她自知自己不算聪明,但却愿意听魏秀才的话,由他做决定。随着两人不断长大,魏大花总难免对这个长相俊美,气质文雅,头脑又聪明的哥哥心生爱慕。

  恰逢魏秀才中举,媒婆们几乎要把魏家的门槛踏破,所说的都是附近出了名美貌,家世也算得上不错的小姐们。魏大花不免心中自卑,把心事更深深的藏了起来。

  有天,魏秀才在院子里叫住了将要出门的魏大花,含笑看着她“花娘,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魏大花诧异的瞥了他一眼,又深深的低下了头,失落的说“这附近能有哪个待字闺中的姑娘不愿意嫁给你呢?我要出去买菜了,哥哥莫要戏耍我了。”

  魏秀才轻轻走过来,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这附近的姑娘愿意嫁我又与我何干?你出去买菜了,我又能娶谁呢?”

  魏大花轻轻咽了口口水,只觉得本来就听不懂魏秀才咬文嚼字,现在就更听不懂了,脑子里边一片混沌,张口结舌,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魏秀才见她脸色涨红,目光呆滞,就轻轻笑了一声。也不再等她说话,拉住她的手就往魏老爹房里走去。

  魏大花偷偷瞅了一眼魏秀才俊美温润的侧颜,害羞的低下了头,却没有挣开魏秀才的手。她平时再强悍再泼辣,也有百炼钢化绕指柔的时候。到底还是心中藏了期盼,哪怕只有一丝机会,她也舍不得放弃。

  魏老爹见他俩手牵手进来,并没有像魏大花所想的那样大发雷霆。他只是皱了皱眉,然后以一种魏大花看不透的深沉紧盯着魏秀才“你真的想好了吗?”

  “花娘贤惠端庄,又善解人意。孩儿与她一起长大,最是了解她的秉性不过了。”被魏老爹紧盯着,魏秀才仍是从容的说“孩儿一直认为花娘当是良配,请爹成全。”

  “罢了。”魏老爹摆了摆手,颇有些意兴阑珊“总是你自己选的,花娘很好,我没什么意见。只不过她没有娘家,选个日子成亲也就算了,不必太麻烦。”

  “这您不必管了。”魏秀才却轻轻摇了摇头,坚定的说“花娘既然嫁给我,总不能让她这样委屈。我给不了她凤冠霞帔,也得让她能风风光光的嫁给我。”

  “你还只不过是一个秀才,还想什么风风光光?”魏老爹瞥了他一眼,撇撇嘴“反正你也不会听我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直到嫁给魏秀才,魏大花都像是活在梦境中一样。他请了自己的老师来做傧相,成亲时还大摆宴席,虽然都不是什么值钱的菜,但对于他们本身的情况来说,魏秀才都是尽了全力。这对一个没有娘家,孤苦伶仃的姑娘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婚后仅仅一年,魏大花就为魏秀才生了一个女儿。魏老爹的身体已经不是很好,只来得及看孙女一眼就撒手人寰。

  魏老爹一死,魏秀才就三年不能再往上考。本来这对于他也没什么,只是背负着养家糊口的责任,他就不能只顾念书了。可他平时身体并不是很好,强撑着去给人做苦力,竟累坏了身子。十年来都得靠魏大花的照料才能够解决生理问题。

  他本是自尊心极强的人,岂能容许自己成为妻女的拖累,偷偷藏下一把汤匙,趁妻女不注意,就悄悄打磨。

  可魏大花与他同床共枕,焉能发现不了?

  魏大花爱慕他这么多年,即使他缠绵病榻,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发现快磨得锋利的汤匙时,她第一次打了魏秀才一巴掌,还对他破口大骂。

  “你要死干脆把我们娘俩都带了去吧!反正你也不担心我们以后受欺负,我在外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你死我也不活了!”

  魏秀才这才强撑着活到了现在。

  魏紫出去后,魏大花不由一屁股坐在魏秀才身旁,瞪了他一眼“你干嘛同意让她当牙婆啊,本来脑子就不很好使,她想卖人家,不反被人家卖了才怪呢!”

  魏秀才干笑了两声,心虚的说“我一看青青可怜巴巴的那小样,哪里还忍心拒绝她?再说了,花娘你不是找到办法控制她了么?”

  “难讲。”魏大花脸上浮起了一丝担忧“你说青青这丫头到底像谁?我不让她出去,她就能换上你以前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跑出去。我就怕我们控制不了她了,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情…”

  魏秀才偷偷缩了缩脖子,魏紫身上那套衣服是他给的,这可不能让魏大花知道。

  “花娘,我们不能控制她一辈子的。”魏秀才轻轻握住魏大花的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别担心,我们青青是长大了。别说她只想当一个牙婆,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我们不也得给她搬梯子么?反正你都已经给她限制了,若是她真能凭自己的能力当成牙婆,那也未必一定不是好事。”

  “不限制她,我也没钱给她。”虽是这么说着,但魏大花眼中的忧虑已经轻了不少,她反握住魏秀才“我才不管她,她想怎样就怎样。但你可得把病治好,能陪我一世的除了你之外没有别人了。青青也不行,她是要嫁人的。”

  魏秀才看着魏大花的眼神异常柔和,他虽然早就不像以前一样是个美男子,但魏大花却对他一如既往死心塌地。他嗓子里哽了哽,才用枯瘦的手摩挲了一下魏大花的脸“好。”

  魏紫听到这里吐了吐舌头,她锤了锤已经蹲麻的腿,蹑手蹑脚的走了回去。

  谁知刚坐到床上,门就被推开了。

  魏大花气势汹汹的盯着魏紫“小兔崽子!你瞧瞧你干的好事!”

  魏紫一阵心虚,以为刚才偷听的事情被发现了,就低声说“我不是故意的。”

  “你还不是故意的?你说我让你去拿药,这么点事都办不好,你这是拿了多少来?我们储存不好,药效就流失了,不然你当我为什么每天都要去抓药?”魏大花拍了拍桌子,把本来就不结实的桌子拍的咣咣作响“还有,我才给你买那么点药的钱,你这抓回来的药多了一倍!钱是从哪里来的?”

  魏紫顿时有点语塞,心虚的瞅了魏大花一眼,还是决定瞒下一部分事实真相“我去医馆时,谢家小姐就在那里。她跟我说爹的病加大剂量会更好,多出这些也只收一份的钱,所以还是用的你给我这一些。”

  “谢家小姐可真是个好人。”魏大花转怒为喜,满意的看了魏紫一眼“其实这件事情算是在占谢家的便宜了,我总觉得不大好。这样吧,以后每天还是你去买药,不然我怕我去了,他们就不肯承认了。”

  魏紫闻言顿时颇感无奈,她本来还对魏大花肃然起敬,以为她觉得占医馆便宜不好,没想到只是觉得她自己亲自去占便宜不好。

  魏紫面上看起来十分不情愿,心里却忍不住偷偷乐开了花‘得亏刚才没跟娘说,可以一月一交钱的事,这样我就可以偷偷先挪用本钱,完成我的创业大计了!’

  “娘,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呀?”魏紫疑惑的看着魏大花“我才刚回来没多长时间,您就推门进来了,我还当您得在外边多呆一段时间呢!”

  “今天去陈家那个时间,我平时都跑了三四家,想来其他牙婆应该也跑遍了,所以干脆明天再去的早点。”魏大花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左右我也知道管不了你,不如跟你说说。当牙婆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小小年纪去,她们都未必能信你。”

  魏紫心中微微一暖,知道魏大花是放不下她,只不过口硬心软“都是开头难,做起来也就好了,娘别担心我。”

  “我才不担心你呢!”魏大花恶声恶气的扣了扣桌子,瞪她一眼就走了出去“你自己掂量着来,相貌比你卖的人还要好,我真怕你惹祸上身。出去时打扮的丑一点,别卖不了人反被人给卖掉了。”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推门离开了。

  魏紫定定的看着桌子上魏大花偷偷留下的荷包,伸出手去把它打开了。里边是些碎碎的银角子,但没有一个铜钱,也不知道魏大花是攒了多久才攒出这一些。魏大花没学过绣花,这个荷包在擅长刺绣的魏紫眼中无疑是丑的,却也是最美的,最富含感情的。

  她系上荷包,双手捧着,把它贴在自己的心脏位置。魏紫眼神坚定,心中暗暗起誓,这辈子一定要让爹娘都过上好日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之最强牙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