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10节外生枝——隐市凶手(08)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0节外生枝——隐市凶手(08)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0-27 22:41 字数:3035

  外面夜色已深,恒城县的街道上,很多店铺已经关门休息。

   只有县公安局里,还是灯火通明,川流不息。

   每一位办案人员,在为结案做准备。

   翟翌晨知道蒋峯没有吃饭,在保温杯里倒了一杯咖啡,带进审讯室交给蒋峯。

   王小清在灯光下睡眼朦胧,看到又换了人来审讯,小声道:“又有哪位领导来了啊?我都承认了,我杀了20个人,可以吗?”

   蒋峯喝了一口咖啡,身体也暖了起来,心里也暖暖的。

   “第一个杀的是谁?”

   “第一个,是个卖豆芽菜的女人,之前拉三轮车的时候蹭到了一辆汽车,对方要我赔钱,我说没钱把我打了一顿,车抢走了。家里媳妇说娃上学要钱,我看她卖完菜肯定有钱,就趁她晚上卖完回家的路上,拉到巷子里勒死了”

   “尸体丢哪里了?”

   “前两年我家门口有条小河,扔河里了。领导,能不能给我根烟抽啊?好久没有烟抽了,太想了。”王小清像是在说自己扔掉了什么垃圾,涎着脸伸出手。

   蒋峯望着王小清,掏出了一支烟放在自己手上把玩着。

   “想要烟抽,先说说那两个孩子的事。真的是你干的?”

   王小清伸着脖子,望着蒋峯手里的烟,点点头:“是我干的。其实不能怪我,我都给他们家人说了很多次,不要把那些垃圾扔在我家窗户下,一到夏天所有的虫子就来了,味道太难闻了。结果他们家不但没有打扫,还变本加厉把我家和他家之间的空隙当成垃圾场。我气不过,就趁他家女儿出去上学路上让她到我家去勒死了。”

   “人呢?你勒死了,尸体呢?”

   听到蒋峯询问尸体,王小清回想起什么似的,抖着肩膀狂笑:“人就在他家那堆垃圾下埋着呢。要是他们早点把垃圾收走,早就发现她们的孩子了。”

   翟翌晨本想说话,陈天然忽然从外面敲门。

   “王家媳妇报警了,说回去之后孩子丢了。”陈天然焦急道:“你们当时将王家媳妇带回来的时候,孩子不是也跟着来了吗?现在去哪里了?”

   “什么?我没见啊。”突然听到案件相关人员报警,翟翌晨立即凑近蒋峯小声报告:“王家媳妇报警说孩子丢了。”

   蒋峯手里的笔一顿,紧张道:“抓到嫌犯的事情,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没有。不过我们当时带走她们的时候,很多村民都看见了。”翟翌晨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其他受害者家属知道了,来进行报复。

   蒋峯思忖一阵,将烟扔给王小清:“还有18条命,继续说。”

   王小清双手摩挲着那支烟,眯着眼睛放在鼻子下面使劲闻了半天,长吁一口气。

   事到如今,对于他来说,拖着,就是生命可以延迟几分钟。

   他知道自己可能是死罪后所有的感官的敏感,仿佛扩大了几十倍。

   蒋峯侧过脸望着翟翌晨小声:“我继续审讯,你们和秦升局长一起去找人。”

   刚结一案的报告还没有写,又来一案,秦升苦着脸坐在一楼值班室,和已经哭成泪人的王家媳妇了解情况:“你什么时候发现孩子没有的?”

   “我从公安局出来之后,就回到村子给王小清他妈说了。他妈立刻就昏过去了。这一晚上都在照顾他妈,走的时候我看孩子没在奶奶那住,我就回去了,结果回去看到房子锁着呢,没人回家,就赶紧来报警了。求求你们了,大人有罪,我有罪,孩子是无辜的啊。。。”

   想到孩子可能被人拐走,王家媳妇简直心如刀割。

   “我知道我们犯下了死罪,可是那是我的孩子啊。。。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说到痛处,王家媳妇干脆跪下来对着秦升磕头,房间里只有女人无助的哭声和脑袋磕在地上的碰撞声。

   秦升将王家媳妇拉起来,找来其他办案人员帮忙录口供:“孩子是回奶奶家之后丢掉的,那么你仔细回想下当中,孩子的爷爷呢?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身边?”

   王家媳妇回忆期间,秦升又找来其他办案人员小声询问:“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媒体或者被害人家属过来的?”

   大家摇摇头:“没有啊。”

   秦升想想,转身对王家媳妇道:“王小清的家人已经知道了?”

   “那他们自己的儿子犯的事,他们肯定要知道啊。”

   “秦局,要不我们去王小清的父母家问问情况?看他们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出现?”翟翌晨干脆提议道。

   “这样吧,我和你们一起去,剩下的人侧面调查下受害者家属今晚有没有人去过他们村子的。尤其是那两个孩子的父母,他们今天的行程。”秦升跺跺脚,叹了口气便走了。

   王小清的母亲还躺在床上唉声叹气。直到叫门声半天,才起来开门一脸惊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有什么就找清去问吧。”

   “大娘,今晚上除了你儿媳妇和孩子们回来以外,有没有其他人来过?”翟翌晨弯下腰凑近王小清的母亲耳朵问道。

   “没有没有,就我一个人。”王小清的母亲摆摆手:“什么事都没有,都回去吧。回去吧!”

   几个人彼此相视一眼,总觉得有点怪。

   “大娘,你孙子丢了。您儿媳妇刚报的案,从您这里离开的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们吧。”秦升看到王小清的母亲对警察们一脸警备,重新解释一番。

   “没丢,都说了没丢了。”王小清母亲继续摆手拒绝合作,并且推搡着他们:“都回去吧,都走吧。”

   所有人还在院子里面,忽然王小清的父亲从外面摇摇晃晃进来。

   “你们,来做什么?”看到屋外停着的警车,老人没有太大的惊讶,反而早已接受一般,放慢声调小声问道。

   “大爷,您刚才去哪里了了?”秦升递过一支烟,继续道:“你孙子失踪了。”

   “啊?”王小清的父亲一脸诧异,看看王小清的母亲确认一遍:“孙子丢了?”

   “大爷,您刚去哪了?我听您儿媳妇说您下午把大娘扔给儿媳妇照顾后自己就出去了。”陈天然拿着本子站在秦升旁边记录着什么。

   听到被问及自己的行踪,王小清的父亲嘴里支支吾吾,手指着村子南边:“瓜苗被野鼠咬,我去看瓜苗了。”

   “您是一个人去的,还是和村子里的谁一起去的啊?”

   “你们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们是不是抓不到人全往我们这些老实人身上泼脏水?!”听到秦升的盘问,王小清的父亲明显激动起来,左右环顾后抄起墙角的铁锨冲着秦升过来要打人:“我告诉你们,都给我滚!别想欺负老实人!”

   “陈天然!”

   陈天然抓着老人砸过来的铁锨,被秦升喝止。

   “既然孩子不在这里,我们也就不叨扰了。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两位老人有线索,也请您告诉我们。”秦升也不便再继续逼迫老人,只能先打个招呼带上其他人准备离开。

   “秦局长,我刚和包谷米教授联系过,受害者家属没有作案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有如此有目标性,我们必须要怀疑。。。”翟翌晨站在门口和秦升报告。

   “是他们将孩子藏起来?”秦升心中早有此疑虑,但是作为爷爷奶奶,他们这么做为什么呢?

   不过他们言辞闪躲的样子,确实隐瞒了些什么。

   秦升想想,转身带人又回去。

   王小清的父母正在屋里收拾东西,看到秦升又回来,手脚更加忙乱:“你们,你们怎么又来了?”

   秦升看到这一幕,有些惊讶:“大爷大娘,你们准备去哪里啊?”

   “我们准备去女儿家躲躲。清犯了这么大罪,过一阵肯定有人要来寻仇。”王小清的母亲跺跺脚,也不再躲闪,又羞又愤:“我们确实对不起人家啊。”

   “那孩子呢?”翟翌晨在院子里找了半天,孩子并没有躲在这里。

   “不用找了,我卖了。”王小清的父亲叹了口气。

   “什么?!”

   “清犯了这么大的罪,下十八层地狱都不够还,我们快要进棺材的人,受点报复也是应该的,要是孩子出个什么问题,我们——我们光是想想都快要死了!”老人说到这里,也禁不住用苍老的手指,抹去自己的眼泪。

   “要抓就抓我,别去找孩子!孩子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啊!”王小清的母亲从房子里冲出来,拉着秦局跪下来哭诉着。

   “秦局。。。”陈天然望着秦升,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老人们的想法偏激,但蕴含的心情,恐怕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陈天然,翟翌晨,先把两位老人带回局里。”秦升思忖片刻,决定暂时让老人待在警察局的拘留室里。

   一方面,还是尽可能希望找回孩子们,留在自己的母亲身边更好。

   另一方面,老人说的也是事实,一旦受害者们寻仇伤害老人,自己也过意不起,倒不如留在局里,暂时过几天。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