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29战火燃起——违童之愿(05)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29战火燃起——违童之愿(05)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1-15 21:45 字数:2992

  蒋峯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挫败感。

  原本以为学校算是清明之地,没想到这里看起来广纳言论,实际上却如铜墙铁壁一般阶级林立,如果不是局内人,什么都不会知道。

  想到这里,翟翌晨也难以言喻心中的苦闷:“那我们今天白来了吗?”

  蒋峯哼了一声。

  听到队长怒气冲冲,翟翌晨自知自己说错话,低头不再多言。

  “我们今天来的大有收获!”蒋峯一只胳膊搭在车窗上想事情,一只手摆弄着方向盘:“你说说,你今天发现什么了?”

  “我?我发现。。。”翟翌晨想了半天,好像发现了一些什么,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她挠挠脑袋,眼神流离着沉默半天思考今天发现的三件事:“我发现这个陈锋校长是绵里针,看起来什么都好说,实际上什么都不说。保育院值得关注,我回去之后查一查里面的学生资料。今天没见到汪洋院长,明后天我再约约看。”

  “就算你约,也约不到的。”蒋峯接话苦笑,一脚油门将车开到单位院子里面。

  “什么意思?”翟翌晨重重的叹了口气,所谓的查案方式潜规则太多,完全不理解对方如何做出这样的结婚。她哭丧着脸望着对方:“汪洋充其量算是不好说话,但是至少正常的工作是有的,都是上班时间,公事找他难道他还闭门不见不成?”

  未等翟翌晨问清楚,蒋峯下车大步朝办公室小跑。

  “——陈天然!你的弃尸嫌疑人找到了吗?”一推门,蒋峯大声询问。

  陈天然和彭叔两人正一脸专注的观察着电视里的人影一边吃着薯条,突然听到门嗵的一声被推开,吓了一跳,手里的薯条全被两人掉在了地上。

  “蒋队~~”陈天然看到是自己人,哀叹着撒娇:“你吓死我了!”

  “你要是没有找到嫌疑人,我会让你更惊吓!!”蒋峯黑着脸接过彭叔递给他的报告,用报告指指他,看到其正在做的事情,停下脚步皱眉上前:“还没找到吗?你看到什么时候了?!”

  陈天然有些尴尬道:“我看到案发之后的一个小时以后了。暂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翟翌晨没有告诉你吗?!翟翌晨!!翟翌晨!!!”蒋峯冲着门口喊了几声,一声比一声大。

  “哎——来了!”人未到,翟翌晨先赶紧回复。

  蒋峯将监视器上的时间选择在包谷米下课前的一个小时,示意陈天然重新看:“一会儿你让翟翌晨帮助你,从他们下课前一个小时开始看,看到嫌疑人跑出去的时间就可以了,都跑了摆明不想让你找到后面的视频无需再看。”

  “哦。”陈天然乖巧的点点头,看到翟翌晨进来,冲她比了个杀气腾腾划脖子的表情。

  翟翌晨撇撇嘴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了解。

  “包谷米呢?!就是在医院查下资料,跑出去一整天了吗?!”蒋峯双手叉腰在办公室转了一圈生气的拿起手机,按下号码直接吼道:“半个小时后回来开会!!”

  说完这一切后,蒋峯长长吁了一口气。

  看到办公室的大家安安静静望着自己:“看我干嘛,看案件资料去!半个小时后开会!”

  里屋办公室的门嘭的一声关上,将外间办公室的冷结成冰的空气打破了。

  “蒋队今天吃炸药了吗?说话自带感叹号?都不怕被符号戳死。”陈天然莫名的额撞枪口,直接被骂了好几次。

  “小翟,你们今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蒋队这么生气?”彭叔给自己倒了杯茶,碰碰陈天然的胳膊,示意其将刚刚的薯条清扫干净。

  “还不是那些对方不想说我们特想听的事情呗,没什么特别啊。对了,今天我们市十大杰出青年颁奖,你们知道吗?”翟翌晨也不太明白刚刚发生什么,令蒋队从陈锋校长办公室出来后就如此生气。

  “我们市?你什么时候听说我们市有十大杰出青年颁奖?你港剧看多了吧?”陈天然嗤笑一声,望着彭叔:“彭叔,你说呢?”

  “我也没听过。”彭叔喝了口茶检查手表,测算下班时间。

  这么一说,翟翌晨倒是明白了蒋峯这次的愤怒来源。

  “好啦,陈天然,咱们需要开动了,免得20分钟后开会还是要被骂。”翟翌晨苦笑着摇摇头:“快点吧,我们是单线作战,人家是组团开打,蒋队能不气吗?”

  翟翌晨和陈天然两人坐在电视屏幕前,每个人用手指指着现场经过的可疑人员,希望能找到线索。

  时间有限,两人也不再过多斗嘴,一个一个恨不得自己爬入电视机。

  包谷米从外面进来,看到两人一脸认真,好奇道:“还没有找到吗?”

  “对哦,你那么聪明,你来帮忙看看!”陈天然头也没回,招招手:“我们看完蒋队就开始开总结会了。”

  “你今天去有收获吗?”电视上的屏幕显示快到下课时间,翟翌晨更加紧张。一边仔细观察一边问道。

  “去了,没有太大的收获。”包谷米也坐下来跟着看。

  “就是他!快快快!摄像头跟上!”毕竟还是追过的人,翟翌晨看到对方的身影出现,便激动地向大家通知。

  陈天然激动地暂停,希望可以从中得到嫌疑人的面部照片。

  但遗憾的是,对方非常有反侦察意识,要不然戴着帽子,要不然就走在树荫下的监视器死角,无法获得更准确的信息。

  “切。”翟翌晨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你就不能像美剧里面,用嫌疑犯最清楚的五个特点,拼凑出对方的容貌吗?”

  “要是我有那样的能力,我们的系统有那样的能力——”陈天然今天被很多很多人都抱怨过,此时已经濒临崩溃,他慢吞吞凑近翟翌晨的耳边,突然用尽力气大喊:“那还要你干什么?!”

  两人正在打闹,蒋峯突然打开门看到这一幕,瞪了两人一眼。

  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

  蒋峯勾勾手:“大家进来开会。”

  “你们得到弃尸嫌疑人的照片了吗?”

  “没有。”

  “包谷米你有什么收获吗?”

  蒋峯并不奇怪,没有线索,有的时候线索太多,反而令人眼花缭乱。

  自知这一次遇到强劲对手,也不相信对方会露出太过明显的马脚。

  包谷米深吸一口气:“我问过了,全市没有任何一家医院见过这个小男孩。。。。”

  这一次包谷米也想不出其他办法。

  他皱眉摇摇头:“我想了很多可能,但是都想不到。他就好像是一个天外来客,忽然之间就掉落,让我们反思我们的生活有多么幸福和安全。”

  “好了好了。我来说说我的想法。”蒋峯摆摆手,无精打采说着自己的发现。

  “根据走访,我们发现学校一直有意识的向我们隐瞒距离弃尸点最近教学楼,生物科学学院的项目,以及对方隐藏了一个保育院的事情。”蒋峯将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发给大家:“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这所保育院什么时间成立,无人知道,里面的孩子身份是什么,无人了解。就算有人在论坛里问了,也会很快被沉底或者是被删帖。从弃尸嫌疑人身上找线索已经不可能,而学校方面一直没有主动合作,现在只能我们自寻出路。”

  大家看到保育院仅有的非常少的资料,都觉得不太可能,这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区域,况且这现在都已经是什么时代了!

  “只要必要的排查,才能获得偶然的成功。看来这一次,我们不可能像以往那么快就结案了。”蒋峯望着大家,看看时间:“我们现在就去保育院看看。”

  “啊?现在?”彭叔看看手表时间,迟疑道:“快下班了。我能不能请假啊?”

  “那这样,彭叔你先下班,翟翌晨你将这起案子的前因后果再次回想一下,看是否有些线索我们遗漏,另外,你给陈锋的秘书打电话要求学校相关负责人和生物科学院系的负责人明天早晨八点半到我们重案一组来协助调查,要是不来的话,我们上门请。”

  蒋峯说完之后,瞥瞥关于西南政法大学的资料,不带一点表情:“非要做熟透的核桃,砸着吃。包谷米和陈天然,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

  临走之时,蒋峯示意陈天然偷偷拿了一袋东西,三人坐车离开。

  “你们带的什么?是武器吗?”翟翌晨看到三人一脸庄重,有些担心:“蒋队,要不我替包谷米去吧,我担心。。。”

  蒋峯瞪了她一眼,当即拒绝:“你替?那他的工资是不是你替他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地工作吧。”

  “可是你们拿了这么多武器,刀枪无眼,要是。。。”

  “你放心吧,此武器非彼武器,我们没事的。”包谷米轻轻拍拍翟翌晨的肩膀安慰道,表情古怪的摇摇手上的袋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