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09最后一击——隐市凶手(07)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9最后一击——隐市凶手(07)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0-26 21:59 字数:3111

  “你们什么时候离婚的?”蒋峯用三秒钟时间从上到下将王家媳妇打量一番,皱眉询问道:“什么原因?”

   “两年前吧。”王家媳妇声音小小的,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她翻了翻眼皮,想起之前的生活,现在还一脸惊惧:“你可以去找村委会佐证,天天不出去赚钱,闲了就是打我,常常打得我几天都不能下床,我实在是怕了。”

   蒋峯心里算了一下,王小青是六年前出狱的,两年前离婚。

   而一系列的案件也是从两年前开始的。

   那么离婚是王小清失去人性的导火线吗?

   “六年前回来的,你们婚姻生活的四年中一直是你养着他吗?”

   翟翌晨看到蒋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递给王家媳妇纸巾擦眼泪,在旁边轻柔问了一句。

   所有的案件的开始,都是欲望的发泄。

   要是因为失去生活来源,又被家人抛弃,至此,王小清对于自己的人生开始放任自流,走上一条不归路。

   提到过去的事情,王家媳妇现在想起还有些激动。

   她擦擦眼泪,叹了口气。

   言语温柔了些:“他也是真心的想改过的。之前等着他从劳改所出来,我们还过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天天出去蹬三轮车赚钱,我中午做好饭等他回来,下午继续出去蹬三轮车,晚上十点多才回来。可是这样的五块十块钱,能吃饱饭,过不了他想要的那种生活。”

   “以前偶尔还和我说两句话,渐渐也不太爱说话了,每天回家就坐在床上,把别人给的一块五块零钱抹平,用夹子夹好,锁在箱子里。也开始经常和人打架,被打的厉害就回来躺在床上哼哼,三轮车也不再骑了。干脆也就不出去了。”

   翟翌晨在旁边点头认真听着对方的叙述,一个人的不归路,是对家人生活的摧毁。

   王家媳妇说的话都是以这两年自己过生活的辛苦为主,和王小清的犯罪证据没有太大的关系。

   “王小清杀人了你知道不!”

   蒋峯突然打断王家媳妇的叙述,皱眉告知她前夫犯下的罪行:“你有没有想到什么和他犯的事有关的消息?”

   王家媳妇眼睛陡然睁大,随即眼神黯淡下来沉默了半天,干脆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杀人了啊。。。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你并没有奇怪,为什么?”

   蒋峯接连几个问题一个个抛出,像针尖一般刺痛王家媳妇的心。

   翟翌晨这才从同情王家媳妇的心情氛围中清醒:是啊,为什么警察来找她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

   “他以前干过那些事,现在重新干,也不奇怪。。。”王家媳妇此时的神情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她的眼神逃避着蒋峯的逼问,双腿也刻意换了个方向,脚尖朝着大门口,一副焦虑不安想要离开的样子。

   “你以为是错的知道吗?!王小清这次犯的事情大了!为了你和孩子以后的生活,你最好不要再为他隐瞒了,全都说出来!”

   破案中的蒋峯,是勇往直前的狼。

   他可以很温柔,一旦发现一丝证据的苗头,他一定会勇往直前抓出不放。

   没有人可以真正做到嫉恶如仇,尤其是至亲。所以面对警察的询问,王家媳妇反而沉默了。

   “是啊,王小清这次犯的事情太大了。你和孩子还要在这里生活,上次他在看守所那几年你等他,现在你还准备为他的人生负责吗?你已经被耗了半辈子,你还耗得起吗?”翟翌晨在旁边柔声劝解着:“至少也要为了孩子的未来想想。”

   三个人正说着,王家大儿子带着小儿子从外面回来了。

   王家媳妇看到孩子回来,站了起来摆摆手道:“我烧了开水,你们去喝点水吧。”

   孩子们好奇的眼神望着家里的陌生人,没有多问,乖巧的回房间。

   不多时,房里传来孩子们的嬉戏声。

   王家媳妇的手伸向自己的脖颈,露出了脖子上的金项链。

   蒋峯望着吊坠的样子立刻认出,一把抓过来:这条项链正是李琴丈夫给她买的金项链!

   “这是死者的项链,他什么时候给你的?!还有没有其他的?!”蒋峯抓着王家媳妇的胳膊道。

   听到自己戴在身边的东西来自那个最近报纸上天天说的死者,王家媳妇终于意识到警察说的是真的,而自己一直是在和什么样的人生活:“他。。。他就是那个。。。杀人魔。。。。?”

   自己孩子的父亲,竟然是所有人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她还给孩子告诫“小的出去大的要跟要不然会被坏人抓走”,可没想到那个坏人就是孩子的爸爸。

   王家媳妇捂着嘴退到墙角,任由眼泪流下来。

   翟翌晨上前准备搀扶,对方一个转身跑回了房间。

   两人相视一眼,也立即跟上。

   房间里已然是一团凌乱。

   王家媳妇不断的翻箱倒柜,找出很多衣物和金饰,放在桌子上。

   “这些,是离婚后他送给我的金饰和衣服。”

   蒋峯上前检视一番:金项链五条,上衣三件,裤子两条,裙子一条。

   “为什么给你旧东西,你没问?”

   “他说是他打工装修房子,老板娘送给他的。我最多也就想着是偷来的。。。”王家媳妇面如死灰,说什么都没有情绪起伏,和刚见面的时候判若两人。

   小儿子从门外迈腿进来,蹒跚着走到王家媳妇面前,仰起头伸出手向母亲要什么。

   王家媳妇低头双手捧着孩子的脸,眼泪掉落在孩子的脸上:“我要是知道是死人的东西,哪里敢收!”

   孩子看到母亲哭得这么伤心,也跟着哭了起来。

   房间里弥漫着悲伤的潮湿气息。

   不多时,一辆警车来到这里,办案人员将王家媳妇提供的衣物全部带回局里,并且将王家媳妇也带回局里作证收到衣物的时间。

   直到王家媳妇离开后,整个院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翟翌晨叹了口气,将橡胶手套褪下:“杀了那么多人的凶手,对自己的前妻竟然还这么好。”

   “可是他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他的孩子们。”蒋峯从房间里出来,一脸嫌憎的褪下手套:“这个案子,算是铁证如山,那些无辜的受害者,也可以安息了。”

   天色渐晚,正是回家的好时候。

   路边的房子里渐渐响起炒菜的声音,路上也渐渐飘起饭菜的香味。

   “翟翌晨。”蒋峯点了一支烟,眯着眼睛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

   “蒋队。”对方叫自己名字的腔调,总让翟翌晨心中忐忑不安:“我又犯错了?”

   “在盘问的时候,注意不要让对方牵着你走。你不是知心大姐,知道吗?”

   “我知道了。”难得这次蒋峯没有发脾气,翟翌晨偷偷松了口气。

   “蒋队,你说,我们该怎样努力,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一个人到底该怎么拯救自己?”

   蒋峯沉默许久,自己工作十年了,这个问题每天都在问,却从来没有答案。

   “三千年前,就有小偷存在。直到现在,你上周还抓了一个。你觉得是三千年的警察没有努力的原因吗?”

   “哦。对哦。”

   车里又恢复了静默,蒋峯一边抽着烟一边好奇秦升那边审讯工作到哪一步了。

   突然翟翌晨的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

   气氛有点尴尬。

   蒋峯沉默了一秒问:“是我还是你的?”

   “不好意思蒋队,是我的。”翟翌晨心里哀叹:为什么每一次都让他发现自己的糗样!

   “一会儿到局里,你和包谷米他们去吃饭吧。”蒋峯用咳嗽声掩饰了自己的笑,他将烟头扔在车里的烟灰缸里,加快油门朝局里赶去。

   翟翌晨红着脸捂着肚子。之前还声明绝不会拖后腿,结果肚子率先出卖了自己。

   “蒋队,我可不可以听审讯啊?”今天下午和蒋峯在一起的四个小时里,难得蒋峯没有骂自己,翟翌晨看准对方此时心情不错,乘胜追击。

   “你吃完饭来找我。”

   车子刚刚停在县公安局的院子里,陈天然就已经跑过来替蒋峯拉开车门:“蒋队,所有证据都对上了!我们这个案子破了!”

   蒋峯点点头,拍拍陈天然的胳膊:“辛苦了好几天,终于结束了!你们去吃饭吧,我先去审讯室。”

   三个人一起去吃饭的路上,身边经过的每一位办案人员,都是一脸的如释重负和欣喜:“知道吗?这个案子破了!”

   蒋峯敲敲审讯室的门,看到秦升一脸痛苦的表情望着自己,不由得一怔。

   “怎么了?”

   “案子是全都招了。但是还没有说藏尸地点和具体情节。”秦升叹了口气,道:“他说他杀了20个人,比我们查到的多了4个。两年前开始,刚开始杀了一个,隔了半年杀了一个,后来想着反正是死罪,三个月后又杀了一个人,最后每个月杀了一个。知道现在,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上了报纸,干脆不再隐瞒,几乎每隔10天杀一个。具体原因,是抢劫和吵架。”

   蒋峯皱眉听着秦升的话,递给对方一支烟:“当时失踪者里,不是还有孩子吗?也是他?”

   秦升狠狠吸了口烟,烟气在肺里转了一圈呛得他咳嗽半天:“是他。为了报复孩子的父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