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第三十八章.守护一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八章.守护一吻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1-18 06:12 字数:2403

  夜羽幽荨讨赏似的抬头看着君落,有些小小的得意:“我是第一。”

  “好,你是。”君落看着怀里精疲力尽还不忘强调自己是第一的夜羽幽荨,无奈的将她扶在一旁的座位上:“快点回复体力。”

  “好累,等下我要上去领奖吗?”夜羽幽荨瘫在椅子上。

  “不用,会有人给你送过来,”君落摇摇头,补充道:“学院害怕第一名耗尽体力比完赛,领完奖离开时,被贪婪的同学拦路掠夺,所以会专门派人送过来。”

  “这倒是挺人性化的,”夜羽幽荨点了点头,喃喃自语:“不过就算我上去领奖后离开遇见那种人也没关系啊,反正哥你在我身边。”

  君落的瞳孔微微扩张,唇边泛起一丝笑意,宠溺的轻声道:“恩,也是。”

  “幽荨,谢谢,”秦韩一把将秦诗语轻松打横抱起,冲夜羽幽荨笑笑:“我先走一步。”转身小心翼翼的护着秦诗语离开。

  一路上秦诗语都昏迷不醒,秦韩快步将她送进女生寝室,放在床上。

  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认真的看清你的模样。秦韩的眼神温柔如水,眸中只呈现秦诗语一人的身影。

  仪容韶秀,有着说不出的清雅,墨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顺滑,似绸缎般轻柔,唇若樱瓣,纯稚无邪。

  秦韩一时之间竟有些恍惚,自己是为什么喜欢上她的呢?

  不清楚,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刻在心里。

  “诗语,你会喜欢上我吗?”秦韩喃喃自语,抬手想要触碰秦诗语的脸颊,却在半空中停住。

  像是在犹豫,也像是在下定决心,秦韩突然做出一个他自己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举动。

  他俯下身吻上了秦诗语的额头。

  吻住额头,代表守护。

  这一刻,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属于秦诗语的温度。

  这一刻,她是属于他的。

  秦韩缓缓将唇移开,痴迷的看着秦诗语的睡颜,他有很多机会可以吻上她的唇瓣,她这副毫无防备的模样展现在他面前,对于他无疑是一项意志力的挑战,只要他再次俯身,可以准确无误的掠夺她的吻,这有可能是她的初吻。

  但是面对这样毫无防备的她,他又怎么忍心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掠夺。

  所以他小小的贪心了一下。

  希望她会原谅。

  秦韩从物戒里拿出在庆典上买到的,包装精美的小食盒,用雕花红木制作而成,外面包裹着一块灰白色丝绸,里面是各色各样的可口糕点。

  轻轻的把食盒放在秦诗语的床头,秦韩轻手轻脚的离开,还不忘给舍管嘱咐一句多关照秦诗语。

  夜羽幽荨一直休息了半个小时,这才起身与君落离开竞技场。

  出了竞技场,夜羽幽荨才发现竞技场内的拥挤人潮根本不算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玄宗学院已经满是人群,除了地面上熙熙攘攘的热潮,甚至还有大批大批骑着狮鹫身穿金色战铠,手持银色长枪,威风凛凛的骑士军队从空中极速赶来,在阳光的照耀下,金色的战铠反射出耀眼的金光,队伍排列的整整齐齐,宛如太阳骑士一般,好不拉风。

  “是大陆圣骑士军队!”周围人惊呼唏嘘。

  “玄宗学院的派头果然宏大!”一片惊叹哗然。

  “原来这个世界还可以骑坐骑的吗?”夜羽幽荨小声嘀咕,抬头用手挡住刺眼的金光,心中不免有些羡慕,有个坐骑的感觉就是帅气,她也想要一只啊。

  “你不知道吗?”夜羽幽荨的小声嘀咕被君落尽收耳内,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夜羽世家再怎么与世隔绝也不至于不知道这个吧。

  “我……我们那里都是坐马车,没人坐这个,有些稀罕。”夜羽幽荨努力回想着在夜羽世家的记忆,似乎见过夜羽凝霜的空中马车。

  “原来是这样,你们家族乘坐的应该是驭风车吧,那可比狮鹫高级多了,”君落释然:“狮鹫的话,稍微有背景一点的家族和骑士军队,都会有的,只不过这批军队的是顶级狮鹫而已。”

  “除了狮鹫还有其他的吗?”夜羽幽荨试探性的问道。

  “其实幻兽也可以当做坐骑,只要体型足够庞大,只要有能力驯服它们。”君落看着逐渐降落的狮鹫,轻声道。

  “这样啊……”夜羽幽荨心花怒放,不是都说血巫的血液可以驯服幻兽吗,看样子她离有坐骑的日子不远了。

  这时夜羽幽荨才发觉学院的大门换了模样。

  她来的时候,玄宗学院的大门是由纯金打造的,奢华耀眼,而现在却改成了清新淡雅的翠玉砌成的精致大门。

  一个大门就这么宏伟,简直和皇宫有一拼,不知被什么材料刷过的白墙上没有一丝的瑕疵,门口几根几十米高的玉柱上雕刻着各式的龙纹,更添气势。

  “真是奢侈。”夜羽幽荨感叹连连,下一次会是什么,宝石大门吗?

  另一头的秦诗语逐渐清醒,揉着昏沉的头起身,身体倒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没有伤口,也不疼痛,除了。有一些胸闷的感觉,倒是没什么大碍。

  “呀,诗语,你醒啦?”霍蝶悠然和白树树手拉手走进来,一人手上拿着一串烤肉,吃得津津有味。

  “我睡了多久。”秦诗语把被单掀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昏迷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听见了秦韩的声音:“我怎么回来的?”

  “从我看见你开始睡了大概三个小时吧,”霍蝶悠然想了想,咀嚼着烤肉:“你怎么回来的的我不清楚,我和树树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躺在这里了。”

  “诗语,你怎么会睡那么久?”白树树疑惑的问道,要知道秦诗语平时白天可是从来不睡觉的。

  “去比赛,打输了,就昏迷了。”秦诗语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转头突然发现床头的小食盒,连忙拿过来打开。

  “这不是庆典里卖的小食盒嘛,”霍蝶悠然不愧是吃货,一看到吃的就双眼放光起来:“里面都是贵族糕点,这么大一盒起码得五百金币。”

  “悠然你知道的好多啊。”白树树眨眨眼,她都没有注意过价格呢,反正她没钱买。

  秦诗语沉默着解开白色丝绸打成的蝴蝶结,精美的红木盒映入眼帘,轻轻打开盖子,一块块精致小巧的糕点拼成三角形的形状,从上到下一共九列,每一列的糕点颜色模样都不一样,有的被雕刻成绽放花朵的模样,有的是飞鸟的模样,有的是珠宝的模样……糕点特有的甜香钻入鼻腔,没有普通糕点的甜腻味,看起来可口极了。

  秦诗语瞥了一眼身边两个死死盯着自己手中食盒的人,随手把食盒递过去,让她们拿了两块,自己也拈起一块糕点。

  她想,或许她知道她是怎么回来的了。

  糕点入口即化,甜美清爽的口感在唇齿之间打转,余香在口中久久不肯散去,不愧是贵族糕点。

  秦诗语看着手中的食盒,再次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

  那么,自己昏迷时额头上传来的触感,也不是做梦,对吧?

  小巧的糕点很快被瓜分完毕,秦诗语把玩着装糕点的红木盒子,陷入沉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