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蜜宠:不良妖妃第038章 苏颜出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38章 苏颜出事

小说:鬼王蜜宠:不良妖妃 作者:林陈雪 更新时间:2016-12-24 22:58 字数:3566

  翌日,天空泛了晴,可是气候还是有些清冷,苏颜带着青莲出府去查看市场经济,想自己打造市场。

  没想到仅几天时间,苏颜在皇宫中与花心三皇子跳舞的事情便传得沸沸扬扬,还把她与司徒潇两人说的神乎其神,什么天作的一对怨侣,什么她想要攀附潇王爷……种种云云,苏颜皆嗤之以鼻,全当没听见。

  这热闹非凡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还真不愧为帝都,苏颜也发挥自己的火眼金睛四处观看,连小角落也不放过,耳朵也细细的听着周围的各种声音,脑子飞速运转。

  时而让青莲拿笔在书册上记录着,时而去一些商铺看看,青莲满头大汗的跟着她,心里忍不住的好奇心着,也不知苏颜这么折腾是做什么。

  “小姐,坐一坐吧,你这么做是做什么呀?”

  青莲也不想走了,看到一处小茶铺眼睛一亮便坐了过去,说什么都不肯起来,主要还是怕苏颜累到,又怕她不听只好用了这个方法,苏颜拗不过青莲,只好宠溺的说道。

  “好吧,那便坐一会吧。老板,来壶茶。”

  苏颜也觉得自己腿在发酸,看了看前面还有两条街没逛,她还是坐下休息一会吧。

  “来了,两位客官请慢用。”

  老板是个年轻粗俗的汉子,提着一壶茶给她们一人倒了一碗,非常的热情。

  苏颜一边翻着青莲记录下来的信息,一边饮着茶水,然,耳朵却在听着隔壁桌上两个人的对话。

  “哎,你听说了吗,西街头的王恶霸昨晚莫名其妙死在了家中。”

  “听说了,我当是还看到了他的尸体,死相及其惨重,双眼都被挖了出来,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倒也算是为民除去一害了。”

  “是啊,不过我听说是鬼阁的人干的。”

  “鬼阁的人行踪诡异,专为杀人,不过杀的都是作恶多端的恶棍,我到觉得他们与那些官府相比,他们显得更神圣。”

  “是啊,若是可以,我还真想进鬼阁做事儿,惩歼除恶多好啊。”

  “你呀,就甭想了,那鬼阁可不是我等平民可去的地方,走吧走吧,再不去砍柴,天都要黑了。”

  苏颜看着那两名砍柴夫离开的背影,口中喃喃着。

  “鬼阁。”

  鬼阁,名字听起来挺恐怖的,很符合杀人组织,也不知那两人讲的是虚是实,杀人组织还能有神圣的?

  且不管这些,她该感谢刚刚那两人的对话,给了她一些灵感。

  她可以开一间茶楼,让百姓们一边喝茶一边八卦,她还可以从八卦中接收到各种讯息,不过她还需要想一些手段来赚钱,光靠茶是没什么赚头的。

  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地段和金钱。

  没有金钱,一切都是空幻想。

  “青莲,你去那边买几个饼回去给老爷尝尝。”

  苏颜指了指不远处的饼摊,那香喷喷的味道都飘到了这里,想必应该很好吃。

  “是。”

  青莲扔下茶碗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这时苏颜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苏颜条件反射的转过头去,然,还没看见是谁,她的脖颈就被人狠狠劈了一道,紧接着失去了意识。

  青莲拿着饼回来时却不见了苏颜的身影,只有桌面上那本书册被风吹着页面。

  “大哥,你瞧见刚刚坐在这的那位姑娘了吗?”

  青莲四下看了看都不见苏颜的身影,喊着茶摊的老板询问。

  “哎,刚刚她还坐在这的,怎的这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姑娘你找找吧。”

  老板也是一头雾水,他忙着自己的事自然也没注意到。

  “好的,大哥,这茶钱放这儿了。”

  青莲掏出几个铜板放在桌面上,拾起书册与毛笔便离开。

  青莲在附近寻了好久也不见苏颜的任何踪迹,问过路人也说没瞧见,她心里顿时慌乱起来。

  “莫不是小姐发生了危险?”

  青莲猜测着,心里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跺着脚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办,怎么办,啊,对了,回府让家丁们寻找,回府,回府……”

  青莲嘴里喃喃着便往将军府的路上小跑而去。

  ……………………

  白日里春香阁关着门显得冷冷清清,只不过偶尔也会有男子去敲门,然后便有姑娘来悄悄的打开,把男人拉进去。

  这只不过是有些姑娘没接到客便让自己的老相好在白日来串门子。

  春香阁后院最隐蔽亦是最少有人去的一间小房子里,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子躺在一张充满粉色气息的*榻上,一位穿着淡蓝色袍子的男人坐在房间里的桌子前优雅的品着茶。

  只见他悠然自得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歼诈猥琐的笑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榻上的人儿。

  那女人从一片黑暗中慢慢转醒,她只稍稍动了一下,脖颈便传来一阵痛意,她不禁拧起了眉头。抬起手抚上自己的脖子。

  那男人见她有了动作,笑容加深,放下手中的茶杯便迫不及待的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道。

  “可算是醒了。”

  “嗯。”

  那女人摸着脖颈,痛的嘤咛出声,然,听到男人的声音,她半睁的眼睛霎时瞪大。

  “怎么是你?”

  遂而发觉出一丝不对劲,那女人环顾了四周一圈,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粉红色的纱帐,粉红色的被褥,粉红色的窗帘。

  她记得自己被人劈晕了,然后……

  “是你,是你让人把我打晕带来这里。”

  那女人霎时全身的细胞都变得警惕起来。

  “是我。”

  男人得意洋洋的看着她,伸出手想要摸上她的脸,却在半空中被那女人狠狠地打掉。

  “休得碰我!”

  女人厉喝一声,忽然发现自己的脚无法动弹,竟然,竟然被绑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

  女人心里划过一丝慌乱,然很快便镇定下来。

  “本少爷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那男人忽的把那张虚伪的脸凑向女人。那女人几乎为条件反射,把所有力气都用在左手上,然后“啪”的一声清脆的响,男人被她一巴掌拍得差点跌到*下去。

  “臭女人!你简直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三番两次打本少爷,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男人愤怒的瞪视着冲血的眼睛,额头手臂的青筋突起,倏然一手握住女人的手腕,那恨,就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

  “是你三番两次找我麻烦,我又凭什么不敢打你!”

  说着女人就要甩出另外一只手去打他,虽然她的脚被绑在一起了,可她的手是自由的,她现在已经惹怒了那男人,必须尽快的找到脱身的办法,否则在没有任何人知道她被人绑架的情况下,她很有可能不敌。

  “哼,碎红,你本是妓院的***还装什么纯情!说什么卖艺不卖身!”

  那男人这次有了防备,一手便挡了回去,自大的道。

  “今日,你落入我的手中,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的眼神变得如狼一般的*,伸出舌头舔了嘴唇一圈,赤果果的盯着碎红的脸,随后从她的脸往下移着。

  “你想干什么?”

  碎红两手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他的钳制,心里顿时变得有些慌乱,见他那副样子,可想而知他要对自己做什么。

  不行,她不能乱,想办法,想办法,快想办法啊!

  男人已经急不可耐,一边用力钳制住她乱动的手,一边凑向她的脸,那张嘴嘟着,口水似乎都流了下来。

  碎红被他这一压,脑袋重重的摔在木质的枕头上,该死的,她的头登时一阵眩晕,恰恰,这时候那男人的嘴巴贴在她的脸上。

  不行,不要,她不能就这样被人鱼肉,碎红挣扎得更加厉害了。一边还嚷嚷着。

  “该死的,你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哈哈……你现在在我身下,还敢说这种大话,本少爷今天就让你尝尝这求饶的滋味。”

  那男人瞪圆了充满***的眼睛,脸颊开始变得绯红。

  “救命啊!救命!你个王八蛋!”

  碎红大喊一通,在那男人再次要亲上她时,她先发制人的仰头在他脖子上狠咬一口。

  “啊,臭女人快放开,放开,啊……”

  男人感受到剧痛,赶紧松开了碎红,可是碎红却没有松口,死死地咬住他不放。

  该死的,我打不了你,我咬死你!

  “臭女人,快松开,快,痛,好痛,快松开……”

  那男人呱呱乱叫着,想动,可是动一下脖子上就更痛一分,见她这架势像是要咬下一块肉来。

  忽的,那男人往她后颈上劈了下去,碎红感受到疼痛,松了口。

  看着男人狼狈的捂着脖子,她笑的像是偷了腥的猫,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唇角上的血,动作妖娆妩媚,像是一只吃血的妖精。

  “臭女人!找死!”

  男人愤怒得甩手向她掴去一掌,用手擦了擦伤口上的血,再次起身压向碎红。

  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变得麻木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上便迎来了一道压力,她登时甩手就要去推开。

  然,那男人预料到,抓住她的双手然后扯掉纱帐的一角把她的手给绑了起来。

  糟糕!碎红顿时完全慌乱了,只得大声吼着。

  “你放开我!救命啊,救命,救……”

  那男人索性把她的嘴也用纱布封了起来。一张恶心的脸恨恨的对着碎红。

  “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今日,本少爷无论如何都要得到你!”

  她的烈性与反抗完全激起他的占有欲,及其他大男人的自尊,他发过誓,不得到她誓不罢休!

  他定要好好凌辱她一番,让她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惹的!

  那男人现在彻底推翻了君子的表现,完完全全的露出了本性,狂色大发。

  “撕拉”一声,她的衣服被他撕裂,一件淡紫色绣着莲花的肚兜出现在眼前。

  特别是被肚兜包裹着的翘挺,让那男人眼睛亮了好几分,一眨不眨的盯着,口中不断分泌唾液,不断的下咽。

  “臭女人,身材这么好,今日就让本少爷好好的伺候你吧。”

  说着,嘴巴就要往她的胸前凑去。

  不要,不要,碎红只能无助的摇头,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眼里充满了绝望。

  “唔,唔……”

  碎红不停的扭动身体,这种无助感,简直似要了她的命!

  那男人猥琐的笑着,爪子伸出去就要扯掉她的肚兜。

  “唔,唔……”

  碎红头摇得更欢了,后脑勺上的痛也已经管不了,眼泪被她给摇晃了出来,滑向她的耳朵旁。

  “呵呵……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何不顺从了本少爷,或许本少爷会对你温柔一点。”

  如果此时她的嘴巴是自由的,她一定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鬼王蜜宠:不良妖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