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两队之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两队之战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0-30 08:20 字数:5212

  暗红色的夜刃从冰凌法杖中迅速飞出,数量有十五枚之多,夜刃的数量会随着使用者的能力而增加,最高可达到一千枚,十五枚夜刃成十字状直直飞向林天。

  “幽荨也太拼了吧!”轻云樊惊愕的瞪大眼睛,就连冲在最前面的他都能感受到来自夜刃的压力,幽荨不会一上来就把大招放出来了吧。

  “护体!”林天没有想到夜羽幽荨会先放大招,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最佳的防御机会,连忙举起剑护在自己身前,金色的光芒像鸡蛋一样将他包裹起来,暗红色的夜刃狠狠撞击在光芒之上,在第八枚夜刃撞上之后,林天的护体完全破碎。

  “咳……”夜羽幽荨护住心口猛咳一声,凌血夜刃虽然厉害,但是每使用一次,就会对使用者造成一定的伤害,不过这点伤害,她还是受得起的。

  “幻级雨露!”一旁的浮莜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挥动着白玉法杖,乳白色的雨露挡在林天身前,替他抵挡着凌血夜刃的攻击。

  但是,凌血夜刃哪有那么好挡,这可是夜羽世家的秘技,嗜血的力量又岂是浮莜温和的法技可以抵挡的。

  “金鳞冲撞!”轻云樊看着浮莜的法技被夜羽幽荨的夜刃打破,乘胜追击,举起重剑狠狠砍向林天的手臂,他知道作为圣骑士,只要手臂无法动弹,就失去了作战能力。

  “灭世咆哮!”一直默默无闻的白树树突然红了眼睛,手中的白玉法杖也发出耀眼的白光,一张樱桃小口猛地开启:“啊!!!!!”刺耳的咆哮带着冲击力响彻整个竞技场,除了老师以外的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甚至施放法力来抵挡冲击。

  轻云樊还没来得及砍到林天,就被这冲击力震退了好几步。

  这个时候对面的御剑天连忙冲上去与轻云樊对峙。

  “正好都是圣骑士,让我来看看你的斤两!”御剑天狠狠的笑着。

  “你还不配!”轻云樊不甘示弱,两人一时之间竟然不分上下。

  秦韩眼见不妙,马上念出口诀:“神圣王冠!”空中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王冠,将御剑天牢牢困住。

  “我这个法技可以控制吸收对方的力量三秒,等下你们对峙,他一定耗不过你!”秦韩抽空解释道。

  “好兄弟!”轻云樊狡黠的笑出了声。

  秦诗语虽然难受,但毕竟等级高一点,趁着这个机会把目标瞄准了夜羽幽荨,闪身上去。

  “幽荨小心!”霍蝶悠然一直紧紧、盯着秦诗语的动作,一见到不对,马上赶到夜羽幽荨身前,巨大的蝴蝶镖跟着飞出。

  秦诗语敏捷的躲过霍蝶悠然的攻击,纤细的身影在空中竟成了多个,一时之间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谁真谁假。

  “分身!?”夜羽幽荨低呼一声,现在的她不可能再用凌血夜刃,只能够凭自己的本事了。

  “第一曲——破魂!”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被人注意的君落突然出手,凌厉的攻击直直指向毫无防备的浮莜。

  “保护浮莜!!”林天被剩下的夜刃刺中,速度缓慢了不少,来不及去帮忙抵挡,只能大吼。

  御剑天正与轻云樊对峙,本身力量就已经衰竭,林天这一吼让他分了神,仅仅不到两秒,就给了轻云樊可趁之机。

  轻云樊把所有的力量集中于手臂,将重剑发挥出最大的威力,重重的砍在御剑天的右手上。

  “呃啊!!!”御剑天痛苦的怒吼,眼中尽是不甘:“你居然偷袭!”

  “是你自己分神!”轻云樊再一施力,将御剑天打出场地之外。

  秦诗语刚刚去袭击夜羽幽荨,根本没有保护浮莜的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落的法技打在浮莜身上。

  “啊!!!”浮莜的身体自然没有林天他们强壮,圣官本身就是脆弱的职责,被君落这一击,竟然直接打晕了过去。

  “来啊!你们怂什么!打!!!”这句响彻天际的怒吼不是别人,正是看似柔弱的白树树发出的。

  “天呐,树树这是怎么了!”霍蝶悠然惊呼,树树不应该是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吗,怎么这么……彪悍。

  “校长,这是……”竞技场上空的苏韵也感受到了白树树非同一般的气势,转头看向一脸看好戏的墨玄。

  “这是暴走,很少人会拥有这种天赋,”墨玄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见:“这只有在战斗中才会爆发,整体力量持续上升,在力量与气势上全盘压倒敌人的特殊天赋,没想到……我们学院里就有这么一位。”

  “我还真是小瞧她了……”霍蝶悠然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想起自己昨天还说怕她被欺负,要保护她……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嘛!

  秦诗语虽然惊讶,但是并没有被影响,操纵分身从四面八方一同攻击夜羽幽荨。

  夜羽幽荨险险躲过,大脑不停地运转。

  既然是分身,一定与本体有着差距,只要找到实力最强的本体,其余的分身都不算什么。

  秦诗语冷笑一声,她怎么会不知道夜羽幽荨在想什么,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分身是可以重新融合的吧……

  空中的分身突然消失,秦诗语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夜羽幽荨背后,眼中精光闪烁:“暗金绝杀!”

  秦诗语的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整个人都变得朦胧起来,挥动匕首的速度极快,每一下都是朝着夜羽幽荨最脆弱的地方攻击。

  “幽荨!”霍蝶悠然咬牙,抬起手臂,手上的蝴蝶镖旋转三百六十度,停留在霍蝶悠然手背上,呈十字状,发出绚丽的粉光:“峨峨彩蝶!!”

  两只巨大的蝴蝶镖同时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只直直撞向秦诗语的身体,另外一只却再空中转了一个弯,突然撞向秦诗语的后背。

  此时的夜羽幽荨也抬手,法力集中于法杖之上,给霍蝶悠然的蝴蝶镖更添一分力量。

  霍蝶悠然的这招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释放,自动锁定目标,并且前后两只蝴蝶镖最终会狠狠撞在对手身体上重合,伤害极大,所以在使出这招之后,霍蝶悠然和秦诗语同时失去了战斗力。

  “啊啊啊啊!!!”白树树举起法杖,一点也不怕浪费的到处释放法力,弄得轻云樊根本无法近身。

  “没想到最难对付的居然是看起来最好欺负的人……”轻云樊恼火的再次躲过白树树的攻击。

  台下的秦诗语也很惊讶,她一直以为白树树是整队最弱的人,没想到居然站到了最后。

  “迷步!”夜羽幽荨突然动身,以一种难以捉摸的步伐刚好躲过白树树的全部攻击,直接近身抬手砍向她的后颈。

  “咚——”白树树倒地。

  “好……现在剩下的,只有林天了吧?”夜羽幽荨脸上突然冒出一个奸诈的笑容。

  轻云樊、秦韩、君落心领神会,一步一步靠近林天。

  “你!你们要干什么!”林天惊恐的后退,却被轻云樊困住。

  “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废物的威力!”轻云樊等人摩拳擦掌,各自举起武器群殴起来。

  “啊!你们这是公报私仇!”

  “啊啊啊!”林天止不住的哀嚎,回荡在整个竞技场内,显得格外渗人。

  “老师!他们公报私仇!”御剑天指着还在殴打的人群:“我们队长都要被打残了!”

  “圣光!”夜羽幽荨低呼使出治愈系法技,黑色的光芒将鼻青脸肿的林天包裹,不出一会,脸上的伤口就自动愈合了,当然夜羽幽荨使了个小坏,只修复了脸,其他部位的伤口依旧在,这样,就算林天想要告状,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自己哪里哪里”受伤了吧。

  “你看清楚,我们哪有公报私仇!”轻云樊站到一边,把看起来完好无损的林天露了出来。

  “你!你们……”林天有苦难言,只能急得干瞪眼。

  “好了,我们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啊,回去多练习吧!”轻云樊得意的吐着舌头。

  芷琴双眼放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夜羽幽荨,黑圣官,还是整队的指挥者,他怎么这么优秀!还有那个黑级云游诗人,一击必杀简直太帅了,她一定要得到他们!一定!

  “这场比赛——第一小队胜!”苏韵沙哑的声音中多了几丝自豪,当然,这是她徒弟的胜利,她当然自豪。

  “等着瞧!”林天队伍的成员,扶的扶,背得背,御剑天背着浮莜,林天背着白树树,可怜的秦诗语却落了单。

  “我去帮她!”秦韩连忙跑上前去,一把抱起秦诗语:“我送她回寝室!”

  “哦~”轻云樊一脸“我们懂得”的表情,意味深长的拖长了声音。

  “放开我!”秦诗语并不领情,神色阴冷的瞪着秦韩。

  “我……你现在受伤,不方便行动,我、我送你……”秦韩被秦诗语盯的有些紧张,结巴的回答。

  “不需要!”秦诗语开始挣扎。

  “别乱动!”见秦诗语挣扎,秦韩反而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你再乱动又受伤怎么办?”

  “……”秦诗语见挣扎无效,自己现在也使不上力,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那我扶悠然。”夜羽幽荨将已经虚脱的霍蝶悠然扶起来,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我带你回寝室。”

  “有没有受伤?”君落倒是毫不在意霍蝶悠然的情况,抓住夜羽幽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发现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哥,你太紧张了。”夜羽幽荨无奈的笑笑,这个哥哥把她当成娃娃了吗,那么弱不禁风。

  轻云樊抿了抿唇,无所谓的耸肩:“也只有幽荨你愿意扶这个男人婆了!”

  “轻云樊!我——”霍蝶悠然虽然虚脱,意识却很清醒,恼羞成怒的反击。

  “悠然,你省点力气,”夜羽幽荨拍了拍霍蝶悠然的后背,有些责怪的看了轻云樊一眼:“她还很虚弱,你就别激她了。”说完,夜羽幽荨一步一步慢慢的扶着霍蝶悠然回寝室。

  “幽荨……”轻云樊一瞬间居然没有反驳,而是看着夜羽幽荨扶着霍蝶悠然离开,喃喃自语:“你真的不喜欢她吗?”

  君落把赤笛收好,自顾自的从轻云樊身边走过。

  轻云樊还来不及多想,就被台下的女生围住——

  “你刚刚好帅哦!”

  “那个黑圣官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吗!他叫夜羽……什么来着?”

  “那个黑级云游诗人是叫做君落对吗!”

  “你和那个秦韩交情好吗!就是金级云游诗人的那个!”

  一系列的问题问的轻云樊头晕目眩,该死的队友们都溜了,留下他一个解决这么大的烂摊子,真是!

  “你们安静,没看见他很为难吗!”芷琴趁机冲上前,将部分女生挡了下来,清丽的脸上满是认真:“你们这么多人一起问他,要他怎么回答?”

  “哎你是谁啊!”

  “对啊,你凭什么管!”

  众女生纷纷嚷嚷,还有一个女生趁机推了她一把。

  “小心!”轻云樊眼尖的将芷琴一把搂住,才防止她摔倒。

  “啊……谢谢。”芷琴的俏脸一红,整个人却顺势靠在了轻云樊的身上。

  “额……那我就先走了,再见。”轻云樊干咳一声,扶芷琴站好,慌忙逃离。

  “我叫芷琴,你呢?”芷琴当然不忘自己的目的,眼见轻云樊要离开,立马报出自己的姓名,她知道,这样他一定会记住自己。

  “轻云樊。”轻云樊轻笑回头,在看到身后女生惊艳的表情后满足的离开。

  “我就知道我这么帅,有的是女生喜欢,哪像那个男人婆不懂欣赏,成天和我作对……”轻云樊独自走在回寝室的小路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石子。

  “幽荨,谢谢你!”霍蝶悠然被安全的送回寝室。

  “客气什么,你好好休息。”夜羽幽荨顺手揉了揉霍蝶悠然的脑瓜,软软柔柔的,很是舒服:“我就先走了。”

  “恩,再见。”霍蝶悠然乖巧的回答着,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好。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秦韩!”秦韩小心翼翼的把秦诗语放在床上,并不打算马上离开,反而和她攀起了话。

  “……”秦诗语显然没有理会他的打算,闭着眼睛熟视无睹。

  “额,你叫秦诗语吧!”被无视的秦韩并不气馁,而是继续说着:“我十四岁了,你……”

  “小弟弟,”秦诗语猛地睁开眼,冷哼一声:“如果你想泡我,那么我告诉你,我对比我小的男生没兴趣。”

  “怎么会……”秦韩不甘心的继续问道。

  “诗语好像十六岁了,”霍蝶悠然冷不防插了一句:“可惜,如果诗语十七岁,或者你十三岁就好了,女大三,抱金砖嘛!”

  “闭嘴。”秦诗语冷冷开口:“如果你对我有兴趣,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的好。”

  “哎秦韩,你不会真的喜欢诗语吧?”霍蝶悠然自然不会听秦诗语的警告,反而更加感兴趣的追问:“原来你喜欢这种女生,没看出来哦!”

  “我……”秦韩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他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自己还没有开始告白,就被拒绝了,这种感觉真难受。

  “诗语,不然你就给人家一个机会嘛,你看他脸都红了。”霍蝶悠然在床上打了一个滚,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说道。

  “再吵把你丢出去,”秦诗语毫不留情的驳回了霍蝶悠然的意见,转头看向秦韩:“你也是,快点离开。”

  “好,我不打扰你疗伤……”秦韩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尴尬,也不多作逗留,突然从物戒中拿出两个小瓶子放在秦诗语的床头:“蓝色的瓶子外敷伤口,红色的内服巩固……我就先走了,再见。”

  “哎,他人真的不错,”霍蝶悠然咂吧咂吧嘴:“我以人品保证,他是我们队伍除了幽荨以外最好的男生了,而且你看,他对你多贴心啊!”

  “我才不需要这种东西。”秦诗语连看都不看一眼。

  “跟谁过不去都别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霍蝶悠然笑吟吟的开口:“早点把身体养好,自己也会舒服一点。”

  “……”秦诗语没有反驳,眸子暗了暗,轻轻抬手拿过床头的瓶子。

  霍蝶悠然看见秦诗语的动作,也不再起哄,安安心心的躺在床上休息。

  夜羽幽荨刚走出女生寝室,就发现君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

  “哥?你怎么来了?”夜羽幽荨大步走过去。

  “等你一起去吃饭。”君落的眼神软下来,只有对这个弟弟,他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对了,等下还要帮悠然带饭。”夜羽幽荨点头。

  “我已经跟食堂的人说了,等下会有人送饭过去,”君落突然伸手捏了捏夜羽幽荨的肩膀:“走吧,你太瘦了。”

  夜羽幽荨有苦难言,等一会不会还要喝那么多汤吧,她突然不想去食堂了……

  “今天一站你有什么想法?”君落开口。

  “虽然你们同意我当指挥者,但是我还太生疏,团队的默契也不够,以后我们一定要一起加油。”夜羽幽荨认真的总结。

  “你让我很惊讶,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上来就放大招的人,”君落的嘴角泛起丝丝笑意:“这样出其不意的攻击,倒符合你这个人。”

  “我就当哥是在夸奖我了。”夜羽幽荨注意到了君落嘴角的笑意,心中惊讶,更多的是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

  “本身就是夸奖。”君落毫不吝啬的回答。

  “等下想吃什么?”君落问道。

  “什么都好……恩,就是不要汤!”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