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31参观之行——违童之愿(07)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31参观之行——违童之愿(07)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1-17 22:53 字数:3124

  汪洋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转身瞪了蒋峯一眼不再言语,继续朝会议室走去。

  陈天然离开之前,朝静静凑近一些,小声问道:“静静姑娘,这里这么偏远,只有你一个女生你不怕吗?”

  静静抿着嘴摇摇头微笑:“我晚上都是和孩子们玩好长时间,看着他们睡着了,才会宿舍。况且院长对我不错,一周可以休息一天去逛街。”

  “对了,那你要是在网上购物,快递到这里吗?”陈天然好奇道。

  在静静的私人生活上,陈天然的问题显然有些过多,对方渐渐有些不高兴了。

  “院长下午还有事,我们先进会议室吧。”静静示意对方先和自己的领导谈谈。

  “哎哎哎——我就是想顺便叫个外卖——”陈天然跟着对方最后一个进入会议室。

  汪洋看着两人一起进来,仔细观察着两人的表情。

  直到静静承受不住这种无声的压力,小声解释道:“这位警察说想要叫外卖。”

  汪洋撇撇嘴嗤笑着:“确实,靠你们的工资,经常吃不饱饭。”

  “刚好我也饿了,不如我们现在一起叫外卖吧?”蒋峯看看手表,耸耸肩表示不在意:“要不然,方便在你们的食堂吃饭吗?”

  汪洋这下明白了对方的作战手段。

  他笑着鼓掌:“省公安厅重案一组组长蒋峯,我终于明白为何你年纪轻轻就可以肩章有花了。果然剑走偏锋!”

  这话一出,彼此都知道彼此的目的和底牌,不再多兜弯。

  “谢谢。”蒋峯坐在他的斜对面,不再耽误时间:“现在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吗?”

  汪洋抬抬手,示意大家可以开始。

  包谷米坐在蒋峯身边拿出笔记本和笔,得到蒋峯的示意,便开始提问:“您好,院长。在昨天中午西南政法大学十号教学楼旁边我们发现有一青年男子丢弃了一个五岁男童的尸体。您看一下照片,是您这里的孩子吗?”

  汪洋接过照片,将照片放在桌上推给包谷米。

  他看着蒋峯道:“不是。”

  “请问您的保育院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来招收学员?另外我们查询了下,除了星星保育院门口新挂起的牌子,我在网上、相关教育网站等都没有查到你们家?”蒋峯恰到好处的停下来,耸耸肩撇嘴:“要不是我知道您是学校的院长,我真的以为这是一个骗局。”

  “你——”静静站在汪洋身后,听到蒋峯的质疑,愤怒的望着对方。

  汪洋抬抬手示意对方住口,不紧不慢喝了口茶道:“我承认,之前我们一直没有资质是因为我们是以西南政法大学二幼的名义去申请,但是在太难批复了。前一阵我们决定以星星保育院的名称来申请办学资质,目前已经成功受理了。至于我们以什么样的资质来招生,当然是内部教职工子女优先。”

  包谷米又问了几个问题,都被汪洋一一驳斥。

  听起来,是办案人员自己查不到死者身份,妄图在星星保育院找相关联系。

  门外响起了扫地声。

  陈天然的注意力被对方吸引,他转身望着后面,一个穿着白短袖的青年男子戴着帽子口罩和开门人老李将十罐鲱鱼罐头迅速的扔进麻袋之中,拿起麻袋朝院子外面走去。

  对方的帽子看起来好熟悉。

  是他!

  陈天然轻轻拉拉包谷米的衣角,示意对方看外面。

  汪洋和静静跟着他们的眼神望去,一脸狐疑没说话。

  蒋峯最后发现场面冷了下来,也转过身望着院子里的风景。

  “正在打扫的是谁啊?”

  “是我们的司机王大力。”静静介绍道。

  “哦。”蒋峯并不眷恋,转身继续找了几个小问题,随即叹了口气:“时间也不早了,不知道院长能带我们在院里转一转,毕竟,我们也要确保您的邻居生活环境的安全。”

  汪洋挑挑眉,右手有节奏的手指敲敲桌面,沉默三秒,微微一笑:“好。”

  一楼是会议室和星星保育院的大厅,白天学生上课时间,静静便在这里一方面和保洁人员交接另一方面在这里作为接待。

  汪洋将大家带到二楼。

  剩下的下午,烈日如炎透过落地窗将整个走廊照的暖暖的。

  窗外是烈日天空和花草,走廊里白色墙壁透明的窗户,包谷米走在最后望着前面的大家,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恍惚之中以为自己是在一只透明的试管中。

  外面的世界总是杂草丛生包罗万象却也不怀好意。

  静静打开教室的门,门一推开,孩子们奶里奶气的念拼音的声音从教室里冲出来。

  纯洁的声音轻轻从每个人的心尖飘过,是最悦耳的音乐。

  穿着白衬衣的男老师看到大家的到来,示意孩子们停下来。

  “你们好,我是班主任薛刚,你们是。。。”

  “这三位是省公安厅的办案人员,来做个调研。”静静解释道。

  “调研?”薛刚难以置信的重复一句,撇撇嘴和汪洋对视一眼,望着其他三人:“没听说过。”

  “你好,我是蒋峯,你是这家星星保育院的班主任?请问你见过这个孩子吗?”蒋峯从陈天然手中接过照片,递给对方。

  薛刚接过照片,看不到三秒还给蒋峯:“没见过。”

  “对了,我记得保育院有26个小孩,怎么这里这么少?”蒋峯弯下腰,将照片拿出来举在孩子们可以看清的地方:“小朋友们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这个游戏叫找朋友。如果你们中有人认识他,就可以举手告诉叔叔,这个小朋友的名字好不好?”

  孩子们羞涩的团在一起站着,怯怯望着班主任薛刚,又看看院长汪洋。

  蒋峯试图从孩子们的脸上看出些什么端倪,究竟是认识,还是被威胁,还是害怕,却什么都看不清。

  “小朋友们,你们每天一起吃饭睡觉的朋友现在在你们身边吗?”蒋峯不死心,蹲的更低更凑近孩子们,将照片在每一个人的面前摇晃半天,示意孩子们认真看,至少不要露出这种茫然的表情。

  “蒋队——”薛刚走上前拉着蒋峯的肩膀,示意他停止。

  蒋峯仿佛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依然拿着照片在问其他的小朋友。

  “蒋队!”包谷米大步上前拉着他的胳膊示意他停下来:“蒋队你看看这些孩子,你还没发现吗?!这些孩子全部都是有一些迟缓的,且不说他们真的见没见过,就算他们见过也无法告诉你这些!”

  蒋峯冷静下来,倒退一步望着眼前这些笑得纯真无暇的天使,怎么都无法想到这些孩子竟然都是各种在普通保育院无法生活的孩子。

  照片从蒋峯的指尖落下,缓缓落在地板上。在阳光的照耀下,照片中睡去的男孩安详温和。

  一只柔软的小手捡起了这张照片,抬起手臂将照片高高举起还给蒋峯。

  蒋峯望着眼前一个白皙可爱的小女孩,踮着脚尖将照片还给自己。

  “谢谢。”

  小女孩冲蒋峯微微一笑,口水从唇角流了下来。

  “这里的孩子,都是我们保育院最珍贵的宝贝。他们无法去普通的幼儿园,只能有父母将她们送到这里来照顾。而我们为了保障孩子们的利益,哪怕不够人,也会选择真正爱孩子的人。”汪洋站在蒋峯身后解释道。

  “前面是游戏室,另外一班的孩子在那里上课,要不要去看看?”汪洋黑色的瞳仁里映着蒋峯隐忍痛苦的表情,他抬起手欢迎大家和他一起去参观另外一间教室。

  “孩子们正在上什么课?”蒋峯咬着牙问道。

  “那些孩子最近刚刚来,正在学习相处。”薛刚得到汪洋的同意后,双手叉在口袋里回答。

  大家来到旁边的游戏室,打开门的瞬间,每个人的脸色一变,一脸痛苦无法前进。

  如果说刚刚大家听到的声音是天籁,那么这间教室听到的则是魔鬼之音。

  明显比刚才那个班的孩子小多了,这些小孩子有些站在桌子上,有些躲在桌子下。

  有些孩子在画画,看到有人进来,突然扔下了画笔仰起头喊了起来。

  所有孩子听到一个人在喊,都站起来仰起头喊了起来。

  整个房间充斥着孩子们的没有音节的喊声,聒噪不安的声音如利剑一般刺入耳膜。

  “这里怎么没有老师看管?”包谷米两手捂着耳朵环视一圈,奇怪道。

  “没有啊,李主任刚才还在这里来着,怎么突然不见了?”静静皱着眉头捂着耳朵从人群最后来到最前面仔细检查一番后,转身向大家解释:“可能临时有事出去了吧。”

  未等其他人说话,静静和薛刚赶紧将游戏室里的动画片打开重新播放,吸引着孩子们的注意力。

  汪洋关上门,叹了口气:“这里的孩子,真的很令人心疼。”

  蒋峯跟在身后,看到对方示意自己下楼,有些奇怪:“那楼上?”

  “楼上是我的办公室和图书馆,没有什么了。”汪洋身子一侧,让开楼梯:“要不你们再看看?”

  蒋峯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刚刚女孩微笑着流口水的样子还在眼前晃,几个光脚小孩抬起头喊的场面抽动着自己的心脏。

  他抿抿嘴摆手:“算了,今天天色也晚了。在这里没有发现死者的身份,我们就只能想别的办法了。谢谢你的协助,我们先走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