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日记第一章 老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老屋

小说:祖母日记 作者:我爱喝汤汤 更新时间:2016-11-02 20:57 字数:2702

在贾小军家的旁边有一座废弃的老屋,那是贾小军祖上奶奶曾经住过的地方。

她去世时让贾小军的爸爸重新建屋,并在她去世后把老屋锁起来了。贾小军爸爸嘱咐不要靠近老屋,许多年过去了,老屋爬满了爬山虎。

记忆中的老屋阴森恐怖,就像幽灵一般神秘,贾小军和小伙伴玩耍,从来都是离老屋远远的,老屋就像魔咒一般让人畏惧。几十年来也只有猫啊鼠啊的进出过。那天上午要不是小淘气(小军家的猫咪)捕鼠钻入,也不会发现老屋的秘密和祖母留下的日记。

贾小军15岁某天周末,淘气叼着一只血淋林的老鼠,卡在了老屋门洞上,委屈的在院子里“呜呜”,嘴里的老鼠头卡住了洞口,老鼠还在不停的针扎。

“呜呜”小淘气低吼着,使劲咬着老鼠不放。

他听见小淘气的叫声,上前去使劲推了下门扇,老屋的锁“咔咔”作响,木门碎了一片,一片阳光照进去后,显得更灿烂,就像中午的日头,很容易联想到鬼怪之类的故事。淘气吓的丢下老鼠“喵呜”一声,夹着尾巴跑远了。老屋呈现在小军眼前,里面也就是很普通的民宅,他一时忘了老屋的禁令,打探起来,老屋有两间,都是以前的土炕,大房子土炕上全是灰尘,一个侧房,侧房的灶火连接着小房子的土炕。这是以前的人取暖的方式,灶膛内烧柴火,热气顺着灶膛进入土炕底部,等到冬天冷的时候,一家人围着土炕吃饭,聊天,说东家长道西家短。他进入小房子,不高的门槛也是木头的,对面是一张黑漆桌子,桌子上落满了灰尘,桌子并排是土炕,土炕上什么也没有,露出了土疙瘩白泥的面,窗户上糊的白纸已经千疮百孔,后面是厕所,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那个黑漆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盒子,好像锁起来了。出于好奇他抱起了它,突然想起了老屋的禁令,赶紧退了出来,抬起掉下的一扇门又给立了回去。很好奇,老屋也没什么,为什么要封锁起来呢,难道就因为这一个盒子?

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把黑盒子放在桌子上,仔细端详起来。四方盒子,外面用黑漆漆的,好像隐约有一些图案,但已经看不清了,他用工具敲开锁,里面放着一个日记本。纸张已经泛黄,墨迹还算清晰,小军小心翼翼的打开日记本。

第一张右下角竖排写着娟秀的文字,阿云,1999年

“这是我一生的遭遇,我不知是离奇,还是荒诞,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根本不会相信发生的一切,如果不是无意中遇到阿怪,我也不会被带到水月湾,也不会有后来的故事发生。”

“如今,故事已经淡去,那些藏匿在历史中的事情也已经有了时代的论断。爷爷消失后再也没有出现,也许去另外一个时空重新开始,也许去结实新的有缘人,但爷爷的做法是正义的,是值得追随的。那些坏人也已经自取灭亡,再也不会出现荒唐的死亡和由他们而引起的异类,至少,爷爷在的时候,这是可以放心的。如今,太平岁月,我把它再一次记起来,记录下来,不想让它被人所知,却不能不告知世人。糊涂的活着,也许是一种快乐,那些离奇怪异的事情自然有人来管,普通的人们只要过好一日三餐就足够了,我把它记录下来,仅仅是记录下来。”

小军大概翻看了几页,妈妈喊他吃饭,他匆匆吃完饭,借口写作业,就关起房门,趴在桌子上翻看起来。很多很多奇怪的词汇在我的视线里走过“怪物,异人,灵兽,续命,邪术,复制人,时空切换。。。。。。”等等,他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这些词汇,彻底被震撼到了。他抬起眼看着窗外的路灯和偶尔驶过的车辆,很难判断这一切是真是幻,整个人飘乎乎的,他晃动脑袋,搓了下脸,重新认真看起了祖母日记。

Xx年xx月xx日,晴天

那时的我只有10岁,扎着辫子,每天去家后山放羊,那个年代野狼很多,为了安全,阿爸让我带上阿黄。阿黄嗅觉灵敏,听觉犀利,阿黄成为我最忠实的小伙伴,周围稍微有异响阿黄就会狂吠,有一次它还咬到了一条草绿色的蛇,小时候的日子就随着羊羔的长大和雨雪风霜的变换,在山里体味不同季节的野果和每天山坡上慵懒的遐想,山里的花和草都是宝,有时候还能遇到灵芝,那样挖回去阿爸就能去镇上买个好价钱,我们一家的生活也可以改善下,我的新衣服,和从镇上捎回来的新鲜玩意。阿黄则在每一颗树上留下它的“痕迹”,它喜欢到处撒尿,作为它“霸占后山”的标志。

我在花丛里采摘野花,打算编程花环送给阿妈,突然阿黄狂吠,不远处的草丛猛烈晃动着。阿黄追了过去,是我以前躲雨的那个山洞。我也追了过去,阿黄冲着一个半人高的怪物在狂吠,怪物速度很快,很快就闪进了山洞里面,怪物身后是一滩滩血迹,它踩在地上的脚印可以判断出它脚很大。远远望去,它有个长长的尾巴。它看见我和阿黄追了进来,怪物开始嘶吼,开始用前爪使劲冲我们抓挠,阿黄则不断的狂吠,却不敢靠前,它的伤口让他疼痛难忍,怪物倒在墙角,它的一只腿汩汩的往外流血。我不敢靠近它,阿黄则趴在地上一直扑着低吼。过了一会儿,它一动不动,我才慢慢走近,我捡起地上的一个小石头扔向它,它还是一动不动,我走近才看清了它的真容。

“妈呀!怪物”就像白垩纪留下来的恐龙。它的脑袋很大,耳朵尖尖竖起,眼睛微闭着,蹙眉很痛苦的样子,鼻子黑乎乎的,像阿黄的鼻子,前爪很短,后腿粗大,浑身是红的泛黑的鳞片,身上全是伤痕,很多小血口子在往外流血,我撤下衣服包住了它大腿上的伤,又去外面扒了些野草,在手心搓揉之后敷在它的伤口上,阿黄则像仆人一样甜食它身上的伤口。很奇怪它的伤口很快就止血了,很快落下血痂,我用手剥去它的血痂,可能是我弄疼它了,“嗷”一声怪叫,我吓得倒在地上,阿黄则吓的倒着往后爬,它冲着阿黄张开了血淋淋的大口,突然一条火蛇从它口中喷出,奔向阿黄,阿黄躲到我身后爬地上低声呜呜哭,它见阿黄躲我身后,便瞪眼看了我,出于本能,我觉得它没有恶意,我爬起来继续给它揭去草药,它的伤口愈合的很快,刚才流血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一条划伤的痕迹,它受伤太重,还不能动,我把自己带的干粮给它吃,它闭目视而不见,倒在墙角继续睡觉。

我此后每天都来照顾它。给它换包扎,带一些馒头给它吃,起初它还是不吃,我就同样扔给阿黄一些,它似乎能和阿黄交流,用眼睛等了阿黄一眼,阿黄乖乖的叼起馒头,毕恭毕敬的站好等它来吃,它张开口一口吞下,而阿黄则像受到皇帝亲耐一样开心的绕着它转圈圈,低头摇尾巴。

“切,平时也没见你对我这样啊,还不断惹我生气,怎么对它那样”我责骂阿黄,当然阿黄听不懂,阿黄还在冲它摇尾巴,然后用舌头舔掉我新换的草药,接着添它的伤口。我则不断的喂给他馍馍,它似乎没吃饱,还在舔舌头,眼睛对准阿黄,露出凶狠的眼光,阿黄吓的低头爬到我的身后,眼睛微微抬起小心的看着它。我心想这是什么神兽?我赶忙上前手舞足蹈大喊“不能吃阿黄,不能吃阿黄,不能吃”它斜眯着眼看了我,给了我一个王的蔑视,转过头去,我看它逐渐温和下来,我告诉它家里条件不好,没有肉吃。说完我赶紧拉着阿黄跑出来。边跑边说“明天再来看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祖母日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