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乌云刀008酒香情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8酒香情浓

小说:雪花乌云刀 作者:静漫天下 更新时间:2017-01-06 14:33 字数:3949

一道乌黑的光洗去了剑光的闪烁,八个黑衣人已经倒下了,双刀客依然闭着双眼,李天男站在胖子的面前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风静雪白,树上的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慢慢的脱落,树干上的冰噼噼啪啪的开裂,双刀客睁开了眼睛,却惊异的发现他自己还活着,上下打量着自己,摸摸鼻子摸摸眼睛,又摸摸心脏。看着倒下的黑衣人形成一个圆形。

“哈哈,我还活着……”

双刀客为自己走到鬼门关回来了而惊喜,惊喜的忘却了身边还有活人,一夜追随,几个小时的搏斗,他累了。

当双刀客平静下来的时候,小菲菲已经拿着双刀客的两把刀走到了双刀客的面前,刀锋锋利无比,日光之下顿显寒气。 “你当然还活着啦,这是你的刀吧?”

小菲菲看着胖胖的双刀客,可爱的笑了笑道。

双刀客看着小菲菲,不知道这个女孩子什么时候出现的,其实就当李天男把那把黑衣人搞定的时候,小菲菲随后就施展轻功跑了出来,她看着李天男动也不动的像个木偶人,就自己捡起双刀客的那两把刀走了过去,因为小菲菲觉得胖乎乎的双刀客不是什么坏人。

双刀客接过刀,李天男依然站着,此时的他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太多的记忆,太多五年前的记忆,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初出江湖的年轻人,很多事都不懂,在穷途末路之际,相识了眼前的胖子,是他给予了他生活上的支持和帮助,如果不是这位大哥他李天男也许就会死在荒山野地了……

五年后他的大哥就站在他的面前,可是他真的看不到,结拜的大哥情同父子,如果让大哥知道自己的眼睛失明了,大哥一定会非常的担心。

李天男心中的往事,以及大哥对他的细心和照顾,他莫生难忘,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刀,手上的青筋都出来了,他多么想叫一声大哥。

双刀客接刀之际,看到小菲菲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忘记了刚才恶斗的疲惫,迅速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个风度翩翩,儒雅大方的白衣男人,手里握着一把刀,一把黑色刀,他激动万千,热血沸腾,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大步向前。

“瘦了,瘦了,我的好兄弟!”此时的双刀客已经抱住了李天男。

李天男的手终于松开了那把刀,也只有见到这位哥哥时才会松下,闯荡江湖的岁月里能让他松刀的人真是寥寥无几,甚至和她曾经有过一些情感的女人们,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大哥!”

一声大哥,似乎叫出了他五年的压抑,响彻山间,顿时雪崩森林,雪如瀑布一样滚下了路边的山沟。李天男的泪水从眼睛中夺眶而出,两个兄弟紧紧的抱着。

“哈哈,好兄弟又犯傻了,流鼻涕了!”

双刀客双手放在李天男的肩膀上,那双厚厚的大手似乎能把李天男所有的回忆都能激发出来,只是有些情感不是男人之间能够解决的。

李天男手放在刀上,一把黑色的刀又握在了他的手里,天地恢复了平静,一切如常。小菲菲似懂非懂的看着两个大人,很自然走到了李天男的左手边,李天男拉住了她。

“大哥,你怎么会给这帮人交上手,不好好的守你的小店?”

李天男恢复平静后,冷漠的话语已经不再。

“哈哈,说来话长,回去,回去说!”

豪爽而耿直的胖子,双刀客,他就是“迎客来”的小店主耿忠,憨厚的体态里内心是无比的善良,李天男初出江湖的时候曾经以性命挽救李天男,生死之交的兄弟,肝胆相照。

“大哥,听你的!”

李天男在耿忠大哥的面前,一切都以大哥说的是,他知道耿大哥永远不会伤害他,有时候耿大哥宁愿伤害自己都不愿他这个弟弟受到伤害,虽然这位大哥有些粗鲁。

“你的眼睛怎么了?”

就当李天男抬起脚步的时候,碰着一个人的尸体一脚踩空,迅速的调整自己的时候,耿忠大哥已经看到了,并且是那么仔细,焦急的问道。

“哥哥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了。”小菲菲被李天男牵着小手却突然的道。

虽然李天男有意识的碰了小菲菲一下,告诉她不要说,可是孩子毕竟是天真的。

“没什么,小孩子乱说的!”李天男在小菲菲的话音落下来之后就接了上去,脸上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表情,因为他在大哥面前从来没有说过谎。

这些耿忠什么都没有看到,因为他更注意小菲菲说的话,“哥哥”,本来他看着这个小女孩子给某个人很熟悉,如今却又叫李天男哥哥,他有点蒙,摸摸自己的头,似乎觉得被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忽悠呢。

“哈哈,你们两个真以为我傻呀,娃儿,她真是你哥哥?”

耿忠低着头问道。

“是呀,不是我哥哥,我叫他哥哥干嘛呀?还有我叫菲菲,我有名字。”小菲菲道。

李天男想去说些什么,不过听到小菲菲都说了,也不想让这位小女孩子不舒服。

“大哥,他的确是我妹妹,菲菲快叫大哥!”李天男拉着小菲菲的手道。

小菲菲跟着李天男叫了耿忠一个大哥,耿忠无限的乐着,不过在他心里真的不知道这位李天男兄弟,五年后竟然多了一个妹妹,因为他太了解李天男的过去了,只是他永远不知道李天男想什么,想的东西也是他无法理解的。

马车已经启动了,胖大哥知道李天男的眼睛不好,自动充当了马夫,也许是路上的孤独和寂寞吧,耿忠看李天男不说话,主动在前面讲着发生的一切。

阳光照射着马车,马车里两个人在听着如弥勒佛一样开心的男人讲着一夜发生的故事,忘却了生死间的那些故事,因为现在他想见的人已经在马车里,虽然眼睛不好使,但是一切都好好的。

李天男听着耿忠的叙述,原来那帮人走到了耿忠大哥的小店“迎客来”,也许是天气冷,多喝点酒,酒多总是误事的,把暗杀乌云刀的行径说漏了嘴,可是耿忠听到乌云刀这个字眼立马就警觉了起来,越听越觉的不对劲,看着他们这些黑衣人急匆匆的走了,也顾不得收拾一路跟来,唯恐真的是自己的兄弟。

不过耿忠开店的手艺的确了得,武功只能说一般,如果真面对高手那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只是担心自己的兄弟,也忘却了自己。后来被发现后就是一场恶斗,还好这帮鼠辈功夫平平,只是设埋伏,陷阱,让李天男死于非命。

阳光从马车的风窗射了进来,打在李天男的刀上却反射不出一点光芒,这把刀似乎生性就是吞没光明属于黑暗的。

耿忠一路上有无限的话说不完,而李天男似乎没有话了,也许离开的时间久了,也许内心太多的情感是属于女人的,他不知道该怎样给他的大哥诉说内心情感的经历,因为那是人性的隐私,更是他李天男永远不愿说的情伤。

“迎客来”三个字已经浮现在马车前方,那是李天男十年前写的,经历了太多的风吹雨晒,虽然招牌已经破旧了,但是那三个雄劲有力的字体尽显一个人的傲骨,也为耿忠的小店带来了更多的生意。

“孝儿他妈,天男兄弟回来了!”

车还没有停,耿忠已经在尽是客人的小店里喊了起来,声音犹如龙吟,仿佛把小店里的人都吓走完他也不在乎,因为他在乎的只有他的兄弟。

女人边解下围裙,边用自己的手绢擦着手,一路小跑了出来,那双眼睛里晶莹的发出光来,而这种光似乎带有泪水,一种多年期盼的等待,朴实的外表下尽显慈母般的魅力,看到李天男僵硬的停了下来。

“大嫂!”

当耿忠声音刚落的时候,李天男和小菲菲已经下了车,他听到大嫂那熟悉的脚步声,心中不由得喊了声大嫂。

“天男,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大嫂的眼睛却盯在了小菲菲的身上,想要说些什么,耿忠给她递了个眼色,她没有说下去。

大嫂一个女性的本能去抱小菲菲,脸上却露出无比喜悦的笑容,那笑容比吃了蜜还甜,犹如一朵初放的康乃馨。

四个人走进店的时候,吃饭的客人都疑惑的看着,他们都是赶路的人,也是漂泊的人,看到这种团圆的画面,都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浪迹天涯的游客都渴望着重聚的时刻,偏偏又不得已上路。

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跑了出来,看着娘亲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看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叔叔,还没来及说话,已经被娘亲牵着手往屋子里走,他就是耿忠的独子耿孝。

红日西斜,一片色彩斑斓的晚霞呈现在人的眼帘,瞬间消失在天际。

“迎客来”小店门前挂着谢客招牌已经早早的关门,而店内一间客厅里已经坐着两个人,烛光通明,桌子上放着一瓶窖藏了很久的杜康酒,两只杯子已经倒满了酒,还有几碟上等的好菜。

单看那菜中的土豆丝犹如绣花针一样细,更可贵的是找不出一丝异样的,刀法精绝,几碟小菜五颜六色配合的,看上去是艺术,闻起来那是享受。

小菲菲和孝儿在地上的一个角落里玩耍着属于他们小孩子的游戏,玩的也是乐此不彼。

“你们两个大男人,吃饭呀!”

大嫂端着一瓦罐汤走了过来,一句话似乎打破了什么,她带着两个小孩子走出了客厅。

月明星稀,风入寒窗,酒入怀,瓦罐上的热气慢慢的散去,留下无尽异香,还是五年前的味道,从没有变过。

“五年,五年了,哈哈哈,你想的哥哥好苦啊!”

耿大哥一杯酒已经入肚,两个人此时已经有些晕乎乎了,酒醉三分人无虑,心中的话反而没阻力。

“大哥,我……”李天男没说下去,一杯酒也喝了下去,似乎有着万千的无奈,他怎能够去说。

“长大了,就不想哥哥了,哈哈,你可知道五年前血雨腥风之后,我和你大嫂有多担心你,都以为你死了,可是就是找不到你的尸体,我们一直相信你活着,本来我和你大嫂要走的,可是想想如果你活着你一定会回来,所以几经风雨我们依然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

耿忠说到这,心中有些埋怨,埋怨他李天男为什么活着那么晚不来找他们,可是看到兄弟好好的,一杯酒又下肚了。

“大哥,我对不起您!”

李天男拿起酒坛要喝下去,被耿忠一把手按住了,李天男虽然有劲力去争夺,可是眼前是他敬重的大哥,他不敢去做。

“哈哈,能喝了是吧,大哥陪你一起喝,喝个痛痛快快!”

耿忠本就是个直爽的人,把酒杯扔到了一边,换成了碗,浓香酒气弥漫着屋子,也弥漫着李天男的心情,没有任何人打搅他们,原有的月光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烛光微暗,即将燃尽最后一滴蜡油,耿忠已经打着呼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李天男却躺在木地板之上,盲目的目视天花板,一双眼睛里有着无限的愧疚,也有着无限的伤感,愧疚的是自己逃离不顾大哥的感受,伤感的是自己真的是情不得已!

烛灭夜寂,一股阴风从窗外而至,李天男指尖一点已经站了起来,飞镖,已经破窗而来,不带一点风声,不折不扣的朝李天男的印堂打来。

夜不再是夜,而是活人和死人的决斗,睁眼闭眼之间又不知道谁要送走谁,很多的时候是自己送走了自己。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没死就已经死了,又不知道自己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雪花乌云刀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