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第十四章.拜师血巫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拜师血巫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0-28 00:14 字数:5727

“首先我们同为血巫,我敢保证,在学院里没有一个老师比我更有资格教你,我可以教你血巫的精髓以及技巧,这是其他老师都做不到的,”苏韵得意的理了理头发:“其次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不止血巫这一种职业吧?”

  “是。”夜羽幽荨大方的承认,这一点很好猜,如果她真的只有血巫这一种职业,在她入学的时候早就引起轰动了。

  “那么另一个职业是什么?”苏韵感兴趣的挑眉,她发现这个小家伙就像一座看似不起眼的矿,挖掘的越深,她的闪光点就越多,她快要迫不及待想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有多优秀了。

  “黑圣官。”夜羽幽荨面无表情的回答。

  苏韵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她知道这个小家伙是难得一遇的天才,却没有想到她的另一个职业居然也是黑级,双黑级的职业,该是怎样傲人的天赋啊!

  “既然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另一个职业,是不是也愿意当我的徒弟了呢?”苏韵趁热打铁。

  “当你徒弟也不是不可以,”夜羽幽荨看着苏韵露出欣喜的表情,话锋一转:“不过我听说别人拜师,师傅都会送徒弟一些见面礼什么的,身为血巫,我想师傅的见面礼应该不会差的,对吧?”

  “真是一只小狐狸,”苏韵无奈的笑笑,手中突然多了一枚暗红色的物戒:“这枚物戒是我专门请人打造的,可以滴血认主,只要你把血滴在上面,以后就只有你能够使用它。”

  “看起来不错。”夜羽幽荨接过物戒。

  “里面有一张血巫法技卷轴,是难得一件的嗜血法技,还有一些对你有帮助的小东西。”苏韵心中一阵肉疼,嗜血法技啊,这可是她多年的珍藏,要不是她控制不了那股子嗜血的力量,唉……

  “师傅果然大手笔,”夜羽幽荨舔舔嘴唇,她早就想学习血巫的法技了:“谢谢师傅!”

  夜羽幽荨突然跪下,冲苏韵磕了一个响头,声音沉稳有力:“从今天起,苏韵就是我夜羽幽荨的师傅!”

  “……好孩子,好孩子……”苏韵没有想到,看起来傲气的夜羽幽荨居然会为她下跪,这个小家伙的性子真是直爽,也不枉她这么看重他:“告诉我你的名字。”

  “夜羽幽荨。”

     “你是夜羽的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夜羽世家一直都是隐匿一族,这是人尽皆知的。

  “夜羽的人?”夜羽幽荨的脸色冷下来:“我只是里面被嫌弃的废物。”

  废、废物?!苏韵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开什么玩笑,有没有搞错,如果这个小家伙是废物,这个大陆上还有天才吗?

  不过看起来小家伙很痛恨自己的家族,还是不要继续问下去比较好。

  “小家伙,你一定要隐藏好自己是血巫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使用血巫能力,知道吗?”苏韵嘱咐道。

  “我听说有人专门捉拿血巫,希望利用血巫的群体攻击力量来扩大自己的力量,但是如果血巫宁死不屈,他们什么也得不到不是吗?”夜羽幽荨问出心中的疑惑,难道那些血巫真的愿意甘为人下,帮别人做事?

  “不,小家伙你想的太简单了,”苏韵摇摇头:“血巫的第一特点是群体攻击,第二特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夜羽幽荨还不知道血巫有第二特点。

  “是血液,”苏韵的神情凝重:“血巫的血液可以驯化幻兽,只要拥有一定量的血巫血液,就可以驯化自己能力范围以内的幻兽,定下血契,如果幻兽有一丝反抗的念头,便会五脏具焚,最终死去。”

  “这么可怕?”夜羽幽荨不禁咂舌。

  “是的,如果是幻兽自愿奉献自己的血液同血巫交换,那么那个人就会受到幻兽的保护,以后所受到的所有伤害,都由幻兽承担,不过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幻兽一直以来都憎恨人类,不可能有幻兽愿意代替人类承担伤痛, ”苏韵叹息:“所以一般没有后台的血巫在拥有一定能力之前,几乎都是闭关修炼,因为害怕被大世家的人抓去圈养,当做驯服幻兽的工具。”

  “我知道了。”夜羽幽荨咂吧咂吧嘴,原来自己还有这个作用……可不能浪费了。

  “平时我们不能有什么特殊的交集,每天晚上月色将隐之时来到这里,我来教你血巫的技巧。”苏韵嘱咐道。

  “谢谢师傅。”夜羽幽荨弯了弯腰,以表尊敬。

  “好了,今天你就不用来了,先适应环境。”苏韵抬头看了看天色:“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我们明天再见。”

  “师傅慢走。”夜羽幽荨看着苏韵在她面前消失,不禁咂咂称奇,神行真的是一种很实用的技能啊。

  摸了摸肚子,虽然还是圆鼓鼓的,但是也?没有刚才原先涨痛感了,夜羽幽荨随意走了走,就回去了。

  “幽荨,你回来啦!”霍蝶悠然是第一个发现夜羽幽荨的人。

  “恩。”夜羽幽荨点了点头,说道:“时候不早了,我想先回寝室修炼了。”虽然她挺享受悠闲的时光,但是她一直都记得,自己最大的目标就是变强,然后让那些瞎了眼的夜羽之人看看,他们口中的废物,到底是什么模样!

  “我跟你一起去。”君落优雅的擦了擦嘴角,他吃饭十分的缓慢,夜羽幽荨过了这么久回来,他才刚刚吃完。

  “哎,就知道修炼,你们很无趣哎,对吧秦韩!”轻云樊显然不满两人的做法,对于他来说,吃喝玩乐都比修炼要来的快活的多。

  “我觉得回寝室挺好的啊……”秦韩耷拉着眼皮,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吃饱了就困,你是猪吗!”轻云樊不满的大吼。

  “你也努力吧,别拖了后腿!”霍蝶悠然翻了个白眼。

  “哎!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这个大胃王!”轻云樊马上回击,这可不是他瞎说,夜羽幽荨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可算见识到了这个所谓的女圣骑士的食量,吃完自己那份还不够,居然又打了满满的一份,外加两碗汤才勉强饱腹,真没想到她看起来瘦瘦小小的,食量居然那么大。

  “我是女孩子哎,居然这么叫我!?有本事单挑啊!”霍蝶悠然双眼冒火,她最讨厌别人叫她大胃王了,她只不过是胃口好了一点而已!

  “来就来!你可不要说我欺负女生!”轻云樊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我们先走吧……”夜羽幽荨无奈的看了看身边的君落和秦韩,在看到两人双双点头之后,三人一同离开。

  走在回寝室的小路上,四周都是挺直的墨竹,清风微拂,发出竹叶摩擦的沙沙声。

  “打扰一下,”轻柔的声音响起,夜羽幽荨等人寻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鹅黄轻纱裙,体态轻盈,长相秀丽的女生缓缓从竹林走出,模样楚楚动人:“请问女生寝室怎么走,我……迷路了。”

  夜羽幽荨自己就是女生,对眼前这位美女自然不感兴趣,她也懒得管闲事,抬脚离开。

  君落自然也不感兴趣,冷冷的扫了一眼,跟上夜羽幽荨的脚步。

  秦韩迷糊的看着两人离开,又看了看眼前的女生,实在是挺可怜,挠挠头想了半天——

  “不好意思哦,我也忘了。”说完,秦韩小跑跟上大部队。

  “居然无视我芷琴的存在!”芷琴不甘心的紧紧盯着三人的背影,气愤跺脚,她就不相信,凭她的长相,会吸引不了那几个人的注意力。

  “刚刚那个女生,你们怎么不管啊。”回到寝室,秦韩打了个哈欠问道。

  “没兴趣。”夜羽幽荨正检查着物戒里的东西,随口回了一句。

  她确实对那种女生无感,虽然那个女生长相不错,但是一举一动总给她一种虚伪做作的感觉,相比之下,霍蝶悠然那种直率娇蛮一点的,反而更加讨人喜欢,她可不想和那种做作的女生打交道。

  “恩。”君落更是惜字如金,他无所谓那个女生怎么样,反正他不喜欢多管闲事,而且他觉得,那个女生长得,还不如自己弟弟好看,虽然拿男生和女生比有些怪异,但是他不得不说这个弟弟真的很美。

  “这样啊,你们真冷淡。”秦韩猛地倒在床上,话语中满是困意:“不过她确实给人一种作假的感觉……”话音刚落,他就进入了梦乡。

  夜羽幽荨倒是惊讶的挑了挑眉,她还以为秦韩是那种迟钝天真的人,没想到他的洞察力也不错嘛,也是……毕竟是她的队友,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君落已经闭上眼睛开始打坐,寝室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夜羽幽荨也不再耽误时间,认真的检测着物戒,突然发现里面居然有一颗血巫专用的法珠!

  夜羽幽荨并没有马上拿出来,而是感受着法珠奇异的力量,她感觉她可以驱动这股力量。

  直觉告诉她这颗法珠并不是特别上等的武器,但是也不差,应该是老师特别拿给她练习用的。

  想到这里,夜羽幽荨的心中好像有一股暖流划过,以前的世界里,她总是一个人处理很多很多的事情,压的她喘不过气,而现在到了这里,她认识了很多伙伴,还有自己的老师,没有了以前那种步步谨慎,小心翼翼的提心吊胆,这让她很开心。

  夜羽幽荨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人对我好,将千百倍还之。

  “对了,弟弟,”一旁打坐的君落突然睁开眼睛。

  “怎么了?”夜羽幽荨疑惑的看过去。

  “身为圣官,你的身子还是太弱了,来,我帮你打通经脉。”君落抓过夜羽幽荨的手,心想怎么会这么纤细。

  “哎?不用了吧?”夜羽幽荨连忙抓住自己的衣襟,她还不知道打通经脉要怎么做,万一要脱光衣服两人面对面怎么办?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想到这里,夜羽幽荨不禁老脸一红,连忙摇摇头,她好歹比君落多活了二十多年,怎么还会想这些。

  “你的身体那么弱,万一承受不住法力的消耗怎么办,这对我们以后的比赛很有帮助。”君落疑惑的看着夜羽幽荨,按理来说打通经脉不应该是一件好事吗,他怎么这么抗拒?

  “因为……那个……我有皮肤病!”夜羽幽荨随便扯了一个容易让人接受的理由。

  “皮肤病?”君落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难道是焚症?”焚症是极其罕见的一种病,患有此病的人身上会有大大小小的鼓起,弄破会散发奇怪的恶臭,不过这个病有一个好处,很多幻兽都受不了这种奇臭,会选择逃离,这也是一种保命的病症。

  “啊?恩,对!就是焚症!”夜羽幽荨一脸懵逼,却只能点头。

  “原来是这样,”君落同情的看着夜羽幽荨,看样子明天要提醒大家少碰撞到自己的弟弟,不然弄破了鼓包,可有他们好受的:“可是打通经脉只要按住穴位就好了,不用脱衣服的。”

  “啊?”夜羽幽荨心中一群草泥马奔过,怎么不早说,害她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病,果然电视里都是骗人的:“那我们开始吧。”

  “恩。”君落点头,和夜羽幽荨盘坐在床上,温润的指尖按住夜羽幽荨的几处大穴,源源不断的法力从君落指尖传入到夜羽幽荨的身体里。

  出乎意料的,夜羽幽荨本来以为打通经脉会很疼,就算不痛,起码也会有些不适,但是现在她却感觉很舒适,就像泡在温泉里一样。

  君落采用的是一种温和的方式,他不想让夜羽幽荨太过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君落的脸色有些苍白,收回手:“好了。”

  “谢谢哥!”夜羽幽荨活动了一下身体,骨头发出噼啪的响声,果然感觉很好。

  “我回复一下体力。”君落疲惫的闭上眼睛。

     夜羽幽荨默默感动了一把,也端正坐姿开始修炼。

  夜羽幽荨能感受到体内的法力流动,但是却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

  “呼……”不知道是第几次睁开眼,夜羽幽荨懊恼的抓抓头发,怎么就是不行呢?

  看着修炼入迷的君落,夜羽幽荨很想问问他该怎么样进入状态,却不好意思打扰。

  “呦,幽荨你没有修炼啊?”恰恰在这个时候,轻云樊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

  “你和悠然单挑结束了?”夜羽幽荨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难道霍蝶悠然输了?那他也不可能赢的这么彻底吧?

  “开什么玩笑,我才没兴趣和女生单挑呢!”轻云樊一屁股坐在床上,解释道:“就和她闹了一会而已。”

  “这样啊……你知道怎么样进入修炼状态吗?”夜羽幽荨点了点头,没想到轻云樊还挺君子的嘛。

  “这还不简单!”轻云樊的话吸引了夜羽幽荨的注意力——:

  “心外无物,屏息凝神,

  感,万物之灵动,

  辨,天地之气流,

  精神之力,身心合一

  ……”

  夜羽幽荨照着轻云樊的话,重新调整好自己,放松紧绷的身心,放空自己,感受着四周细微的动作,渐渐的,进入了一种极享受的修炼状态。

  “就是这么简单,幽荨你——”轻云樊把口诀背完,得意的转头,却发现夜羽幽荨早已进入了修炼状态。

  “不是吧,领悟力这么强!?”轻云樊惊讶的瞪大眼睛,他才刚刚背完口诀,怎么样也得先吸收吧,幽荨这个小子居然直接跟着他的背诵速度进入状态,不愧是黑圣官啊,领悟力够强悍。

  “可是……他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进入修炼状态呢,这可是家族都会传授的基本啊……”轻云樊不解的眨了眨眼,幽荨可是夜羽世家的人,没道理不知道这种基本口诀啊……

  百思不得其解,轻云樊终于放弃了思考,看了看修炼与睡觉的人,叹了一口气,也进入了修炼状态。

  另一边的女生寝室,霍蝶悠然气愤的坐在床上碎碎念:

  “死轻云樊!居然敢戏弄我!说好的单挑……”

  “悠然你怎么了啊?”白树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本来她在寝室睡的好好的,结果悠然一回来就开始碎碎念,声音还不小,硬生生将她从美梦中拉了出来。

  “还不是我们那个队伍,有一个男生,特别讨人厌!”霍蝶悠然愤愤的说道:“说好的单挑,居然不守信用!”

  “你们感情真好呢……”白树树打了个哈欠,抬手拭掉眼角的泪水。

  “感情好?!你听清楚!我和他水火不容!”霍蝶悠然如图被踩到尾巴的猫,两步跨到白树树面前,抓住她瘦弱的肩膀使劲摇晃。

  “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白树树被霍蝶悠然晃的晕乎乎,连忙点头。

  “安静点。”一旁修炼的秦诗语不耐的睁开眼,该死的碎碎念吵的她无法集中精神,所以说她讨厌和别人一个寝室,尤其是这种聒噪的人。

  “诗语你已经修炼了很久了哎,休息一下吧。”霍蝶悠然松开白树树,回道。

  “不需要。”秦诗语冷冰冰的回答。

  “诗语真努力呢……”白树树抱着枕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脑袋,那小模样十分可爱:“我也会努力不拖小队后腿的……呼……”说着说着,就进入了梦乡。

  “……白痴。”秦诗语抽了抽嘴角,她为什么要和这种看起来柔弱,并且还懒散的人成为队友啊,真是的。

  “哼!死轻云樊!居然敢……”白树树睡着了,秦诗语又不会回话,霍蝶悠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碎碎念。

  秦诗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真的好想换寝室啊……

  入学的第一个夜晚就这么过去了,开始的喧闹到深夜也变得宁静。

  “听说你收了一个小徒弟?”墨色长发,面容俊美的男人轻笑道。

  “喂,我可先说明,这个小家伙是我先看上的,你可别跟我抢!”苏韵毫不客气的抓起桌上精致的糕点扔进嘴里,时不时还称赞一句:“你这里的糕点还是这么好吃!”

  “这可是你先从我的学校里抢人,”男人不紧不慢的拈起一块糕点:“而且我比你更早遇见他。”

  “喂墨玄,不要以为你是校长就可以滥用职权哦!”苏韵连忙护住眼前的糕点,就像护住自己的宝贝徒弟一样:“反正他已经认我为师傅了,你就眼红吧~”

  “谁说要跟你抢,”墨玄无奈的看了苏韵一眼,咬了一口手中仅剩的糕点:“你们同是血巫,你来教他自然是最好的。”

  “算你有自知之明。”苏韵心情大好,连忙倒了一杯酒。

  “我最在意的不是他,而是他旁边的那个人……”墨玄将糕点吞入腹中,修长的指尖摩挲着白玉酒杯:“他与常人不太一样……”

  “你指的是……”苏韵的脸色逐渐变得认真,凝神思考片刻,迟疑的询问:“我们……?”

  “不必,”墨玄摆手,抬起酒杯一饮而尽:“这个大陆,又要掀起风雨了啊。”

小苏 说:喜欢小苏的文文可以发个评论或者打赏给小苏动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