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17现场勘查——熄火凶手(04)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7现场勘查——熄火凶手(04)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1-03 23:20 字数:2436

  此时在受伤嫌犯齐谱的病房里。

   手术成功之后,嫌疑人一直昏睡着。

   陈天然倒在行军床上趁着这个空档休息,包谷米坐在齐谱的床边翻看现场照片。

   房间只有点滴里的药水滴落的声音。

   “嗯。。。”齐谱哼了一声,皱皱眉。

   包谷米的眼神从IPad抽离,他看看时间:手术之后两个小时,快到麻药失效的时间了。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齐谱被自己的伤痛痛醒。

   “哎呦~哎呦~”

   “齐谱?你醒了?”包谷米站起身,帮着对方按下医疗求助键,关心道。

   齐谱睁开眼睛看到是陌生的小男孩在身边,并没有回答。

   而是眼神凌厉打量整个病房,看到躺在脚边行军床上休息的陈天然,楞了一下,重新闭上了眼睛休息。

   三秒钟之后,他重新睁开眼睛,没有了刚才的精明伶俐,而是虚弱的哼哼:“哎呦——这是哪里啊?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齐谱,我是省公安厅重案一组的包谷米,你因为涉嫌谋杀而被拘留了。”包谷米站在他身边,眼神落在对方手腕上的手铐道。

   齐谱一脸懵懂:“什么谋杀?谁死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包谷米嗤笑一声,并不急于反驳。

   他拿出电话按下号码通知:“蒋队,齐谱醒了。”

   蒋峯换了件衣服,很快到达齐谱的病房。

   虽然齐谱人高马大,当时抓他的时候受了点苦,但此时对方看起来人畜无害,说话慢吞吞的,看起来只是过度发育的大男孩而已。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齐谱摇晃着手腕上的束缚,在病床上疯狂挣扎的呼喊着。

   “你都留纸条自首了,为什么还要藏起来?又不承认了?”蒋峯将对方之前留的纸条复印件扔给对方:“你自己看看,这是不是你看完电视写的。”

   齐谱喘着粗气靠在病床上,粗壮的手指接过复印件研究半天,歪着脑袋:“这是我写的吗?可能吧。”

   看到嫌疑人此时的反应和之前自首书上的反应完全不同,陈天然和包谷米望着蒋峯,等着他下决定确定审讯方向。

   “齐先生,您还记得自己为什么受伤吗?”陈天然在旁边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您们不是警察吗?你们自己查。”齐谱并不吃这一套。

   “没事,你现在受伤了,好好休息。”蒋峯点点头,没有反驳也没有生气。

   好像被嫌疑人完全骗到,也不再追究对方击伤翟翌晨的事情。

   “我饿了,那个你——”嫌疑人看到陈天然一脸不忿,嘴角上扬指着道:“给我找点吃的。”

   “你——”堂堂重案一组高手,竟然被一个连环杀手指使去买饭伺候,陈天然瞪圆眼睛握紧双手气愤不已。

   蒋峯看到他一脸不忿,淡淡加了一句:“去吧。”

   陈天然气的跺跺脚,甩上门出去了。

   蒋峯拍拍包谷米的肩膀,小声询问:“你去催促下医生,要他尽快为齐谱做检测。另外,你回单位搜索下齐谱之前的案件记录。对方面对警察的这种情绪亢奋状态,有些异常。”

   包谷米点点头便出去做事。

   和包谷米刚刚说完,蒋峯忽然想起什么,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白色的制服随着微风轻轻打在男子的衣角。

   感受到手机在振动,对方纤细的手指将电话取出,按下通话键:“我是陈曦。”

   “昨天我们走后,你有没有派人去检查齐谱以前住的房子夹层?”蒋峯刻意当着齐谱的面打电话,观察对方的反应。

   果然,听到蒋峯的电话,齐谱的哀嚎声停顿了下,刻意等待了两秒钟猜测蒋峯的通话,一边继续哀嚎,只是声音小了很多。

   中午户外的大太阳晒得眼睛睁不开,陈曦提着工具箱站在凶案现场的院子里,望着自己面前这栋楼,耸耸肩皱眉心念:不就是一栋有夹层的楼而已,至于昨天传的那么邪乎吗?

   想到此,陈曦将眼镜扶了扶,淡淡道:“我正准备进。”

   “时间紧迫,你能不能将现场图拍了给我直接传过来?”蒋峯压低声音询问。

   陈曦在电话那头沉默了。

   正当蒋峯怀疑对方没有听到时,陈曦的声音从话筒另一端传出来。

   “听说凶手袭击了翟翌晨?”

   “嗯。不过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好了。”蒋峯歪歪脑袋,只觉得原本就很怪的人,今天最怪。

   “陈曦,你进屋里了吗?能不能拍照片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对方并没有回答,挂断了电话。

   哎——这个法证处的鉴证高手,难道今天是他满月变身的日子,所以性格最奇怪?

   蒋峯对于陈曦古怪的情绪,无可奈何只能等待。

   没两秒钟,手机忽然想起。

   几乎是每隔两秒钟,自己就收到一张进屋的照片。

   其实房间的隔层并没有多大。

   房子的历史非常悠久,大概有十多年。房间的隔层,在客厅电视机的后边,有一条非常细的缝,如果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陈曦和同事戴着手套将隔层的门打开,一股常年不清洗的排泄物味道扑面而来。

   隔层以前是一件小小的储物间昏暗潮湿,大概是嫌疑人后期自行扩充了的缘故,隔层变成了一件长约2米,宽1米2的小房间。

   里面有一个铁架子,上面摆放着一排,已经皱裂的女人身体最柔软的部分。

   “这是真的吗?”陈曦身边有同事看到,皱着眉头距离这堆东西不到10厘米仔细观察,甚至用手摸了摸,忽然猛地倒退一步,差点撞到陈曦:“我的妈呀!这是真的!这里放的全都是女人的胸部!”

   鉴证的同事一边说,一边捂着脖子干呕着。

   陈曦皱着眉头凑过去,仔细观察肌肤的纹理,确实这里放着的四个胸部,都是真的,并且多次被人捏错,看起来皱皱巴巴。

   架子边放着一个懒人沙发。

   沙发原本的颜色已经看不到,现在是灰蒙蒙堆放在旁边。

   陈曦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着连环杀手,污浊邋遢半躺在自己的这个小世界里,房间昏黄的灯光安安静静见证着这里人性的恶意。凶手一边喝着酒一边将这些属于受害人的身体部分握在脏兮兮的手里,揉捏把玩着。

   他别过脸一脸厌恶的长叹一口气,拿起手机给蒋峰的打电话:“蒋峯,我稍后将照片发给你。这里的残忍与之前隔层外的犯罪现场,残忍程度不相上下。”

   “我知道了。”

   “另外,你们目前,应该是抓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变态杀人凶手。”陈曦深吸一口气,声音里竟然有些紧张和激动:“不要放过他。”

   陈曦说完挂断电话,和同事叮嘱道:“这里的现场证据简单清楚,但是现场环境却污浊邋遢。现在犯罪嫌疑人对于自己的罪行完全否认,要令其认罪只能依靠我们手里的工具。我们一定要保证自己的采证过程安全准确,不能有一丝遗漏。”

   法证处的同事们听到这话,彼此对视后一脸坚毅的点点头。

   几个人将房间布局进行分割成几块,每个人负责几块,开始拿出工作扫描指纹,鉴定血痕。

   陈曦紧皱着眉头压抑着自己的厌恶和恶心,在夹层门口打开工具箱,开始进行痕迹鉴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