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笑晏晏:腹黑老公未成年第三十二章 再次救了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二章 再次救了他

小说:言笑晏晏:腹黑老公未成年 作者:欢凉柒 更新时间:2017-01-12 11:44 字数:2011

  靠在墙上的男子,朋克风的黑色皮夹克,露出里面灰色的上衣,脖子上挂着夸张的配饰,右耳上配着一枚镶嵌着祖母绿翡翠的耳钉。烟圈从他口中吐出,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容貌。

  夜梓言渐渐离着他只有两米的距离时,他抬起头,安斐晏才看清那双眼睛,如澄澈的祖母绿翡翠般,与耳钉同色。

  “呵,蔚塔,监狱里的滋味不错吧,这么快就放出来了?”男子正宗的英式口音里却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威廉,好久不见你的口味是越来越重了,一群变态。”夜梓言散发的气息凛冽起来,眼底闪现浓浓的厌恶与窘迫。

  站在威廉身侧面对着他的辣妹转过身来,眼里含着憎恨的盯着夜梓言,安斐晏才看清,那并不是一名女子,而是一名男子,胸前空空荡荡的,没有起伏。她的眼睛轻轻地眯起,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那些男子勾肩搭背,动作有些过于亲密。

  听到夜梓言的话,在场的男子纷纷怒瞪着他,露出恨不得上前将他撕碎的眼神。夜梓言却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冲着叫威廉的那个男子邪笑着,一脸的嘲讽,“你的特殊嗜好要是家里那位知道,会怎么样呢?我很好奇她的反应。”嘴角一闪而过的嗜血。

  “王,我替你解决了他吧。”那群人里站出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对着威廉姆斯说道。眼睛却一直黏在夜梓言身上没有离开,猥琐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眼底有着某些暗示。

  “想死吗?滚!”威廉姆斯有些恼羞成怒,紧紧的盯着夜梓言。

  夜梓言轻轻地笑了起来,眼底却闪过一丝煞气,笑声有些阴森森的,盯着威廉。

  安斐晏注意到,人群中有一抹怨毒的目光,从夜梓言出现便一直未离开, 在人群中寻找时,却消失不见了。

  “是。”魁梧的男子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便退回人群中,而那抹怨毒的目光,随着男子的动作再次出现,还夹杂上了狠辣。

  “威廉,你最好是别招惹我,这次我放过他,但是别让我再见到他,下次我不想再见到你。”夜梓言快速地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安斐晏一眼,不再多说什么,准备转身离开。

  “我要和你决斗!”人群中一男子站出来,从怀里掏出一把刀,目光里满是怨毒的神色,快速地瞅了一眼魁梧男子,神色里带着疯狂与不甘。

  “尼德普!”威廉皱着眉头,却默许了他的行为。

  安斐晏现在夜梓言的身后,也看到了这把刀,她看不清夜梓言的神色。想起之前的那次意外,现在他归她管,她不能再让那种事情发生。

  安斐晏越过夜梓言,一步一步走到持刀的男子面前,清冷地神色看不出什么情绪。

  突然上前的女子,令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清楚她的目的何在。

  安斐晏停在距离男子只有一步的距离,突然伸出左手,握住了他手里对着她的水果刀,血顺着安斐晏的手流到地上,安斐晏漆黑如墨的瞳孔紧紧盯着男子的眼睛,面无表情,令人毛骨悚然。

  尼德普脸上出现惧意,怔愣的现在原地一动不动。周围的人都像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安斐晏。夜梓言也愣在原地,不知她的用意。

  “抵了吗?”安斐晏平静地声音响起,平静无波的眼睛依旧紧紧盯着愣在原地不动的尼德普,“决斗抵了吗?”瞳孔漆黑,似乎能将人吸进去。

  “疯了吗?疯了……简直是疯了……”尼德普吓得将刀抽了出来,一步一步后退。

  “撤。”威廉姆斯皱着眉,临走时目光复杂的看了安斐晏一眼,又看了夜梓言一眼。

  夜梓言缓慢的走到安斐晏面前,眼睛盯着她还在流血的手,神色复杂又莫测。

  “为什么……”

  “赶紧送我去医院,混蛋!痛死了!”安斐晏右手握在流血的左手手腕上,极致的痛意令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十指连心的痛将她的眼泪逼了出来。

  夜梓言赶紧背起她,朝着伦敦最近的医院而去。

  “慢点儿!痛……”她就那般泪眼模糊的靠在他的背上,放下清冷的模样,露出她的小女人的一面,手放在他的肩上,还在滴着血,落到他胸前的衣服上,带着热度,灼烧了他的心。

  “痛吗?”他轻轻地语气问着安斐晏,里面竟带着一丝莫名的心疼,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

  “废话,老娘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手上的痛意占据了她的所有思绪,情绪也跟着失控,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

  夜梓言觉得好笑,“你自己要握刀的,我哪知道啊!”

  “闭嘴!混蛋!”

  “你不知道我很厉害吗?区区几个人我还是打得过的。”夜梓言心情愉悦了起来,有人为他奋不顾身的感觉还不赖。

  “你厉害上次还被捅啊,差点儿死在医院好不好。啊啊!那个王八蛋干嘛又抽出来!痛死了!”安斐晏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哗哗流。

  “那是意外好不好!你笨啊,不会松手啊!”夜梓言听到她流泪,脸色阴沉了下来,眼底闪过一丝嗜血,却转瞬即逝。

  “都是你,碰到你肯定没有好事,我铁定倒霉。”安斐晏吸了吸鼻子,不想再搭理他,坏心的将眼泪鼻涕擦在他后背的衣服上。

  “喂!安斐晏!你在干什么!”夜梓言乱叫着,身体却稳稳地背着她,走的缓慢,怕一丝一毫的大动作令她更疼。

  “我比你大,叫我阿姨!医院快到了没?”手上流血的速度变得缓慢,她渐渐有些体力不支,眼皮开始打架。

  “快了。”夜梓言不再斗嘴,感受到背上的人儿从耳畔传来的均匀呼吸,心里有种想让时间静止的冲动。

  “安斐晏,你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面前,总是在危难的时刻捣乱,总是这么的讨人厌,总是这么的……”令我心动。

  安斐晏临睡前只听到“讨人厌”三个字,老娘还讨厌你呢。

欢凉柒 说: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缺,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没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言笑晏晏:腹黑老公未成年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