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之妃本无情第七十四章 逐鹿天下(4)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四章 逐鹿天下(4)

小说:权倾天下之妃本无情 作者:午夜梦 更新时间:2016-12-10 14:00 字数:3717

  西凤国向天下招募择亲,各路英豪纷纷赶之,名其曰为公主招亲,实则招募良才为国之用,乱世之中出英豪不假,但,那个英豪不怀着一颗天下之心?真不知西凤女帝作何想?唉.......

  东跀欧阳宸今日启程北吟国,明则北吟郡主回亲,实则作何只有他自己清楚。世人皆知太子宸与北吟二皇子相交莫逆,又娶了北吟国郡主。

  夜幕降至,迷天宫的偏殿院中摆着两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各种各色的美味菜肴,旁边站着一群人,但无一人入座,站着的人脸色不好的齐齐看向站在门口的锦衣女子,这时有一个声音响起:“若姑娘,你也不用在解释了。我看八成是宫主丢下咱们独自离开了。”

  又一个女声娇媚的女声响起:“就是,反正这种事又不是一次两次。对了师姐,这宫主都走了。那咱们呢?是去还是不去呢?”

  “媚儿姐姐,宫主是不会丢下咱们的。若姐姐不是已经说过了‘宫主只是带着少主玩去了’。就是宫主先行一步,那咱们过了今晚就出宫,到了西凤宫主自会与咱们联系。况且若姑娘也在,到时有若姑娘带着咱们也是一样的。”

  “哼,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出宫岂会那般容易,修为高深者畅通无阻,修为浅者没有宫主令任何人休想踏入或踏出迷天宫半步。你师尊难道没告诉你/?荷儿姑娘既然连这个都不知?”

  荷儿婉然一笑:“蓝沫姐姐这些师尊在荷儿四岁时都告诉过荷儿了。咱们不还有若姐姐嘛。打开通道自是不难。”

  蓝沫懒得和荷儿纠缠,转过身叹了一口气:“唉!回去喽,再等也不会等出宫主。”

  一声带着质问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蓝长座这是要去哪里?”

  随着慕容晓晓的回来,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有的松了口气,有的恼怒悔恨。蓝沫被问的身体僵硬在哪里,她悔恨的跺了跺脚‘怎么每次就是这样,自己真是嘴欠。’蓝沫转过身拱手施礼道:“宫主,蓝沫不敢。”

  慕容晓晓也没有理会蓝沫,径自坐下拿起筷子给慕容睿逸夹了口菜,抬眼开口说道:“都还站着做什么?难道你们都用好餐了?”

  慕容睿逸张口吃下自家娘亲夹过来的菜,含糊不清的说道:“娘亲,桌上的菜还没动呢。天叔叔他们肯定是神仙了,只闻气味不用动口啦。”

  慕容晓晓挑眉看着慕天:“哦....?”

  慕天长腿一迈坐在慕容晓晓的对面,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道:‘“主子,属下可没有少主口中那能耐。”’说完还转过头问道:“你们有吗?”众人无语

  墨斜了一眼慕天,径自走到在慕天左手边坐下,拿起酒杯一饮而下。其他人都依次就座,席过一半,气氛也有刚开始的不自然慢慢的到活跃,慕容晓晓不可见的勾唇一笑。

  天一亮,慕容晓晓就打开迷天宫的下山通道,领着一众人穿行在密林深处,策马走在最前面。

  按照原计划,他们出了迷林就驾马车,一路行官道,有南至西,而这也是最近的路程。但是,慕容晓晓决定此行以游山玩水为目的得目地。所以路线改为有东至北再到西凤。从而奠定了这一路的不平凡,这一路也将会是很有意义的一次路程。虚情、假意、真心、真情、背叛,这一路他们又会收获什么?

  几日后,在东跀边界与万障迷林接壤处,一队人马俊男靓女,停靠在一处空旷的山头上,为首的一身白衣头戴面纱的女子俯首站在最前端,看着远方,气势浑然天成,而她身边还站着一个4岁大的男孩,一样的姿势站立,一样看着远方,散发出来的气势一样的不容忽视,如果不是因为年幼,那气势竟毫不输身边的女子。

  这队人马正是从众山之巅而来的迷天宫众人。几个人看着前面俯首而立的女子,有人心疼,有人不屑,有人不解,有人心酸.......

  这时,一位身着蓝衣银丝暗纹的女子,看了一眼前面站着不动的女子,开口问道:“‘若姑娘’,慕天慕剑他们已经走远。宫主在看什么。眼见天色已暗,又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今晚我们难道还在这露天休息吗?”

  ‘若’看了一眼蓝衣女子,轻声道:“蓝沫,不得放肆。”

  蓝沫碰了一鼻子灰甩了甩衣袖,往后退了几步站好。

  荷儿小声地说道:“蓝姐姐,别生气。这里离城镇不远。”

  荷儿话音刚落,站在山头俯首而望的女子转过身,开口说道:“今日不进城,今晚就在此休整一番,明日一早乘马车进城,直接穿过城池北上。这里只是边缘小城,没什么好玩的。到了北吟国再放慢行程多停留。到时大家再尽兴的玩。”

  “大家都各自忙自己的去吧。切记今日不可进城。明日一早启程。”

  而另一边。

  东跀太子宸携侧妃回亲,一路上走官道,一众人浩浩荡荡,好不热闹。这一队有两个马车,而这两个马车的造型格局都极为相似,细看之下有一辆马车从做工到雕刻都不凡,门帘和窗帘都是玄色的,透出一股冷峻威严磅礴神秘之气。

  而另一辆马车虽然做工雕刻也很精细,鲜红的窗帘和门帘,一圈彩色的流苏,透出一股华而不实的小家子气。一队人马临夜没有赶到城镇,只有在官道旁扎营休息。

  这时从那华丽的马车上走出一个姣好面容的女子,看着这荒山野岭的,蹙了蹙眉满脸的不爽,问身边的丫鬟“小翠。殿下呢?快到北吟了,怎么停在这边城荒山野岭之处?”

  叫小翠伸手扶着身着华丽的女子:“郡主,是殿下吩咐的,这附近没有城镇,就在此休息一夜,明日继续赶路。”从马车里出来的华衣女子正是北吟郡主夜轻舞。

  夜轻舞听了丫头的回话,:“这附近没有,就不会继续往前赶下一个城镇吗。这荒山野岭的。我去找殿下,我才不要在这里休息。”

  小翠扶着夜轻舞,慢步走到前面的马车,夜轻舞刚走近马车,蓝一上前抱拳施礼道:“侧妃娘娘,殿下吩咐任何人不能前去打扰。”

  夜轻舞打量着蓝一,她见过他,知道他是欧阳宸的贴身暗卫,上前一步开口道:“蓝护卫,本侧妃只是来问问,为什么停在这荒山野岭?而不去驿站休息?”

  蓝一回答道:“回侧妃娘娘,天色已晚,到达驿站还有很远的路程,而且赶了一整天的路,人马都困乏了。殿下吩咐就地休整,待天亮赶路。”

  夜轻舞听了蓝一的回话并未放在心上。上前一步继续道:“蓝护卫,本侧妃要见殿下。”

  蓝一拦着去路并未让开:“殿下吩咐过任何人不得打扰。”

  夜轻舞浅浅一笑:“蓝护卫,任何人只是指下人,可本侧妃不是任何人。”

  蓝一还想说什么,只听到马车里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让她进来。”

  夜轻舞得意的看了一眼蓝一,冷哼一声:“哼.。”扭着腰肢走进马车。

  蓝一听这马车里传出的声音,抬头望天,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隐到暗处。这时,官道上一人一马飞快的掠过,蓝一定睛一看是熟人,闪身拦住了飞奔的一人一马。

  马嘶鸣一声,定住身形,马上的人看着马前凭空出来的人:‘“让开,”

  蓝一看这马上的人固然没看错,双手抱胸随意的站着:“一个姑娘家晚上赶路很不安全的。”

  马上的人冷冷的开口道:“让开,否则死伤自负。”说话的正是前往边城迎接的二月。

  蓝一勾唇一笑:“姑娘何必动怒。在下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再说,就咱们的交情你舍得...........”蓝一话还没说完迎面就扑来一股奇香,蓝一早就有防备捂住口鼻闪到一边,大袖一挥药粉就散无踪影。药粉散去眼前一片空白,本来站着的一人一马已没了踪影。蓝一只觉得头有点晕晕的,暗咒了声‘无情的女人’不敢耽搁闪身回到营地,刚落地就晕了过去。

  蓝一醒来就见自家殿下站在那里,忙上前拱手道:“殿下”

  欧阳宸开口道:“可有探到慕千殇的情况”欧阳宸在蓝一闪身离开时就已经知道,在他回来时欧阳宸就感到不对,从马车里出来给他服下解毒的药丸。

  蓝一低头拱手道:“那女子好狡猾,属下没有探到,就被她跑了。”

  欧阳宸转过身看了一眼蓝一:“以后见着毒门的人离远点。”

  蓝一知道前段时间自家殿下伤了慕千殇,但是自家殿下为他寻药也受了重伤,情况也并不比他好多少,世人皆知慕千殇不但毒术步天下,医术更是出神入化,要说这么久还没有醒来,谁也不信。只是有一点蓝一也不明白‘天下人皆知,‘凤凰之精’需要有灵力高深的人相助方可为己用。而且,这天下能驾驭灵力且灵力深厚之人,除了迷天宫主。再无何人。’蓝一脑子一道光闪过,难道,慕千殇已经和迷天宫混为一体了?蓝一抬头看着自家殿下:“殿下,毒门慕千殇想必已经醒来。刚刚那女子是走向西凤国方向。”

  欧阳宸听了蓝一的话,为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眉:“他,要趟这趟浑水吗?”

  蓝一轻轻摇了摇头:‘“殿下,属下觉得有一点很可疑。”

  欧阳宸看了一眼蓝一示意他说。

  “殿下,慕千殇如果醒来,那么这其中一定有迷天宫的手笔。世人皆知,迷天宫主真灵双修。这天下除了迷天宫主没有人能用得了‘凤凰之精’。所以属下怀疑毒门和迷天宫已经联手了。只是不知道,谁帮谁?不管怎样,我们都不得不防。”蓝一说完看了一眼自家殿下那平静的脸低下头,他就知道自己多嘴了,自己都能想到的,殿下肯定早就想到了。

  欧阳宸从来不关心琐碎的事情,近年来他精于谋划,忙于布局、巩固实力。可是当他听到蓝一说‘普天之下只有迷天宫主是真灵双修,’内心已是不再平静。他欧阳宸不是什么轻浮好美之徒,此刻竟然生出了一丝期待,期待能目睹迷天宫主真正的容姿。期待有天能得她相伴一生...........

  欧阳宸勾了勾唇:“如果这天下能得她相伴,何尝不是美事一件。”

  蓝一一脸懵逼,“..........”他们不是在说毒门和迷天宫联手之事吗?此刻,蓝一哪里知道欧阳宸得天下之心,已经起了变化。连欧阳宸自己也没有察觉,此时他的心生出了一丝甜甜的味道。

  未来的变故,这一刻谁也不知。欧阳宸虽然精于谋划,也不会想到等到目睹她真颜那日,便是他一生的情结。

  而远在众山之巅的慕容晓晓,本意决定‘此情易断,天涯陌路。’也不会想到,他和她再次纠缠。想她一生洞彻天下,却看唯独看不透他的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权倾天下之妃本无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