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君大人带我走10章:医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0章:医院

小说:蛇君大人带我走 作者:青稞子 更新时间:2016-10-21 09:31 字数:2233

  花紫灵仔细打量了一下慕池熙,然后挤出一丝笑容,现在还能关心她,逗她开心,突然觉得有种幸福感。虽然跟慕教授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不知道为什么,花紫灵觉得他格外熟悉,像是前世就已经认识了的感觉。

  “你们是伤者的家属吗?”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花紫灵心急如焚地走上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表情凝重地看了看花紫灵和慕池熙,“伤势已经稳定住了,只是她现在急需输血,可是O型RH阴性血实在太稀有,血库里暂时没有,只有等待其他医院的调配了。”

  “你说的是O型RH阴性血吗?”花紫灵眼睛一亮,看医生点头后,喜出望外地说道:“你抽我的血吧!我的血型就是O型RH阴性。”

  这倒是出乎了医生的意料,先是一惊,接着笑意爬上眉梢,“好,你跟我去检查。”

  慕池熙顿时拉住了花紫灵,“你……算了,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花紫灵若有所思地看着慕池熙点了点头,跟着医生消失在医院的走廊。

  “哎!算了吧!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看着离开的花紫灵,慕池熙一个人站在原地自言自语,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花紫灵,只能由着她了。

  现在的罗瑾苒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靠在床边上的花紫灵,马尾辫顺着脸颊垂下,遮住了半个脸庞,熟睡的她眉间仍有着抹不掉的愁云,她的睫毛如蝴蝶微憩一般美丽。慕池熙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牛奶般的肌肤,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之上。

  清晨,一缕阳光射进房间,像一束束闪闪的金线,喷薄四射的光芒把整个房间照得暖暖的,好似整片大地都充满着生机勃勃。

  花紫灵眨巴着惺忪的双眼,慵懒的伸伸已经麻木的胳膊,“咦!这是?”

  花紫灵拿着慕池熙的外套,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房间已经没有了慕池熙的身影,不过床柜上摆放着早餐,还冒着热腾腾的雾气,看来他刚离开不久。

  “什么事这么开心啊?一个人偷偷地笑,太不地道了啊!”罗瑾苒微眯着眼睛,略带笑意的说道。

  花紫灵看着懒洋洋的罗瑾苒,欣喜若狂的惊呼道:“你醒了啊?太好了!你知不知道,昨晚吓死我了!真是老天保佑啊!”花紫灵几乎开心的语无伦次了。

  罗瑾苒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哪儿有那么容易死,阎王爷都不敢收我,所以逛了一圈儿又回来了。”然后饶有兴致地指着花紫灵拿在手上的衣服,“这是男人的吧?哪儿来的?老实交代,又勾搭上谁了啊?”

  “什么叫又勾搭上谁了?人家明明就很专一好不好。”花紫灵甜蜜的一笑,“这是慕教授的啦!”

  “啊!慕教授?他怎么会来这里?我的事他不会告诉我爸吧?”罗瑾苒紧张地说道。

  “放心吧!姐妹儿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他要敢说,我就下了他一条手臂给你当玩具。”花紫灵嘿嘿一笑,笑得异常邪恶。

  “算了吧!这玩具太特殊,我可不敢玩儿。”罗瑾苒赶紧摆摆手,“你去学校帮我签到吧!不要迟到了。”

  “好,我这就去,这里有早餐,你自己吃点儿啊?中午我再给你带。”花紫灵说着把慕池熙给她买的早餐拿了出来。

  看着吃地津津有味的罗瑾苒,花紫灵放心地离开了医院。

  在淮中市一座华丽而奢华的宅院内,繁复的灯饰发出冷冽的亮光,四周的窗户被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柔软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帅气十足的少年,端着高脚杯惬意地品尝着美酒,旁边站着一个个身材挺拔的保镖,偌大的房间内,散发着令人颤抖的压迫和冷清。

  “老大,黑皮已经带到。”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把黑皮押了进来。

  欧少向男人摆摆手,男人安静地退到一旁。

  此时的黑皮早已吓得瑟瑟发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得罪了这个杀人如麻的老大。欧少虽然不会亲自动手,但他还不是想杀谁就杀谁,手底下有很多甘愿为他卖命的人,即使触犯法律条例,自然有人出面顶罪,警察也抓不到他丝毫把柄。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欧少将杯中的美酒摇了摇,话语间不带任何表情,让人琢磨不透,不知道此时的他是什么心情。

  黑皮屏住呼吸答道:“不知道,还请老大明示。”

  “昨晚赛车场的那起车祸,是你找人做的吧!千不该万不该,你动了我的人,就该死!”

  话音刚落,只听地上“啪”的一声,传来酒杯碎裂的声音,清脆刺耳,响彻耳际,回音在大脑中回荡。

  恐惧几乎将黑皮淹没,他的双腿已经彻底没有了力气,吓得匍匐在地上不断求饶,“老大饶命,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您的人,若是知道,就算您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啦!”

  欧少瞪了黑皮一眼,淡淡地说道:“做错事了就该罚!来人,把他给我丢到海里喂鱼。”

  快被保镖拖出大厅的黑皮不甘地大叫道:“饶命啊老大!这不是我的主意,我也是被逼的呀!”

  “等等,把他带回来。说,是谁让你做的?”欧少冷冷的望着黑皮。

  “是盛远集团的大小姐让我做的,如果我不做,她就让我在道上混不下去,我也是没办法呀!”黑皮逮着一点机会,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越说越动情。

  “盛远集团?”欧少一时陷入了沉思,回想起八面前的一幕。

  “你这个废物,让你干点小事儿你都干不好,怎么不去死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得罪的是谁?别整日摆着个臭脸,你这一辈子都休想成为那样的人上人!”盛远集团的总裁苏海,指着当初的欧少大骂道。

  就因为那日苏海的一席话,彻底激发了欧少心中成功的欲望,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能让欧少一直坚持下来的动力就是恨他,不过随着自己的路越走越顺,对他的恨也渐渐消失。

  他的女儿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苏海,这么多年不见,不知道岁月把他变成了什么样。

  看来此事越来越好玩儿了,欧少的脸庞爬上一抹笑意,“今天就放过你了,不过从今以后,给我滚出白门。”

  死里逃生的黑皮简直不敢相信欧少就这样饶过他了,快蹦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平静下来,“谢谢老大!谢谢老大!”

  黑皮连滚带爬地往外走去,一刻也不敢停留,生怕欧少反悔,再将他丢到海里喂鱼。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蛇君大人带我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