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第十七章.拼酒意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拼酒意外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0-31 06:13 字数:5152

  在君落的强烈要求下,夜羽幽荨被逼无奈的灌了一碗汤,这顿午饭才算结束。

  “嘿,原来你们在这里!”等到夜羽幽荨吃完后,轻云樊才赶到食堂,随便打了一份饭菜坐在夜羽幽荨对面大吃起来。

  “你怎么才到?”夜羽幽荨撑着下巴,欣赏着轻云樊的吃相。

  “我啊——”

  “大家都在啊。”轻云樊话还没说完,一脸惆怅的秦韩也赶到了食堂,打了个招呼就去打饭了。

  “他怎么一脸吃屎的表情。”夜羽幽荨随口说道,其实她是一个很随性的人,恩……有时候也是一个口无遮拦的人,虽然刚认识的时候会感觉很难相处,但是真正相处之后就会知道,她其实很好相处。

  “噗——”轻云樊一口水喷了出来,幸好夜羽幽荨躲闪的快,不然就顺便洗了个脸,轻云樊擦了擦嘴角,抱怨道:“幽荨!我在吃饭哎!”

  “你吃你的,我说我的。”夜羽幽荨无辜的耸肩。

  “咚——”秦韩已经打好了饭菜,将盘子重重的放在桌上。

  “哥们,你怎么了?”轻云樊也注意到了秦韩的不对劲,一把搂住他的肩膀询问道:“怎么来的比我还晚?”

  “没什么……”秦韩焉焉的回答,机械的夹起饭菜放入口中咀嚼:“我在女生寝室多呆了一会。”

  “呦!看不出来你还挺开放的嘛!”轻云樊激动的吹了一个口哨。

  “并不是……”秦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埋头吃饭。

  “看样子他不想说,”夜羽幽荨挑眉:“对了,云樊你还没说你怎么这么晚。”

  “我啊,”轻云樊脸上是掩饰不了的得意:“都怪那些女生太热情,围的水泄不通。”

  “没看出来,你走桃花运?”夜羽幽荨上上下下将轻云樊打量了一番

  “哈!不是我跟你们吹,里面美女还不少,其中有一个叫……芷琴的,长的真是不错!”轻云樊属于得了便宜卖乖那一类型。

  “芷琴?”夜羽幽荨念叨了一遍,耸肩:“没兴趣。”

  “难得那个男人婆不在,我们几个兄弟去找点乐子吧!”轻云樊豪气的一拍桌子。

  “你想去哪?”秦韩放下筷子,接着话。

  “喝酒,喝酒怎么样!庆祝我们兄弟几个的首次胜利!”轻云樊提议道。

  “没意见。”夜羽幽荨已经习惯了这里孩子的早熟,再说她前世的酒量虽然不是千杯不醉,但也是鲜有对手的。

  “恩。”既然夜羽幽荨都说了没意见,君落也跟着同意。

  “好吧,我酒量不是很好,你们手下留情。”秦韩看大家都同意了,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他刚刚受到打击,不是有借酒消愁这一说法吗。

  “哈哈哈,都是兄弟,当然!”轻云樊豪爽的一拍秦韩的肩膀:“事不宜迟,我们走吧,我知道一家很有名的酒店!”

  “恩。”众人纷纷起身,跟随着轻云樊的脚步。

  另一边的女生寝室,秦诗语已经上好了药,不得不说秦韩给的药效果很好,刚上没多久,她已经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了。

  “唔……”一直昏迷的白树树渐渐清醒,茫然的看着四周:“这是哪?”

  “树树,你醒啦,”霍蝶悠然不仅眼尖,听力也出奇的好:“这是我们寝室哇!”

  “啊,比赛结束了?谁赢了?”白树树揉揉眼睛。

  “哎,重在参与,谁输谁赢都是一样的!”霍蝶悠然并不想让输赢伤了朋友们的感情,打起了马虎眼。

  “恩,你说的对!”白树树认同的点头,看向秦诗语:“诗语你有没有受伤?”

  “不用你管。”秦诗语冷冰冰的回答。

  “额……诗语已经上了药,没事了,”霍蝶悠然眼见气氛不对,连忙岔开话题:“对了树树,没想到你居然会暴走,我还以为你很柔弱呢……”

  “啊这个啊……”白树树的眼神突然黯淡下去,像是在回忆什么:“小时候因为我身体天生比族人差,所以一直受欺负,只有一个人会保护我,他很厉害,不让我受到一点委屈,可是后来他受重伤离开后,没人再保护我,在整天的欺凌之中,我才发现自己拥有暴走天赋。”

  “这样啊,抱歉提到你的伤心事了,”霍蝶悠然触动的起身:“那个保护你的人……莫非是男生?”

  “啊……是。”白树树没想到霍蝶悠然会突然这么问,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哇哦!你不会喜欢他吧!”霍蝶悠然一副花痴的捧住脸:“这么浪漫!”

  “喜欢……”白树树的脸颊持续升温。

  “我是你的话我也会喜欢他的!”霍蝶悠然笑嘻嘻的走下床:“不过……你说他离开了,他去哪了?”

  “不知道,”白树树垂下眸子,轻叹了一口气:“他被坏人所害,身受重伤,在我们那里没有人能够医治,他只能离开去更远的地方寻找治疗的方法。”

  “那你怎么不跟着他去?”夜羽幽荨走到白树树身边。

  “我……不想再拖累他,他每次受伤,都是因为我的关系,”白树树紧咬嘴唇:“所以我要变强,变得很厉害更厉害,然后再去找他,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没想到你这么痴情!”霍蝶悠然感动的一把抱住白树树:“我们一起加油!”

  “悠然!”

  “树树!”

  两人紧紧相拥。

  “……”秦诗语无语的捂住耳朵:“两个白痴。”

  “就是这家酒店!”轻云樊等人已经出了学院来到街道角落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门口。

  有些破旧的木门,已经泛黄的招牌,矗立在毫无生气的小巷角落。

  “这里?云樊你在开玩笑吗?”秦韩擦了擦眼睛,眼前这家又小又朴素的酒店怎么看也不像轻云樊口中所说的“很有名的酒店”。

  “哎呀进去你就知道了!”轻云樊一把将秦韩推了进去。

  夜羽幽荨看着泛黄的招牌,希望里面的酒不是过期产品。

  但是他们进去之后就明白轻云樊为什么会这么说了。

  原来破旧的店面只是一个幌子,当他们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极大的封闭式酒店,里面充斥着嘈杂的人声,酒杯的碰撞声。

  四周的墙壁都是上好的红木,墙上挂着镶金壁画,灰色的丝绒地毯,每一张桌子上都放着一束暗红玫瑰,酒店中心有一个巨大的舞台,妖娆的女人在上面尽情扭动着身躯,引起一片唏嘘的口哨声。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秦韩不适应空气中的香气混合着酒精味,捂着鼻子直指轻云樊,一副我终于看透你了的模样。

  “喂喂喂,我声明!我来这里只是喝酒啊!”轻云樊一边解释一边走向吧台:“嘿,好久不见!”

  “这不是云樊吗?”端着酒杯的男人一脸欣喜,大笑拍着轻云樊的肩膀:“你真是好久没有过来喝酒了,来,今天我专门给你开一桌!”

  “看样子你还是常客!”秦韩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不跟你解释了,过来喝酒!”轻云樊抚额坐好,打了一个响指:“先来一箱幻紫纯露!”

  “一箱!?”秦韩差点没坐稳摔倒在地上。

  “幻紫纯露?”夜羽幽荨看着服务生将方形的玻璃瓶放在桌上,里面深紫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涌动,整整齐齐摆了一桌子。

  “是这里最清甜的烈酒,”轻云樊直接抓过一瓶灌了一口,一脸享受:“不用客气,随意喝,我请!”

  “光喝酒吗?”夜羽幽荨有些犹豫,她没有喝过这个世界的酒,也不知道烈性,但是刚刚开盖的时候,那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可不是唬人的,她还是想这里有什么吃的可以用来下酒,她可不想喝到胃疼。

  “幽荨说得对,光喝酒太无聊了,不如我们来比赛吧!”轻云樊完全曲解了夜羽幽荨话中的意思,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来。

  “比赛?怎么个比法?”秦韩刚刚试喝了一口幻紫纯露,清甜的味道真的很不错。

  “恩……这样吧,我们就比谁喝的多,喝的最少的人要受惩罚,”轻云樊眼珠咕噜一转,露出一个坏笑:“输的人要扮女装上街走一圈!”

  “什么!太狠了吧!”秦韩惊恐的瞪大眼睛,开玩笑,作为一个男生,男扮女装就够丢脸了,居然还要上街走一圈,这简直……

  “可以啊。”夜羽幽荨倒是爽快的答应了,第一是因为她是女生,输了也无所谓,第二嘛,凭她的酒量怎么可能输,不过她倒是挺想看秦韩男扮女装的……毕竟他长的那么精致。

  “恩。”君落还是一脸淡定,浑身上下散发着绝不会输的自信。

  “少数服从多数,秦韩啊,你就乖乖等着穿女装吧,哈哈哈哈……”轻云樊张狂大笑:“这里一共有四十瓶幻紫纯露,我们就一人十瓶,谁喝的最少就算输,如果全部喝光,就再来一箱!”

  “他干嘛那么拼?”夜羽幽荨皱眉看向君落,她怎么总感觉云樊不仅仅只是想比赛,更多的是想发泄。

  “谁知道。”君落自顾自的拿起一瓶酒喝了一口:“弟弟你身体撑得住吗?”在君落眼里,夜羽幽荨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他担心这个弟弟撑不住这么烈的酒。

  “放心吧,我可是圣官,我这里有数的。”夜羽幽荨自信的回答,抿了一口幻紫纯露,赞叹道:“味道真的不错,如果不是闻得出它浓烈的酒精味,根本想不到它的烈性吧。”

  “那就好。”君落仰头,方形的酒瓶很快就见了底,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夜羽幽荨眨眨眼,看样子这个哥哥的酒量不容小觑啊,她也不能落后。

  想到这里,夜羽幽荨猛灌一口。

  “你们……”秦韩瞪圆眼睛看着除他以外的所有人大口灌酒,咬咬牙也跟着喝起来。

  幻紫纯露的特点一是味道清甜可口,不会灼伤喉咙,但是它的第二个特点就是——后劲很大,刚开始灌下去可能觉得没什么,不用多久,酒精的作用就会全部发挥出来,一股劲的冲上头脑。

  “你们……谁醉了!?”轻云樊半眯着眼睛,话语中含着三分醉意,他自己喝掉了五瓶,意识还清醒着。

  “我没有……”夜羽幽荨只感觉一片发昏,使劲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起来,开什么玩笑,她才喝三瓶而已,怎么可能醉!

  君落根本没有理会轻云樊的话,而是将第八瓶酒灌进肚里,用实力证明一切。

  “别说,云樊你选的这个酒越喝越好喝!”出乎意料的是,秦韩已经喝掉了六瓶,却也一点醉意也没有,相反,还越喝越兴奋。

  “你不是酒量小吗!?”轻云樊将第六瓶酒重重的放在桌上,说好的酒量小不会喝酒呢!现在这样算什么!

  “我在我们家里酒量是最小的,每次都被他们灌醉……咕噜……”秦韩一边解释,一边喝着第七瓶酒。

  “你特么的坑我!”轻云樊怒吼,秦韩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想到居然这么能喝,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输,要我穿女装……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

  “我……哎?你们怎么晃晃悠悠的?”夜羽幽荨努力睁大眼睛,歪头看着众人。

  “我们都坐的好好的啊。”秦韩疑惑的伸手在夜羽幽荨眼前晃悠:“幽荨你是不是醉了?”

  “开什么玩笑?我……我没醉!”夜羽幽荨抓着酒瓶,稳住身子,差点洒了君落一身:“我很你们说,我喝酒那么多年,还没有输过……”

  “那么多年,幽荨你也才十四岁好嘛!”轻云樊看见夜羽幽荨这副模样,心中大喜,一般人出现这副模样多半已经醉了,看样子他不会输了。

  “你不懂……”夜羽幽荨摇摇晃晃的起身,把酒瓶举的好好的:“干!”瓶口还没送到嘴边,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小心!”君落眼疾手快的将夜羽幽荨一把搂住,温暖的身子缩在他的怀里,夜羽幽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乖巧。

  “唔……我还要喝……”夜羽幽荨挣扎了一下,抬手按住君落的头,仰头吻了上去。

  “唔!?”君落瞪大眼睛,嘴唇上的温暖告诉他这是现实,柔软的触感,带着幻紫纯露的香气,君落只感觉自己的大脑炸开,本来清醒的意识此刻也变得有些朦胧,他是怎么了,一点也不讨厌幽荨的吻,他也醉了吗?

  “果然是醉了!哈哈哈哈输的不是我!额——”轻云樊幸灾乐祸的大笑,被君落一记眼神打住了笑容。

  “我送他回去。”君落先是一把将夜羽幽荨抱起,就像男生抱女生一样,后来又觉得不太妥当,干脆直接背起夜羽幽荨往寝室的方向走。

  “我跟你一起,我也喝不下了。”这个时候的秦韩已经灌完了十瓶,眼中也带着几丝朦胧。

  “我也是。”轻云樊是除了夜羽幽荨以外,醉的最严重的,但是还能走路,就是摇摇晃晃的控制不住。

  “还说自己心里有数,”君落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背上的人,叹了一口气:“真不让人省心。”

  “哎,你看君落这个时候还真有哥哥的样子,虽然平常冷冰冰的冻死人!”轻云樊靠在秦韩的身上防止自己摔倒。

  “对啊,这么看,他还挺温柔的。”秦韩认同的点头,动了动肩膀:“你好重啊……”

  “屁!老子这是强壮!”轻云樊像打了鸡血一样大叫道。

  “好好好……”秦韩敷衍的回答。

  夜羽幽荨被安置在寝室的床上,一直熟睡到晚上才醒来。

  “醒了?”君落从夜羽幽荨躺下那一刻开始,就寸步不离,生怕她出什么事:“醒酒汤,喝吧。”

  “谢谢。”夜羽幽荨顺从的接过,一口灌下。

  “跟哥哥说什么谢。”君落宠溺的揉了揉夜羽幽荨的脑袋:“头疼吗?”

  “恩……还好!”夜羽幽荨摇摇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已经这么晚了!?”

  “对啊,你一直在睡。”君落点头。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哥你不用等我,再见!”夜羽幽荨慌忙从床上弹起来,拔腿就跑,惨了惨了,才答应师傅晚上要去修炼来着,这可是修炼的第一天,她就晚了这么久,不知道师傅还在不在……

  “你去哪……”君落话还没有说完,夜羽幽荨就跑了个没影。

  夜晚的树林一片寂静,夜羽幽荨直接使用迷步在树林里穿行,能够节省不少时间。

  “咻——”一颗石子不知从那个方向飞射而出。

  “谁!?”夜羽幽荨转身躲过。

  “咻咻咻——”石子突然变成了三颗之多。

  天色自己黑了,夜羽幽荨看不清石子的动向,冷不防被一颗石子打中额头:“哎呦!”

  “小家伙你很可以嘛,”苏韵捧着石子从树上跳下来:“第一天就放我鸽子。”她作为血巫,从来只有别人等她的份,她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等过别人,而且还是后辈。

  “师傅对不起!”夜羽幽荨深深鞠了一躬,师傅好心要来教她,她却因为醉酒而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让师傅等了那么久,她自己也很是愧疚。

  “唉算了算了,下不为例,”苏韵眼见夜羽幽荨这副模样,心软下来:“知道做错了,等下就更加努力给我练习,也不枉浪费我那么多时间。”

  “谢谢师傅!”夜羽幽荨连忙点头,她知道师傅是原谅自己了。

小苏 说:小苏粉丝群399360699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