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15雨继续下——熄火凶手(02)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5雨继续下——熄火凶手(02)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1-01 23:40 字数:3147

  蒋峯和陈天然对翟翌晨的话不以为然:这么多的法证人员和法医进进出出,只会有被漏掉的证据,而不会有什么怪怪怪。

   他们带着脚套推开侧门,走进长廊。

   地上的地毯湿漉漉的,蒋峯蹲下去打着手电戴着手套按了按,地摊上伸出了暗褐色的液体,发出阵阵臭味。

   蒋峯将手套上的污迹闻闻,皱紧眉头。

   “蒋队,这不会是排泄物吧?”陈天然也闻到了这股臭味,一副难以忍受的表情:“怪不得大家都出去吐了。”

   蒋峯摇摇头:“你听过血流成河这句话吗?”

   “你是说这地毯。。。”陈天然听到蒋峯的话,下意识退了几步望着脚底下:“不是真的吧?”

   蒋峯叹了口气不再接话,沿着走廊向屋里走。

   越往屋里,就能闻到一股呕吐物的味道。

   进入的第一间房子,应该是客厅。客厅里的电视依然小声的播放着时下流行的电视剧。

   客厅里杂乱的放着一些工具,和很多游戏光碟零食之类。电视旁边的有一个单人沙发,距离电视大概不到一米距离,沙发上上也是污迹斑斑。

   “每天这样看电视,会不会眼睛高度近视啊。”陈天然撇撇嘴不以为然道。

   “这样的人,喜欢沉迷于自己的幻想中,离得越近,就更加有代入感。”蒋峯听到陈天然的话,特意询问现场勘察人员:“有没有发现眼镜或者隐形眼镜盒?”

   “都没有。”

   蒋峯有一瞬间的失落,但是很快又恢复工作信心。

   毕竟做刑侦工作,只能用必要的行动,才能换来偶然的成功。

   “蒋队,前面这间房,是死者的卧室。死者今天早上正在睡梦中,被凶手用木工锤打碎脑袋并且割喉。目前整个床铺已经被对方的血全部浸满,据法医检查过,凶手将她的喉咙全部扯出,扔在了垃圾桶里。并且——”现场勘测人员看到蒋峯进来,他戴着两个口罩招招手示意对方过去。

   “死者死亡之后,这张床铺还有凶手睡过的痕迹。”

   “啥?!”陈天然叹了口气摇摇头,满眼厌恶和惊惧:“我又一次被我调查的凶手碾压了。”

   对方听到陈天然这么说,苦笑一下招招手:“还没完呢,旁边有一间房子,里面是死者的朋友莎莉。莎莉的死亡方式不一样,她是在死者被害之后,被凶手骗来。来了之后被凶手狠狠的殴打了一顿勒死了她,最后将她的脑袋切了下来。”

   听着对方这么一说,陈天然下意识颤抖了一下。

   他打量着房间的布置,墙上挂着的照片里死者和凶手一起甜蜜的笑容,此时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他拿着照相机朝第一位死者的房间走去:“这是地狱吧。”

   “对了凶手之前说他不愿意母亲背上儿子是屠夫的恶名,凶手这话的意思是他之前也杀过人,你们当地派出所有没有接到过这样的消息?”蒋峯在客厅检查自己找到的一些文件资料背对着陈天然喊道:“另外,齐谱的详细情况有没有?”

   “我一会儿问下包谷米!”陈天然从第一案发现场出来,拿着照相机一边检查找出来的照片,一边慢慢踱步朝第二被害者的房间走去。

   刚走到门口,他不小心踢到了什么,有东西在自己脚边滚过。他低下头用照相机的镜头中一看:第二位死者的脸,轻轻贴着自己的鞋套。

   对方的眼睛望着自己,安安静静,却足以令陈天然陡然头皮发麻。

   陈天然抬起眼神,望着房间角落里的而床上垂下的手指。

   他深吸一口气,慢吞吞的退回到门口,转身突然朝房子外狂奔:“啊——”

   蒋峯只感到身后一阵风掠过,等到自己抬起头转身望去时,整个房间只剩下自己。

   “我一定会为你们讨回一个公道。”蒋峯检查两位死者受伤情况,铁青着脸道。

   陈天然突然从屋里冲出,差点撞上翟翌晨。

   “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出来的?发现什么了吗?”翟翌晨拦着陈天然,询问道。

   陈天然看了翟翌晨一眼,又望了望天空,这才意识到自己安全,转身趴在走廊的扶手,吐了起来。

   “翟翌晨你千万别进去,像我这样身经百战的人都无法承受,更何况是你呢!太吓人了!我强烈建议,这杀人凶手就不应该叫人,应该是动物!”陈天然吐完了,有气无力道。

   “蒋队一个人在里面吗?”

   “是啊。蒋队已经不是人的存在,是神!”陈天然挑眉敬佩道:“他是驱魔浪人。”

   翟翌晨哪里顾得上陈天然奇怪的话,她抬起头望着雨幕中的房子,只觉得心口憋闷。

   想到这里,她绕着房子走一圈,检查房子周围的设施。

   蒋峯依然留在房子里面。

   他找到了凶手齐谱很久之前的保险单。

   保险单上还有齐谱两年前的照片,一副将生活已经完全掌控的自得。

   “没想到,两年之后,已经是杀人凶手了。”蒋峯叹了口气,将保险单拍照放在桌上准备一会儿带走。

   忽然他有些眩晕。

   房间离确实很怪。

   外面下的那么大的雨,屋里完全听不到。

   房间灯光昏黄有气无力的点亮房间,血腥和长久没有清洗过的污臭味随着雨水潮湿的味道,渐渐在屋里弥漫。

   蒋峯皱皱眉,眼神落在刚刚那张保险单上。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齐谱留下的电话号码。

   嘈杂的音乐声突然在房间里传出来。

   蒋峯抬起头皱眉,循声找去,声音雾蒙蒙。

   与此同时,翟翌晨在房外转一圈,终于明白自己有什么样的感觉了。

   “快点来人!”蒋峯扶着客厅里电视剧后的墙,朝外面呼喊。

   “快点进去!”翟翌晨跑回门口,对着同事指着房子的偏门。

   两人异口同声呼喊着:“这座房子有夹层!重新搜查!”

   现场外面收拾东西的同事,或者借着抽烟稳定情绪的同事,听到此话,立刻扔下手里正在做的事情,朝房子里跑去。

   蒋峯在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听着里面的声音。

   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衣角轻轻滑过墙壁。

   蒋峯看着自己左手里的电话,按下重播键。

   突然墙壁里又响起音乐声。

   蒋峯倒退一步,对着墙壁道:“齐先生,我知道你在里面,我希望你可以出来,我们谈谈。”

  其他人也跟着进来,看到蒋峯,表情示意:“需要我们做什么?”

   蒋峯举起右手食指摇摇,示意大家暂时别说话。

   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来人,给我将这面墙砸碎!我看他出不出来!”蒋峯嘴角抽动,嗤笑一声,厉声道。

   翟翌晨一个人站在外面,打了个哈欠抖抖身上的雨水。

   好冷,也好无趣。

   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从屋后响起,开始只是轻轻敲处什么的声音,渐渐声音越来越大。

   翟翌晨循声来到屋后面,屋后原本锁着的地下室门,忽然开了一个小缝。

   一根粗胖的手指抖抖索索将门打开,一个穿着背带工装裤的壮硕男子从地下室里探出头。

   翟翌晨没有见过这个人,她立即在微信群里给大家通知:“有可疑人员从屋后地下室门口出来!”

   对方听到自己被人发现,面露凶悍,立即朝翟翌晨扑过来!

   翟翌晨身子一闪,对方并没有恋战,直接朝门口冲去,只为了逃离此地!

   翟翌晨来不及多想,也跟着追了出去!

   屋里的大家还在找工具砸墙,忽然蒋峯的手机震了一下。

   他皱皱眉头,慢吞吞掏出手机,听到翟翌晨发出的消息立刻站直身体,来不及多言便跑出屋子。

   “哎!蒋队!——”陈天然跟在后面,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该跟着蒋峯。

   早已顾不上思虑天气。

   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眼前只有前面逃跑嫌疑犯的身影。

   冷冷的雨水顺着脖子打湿身体,令人难受。

   翟翌晨只能不停的跑,跑,跑。

   齐谱像一只肥大的老鼠,在城中村的小巷中来回穿梭。

   眼看着对方要进入更加复杂幽黑的小巷深处,翟翌晨眯起眼睛,下意识将自己的雨衣脱下,甩成一条鞭子,竭尽全力抽到对方背上。

   肥鼠惊叫一声,一个趔趄被打趴在地上。

   原本身后寻找齐谱踪影的蒋峯,听到声音,也跟着朝这边跑来。

   翟翌晨跑到身边时,肥鼠站起身面朝着她,身影盖过了翟翌晨。

   一米六的女孩在一米八几身材健硕的男人面前,简直像是弱不禁风的小虾米。

   齐谱拿起刚才翟翌晨抽打自己的雨衣,重新缠好,露出狰狞的微笑朝翟翌晨抽打来。

   一下,两下,三下。

   借着身形灵巧,没有打中。

   因为没有打中,自然也不会制服她。

   两人在雨中僵持下来。

   一个要走,一个阻拦不让走。

   不能这样继续,如果拼体力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不止齐谱会逃脱,很有可能自己还会被抓到。

   想到这里,翟翌晨上前主动挨了一鞭,握着雨衣的另一端,翻身一脚提在对方的脖子上。

   齐谱喘不上气,手里一松,翟翌晨轻松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

   她重新甩甩雨衣,朝齐谱冲过来一鞭,两鞭,抽在对方身上。

   “哦!”

   这一次,翟翌晨激怒了对方。

   齐谱捡起摔倒地上散落的带着钉子的木棍朝翟翌晨扑过来。

   翟翌晨倒退一步,不巧原本就肿着的脚腕,此时无法再继续支撑,脚下一软坐在了地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