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嗜物树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嗜物树内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1-25 06:10 字数:2175

  众人被藤蔓遮挡住了视线,一路颠簸,一直等到藤蔓停止将他们倒挂在半空中。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酸味,夹杂着腐烂树根的味道让夜羽幽荨很不舒服。

  “看样子是停下来了。”夜羽幽荨第一个凝聚法力逃脱藤蔓的束缚,双脚踩在地面上时才发觉有些怪异,黏滑的感觉让她一阵恶心。

  下一秒,君落、轻云樊、秦韩也依次挣脱逃出。

  “这里,难道是嗜物树的……胃?”夜羽幽荨打量了一下四周,巨大腐烂的树根,上方像是被藤蔓交错缠绕满后腐烂生虫化茧的产物,细细密密的白色细丝布满,时不时还有泛黄的汁液滴落,脚下全是黏滑的汁液,泛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悠然呢?”轻云樊倒是不在乎什么胃不胃的,全神贯注的寻找着霍蝶悠然。

  “是,嗜物树的胃液还有两个小时就会大量涌出,在胃液将我们淹没之前,我们得找到悠然并且出去。”君落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脚下的胃液。

  “走吧。”秦韩也不再浪费时间。

  一行人一边寻找,一边呼喊。

  “悠然!”

  “悠然你在哪?!”

  轻云樊和秦韩的呼喊一直传到深处,除了空旷的回音,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鬼!”轻云樊愤愤的一拳锤向四周的腐烂树根,拳头在碰到树根的那一刻发出‘嗞’的灼烧声,再次收回时已是溃烂一片。

  “千万不要用身体去触碰这些胃液。”君落冷冷的提醒,嗜物树的胃液具有强大的腐蚀性。

  夜羽幽荨看着轻云樊拳头上的伤,不由得心里一惊,连忙从物戒里拿出草药扔给他。

  “你很担心悠然吧?”夜羽幽荨不经意的说道,悠然出事之后,最激动失常的就是轻云樊,平时和悠然对着干,这个时候倒是很着急。

  “我只是不想因为她拖了我们的后腿,早点找到早点去找魂断花回学校!”轻云樊冷哼一声,眼睛却眨也不眨的四处寻找。

  夜羽幽荨无奈的耸肩,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吱吱!”那只小仓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叫起来。

  “咦?”夜羽幽荨惊奇的看着自己肩头的仓鼠,刚才那么大幅度的打斗都没让它掉下去真是奇迹。

  “吱!”只见它撅起屁股,突然跳下夜羽幽荨的肩头,往一个方向跑去。

  “那里一定有东西!”夜羽幽荨马上跟上,她发觉这个小东西挺神奇,一开始它叫的时候没人在意,结果他们就踏入了嗜物树的领地,这么想起来,它上次的叫声会不会就是在提醒他们前面有危险呢?

  果不其然,夜羽幽荨一路紧跟仓鼠到达一个被藤蔓挡住的地方,从藤蔓的间隙中可以看见,昏迷的霍蝶悠然躺在里面。

  “悠然在这!”夜羽幽荨的声音成功的将其余几人吸引过来。

  “金鳞冲撞!”轻云樊马上使出法技,看向藤蔓的眼神好比正在注视敌人一般凶狠,黑色重剑发出光芒,狠狠砍在遮挡的藤蔓上,将它们一刀两断。

  夜羽幽荨连忙冲进去想检查霍蝶悠然的身体状况,却发现霍蝶悠然四周布满了绿色的结界,形成一个半圆将霍蝶悠然完美包裹,一旦触碰就会被狠狠弹开。

  “这是怎么回事?”夜羽幽荨甩了甩被结界力量反弹疼痛的手。

  “嗜物树想要在她体内种下种子,寄生,这样就可以获得她的力量。”一旁的君落冷静的分析。

  “该死的!”轻云樊一次又一次挥动着重剑砍向结界,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狠狠弹开,只能痛苦的大吼:“男人婆!你给我醒醒,这棵小树就把你打败了吗!?”

  霍蝶悠然的睫毛微微颤动,她没有昏迷她甚至很清醒,清醒到可以听见每个人的话,她想睁眼,想反抗,却提不起一起力气。

  红色的藤蔓缠绕上她的身躯,如同一朵朵在黑色的梦魇中绽开的,血红色的花。

  藤蔓上尖细的刺轻松划开她柔嫩的皮肤,迸裂的肌肤,翻卷的血肉伤口,霍蝶悠然却没有一丝感觉,原来,即使皮开肉绽也是不会痛的,原来,鲜血流逝的感觉是平静而麻木的。

  “放开她!!!”轻云樊失控的大叫撞上结界,被反弹的力量狠狠撞在地面。

  “悠然……”夜羽幽荨尝试着用法力破开结界却是徒劳无功。

  “不!不会的!”秦韩不敢置信的大叫:“悠然,悠然你醒醒!”

  霍蝶悠然依旧躺在地面,流血的手腕慢慢自然滑下,却吸引了无数藤蔓靠近,掠夺她的血液。

  “破坚!”君落也使用自己的破防法技想要打破,却也只有被反弹的份。

  身体越来越冷,霍蝶悠然的心脏仿佛被重重地压着喘不过气,眼前渐渐发黑,世界眩晕而狂乱,血迹斑斑的嘴唇微微干裂,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夜羽幽荨的瞳孔扩张,真的是这样的话,血巫呢?用血巫的力量够不够打破结界!?

  这么想着,夜羽幽荨一直隐藏着的左瞳血巫的印记慢慢浮现。

  “吱——”

  正当夜羽幽荨要使出血巫法技的时候,一直不动的仓鼠却突然动了起来,咬住夜羽幽荨的裤腿。

  “怎么了?”夜羽幽荨看下去,只见仓鼠拖着沉重的身躯一直往前飞奔,直到一处扭曲成三角形的树干处才停下。

  “这是?”夜羽幽荨走过去,这根树干极为壮大,直直通向天际:“是让我毁掉它吗?”夜羽幽荨不确定的问道。

  “吱!”仓鼠居然点了点头。

  “明白了,大家转移攻击集中在树干上!”夜羽幽荨沉声道:“凌血夜刃!”事已至此,她顾不上什么对自己有损伤的事了,先把悠然救下来再说。

  “破魂!”君落举起赤笛直至唇边,轻启薄唇,悠扬的曲子倾泻而出。

  “英勇加冕!”

  “金鳞冲撞!”

  四人的攻击齐齐打在那三角树干之上,地面突然颤动,四周腐烂的树干也因地面颤动而摔落。

  霍蝶悠然四周的绿色结界逐渐消失。

  “这里要塌了,快走!”君落大喝。

  轻云樊连忙上前砍断藤蔓,将霍蝶悠然一把抱起,跟着夜羽幽荨逃离。

  此时霍蝶悠然唇片上最后的血色已经褪尽,眼前漆黑得什么都不再能够看得见,生命一丝一丝地流淌。

  鲜血一滴一滴从手腕滴淌而下 漆黑的眩晕中,心脏渐渐窒息无力,彻骨的寒冷。

  但是幸好,他们在塌陷之前逃到了地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