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对战诗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对战诗语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1-17 06:13 字数:2900

“十七级金暗杀者,请指教。”清冷的声音在夜羽幽荨耳边响起,夜羽幽荨挑眉望去,果不其然,没想到这么巧,自己的对手居然是秦诗语。

  秦诗语修炼的很快啊,不知不觉已经十七级了。

  “幽荨!”台下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夜羽幽荨寻声望去,原来是秦韩。

  真的是秦诗语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啊。夜羽幽荨啼笑皆非,冲他点了点头。

  “幽荨,你下手轻点啊!”秦韩连忙挤进拥挤的人潮,喘着粗气小声对夜羽幽荨嘱咐,虽然他不知道诗语和幽荨到底谁更胜一筹,但是还是提前让幽荨下手轻点比较好。

  “知道了,我尽量。”夜羽幽荨早就料到秦韩会说这句话,立马答应,她本来就只是想拿第一名,又不是要打仗,当然会注意。

  “十五级黑圣官,请指教。”

  夜羽幽荨首先拿出冰凌法杖,既然对手是秦诗语,那她就不能掉以轻心了,毕竟秦诗语的实力还是很强的,虽然这个场地没有什么躲避物,对暗杀者十分不利,但是还是得小心为妙。

  “啊!!”

  “不是吧!??”

  在夜羽幽荨刚刚拿出冰凌法杖的瞬间,台下的人突然惊叫起来,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一样。

  “怎么回事?”夜羽幽荨疑惑的看着他们的神情,就连秦韩也是一脸惊异,自己的冰凌法杖就算再高级,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这么想着,夜羽幽荨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法杖,一瞬间,她也陷入了呆滞。

  冰凌法杖上面明明白白的显示着——十七。

  她什么时候十七级了?夜羽幽荨惊喜的眨眨眼,这几个星期在苏韵老师的压迫下也没见升级,这一下突然突破的感觉无比畅快。

  “他上一场比赛明明还是十五级!”

  “这才几分钟啊,这升级太快了吧!”

  “天呐!连跳两级!!”

  周围的观众看向夜羽幽荨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怪物一样,没办法,夜羽幽荨进学校还没满一个月,就已经升了四级级,修炼速度也太快了。

  “我靠!辰南你别告诉我就是因为你刚刚给了她压力所以她就突破升级了!”台下的左翰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就威压了那孩子一下,居然连跳两级,这就像在嚣张的说着‘你的威压只不过是我升级的垫脚石’一样,这种反抗的升级简直了。

  “我感觉这一个月吃的惊都没有今天多。”辰南喃喃自语。

  “比、比赛开始!”就连裁判也结巴了一下,这种比完一场赛,半个时辰不到再上来就连跳两级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

  刚刚还在嘈杂的人群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场上,想看看夜羽幽荨的比赛情况。

  秦诗语纵然心中惊异,却还是冷静的发起进攻,直接冲向夜羽幽荨,匕首突刺,无人可挡。

  从这头刺穿到那头,夜羽幽荨敏捷侧身躲过,并没有马上发出攻击,她倒像看看秦诗语还有什么招数。

  果不其然,秦诗语一招使空马上回转,连续回转两次,如同在场中划出一个“V”形,此为两纵,完成纵穿稍一停顿,便转体接着三次穿刺。

  夜羽幽荨暗叹秦诗语攻击巧妙,让人躲闪无能,就算是她,还是被秦诗语锋利的刀刃划破了手臂。

  殷红的血液涌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激起嗜血的战意。

  “诗语好棒!!”台下的秦韩胳膊肘往外拐的给秦诗语鼓掌。

  你是哪个队伍的啊,真没义气。

  夜羽幽荨在愤愤的想,好歹是一个队伍的,看见秦诗语伤了她居然那么开心,有异性没人性!

  这么想着,夜羽幽荨突然感觉心脏剧烈一颤,说不清的感觉涌上心头,体内的战斗血液开始叫嚣沸腾,猛烈撞击着脆弱的血管,血管肿胀的仿佛即将爆炸,大脑里仿佛有无数个声音在呼喊,呼喊着战斗,渴望着血液的洗礼。

  一向理智的她居然意志居然有些不定,在学院的赛场上居然起了杀意,这不是她。

  “圣光!”夜羽幽荨率先使用法技,身体被灰黑的圣光包裹,被划破的伤口迅速愈合,这才勉强平息住即将爆发的情绪。

  “不愧是黑圣官,好强的治愈力!”自从遇见夜羽幽荨,左翰就没停下赞叹。

  “真想把这小子敲晕绑回去。”辰南暗自咂舌。

  “影刃之舞。”刃旋如盘,本来被秦诗语在手中的暗金匕首忽然绕着手开始旋转,如同螺旋桨一样,转速很快,看起来像一只圆盘,只见她的左手持盘横划,右手随后持盘竖切,直攻夜羽幽荨。

  “凌血夜刃!”夜羽幽荨也不再迟疑会不会对自己造成损伤,连忙使出必杀技,暗红色的十字形夜刃迅速飞出,足足十七枚,比上次使用多了两枚,应该是这段期间进步的效果。

  秦诗语自然是知道夜羽幽荨这一招有多么强悍,但是身已飞出,只能迎面侧闪,将双臂前上伸成一组平行线,然后两只暗金色匕首从上而下垂直划过。

  两人踩踏石砖上撒满的白沙,夜羽幽荨只有时间用她的冰凌法杖躲开第一击。

  庆幸的是冰凌法杖的坚固,并无大碍。

  而秦诗语相对来说就处于弱势了,刚刚一连串的攻击已经消耗了她不少体力,而她还需要躲避剩下的十枚血刃,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只见她猛地踩地,腾空而起躲过三枚血刃,刀身朝下俯冲直指夜羽幽荨,霎时间里刀光幻影,只听得见碰撞的声音。

  一个猛烈攻击,一个迷步而躲,二人的身影以分不清谁是谁, 夜羽幽荨用尽全力,面对秦诗语的攻击冲锋,冰凌法杖凝聚法力猛然撞上她的右胸,秦诗语发出一声闷哼后倒向一旁。夜羽幽荨的冰凌法杖随即划出一片模糊光影,人群尖叫起来。

  秦诗语捂住胸口,眼中是不容置疑的决绝的光芒,另一只手撑着地面起身。

  两人的呼吸迫促,人们听见她们喘息的声音,面孔膨胀,仿佛由内部的炭火烧红,人们由她们眼睛的明亮洞孔里,似乎瞥见喷出的火焰。 

     夜羽幽荨举起冰凌法杖,闪着白蓝色的光,法力逐渐涌入法杖,凝聚出白蓝色的能量团。

  糟了,秦诗语想到,马上下意识地把身体一偏,啪的一声巨响,秦诗语的眼睛因一阵强烈的白蓝光而眯了起来,同时她只感到左肩一阵剧痛,整条左臂的知觉消失了。

  胸口的剧烈疼痛加上左臂的重创,秦诗语的面色苍白如纸,左手握着的暗金匕首因无力而掉落,只剩下孤零零的右手依旧紧握着最后一把匕首。

  秦诗语咬紧牙关,她能感觉到一股腥甜涌上喉头,嘴里满是血液的铁锈味,但是她仍然不想放弃,即使是输,她也要坚持最长的时间。

  夜羽幽荨暗叹秦诗语的坚韧,她欣赏秦诗语,她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她自己的影子,同样的不愿放弃,同样的坚持到底,还有同样的……不服输的眼神。

  夜羽幽荨无奈的摇摇头,这么一想,她还真有些下不了手,但是这是她最后的比赛,只要赢了这一局,她就可以拿到第一名的奖励。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所谓好人是在保全自己的利益之下所做好事的人,如果好事涉及了自己的利益,那么好人很有可能会变成旁观者或者坏人,夜羽幽荨也不例外。

  不过她可以尽量将伤害减少到最低。

  夜羽幽荨最后凝聚法力,冲着秦诗语的后背打去,将她打飞出场,晕倒在秦韩怀里。

  这招看起来狠厉,其实不然,夜羽幽荨只是使了力将她撞出去而已,而且撞的是后背,没什么大碍,晕倒是因为冲击的关系,再说了,倒在秦韩怀里,也算安全。

  “夜羽幽荨胜!”裁判兴奋的敲响钟声,伴随着观众的欢呼与掌声,这场比赛总算落幕。

  夜羽幽荨也是精疲力尽,但还是打起精神对着秦诗语:“圣光。”

  黑色的圣光犹如黑色的暖阳将秦诗语包裹起来,虽然秦诗语还在昏迷之中,但是脸色逐渐红润,苍白的嘴唇上也多了几分血色。

  “好了,你送她回去吧。”夜羽幽荨无力的瘫软在赶来的君落怀里,她真的已经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疲惫不堪。

    不过奇怪的是,她虽然身体劳累,但是意识却异常清醒,精神也很好,没有一点倦意。

  “那孩子人不错。”夜羽幽荨将秦诗语打飞为秦诗语治疗的画面自然逃不过左翰两人的眼睛。

  “他现在应该已经精疲力尽了。”辰南跟着点头。

小苏 说:大家对文文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在评论区提出,我会一一解答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