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孤月第二章 天下征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天下征伐

小说:夜雨孤月 作者:猫柒爷 更新时间:2016-12-18 16:37 字数:2546

  天大亮了,咕咕的鸟叫自远方传来,小小的乡村,唯有的只是一段段残存的土墙,什么都没有了。曾经在这里居住的人们,也许已经逃难去了,是啊,大秦的铁骑,这样的村庄只是一片尘埃罢了。那雄伟的关隘,在那隆隆的马蹄声中,亦是瑟瑟发抖。

   白衣大叔仰望的天空,思绪却不在这里。云月有些奇怪,大叔究竟在看什么呢?只是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与母亲,心中不由得一阵伤心。为何自己的父亲会狠心抛弃母亲与自己,母亲大人现在又在何处忍饥挨饿。小女孩的心思中,现在尚没有死亡这个概念。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亲,恐怕已经逝去,已经与她天人两隔。只是小孩子的心中,还在憧憬着,与双亲在一起的日子。

   “吃饱了吗?”大叔一脸柔情的看着。如果此时他昔日的部下看到大叔此时的样子,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难道那传说中的杀神也会关心一个小女孩吗?小女孩此时不知道,大叔手中那不起眼的剑,就是曾经威震天下的“杀神之剑”。

   “嗯嗯。”声音小的可怜,是啊,无依无靠的她,还不适应现在的状况。

   “呐……”

   “怎么了?孩子,有什么事情说吧。”大叔笑着说。

   “我们可以去找我的母亲吗?今早上我特意留了些肉粥,能不能给我母亲大人喝呢?”小孩子的心思还是那么单纯。

  “好孩子,走吧。我带你去找你的母亲。”大叔眼中强忍着泪水,只是孩子没有注意到。

  就这样,一行两人上路了,一大一小两行脚印,渐渐地向远方延伸……

  远在千里之外,一座孤零零的城池显得那么破败,但是,谁又知道,这里曾经是齐国最为繁华的城池。而现在,这座城池,尸横遍地,原因无他,因为在一个月前,这座齐国伟大的城池被攻破了,屠杀整整进行了三天三夜,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多年后,后人也将不会再记得这里曾经的繁荣昌盛。

  瓦砾下,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嘴里啃着不知道从哪里捕捉到的老鼠,眼睛里满含着泪水却没有流下,仇恨的眼光似乎要把天看穿,终于,他忍不住了,低声哭泣。

  他还记得,那天,母亲亲自带他来到一户农舍,这里是他小时候居住的地方,房舍里面有一口地窖,“孩子,你是大齐的子民,你父亲是这座城池的守护将军,今日是最后一战。从今日起,你改名叫齐思,孩子,母亲将会和你的父亲一起去另外一个地方,你要好好活着,记住,你永远都是你父亲的骄傲。”

  他记得,母亲走了,走得很匆忙,走得很决绝,似乎害怕什么。他哭着质问母亲为什么不和他一起躲进地窖,母亲并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离开了。他知道,这一次,是他和母亲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面,从此天人永隔,他将独自一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啃完了也哭完了,擦了擦脏兮兮的手,身为将军之子的他,何曾受过这等委屈,出门逛街的时候,百姓们看过来永远都是尊敬的眼光,可是,这些熟悉的面孔,已经模糊不清,曾经活生生的躯体,被撕碎、踏裂,被火焚,被畜生分食。他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宁愿城破之时死的是他,有的时候活下去需要的勇气要远远大于求死之心。

  起身了,他就要离开了,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能到哪里呢?地窖中还有一点散碎的金银和一些钱币,这是秦国的钱币,事实上,早在几个月前,他的父亲,这座城市的守护将军,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这位手握利剑的将军,亲自把农舍的地窖翻修了一下,备好了干粮,这些干粮,足够两个人吃上十天。这位将军,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他知道,自己最终会战死于沙场,这是军人最高荣誉,也是他对百姓的承诺。齐思还记得,父亲望着他瘦小的身影,低头不语,什么话也没有对他说,母亲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拍掉了身上的泥土,齐思背起了父亲为他准备了的行囊,往西而去,他知道,大军已经往东去了,他不知道的是,他踏上的这条路,还会发生什么。这一个月眼中所见,已经让他学会了坚强,该流的泪已经流完,三日的屠杀,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一切的一切,都会还回去,路虽然坎坷,但是已经挡不住他坚强的步伐。

  咸阳城内,一座座高大威严的建筑有序坐落在这个都城之上,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年的心血才有了现在都城的繁华。

  一个花亭之中,一位翩翩白衣公子安静地坐在亭内,仿佛天外来人,全身散发着独特的气息。

  “公子,这是微臣的孙儿李瀚,请公子指点。”一个老人微微躬身,一股威严的气势含而不发,而那位白衣公子浑然不觉。

  “李瀚,浩瀚无垠,确实是好名字”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望着站在老人身后的孩子。

  孩子虽然年龄很小,但是却并不畏惧这位陌生的公子,面容上带着丝丝微笑,眼神清澈明亮,双手一抬轻轻施礼,“小子李瀚见过公子”。

  “起来吧,年纪虽小,在都城之中可是颇负盛名,李斯,你这孙儿可是要比你强多了。”白衣公子微微一笑说到。

  “公子谬赞了。”

  “谬赞?李斯,你这人是极好名利,当初你离开了你的师父来到我大秦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但是你这孙儿,年龄不大,却很有自己的想法,也许,在将来天下之间,也会有你孙儿的一番大作为。比起你,他会是一位让天下百姓真正敬仰的英雄。”

  “谢公子夸奖。”

  “李瀚小友,今日留下三简我对天下大势的策论,希望你我将来会有缘纵横天下。”说罢,不等向老人告辞,自己轻轻走出亭子,一切都是那么风轻云淡,一切都是那么得自然,仿佛天地之间再没有能够影响到他似的。

  李瀚苦笑一声,他虽然只是十来岁的孩子,但是依然懂得了许多人终身无法接触到的东西,虽然不耻自己祖父大人的一些做法,但是却深深埋藏在了自己的心里。没想到的是,自己在都城的所作所为,却是看在了这位天下第一公子的眼里,不禁有些无奈。

  李斯并没有再去看那位离开的客人,对于他而言,只要不影响自己的荣华富贵和尊贵地位就可以了,他不在乎这位公子是怎么想的,因为这个帝国的掌权人,还不是他。

  李瀚看着自己的祖父,知道他此时在想着什么,也知道自己的祖父和那位公子之间的不和。他知道他们两个人想要的东西不同,这种冲突是不可调和的。李家虽然在祖父的经营下,成为了帝国的一大家族,事实上,也只有他看到了这繁盛的景象下隐藏的危机。

  天家无情!!

  叹了口气,李瀚不再想其他,这些话即使说出来,在骄傲的李家和一门心思想要尊贵地位的祖父面前,又有什么用呢?

  白衣公子走出了这座庭院,望了望这看似威严的大门,微微一笑。李斯啊李斯,你还是没有看懂,我的父亲又岂能容忍自己的臣子威胁到他,你的权势越大,你的地位越高,你就会越危险。

  李瀚,这个孩子却是有意思,整个李家唯有这个孩子最为清醒,也许正是这孩子纯真的心思,没有蒙蔽他的眼睛。

  新的时代征战,已然拉开了帷幕。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夜雨孤月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