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废柴:妖孽轻狂第二章.绝世废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绝世废柴

小说: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作者:小苏 更新时间:2016-10-25 10:31 字数:3239

  “今天是测定天赋的日子哎,好紧张!”夜羽幽荨看着这几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女生,她们的话让她不由得激动了一下。

  十四岁开始测定天赋,进行修炼。

  “哎,你们看,那个废物也在这里哦!”其中一个女生眼尖瞅见了站在角落的夜羽幽荨,大声招呼着。

  “竟然偷听我们说话,”女生们哄笑成一团:“难道你也想去测定天赋吗,和你那可笑的爹一样,成为整个夜羽家族的污点!”

  “你说什么!?”夜羽幽荨抬脚逼近她们,眼神凌厉的让人不寒而栗,是阴冷的,也是不屑的,给人一种来自心灵的威压。

  “我、我、我说错了吗!就凭你爹的废柴天赋,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啊!”女生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迅速果断,劲道竟是出奇的大,直接把她打到在地。

  竟然只是倒地,夜羽幽荨很不满意,果然使用十四岁的身体没办法发挥出自己前世的能力。

  “有种再说一次,”看着她们怨恨的眼神,夜羽幽荨突然心情大好:“过来,把你们知道的都给我说一遍”

  “你!凭什么?!”被打的女生狼狈的爬起,身上尽是泥土,狠狠瞪了夜羽幽荨一眼。

  “你想再试试?”夜羽幽荨也懒得与那群小孩浪费时间,扬起了手。

  “别……我说我说!”女孩慌了神。

  “很好,你给我说清楚,我爹怎么了!?”

  “ 你虽然直系血脉,但是你的父亲听说是夜羽一族最大的耻辱,身为直系血脉,却是白色天赋,没有一丝治愈能力,被家族唾弃,甚至还要娶进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族人发现时,他们已经有了孩子,也就是你这个小杂……”女孩怒瞪,骂人的话已经到了嘴边,被夜羽幽荨的冷眼硬生生逼了回去:“长老发怒,发布最后一条通告让你父亲离开你母亲,结果他们却私奔而去,留下你,长老本身不想留下你,却看在你是直系血脉的份上勉强留下而已,所以别想有人会来帮你,不可能!”

  夜羽幽荨握紧了双拳,原来是这样,真是个讨人厌的家族,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现在怎么样……

  听说,天赋大部分是随着父母而传承下来,变异的存在也有,只是比较少,那么自己……难道也是废材!?

  “你们给我滚。”夜羽幽荨冷喝一声。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就是个废物的女儿!”女生们怒骂着,连忙跑开。

  夜羽幽荨咬牙,她最讨厌废物这两个字。

  她一定要参加天赋测定,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她不是废物!

  遭受了好几个人的白眼,浪费了很多时间,终于有一名侍女告诉她测定天赋的地点,谢过了侍女,夜羽幽荨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0级靛圣官!”

  刚走到门口,夜羽幽荨就听见测定师浑厚洪亮的声音宣布着测定结果,看着身边的人,问道:“天赋怎么样才算好?”

  “ 职业决定了一个人的一半,另一半取决于天赋,这里天赋分为白,赤,靛,金,黑,从弱到强,白色天赋几乎是废柴,而金色则是天才,而黑色,可以理解为绝世,每一个人的天赋从出生开始已经注定,如果不是得到珍稀异果,天赋无法更改。”回答夜羽幽荨的是这里的管理,回答问题是他的职责,尽管如此,他看夜羽幽荨的眼神还是多了几分不屑。

  靛圣官……夜羽幽荨点了点头,普通的天赋。

  “好,还有需要测定的人吗,没有的话就结束了,统计——”

  “等一下!”夜羽幽荨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不理会周围人戏谑的目光,认真的说道:“还有我。”

  “你?哼,”测定师同周围人一样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想同你父亲一样给家族蒙羞吗,天生的废柴!”

  “给我测,每个人都有被测定的权利不是吗?”夜羽幽荨毫无畏惧的直直盯着人的眼睛。

  “ 你……”测定师一瞬间的愣神,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睿智、冷冽、坚定,让人无法否认她说的话,这真的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孩该有的神情吗,吞了吞口水:“好,你可不要后悔!”

  夜羽幽荨点了点头,看着测定师拿起了手边的法杖,法杖发出白色的淡光,她听说过这是一种特殊的技能,给对方输入法力来检测对方的天赋职业,只有拥有这能力的人,才有当测定师的资格,夜羽幽荨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唇,看着淡光呈一条直线打入自己的眉心。

  有些……疼痛?

  夜羽幽荨轻皱起眉头,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力量在自己体内各处撞击,虽然不是剧烈的疼痛,却也让她感到不适……不是说测定天赋是没有感觉的吗,那么这种疼痛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是废柴,所以才会感觉到疼痛?

  想到这里,夜羽幽荨的眸子逐渐暗了下去,她怎么可以成为一个废柴?!不!

  体内的撞击逐渐变得剧烈,夜羽幽荨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痛呼,她不能叫出声,她不想再看到她们鄙夷的眼神!

  一个白色的羽毛型印记浮现在她的左手手背,夜羽幽荨不敢置信的死死盯着这个代表废柴的印记,心脏宛如被一块巨石压住,无法喘息。

  这就是自己的命运?一个被世人鄙夷的废物!

  “我早就说了,你们一家,注定给家族蒙羞!”测定师嗤笑两声,把声音提高了好几度:“0级白圣官!”

  “噗哈哈哈哈!!!”

  “果然是一家子废物!!哈哈哈哈!”

  嘲笑声如同洪水涌出,尖锐的、刺耳的、洪亮的,把夜羽幽荨打击的溃不成军,嘲笑声充斥着整个大厅。

  “好了。”其中一个差不多十九岁的女生打断了所有人的笑声,并且没有人提出异议,夜羽幽荨冷冷的看过去,黑色的卷发盘得精致大气,几缕自然洒下落在白皙的锁骨处,五官已经长开,带着少女特有的风韵,婀娜的身姿被包裹在一袭轻纱白裙之下,眼神里尽是不屑与高傲。

  夜羽幽荨认识她,大长老的孙女,大家认定的天才少女——四十四级黑圣官,夜羽一族的神女候选人,夜羽凝霜。

  “不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家族之耻上。”夜羽凝霜轻瞥了夜羽幽荨一眼,只那一眼,就让夜羽幽荨永远记住了她,不屑一顾,甚至似乎连多看她一眼都是侮辱了自己的眼神,夜羽幽荨这辈子都忘不了。

  “凝霜说得对……”一个女生接过了夜羽凝霜的话,想趁机套起近乎。

  “你叫我什么?”夜羽凝霜的脸色沉了下来。

  “凝霜……小姐。”突如其来的变脸让那个女生吓了一跳,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夜羽凝霜讨厌别人直呼她的名字,因为她认为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除了长老,没有人有资格叫出她的名字。

  “很好。”夜羽凝霜点了点头,扬起裙摆踏步离去。

  大厅里其他的人也跟着离去,只留下夜羽幽荨一人。

  “为什么?为什么!”夜羽幽荨狠狠一拳打在墙壁上,冰冷的墙壁给了她冰冷的疼痛,可是她没有闲心注意那么多,她只有满腔的怒火想要发泄。

      “呃啊——!!”体内的疼痛还没有散去,只是刚才她太过愤怒所以没有注意,而现在,疼痛愈加剧烈。

  “啊啊啊啊啊!!!”因疼痛而发出惨烈的悲鸣,回荡在大厅,却没有人注意。

  “哐——啪啦!”

  夜羽幽荨四处撞击着,希望能够缓解疼痛,身子撞上桌角,上面的一盏琉璃冰瓷杯被她撞倒在地,四分五裂。

  疼痛终于停止了,夜羽幽荨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睛漫无目的的到处飘移,最终定格在地上碎裂的瓷杯上。

  一个黑色的六芒星印记浮现在她的左瞳,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是我眼花了吗?夜羽幽荨眨了眨眼睛,再次看过去,没有错,左瞳是黑色的六芒星印记,瞳孔的黑色印记代表——血巫!?

  可是自己不应该是神官一族吗?夜羽幽荨把眼神从瓷杯上移开,直至左手手背,却再一次愣住——黑色的羽毛印记,代表着拥有强大攻击力和治愈力的,黑圣官!?

  “怎么回事……”夜羽幽荨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黑圣官她可以理解为自己是夜羽一族的人,可是天赋的一大半都是传承下来的,就算自己怎么变异,也不会变成黑圣官吧,除非……她的父亲并不是废柴?那么他又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实力,成为家族之耻呢?

  这个疑问暂时得不到解答,夜羽幽荨把它埋进肚子里,那么第二个问题,左瞳的印记,黑血巫又是怎么回事?

  对了,夜羽幽荨灵光一闪,从来没有人提起过自己母亲的身世,开始她只以为是自己母亲太平凡,所以没有必要提起,看样子不是,难道……自己的母亲,是血巫!?

      一切似乎变得有趣起来了。夜羽幽荨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轻笑。

  “废物?呵……”夜羽幽荨闭上眼凝神了几秒,再次睁开眼时,左瞳的印记已经消失,轻易的撕开桌布绑在自己的左手上挡住印记,在没有弄清自己父母身世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实力暴露给那一群所谓的“亲人”眼前,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暗地狠狠给她一刀。

  “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废物。”夜羽幽荨漆黑的眸子闪烁不定。

  这是她真正认识自己的一天,也是真正下定决心的一天。

  她会凭借着自己的天赋与努力,来让这群人后悔莫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绝世废柴:妖孽轻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