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08法证鉴定——隐市凶手(06)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8法证鉴定——隐市凶手(06)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0-25 21:41 字数:3131

  翟翌晨在省厅办公室里看到陈天然趴在桌上打呼噜的样子,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了。

   “这次又来送什么?”

   连续几天的劳累,陈天然凌晨开车赶回单位,法证处还没有开门,便先回到办公室休息,结果坐下来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翟翌晨叫醒陈天然:“嗨,早上好,法证处上班了,你可以提交证据了。”

   感觉好像眼睛被犯罪分子用胶水粘住了一般,陈天然抬起头眯着眼睛,手上摇晃着标签纸:“翟翌晨,你帮我去交吧,我实在是太累了!”

   看到同事忙的没日没夜,自己却只能每天跟着蒋峯遥控找地方,翟翌晨觉得有点厚此薄彼。

   正准备去法证处,手机又响起来。

   “今天你去城南官燕村林隐寺门口。”短信来自,蒋峯。

   他就不累吗?!!翟翌晨狠狠跺了跺脚,无奈的举起手机道。

   送完证据之后,照旧冒着被骂的风险买了杯焦糖咖啡送到办公室门口,翟翌晨匆匆拿着车钥匙去在地图上找地方。

   “翟翌晨你拿了我的车钥匙做什么?我一会儿。。。一会儿。。。还要走。。。”陈天然趴在办公室的行军床上身上盖着衣服看到翟翌晨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稍稍抬起头,又陷入了昏沉中。

   “为什么每次都要拍地点?你明明知道我们组缺人,为什么宁可让彭叔跟你走,不要我加入?”翟翌晨坐在法证处门口,将林隐寺的照片发给蒋峯。

   蒋峯一夜未睡,和包谷米一起分析犯罪动机和过程,完全将打哈欠当做是和吹泡泡一样无聊的行为。

   手机在桌上振动。

   看到翟翌晨的质问,蒋峯提起了精神,笑着回复了一句:“小孩子。”

   又是这样——翟翌晨揉着头发摇晃着脑袋——每一次自己非常认真的反映问题时,蒋峯总是这种声东击西方式,最后将问题大事化无了。

   既然蒋峯如此的差别对待——

   翟翌晨从法证处领回资料,回到办公室收拾好东西,一脸着急叫醒陈天然:“你怎么还在睡啊?快点,我们要走了!案子还没有结呢!”

   陈天然吓了一跳,站起身立刻穿上外套就往车上冲。

   翟翌晨在前面开车,陈天然躺在后面打瞌睡:“咦,蒋队不是说我们去的地方太危险,让你先留下来吗?他同意你和我们去现场了?”

   听到对方无心的问起,翟翌晨将碎发拨到耳后,支支吾吾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将方向盘摆了一下,汽车在马路上突然走了一个S型。

   突然方向的变化直接将陈天然吓醒:“刚才发生了什么?!”

   自己的小心机成功转移了陈天然的注意力,翟翌晨皱着眉演道:“没什么,刚好路上有个坑,你先睡吧,我到了叫你。”

   陈天然哼哼着裹紧衣服又沉沉睡去。

   翟翌晨望着窗外飞快掠过的树影,想到蒋峯看到自己时生气的模样,光是想象,自己就已经很得意了。

   树上的知了声嘶力竭的喊对夏天的热爱,蒋峯揉揉眼睛坐在桌前继续检查证据。

   包谷米乖巧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秦局,审讯的工作怎么样?他还是不开口吗?”蒋峯一边注意音调不要吵醒包谷米,皱眉厌烦目前等待的模式。

   电话那端,并没有传来好消息。

   蒋峯叹了口气,打开手机微信,看到早晨翟翌晨发给自己皱眉的自拍照,苦笑着翻阅着最近几天两人的聊天记录当做调剂。

   “法证报告拿到了!李琴体内的分泌物和王小清的DNA吻合,有证据了!”陈天然从外面跑了进来。

   蒋峯来不及回应,现将报告抢过来,检查没问题,立刻给秦升打电话:“秦局,有突破,李琴案王小清是跑不掉了!另外也查到,王小清家里那些疑似血痕的东西,确实是人血,但并不是李琴和白骨案的死者的。”

   包谷米被吵醒,揉着眼睛看到陈天然神采奕奕:“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没有休息吗?”

   未等陈天然回答,他看到对方身后跟着的翟翌晨,抿嘴一笑:“原来是有援助。”

   蒋峯听到包谷米的话,抬起眼睛看到翟翌晨,立刻收回刚才微笑,阴沉着脸道:“谁让你来的?!”

   翟翌晨对于蒋峯的冷面见过很多次,虽然心里怯怯,还是挺直腰板道:“蒋队,我知道你觉得我来是拖后腿,但是目前我们对彭叔现在请假,你就让我留下来帮手吧!只能在经历中学习进步啊!”

   蒋峯没有听翟翌晨的辩解,一边给作势要给蒋励打电话一边拉着翟翌晨朝门外走:“我现在要给蒋励打电话,把你退回去!不听指挥怀疑上级,你觉得你作为女警很牛气吗?!现在的你,带来的不是安全感,而是危机感——”

   女孩没有说话,也没有听蒋峯的话离开,只是站在门口背对着蒋峯。

   蒋峯走了几步发现对方没有跟上,回头看到翟翌晨强忍着自己的眼泪,望着他。

   眼泪不争气的一颗一颗掉落,翟翌晨紧抿着嘴用手指擦擦,深呼吸抑制着自己的委屈。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对方误解了。

   “蒋队,既然翟翌晨来了,你就让她帮我们吧,刚刚将王小清和李琴被杀案联系起来,但是白骨案还没有决定性证据。翟翌晨作为唯一的女孩,我建议可以和王小清的家人沟通下,侧面打听看有没有什么证据。”

   包谷米也跟了出来,看到翟翌晨可怜巴巴的表情道:“从效率学上来说,她这一来一去一天下来没有增加办案经验,光吃土了。”

   蒋峯望着对方倔强的忍着眼泪的表情,松开了手。

   “我不明白我该怎么做,蒋队你可以放弃对我的偏见。”就算蒋峯不再追究,这样忽冷忽热的态度,也令翟翌晨无法消受。

   “陈天然他们能做到的,我没有理由做不到。如果我来是为了坐办公室嗑瓜子看报纸,我不需要到你们组。为了表现出我的诚意,我的脸皮比城墙都要厚我的心脏比橡胶还要抗打击——”

   “除非,你对我有私人情绪——”翟翌晨始终认为,自从蒋峯知道自己的身份后,总是刻意的逃避自己。

   而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和翟翌伟的失踪脱不开干系。

   蒋峯听到翟翌晨的话,停下了脚步。

   心中苦涩。

   明明被误解,当下却不能解释。

   他的背影依然伟岸,唯有喉咙哽咽。

   陈天然在旁边喝了口水,听到翟翌晨的话,突然笑喷。

   看到在场每一个人表情古怪望着自己,陈天然觉得更好笑。

   “你们不觉得,好像小两口吵架吗?”

   “哪里像!”

   “想得美!”

   两人异口同声面红耳赤的辩白,只剩下包谷米和陈天然面面相觑,叹了口气放弃劝架:“我们回办公室看证据。走走走。”

   作为省公安厅重案组的队长,蒋峯这一次,完全是败北夹着尾巴逃回了办公室。

   “这一次法证处的陈曦给的结果这么快?半天就好了?”蒋峯忽然想起来。

   “嗯,我也奇怪。”陈天然点点头跟着蒋峯一起看报告。

   过了三秒,陈天然觉得办公室安静的不像话,才看到蒋峯纯真的眼睛望着自己,等待着回答。

   “啊,我一回去就趴在行军床上了,去法证处的事情,都是翟翌晨在跑。”

   法证处陈曦的脾气古怪是出了名的。

   而蒋峯早晨送去的报告,中午检测就做出来,还没有任何投诉。

   不得不说,看来翟翌晨对做警察,是认真的。

   “翟翌晨,你和我出去一趟。你们俩将资料拿上去秦局长那里。”既然对方要学习,自己只能亲自带着,才能放心。

   翟翌晨乖乖跟在蒋峯身后,却没有坐在副驾驶,而是坐在了后面。

   蒋峯从后视镜望着翟翌晨刻意躲避的眼神,叹了口气:“你坐在后面离老师那么远,怎么学习啊?”

   翟翌晨张张嘴本想寸他几句,想想还是闭上嘴巴乖乖坐回副驾驶的位置。

   汽车朝王小清前妻住的村庄开去

   “你的擒拿术学的怎么样?”。翟翌晨上车之后,坐直身体系好安全带,包上在腿上手里拿着电话,不给蒋峯任何说自己的机会。车里安静的令人坐立不安,蒋峯不经意问道。

   “还行吧。”被问到专业知识,她回答的有些心虚。

   “什么叫还行?”

   “知道名字。”翟翌晨抿抿嘴,真的不愿意被蒋峯知道自己的短处:“我会休假尽快练习的。”

   蒋峯难得没有发脾气责怪,而是点点头,沉默了半天闷声道:“我们要见到的,很多都是反社会反人类的罪犯,你看到的时候他对你微笑,但下一秒只要他作出决定,你就会有生命危险。我们,试错的代价,有的时候不一定能承受的起。”

   听到蒋峯苦口婆心的解释,翟翌晨转过脸含情脉脉的望着他。

   打了个哈欠。

   “蒋队,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蒋峯望着她,苦笑着摇摇头:“我们先去和王小清,嫌犯的前妻聊聊天。”

   话音刚落,汽车在村子众多三层小楼群落里唯一的平房院落门口,停下来。

   听到警察来找自己,王家媳妇竟然别过脸嗤笑了一下。

   这种笑,有种“原来如此我就知道”的涵义。

   不过,对方还是立即邀请两人进院子里面说:“要问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