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37救救孩子——违童之愿(13)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37救救孩子——违童之愿(13)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1-23 22:57 字数:2963

  静静的纤细的高跟,踩在大理石地面上,摇曳生媚,温柔多姿,孩子们抬头望着她,像是望着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她走到男孩身边,停下来,食指挑着男孩的下巴,示意对方抬起头望着自己。

  “既然大家都反应你不守规矩,那么有必要采取措施了。今天你不用参加调研,直接关禁闭吧。”

  说罢,静静从男孩的衣服上看到对方的编号,嗤笑一声:“编号024?明天就没有这个号码了。”

  艳红的指甲,抓着男孩的胳膊,示意对方跟着自己走。

  小男孩挣扎着,后退着,眼神中充满了哀求和恐惧。

  “你这个小怪物,竟然吃里扒外,让你去陌生人的房间,你给我走!不信治不了你的病!”静静的手指深深嵌在孩子的胳膊里,面目狰狞的撕扯着孩子的身体将其朝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忽然整个教室都安静下来。

  只有小男孩一边哭着一边浑身发抖吓得尿裤子。

  薛刚看到这个场景,抿抿嘴皱眉用书遮着自己的脸不敢再看:“你赶紧把他拉走吧,在这里算是什么事!”

  静静看到对方将房间弄脏,一个巴掌上去清脆的声音,男孩的脸上立刻呈现一个大大的巴掌印。

  在所有的孩子们看来,今天下午有一个长着獠牙的怪兽,又一次的抓住一个小男孩吃掉了。

  静静将小男孩拖到走廊另一边的地下室,这里终年阴暗,只是用来存放一些杂物。

  整个仓库除了冰凉的水泥地,什么都没有。屋里散发着上次在这里的人留下的污浊气味。

  静静蹲下来,轻轻抚摸着小男孩的脸颊,尤其是男孩坚硬的下颚。

  “巧克力不能多吃,你不知道吗?”

  突然整个教学楼响起了一声哀嚎。

  正在会议室整理东西的翟翌晨楞了一下:不是说有声音检测器吗?刚刚发出的声音怎么没有引起警报?

  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吧。

  下午五点钟,所有的职员带着孩子们来到保育院的门前,孩子们穿的新衣服,脸上干干净净,好奇的望着远处。

  整个院落洋溢着兴奋与期待的气息。

  没多久了,一辆小车停在门口,王大力从车上下来,拉开车门,一行穿着很正式也很精致的陌生人从车上下来。

  他们彼此间以博士或者教授相称,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微笑,似乎很想和孩子们说话。

  这样的来访,似乎打破了保育院长久以来的安宁和封闭。

  孩子们尽量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然而还是流露出了对这一切的高度热情。

  静静跟在汪洋身后,示意各位调研的博士们来到室内参观。

  翟翌晨在孩子们中寻找半天,没有找到昨晚来找自己的小孩。

  她冲薛刚微微一笑,小声询问道:“今天孩子少一个,谁不在啊?是不是跑了?”

  “哎呦,你眼睛还尖,没丢,被静静关禁闭了。”

  “关禁闭?!为什么啊?!在哪里?!”

  听到这样的话,翟翌晨的心脏重重下垂,心里笼罩起不好的预感。

  不行,想到孩子乖巧的模样,望着自己时清澈的眼神,对方小手在自己手心中的温柔。

  一定要保护他。

  可是,蒋峯要自己来是为了监视汪洋和星星保育院的秘密。

  想到这里,翟翌晨迟疑了。

  “晓丽?”静静透过人群看到翟翌晨的脸上阴晴不定,刻意叫住她。

  没想到自己这么大的声音,对方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王晓丽?!”

  静静突然提高音量,这一次,不止是翟翌晨,所有人都听见对方叫自己的名字了。

  “领导,不好意思,我刚才想事情。。。”翟翌晨远离人群站在台阶上,听到静静的叫声立即下来,小跑到对方面前赔笑道歉。

   “晓丽?”汪洋在旁边担心这里的小风波会影响到调研,小声叫着她的名字。

  翟翌晨根本就没有反应到对方是在叫自己。

  “晓丽!”汪洋声音大了些,伸手示意道:“没时间了,你跟着领导们去会议室准备开会吧。”

  翟翌晨清楚自己因为男孩被关禁闭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不再多言,也不敢再生事,立即上前帮忙招待领导们。

  汪洋和静静留在原地相视一眼,狐疑的望着翟翌晨的身影。

  “这个王晓丽,你给我看紧她。等到调研结束,我要她消失。”

  第六感是种天分。

  汪洋望着翟翌晨的背影皱眉道,无论对方的身份是什么,只要自己产生疑虑,绝对毫不犹豫除掉。

  “不需要给李主任说一声吗?”静静跟在汪洋身后,切切诺诺询问道。

  汪洋没有说话,眼神流转,瞪了静静一眼。

  静静立刻明白自己多言,小声道:“我明白了。”

  会议室里汪洋说的热火朝天,静静抓住每一个机会拼命鼓掌。

  如果气氛可以炒饭,此时会议室的饭已经被烫焦了。

  翟翌晨勉强自己打起精神,也跟着静静一起鼓掌,勉强自己加入这场毫无道德底线的会议中。

  “现在家长们都是有一个孩子,二胎政策刚刚开放,说明我们对于孩子教育以及小孩的健康方面的商业价值开发的还远远不够。我们有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不利用呢?”

  汪洋的这句话引起了翟翌晨的注意。

  利用?

  “接下来大家看到的报告,是关于孩子们的教育惩罚实验。这里三个实验体。编号017,男孩,今年9岁。编号023,男孩,今年5岁。编号024,男孩,今年3岁。三个实验体选择的都是同年龄段里最调皮的男孩,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熊孩子。我们分别对三个孩子进行忽视,饥饿,噪音的实验。我们发现,对于人类来说,看不见的损伤更可怕。遗憾的是,其中有一个孩子为了我们的理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听到汪洋的解释,翟翌晨将脚朝自己缩缩,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从这个会议室逃出去。

  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张扑克脸。

  理所当然的面无表情。

  甚至开始非常感兴趣的提问新的问题。

  翟翌晨苦笑着,她望着自己的手指,蜷缩半天眼睛告诉自己,这是真的,不是梦,在现在,在这里,有一群弱小的孩子们还在受欺凌。

  调研会议结束之后,汪洋带着教授们检查孩子们的吃饭的情况:“所有的孩子们都在这里,大家可以随意挑选。”

  原本抬起头一脸期待的孩子们,还没有明白这些人来的目的。

  当他们看到这些西装革履的人们像是检查动物一般,在自己的脑袋上检查健康程度,在自己的胳膊上检查骨骼程度,还有人拿着巧克力微笑道“能不能帮我做个试验”。

  孩子们才明白这些人和以前的那些人一样。

  是要自己做非常痛苦的事情。

  孩子们往回缩着,一个小孩子轻轻推开地下室的门,跑回了房间。

  另外孩子们也跟上,轻轻地,默默地,快速的从大人们的缝隙穿过,逃回了房间。

  “等等——”

  有教授准备身上,静静立即上前示意:“里面有声音检测器和动作检测器,等我们关掉再去吧。”

  翟翌晨趁她们没有发现,躲在了卫生间里,给蒋峯发短信。

  “报告,这里的孩子正身处危险之中,现在有调研人员来挑选孩子做实验,我要求支援,救救孩子。”

  大家在蒋峯租住的房间里看着翟翌晨的短信,陷入了沉默。

  “自古以来,就有用人体做实验的历史。尤其是在二战的时候,希特勒的助手命令不许用动物做实验,使当时的医者全部用战俘做实验。”这一段医学黑历史,被大家当做心知肚明的往事藏起。

  提到这里,包谷米准备多说两句,被蒋峯瞪了一眼,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人类善良起来感动的要哭,邪恶起来害怕的要哭。”陈天然叹了口气,仰起脸:“要不我们听翟翌晨的,将她接出来吧。”

  “案子那么多,我们非得揪着这一个不放吗?自己人的安全最重要。”彭叔也建议撤出,毕竟翟翌晨是替代他去卧底的。

  “到现在还没抓到凶手,只是发现了星星保育院的违法事情,现在出来,不就前功尽弃?”蒋峯叹了口气,握紧手机。

  论紧张和担心,他每天夜不能寐。

  但是无功而返,让汪洋甚至更高级别的人折线飞走,他更不甘心。

  “只要拿到汪洋和上级联系的证据,以及谋杀小男孩的凶手证据,这个案子才算结束。你别忘了,还有一个孩子躺在冰冷的停尸间,等待你的救赎。”

  翟翌晨在卫生间的隔层里,呆了五分钟后,手机终于响了。

  “不!”

  自己的求救被拒绝,翟翌晨坐在马桶盖上,感觉自己好像被抛弃了。

  她愤怒的捶击着卫生间的门。

  也不再害怕被什么人发现。

  反正这里的人都是疯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