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第十九章.打通经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打通经脉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1-02 06:12 字数:2502

  夜羽幽荨一路都是虚着回去的,再也使不上劲,一进寝室就倒在床上。

  “弟,你去哪了?”君落看见夜羽幽荨回来,连忙上前询问:“怎么这副模样?”

  “我……找到一个修炼的好地方,就贪心多呆了一会。”夜羽幽荨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反正确实是修炼,地方也确实不错,这应该不算骗人吧。

  “这样啊,修炼还是要循序渐进,不要贪心。”君落没有怀疑,而是嘱咐道:“你的身体那么弱,有些训练暂时还是不要做。”

  “我有分寸的。”夜羽幽荨点头。

  “你喝酒的时候也这么说,”君落好不吝啬的翻了个白眼:“结果就你醉倒过去。”

  “额……那是意外!”夜羽幽荨心中无限悲愤,她怎么知道这个身体的酒量那么差,如果是她以前的身体,这点小酒算什么,亏她开始还放下大话,这回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下次不要再有这种意外,”君落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哥……”夜羽幽荨心中一颤,原来君落是孤儿?难怪他从来没有说过家里的事,想到这里,夜羽幽荨重重的点头:“好!”

  “你累了,先休息吧,我去打点水帮你擦拭一下身体……”君落起身。

  “恩……恩?等等!”夜羽幽荨迷迷糊糊的闭眼应道,在反应过来君落说了什么的时候,连忙拉住他的衣袖:“我……没怎么出汗,不用擦了。”开什么玩笑,让他擦拭身体,那她女生的身份不就暴露了,到时候该怎么解释?自己有异装癖?

  “擦一下会舒服一些。”君落以为夜羽幽荨是不想麻烦他,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这点小事,哥哥还是做的了的。”

  “真的不用!”夜羽幽荨一激动,手掌的力量变大,一时之间,居然直接把君落拉了下来。

  “啊!”君落没有反应过来就把夜羽幽荨压在床上,鼻尖相触,夜羽幽荨甚至能够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艾草香。

  这么仔细看,哥……更加好看了。

  夜羽幽荨眨眨眼,君落的皮肤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就算他们现在距离那么近,他的皮肤也依旧光滑白皙,泛着点点潮红,高挺的鼻梁让人很是羡慕,微张的薄唇,以及最摄人心魄的金色眸子,里面金光涌动,仿佛一片金色的海洋。

  “弟弟……”君落的脸色微红,他这个弟弟真的太像女生,平时看起来就像,现在靠近了更像,不得不说……这个弟弟长的,很精致。

  “我不是故意的。”夜羽幽荨一把推开君落,坐起身来:“只是我真的不用擦身体了。”

  “啊恩……那就不擦了,早点休息。”君落被推的后退了几步,站稳身体说道。

  “我说你们还要说多久啊,都把我吵醒了,”轻云樊嘟囔的翻了个身:“没想到君落你是恋弟狂。”

  “……”君落默默拿出赤笛放在唇边:“第一曲——”

  “我错了我错了!”轻云樊眼见不妙立马投降,开什么玩笑,君落就是用这一招将对面的浮莜秒杀的,他可不想试试那种滋味。

  “对了,秦韩呢?”夜羽幽荨重新躺好,问道。

  “他?撒酒疯跑出去了。”轻云樊想了想:“不用担心,反正他在哪里都可以睡的很香!”

  “也是……”夜羽幽荨放心的闭上眼,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另一边女生寝室,可就没有这么安宁了。

  “诗语……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诗语,你、你……呃!打架的样子真好看!”

  “诗语……”

  “闭嘴!”秦诗语将桌上的杯子狠狠扔在秦韩脸上,却被对方一把接住。

  “诗语送我礼物……呃!”秦韩傻兮兮的笑起来,将茶杯握得紧紧的。

  “噗!诗语,他这样子好可爱啊!”霍蝶悠然笑着在床上打滚:“他那么喜欢你,你就从了吧!”

  “滚!”秦诗语怒瞪,她是造了什么孽,有一个麻烦精霍蝶悠然还不够,还要再加一个秦韩,真是快疯了。

  “悠然说的是事实啊,”白树树也忍不住插嘴:“都说醉酒后的人是最真实的,他醉后还想着你,一定很在乎你啊。”

  “那又怎么样,”秦诗语嫌恶的将凑近的秦韩推开:“我不在乎。”

  “秦韩真可怜。”霍蝶悠然同情的望着秦韩。

  “诗语……”秦韩被推倒在地,却没有马上站起来,金色短发低垂,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马上给我回去。”秦诗语转身背对着他,不再理会。

  “我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过!”秦韩突然大吼,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什……什么情况?”霍蝶悠然不敢置信的盯着秦韩,刚刚那句话真的是他说出来的?一直温柔腼腆的他怎么会说出这样霸道的话?

  “呵,”秦韩单手撑地,猛地一下站起来,一把将秦诗语压在墙上:“你给我听清楚,你、是、我、的。”

  “天呐,这真的是秦韩吗?”霍蝶悠然惊讶的捂嘴,怎么说呢,这样……还挺帅的。

  “我不是任何人的。”秦诗语冷笑一声,暗金匕首已经架在了秦韩的脖颈:“滚开。”

  “不要,”秦韩挑眉,不怕死的更加凑近,惹得秦诗语连忙收手:“我就喜欢离你这么近。”

  “你疯了。”秦诗语不适的皱眉:“霍蝶悠然,把老师叫过来。”

  “诗语,你这么叫我很生疏哎,叫我悠然就好啦!”霍蝶悠然不满的回道。

  “少废话,叫老师。”秦诗语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秦韩,话语中多了几分着急。

  “可是叫老师的话,秦韩会很惨的!”霍蝶悠然有些不忍心。

  “那就不要怪我了。”秦诗语眼中一冷,猛地抬脚,膝盖撞上男生最脆弱的部位——

  “啊!!!”一声响彻天空的痛呼,秦韩双手捂住下身,帅气的脸已经痛的变形,不停地跳着。

  “嘶……诗语,你狠!”白树树怕怕的吞了吞口水,诗语这会心一击,不知道会不会让秦韩留下心理阴影。

  “哼,”秦诗语走到弹跳的秦韩身边,抬手一掌将他砍晕:“把他扔出去。”

  “不好吧……”霍蝶悠然和白树树相互看了一眼,纠结。

  “你们是要你们扔,还是我扔?”秦诗语勾起嘴角,原本很美丽的她此时更加美丽……和恐怖。

  “还是我们扔好了!”霍蝶悠然和白树树异口同声的回答。

  开什么玩笑,要真让诗语扔,估计明天就见不到他了!

  想到这里,霍蝶悠然和白树树,一人抬头和肩膀,一人抬脚,将秦韩稳稳的放在女生寝室外不远处的草地上。

  “秦韩刚刚的样子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哎!”白树树揉了揉手臂。

  “难道是因为醉酒的原因?”霍蝶悠然忍不住赞叹:“不过真的很帅哎!”

  “确实帅啦,居然敢那么对诗语。”白树树吐了吐舌头。

  “诗语太无情了吧!”霍蝶悠然最后看了秦韩一眼,忍不住感叹。

  “或许她不会表达吧。”白树树歪着头想了想:“我并没有感觉到她很讨厌秦韩啊。”

  “算了算了不想了,好累啊,我们回去睡觉吧!”霍蝶悠然挠了挠头,这种问题太复杂了,她懒得再想。

  “恩!”白树树点头。

  寝室的灯火终于灭了,喧闹也不再逗留,宁静将这所学院包围,一切都变得祥和美好起来,只有天上的星辰清醒着,闪烁着诉说一切所发生的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