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第三十四章.舞池风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四章.舞池风波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1-14 06:12 字数:3664

“卧槽不是吧!?”轻云樊苦着一张脸,舞会开始,所有人都找到舞伴了,只剩他一个,那他不是输定了!

  “看样子胜负已经出来了,”夜羽幽荨缓缓走过来:“云樊。”

  “啊!!不要啊!”轻云樊痛苦的哀嚎,却被响起的音乐压下。

  “活该!”霍蝶悠然在夜羽幽荨身旁说道,脸上全是幸灾乐祸的笑容,还不忘指着芷琴所在的方向:“刚好她就在那里,快去吧!”

  “哼!去就去!谁怕谁!”轻云樊一脸视死如归的往舞池中心走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赴死,表情才会那么悲壮。

  “幽荨,我们去跳舞吧?”看见电灯泡轻云樊走了,霍蝶悠然满眼兴奋的提议。

  “抱歉,悠然你随便玩,我想出去走走,这里环境太闷了。”夜羽幽荨揉了揉霍蝶悠然的脑袋,转身往门口走去。

  “我……”霍蝶悠然张口想叫住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眸中的星光逐渐被失落取代,周围的人一对对经过,不仅没有让她感觉到热闹,反而更显她的孤独。

  往舞池中心走去的轻云樊像有心电感应一般停住脚步,缓缓回头,静静的看着不远处那个孤单落寞的倩影,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收回目光,轻云樊面带着一缕柔和的微笑,更称他的俊逸非凡,瞳眸出奇明亮,气质温和亲切,身上散发的那股平易近人的亲切气息会让任何人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时便卸下心防。

  “芷琴,好久不见。”轻云樊端起长桌上的玻璃酒杯。

  “是云樊啊,好久不见。”芷琴惊喜的拿起自己的酒杯同轻云樊碰了一下。

  “你今天比平时还要漂亮。”轻云樊自然的说着甜言蜜语,把芷琴迷的头晕转向。

  “谢谢,你今天也很帅气。”女生都很难抵挡轻云樊这张会说话的嘴,芷琴也不例外,低着头,脸上不知是因为喝酒,还是因为害羞而飞起的红晕。

  两人交谈甚欢,站在远处的霍蝶悠然更显得孤独。

  “什么嘛,明明很开心的样子。”霍蝶悠然的视线逐渐转移到轻云樊和芷琴两人身上,忿忿的撇嘴,笑的那么开心,输的时候还装作很气愤的样子,说不定是故意不找舞伴的呢。

  “霍蝶同学,可以和我跳支舞吗?”说实话,霍蝶悠然算不上倾国倾城,那也绝对是花容月貌,来邀请她跳舞的男生只会多不会少。

  “没兴趣,走开!”霍蝶悠然狠瞪了来人一眼,拿着餐盘装了满满一盘子的食物坐在角落泄愤似的猛吃。

  这场舞会一点也不愉快!

  而使她这么孤独的夜羽幽荨,此时正坐在厅外的露天长椅上,静静的看着远方。

  “一个人在这不孤单吗?”一名身材火辣的女生娇笑着走到夜羽幽荨面前,微微俯身,丰满的胸部若隐若现的在夜羽幽荨眼前摇晃,魅惑十足:“需要我陪你吗,夜羽同学?”女生对自己的身材和魅力很有自信,毕竟她出手,极少有人能够抵挡的住她的诱惑。

  这个世界的孩子真够早熟,夜羽幽荨暗自感叹,不仅思想早熟,就连身材也是……当然,她没有资格说别人,她这个身体的身材甚至比面前这个女生的还要好几分。

  “不用。”夜羽幽荨果断的拒绝,冷淡的表情丝毫未变,语气平淡。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不够漂亮?”女生显然被夜羽幽荨的拒绝惊到了,从来没有人这么果断快速的拒绝过她,眼前这个如同磁石一般吸引人的男生,让她琢磨不透。

  “我对女生不感兴趣。”夜羽幽荨想了想,这么回答的话,应该就不会再烦她了吧,都说的这么直接了。

  “什么!?”女生惊愕的用双手捂住成O形的小嘴:“夜羽同学,难道你喜欢男生!?”

  “啊?”这话一出,夜羽幽荨也是哭笑不得,对女生没兴趣就一定会喜欢男生吗,什么逻辑,无奈的准备解释:“不,我……”

  “你有意见?”

  君落从不远处缓缓走来,黑色飘逸长发无风自动,面目冷峻到了极点,却是丰神俊朗宛若天神,犹如艺术家精工雕塑作品似的脸上,罩着万年不变的寒霜,直到看到夜羽幽荨回头,脸上的寒霜才逐渐暖化。

  夜羽幽荨被君落的风采给晃花了眼,一时之间居然忘了解释,任由君落走到她身边,宣誓主权似的揽住她的肩膀。

  “你们……”女生显然被这一现象刺激到了,第一小队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是那种关系,全校大半女生的梦中情人原来是……这种真相简直不能接受!

  女生呆滞的后退几步,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捂着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狂奔逃离。

  “哥,你胡说什么呢。”夜羽幽荨看着女生发疯似的逃离,无奈的看了君落一眼,希望不要有什么奇怪的传言才好。

  “这样就不会来烦你了,方便。”君落倒是一脸无所谓。

  “唉……算了,哥你怎么不去跳舞?”夜羽幽荨想让君落知道这样是会被全校误会的,但是看到君落无所畏惧的表情,选择放弃,换了一个话题。

  “我不会。”君落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

  “这样啊。”

  “你教我。”

  “什么?!”夜羽幽荨睁大眼:“让你的舞伴教你比较好吧,而且我是男生哎。”

  “她也不会,”君落淡淡的看了夜羽幽荨一眼:“我不介意。”

  “额……好吧。”夜羽幽荨狐疑的看了君落一眼,举行庆典的前几天学校明明有开设舞蹈课,哥一次都没参加吗?

  “那开始吧。”君落一脸理所当然的牵起夜羽幽荨的手,微凉的指尖触碰到那一抹柔软的温暖,异常舒适。

  “你看我的动作,先这样……”

  “这样?”

  “不,不对,是这样……”

  夜羽幽荨的第一曲舞,就在教君落的时间里慢慢结束了。

  令人意外的,此时在舞池中心大放异彩的不是轻云樊,也不是其他人,正是平时看起来呆呆傻傻的秦韩。

  只听音乐俱响,旋律斗急,秦诗语没有刻意做作,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而流畅,仿佛昙花绽放,刹那美丽让人更加珍惜, 她就像是天生的舞者,她的倾城光华,在每一个舞步的回旋,每一次指尖的舒展中,完美绽放。

    他们双双舞动,配合得完美无缺,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眼神炽热。

  秦诗语柔若无骨的腰剧烈扭动,秦韩一只大手将她完美掌控,姣好的曲线在紧身的鱼尾裙下更添诱惑,圆润的翘臀随着音乐摆动,一边开衩的斜式鱼尾裙使得修长白嫩的大腿若隐若现,大大刺激着所有人的目光。

  “真没看出来,”在一边的霍蝶悠然抓着点心都忘了塞嘴里,惊愕的愣在原地喃喃自语:“这两个人……太厉害了吧?”

  “这种时候你怎么还是只知道吃啊?”清朗的男声在霍蝶悠然身旁响起。

  “是你啊,你怎么在这,这种时候你不该把握机会追芷琴吗?”霍蝶悠然转过头,发现是轻云樊之后,脸上的惊愕马上被鄙视所取代。

  “太累了,休息一会。”轻云樊抚着眉心,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连续灌了好几杯才停住,无奈叹息,刚才想走,不知道被芷琴缠了多久,真有够磨叽的。

  “切。”我看你明明和她聊的那么开心,霍蝶悠然忿忿的想着,把目光重新转移到舞池中心。

  “怎么,羡慕?”轻云樊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心中感叹秦韩的深藏不露,转而对霍蝶悠然说道:“不然我勉强陪你跳一曲好了。”

  “我才不……”霍蝶悠然马上拒绝,但还是被轻云樊先一步拉进怀里。

  轻云樊熟练而绅士的握紧她的手,随着旋律抱着她滑入舞池。

  “我还没答应呢!”霍蝶悠然气愤而羞耻的大叫,这可是她今天的第一支舞,没有给幽荨,却给了轻云樊?

  “你要拒绝吗?”轻云樊反问道,眸中泛着迷离的醉意,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语气温柔到让人不忍拒绝。

  霍蝶悠然被这不同于平常的轻云樊惹得脸颊如同火烧般滚烫,只能默默跟着他的舞步翩翩起舞。

  他是醉了吗?不然怎么会露出这么让人心乱的表情。

  每一次的旋转,跳跃,伴随着随意身子飞舞起来的裙摆,霍蝶悠然就像一只优雅美丽的蝴蝶,或许,她本身就是蝴蝶。

  “今天很美。”轻云樊稍稍俯身,在霍蝶悠然耳边轻声夸赞。

  这一动作如同点火,霍蝶悠然感觉不止脸颊,连耳根都开始燃烧。

  她刚刚有喝酒吗?

  不然怎么感觉晕晕的,连看轻云樊都觉得他清秀俊朗,一定是喝醉了的原因……

  两人不知不觉也成为了舞池中的焦点人物,吸引大量同学的视线,却忘乎所以,浑然不觉。

  看着场内那两对完美默契的璧人,龙瑜洁恨恨的磨牙。

  怎么没有人来邀请她跳舞?是因为她打扮太美所以羞愧难当吗?

  她今天的打扮的确与众不同,一件深V礼服套在没有曲线的身上,后面是坦荡荡的大露背款式,甚至可以看到腰间的赘肉,浓妆艳抹的脸,加上被盘起插了一根俗气镀金大花簪子,令人不忍直视。

  最让她气愤的是,就连那个和她穿过同一件衣服的贱民居然都有人邀请,这让她怎么能忍!?

  龙瑜洁狠瞪了舞池中的芷琴一眼,环顾四周,猛地拉过一个男生就跳了起来。

  “哎你干嘛!”男生尖叫,伸手想去拉自己原有的舞伴。

  “与本小姐跳舞是你的荣幸,你就偷乐吧!”龙瑜洁眼疾手快的抬手接住他伸出的手,顺便十指相扣。

  男生拼了命的想要挣脱,却只能被一次又一次的拉回去,龙瑜洁粗壮的腿撞击着他的膝盖,细长的高跟鞋踩在他的皮鞋上,他终于领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龙瑜洁半拉半扯的带着男生走到芷琴身边,炫耀似的在她面前转了一个圈,靠在男生怀里。

  而男生,经过刚刚的挣扎惊吓,像失了魂一般任由龙瑜洁拖来拖去。

  芷琴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们一眼,高傲的扬起下巴离开。

  龙瑜洁自然嘚瑟的拉着男生追上。

  舞池再次被轻云樊、霍蝶悠然、秦诗语、秦韩,四人占领。

  “悠然和诗语都跳的好棒啊,”坐在餐桌前的白树树感叹道:“可惜我不会跳舞。”

  “前几天的舞蹈课你都去哪了?”身边的浮莜失笑道。

  “太无聊就跑去玩了。”白树树吐了吐舌头,端起桌上的酒杯猛灌一口:“这里的酒真好喝,而且还不刺口。”

  “玄宗学院的果酒,甘甜浓厚,没有度数,怎么喝也不会醉,真是造福了我们这些不会喝酒的人。”浮莜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这场舞会每一个人都各怀心事,不过,每一个人,应该都很快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