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往生番外 凤凰泪(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番外 凤凰泪(三)

小说:菩提往生 作者:长乐未央 更新时间:2016-12-30 19:28 字数:2660

  他以为,奉行在她身边,会将一向肆意而为的她照顾得很好,因为奉行是他认识她之前就侍奉在她身边的人,至少会有一个真心对她的人在她身旁。但是渐渐地,他发现她有些变了,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明白。

  偶尔他会偷偷的去探望她,知晓她过得很好,他便安心。但是他却知道,她一个人在那里,一定很寂寞。五族征战,只为一争天下之主的位子,为此虽然水沼泽里各族的青年才俊皆修习于此,魔族却是不受人待见的,且她一向随着性子做事,不知诸般规矩礼仪,他知道那些精于规矩的神族女子定不喜她,可是后来与她谈及此事,她却回答得云淡风轻:“理她们作甚?我才不屑与她们为伍。”是的,有奉行陪伴在她身边,除了这些,她似乎过得很开心。且他一向懂她,她不擅女子之事,倒像个男子,成天的喜欢舞刀弄棒,打打杀杀的,他却很心疼,多年来在外血腥的历练,让她染上了太重的戾气。她的身边,有太多想害她的人,她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她给自己的心,筑起了坚不可摧的城墙,他走不进去。

  后来,他知晓她交了几个真心朋友,在碧海苍灵认识的东华,成天吊儿郎当的折颜,一身正气的白止,还有,那个走进她心里的人——父神之子,墨渊。

  他和她之间一直都有联系,他的心她不明白,她的心她却看得明白,她只将他当做她的亲人,她的弟弟,在她心里,也许他和奉行没什么两样,他们都是她重要的人,却不是珍藏在心里最爱的人。

  他了解她在水沼泽的一切,她和墨渊同桌,朝夕相处,向来性子极淡的她,却对墨渊另眼相看。他们一起修习,一起游历,甚至她还让墨渊和他一起讨论魔族军情,她那样信任墨渊。东华是她至交好友,也是结拜的义兄,去看望她的时候他恰巧见过东华几面,他知道东华不会害她,因为很多地方,东华与她一样感同身受。这个东华,非神非魔,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却难得真心待她。她将感情看得极重,有的时候却看不明白,他却看得懂,墨渊在她心里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分量,他知道墨渊很优秀,天底下没有几个人配得上她,他自己也配不上,但若是墨渊的话,倒很是般配。但是他怕她离开他之后,他又是独自一人了。

   待有一天他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明心意,找了个月亮很好的晚上跑去水沼泽找她,将她从被窝里拽出来问她:“你能与我一起吗?这样你也不用做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我也能照顾你,你愿意不愿意?”

   她却睡得迷迷糊糊的,晕乎乎的问他:“哦,你要和我结拜啊?”

  他脸黑了。

  她却还是自顾自的说道:“你呢,也就小我万把岁而已,多的不用,以后见到我要脆生生的叫我句姐姐。”

  以前他从来都是叫她的名字,如今,却要叫姐姐了。

  他感觉得到附近有人来了,没想到竟是墨渊。他随便应付了几句便匆匆走了,罢了,若是天命如此安排,那也是无可奈何,能在她的身边陪着她,他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分离是他们之间注定的命运,命运如洪水之势袭来,不可抵挡。

  五族纷争,总是要有个结果。人族妖族弱小,只坐等渔翁之利,剩下鬼魔神三族明争暗斗,父神已经年老,干预不了什么,他明白,他的姐姐不是为了父亲庆姜才征战沙场,她是真心爱护她的子民,她与士兵们同吃同住,是战友,也是亲人。父亲庆姜可以为了他的大计牺牲任何一个人包括他,但是她不会,她爱护魔族的每一个子民,会在打战回来闲余之时去看慰那些子民,相对的,她赢得了阖族的爱戴。也正因如此,父亲才会如此忌惮她,总是想方设法的想除掉她。

  可是有一次她和奉行在外歼敌,奉行匆匆忙忙赶回来带回此战魔族战败她被俘敌营的消息,他心中一惊,却还是安慰自己,不会的,那里有墨渊在,她不会有事的。此次伤亡一如往常的小,他从奉行那里了解到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他们前去埋伏的地方竟有大批神族早早的做好了埋伏,陷入包围之后是她拼死抵住给他们开了一条路让他们逃了出来,她却被神族抓获。奉行和一干士兵都是一脸自责的表情,他只好先安抚他们之后再想对策想办法把姐姐救出来了。另外他也封锁了她被俘的消息,此消息若是传出去了定会军心大乱,此时若是自乱阵脚定会给神族可乘之机。

  他因出生之时早产落了病根体弱而没有什么战力,部署好一切之后他只能寄托希望于奉行,感觉就像过了一个洪荒那么长的时间之后,奉行总算带着她回来了,但是当他看见她第一眼时,却是透彻心绯的疼痛。

  她的脸色很苍白,浑身是血,看起来受伤不轻。奉行带她回来时她依旧处于昏迷之中,看奉行那黑得可以滴墨的脸,他便明白,这些天她一定受了很多苦。他的姐姐看着坚强,其实却很脆弱,他都不明白,那么单薄的身躯,如何承担一族的重担,那样孤单脆弱的心灵,是如何在有着这样深厚恶意的环境中独自成长的,是了,也许他是最了解她的人,因为他们一起长大,有着一样的遭遇,但是他却不是最适合陪伴在她身边的人,他一直都明白。将她送回寝宫,她就那样躺在床上,他坐在她旁边,握住她的手时却是刺骨的冰冷,他心中一惊,他知道她是爱火的凤凰,绝对受不了这么低的温度,此时奉行急急赶来,身后跟了个大夫,大夫诊脉之后脸色很不好,看了看奉行与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挥挥手道:“这里都是自己人,你但说无妨。”大夫咳了咳,声音凝重:“帝尊的伤甚是严重,似乎是因为受了极刑,被......被挖走了凰骨。”他心里一颤,怪不得她会如此虚弱以致昏迷不醒。凰骨是凤凰一脉最珍贵的东西,修仙之物皆有命丹作为生命之源,而凤凰身上还有另一珍贵宝物便是凰骨,只是凰骨位置皆不相同,说是骨,其实也可能化为整个身体或者是某一个器官,甚至连他和奉行也不知道姐姐的凰骨在她身体的什么部分,那么那些神族究竟是怎么知道姐姐的凰骨在哪里的?

  而且刚刚将她抱上床时她浑身是血,他并无高深法力,也查探不出她的身体究竟怎么了,他镇定心神着大夫开了些药之后便打发他走了,并且警告他不要将此事说出去,否则以她现在的情况,说不定会被父亲除掉。之后他让侍女给她洗了洗身子,换了干净的衣服,同样警告了那几个侍女之后他与奉行再次来到床前,奉行渡了些法力给她并且用法力给她疗伤,好几个时辰之后她终于有了些起色。他将奉行唤出房间,细细询问她的情况,奉行神色凝重,声音低沉:“祖宗......祖宗的凰骨的确被人挖走了......是、是她的心脏......”

  好似晴天霹雳一般,他怔在原地,“心脏?那......她怎么办?还有救么?”

  “这......要看祖宗的造化吧,若是单单少了心脏,以祖宗这么强的修为定不会有事的,只是......祖宗还受了很重的伤,这便很难说了。”

  他不信,谁伤得了她?他想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只会告诉墨渊,因为他知道她是全心全意的相信着墨渊。那么是墨渊么?他怎会伤害她呢?明明,墨渊也是爱着她的,还是说,在权力与天地共主的位置面前,墨渊选择了放弃她么?

长乐未央 说:哎呀呀,至少还有好几次《凤凰泪》才能将番外写完,期待正文的亲们请耐心等待哟~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菩提往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