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07重大突破——隐市凶手(05)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7重大突破——隐市凶手(05)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0-24 12:00 字数:3092

  蒋峯和秦升打量着昨天吃饭的地方,一切和昨晚大家吃饭时,没有什么改变。

   两人对视一眼,蒋峯分析道:“如果像刚才,遇到事情老板喊一声,周边的群众一定能听见。”

   “所以凶手是一击即中,将其拖走,另寻他处。”秦升将老板放钱的抽屉打开,看到里面的钱全没了,摇摇头。

   “老板,店里的钱你拿走了吗?”

   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提醒了老板。

   他立即跑到冰箱里的,取出一个塑料袋,看到袋子里的内容,坐在了地上。

   随着袋子掉落的,是一地的零钱。

   每一天每一天两人一人做饭一人收钱的辛苦资金,却不再是幸福未来的可能。

   “局长,有发现。”之前派出调查菜市场周边情况的工作人员,今早发现后巷那里,有一堆血迹。

   秦升一听,留下一些人在店里陪伴老板,另外一群人赶往发现血迹的小巷。

   前两天下过雨,在这条堆满垃圾的背阴小巷依然还有潮湿的痕迹。

   巷子两边到处都是涂抹的血痕,而地上,一大片一大片猩红的血迹,无声的告诉人们这里有事发生。

   “局长,在巷子里面有一家正在盖房装修的三层楼,在二层有发现。”上面有办案人员探头朝下面的人打招呼,抖着声音又加了一句道:“我们发现了死者。”

   蒋峯跟着地上的斑斑血迹,走到二楼。

   正在盖的红砖楼,连窗框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楼梯的扶手。所有的建筑垃圾在地上随意放着,要时时提防脚下。

   蒋峯看到二楼对街的一间房子地上,躺着一双人脚。

   脚上的丝袜脏兮兮,没有穿鞋。穿着白大褂的法证人员在旁边走来走去,提取证据。

   “法医到了吗?”秦升看到死者的惨状,也是一脸不忍道。

   要不是昨天大家见过,老板娘已经认不出来了。

   凶手将老板娘掳到此处,将其杀死,整间房子到处都是已经泛黑的血迹和缕缕带着发根和头皮的黑发。凶手最后砖块将老板娘的头颅砸碎埋了起来。

   法医到了之后现场勘测:“死者这一次也是被人用绳类物勒颈带来至此,杀害之后用砖块碎尸并掩埋。等等——”

   检查完之后,法医取下口罩望着秦升和蒋峯一脸古怪与嫌恶道:“凶手有奸尸的可能。”

   蒋峯站在一边,打量着这套房子。和秦升沟通道:“先找来房主,问问最近找的什么人在装修。另外,问问面馆老板,最近是不是在和什么人追债,惹怒了对方。这个凶手,比起以往这一次更加愤怒,一定有原因。”

   秦升点点头,两人一起在这座三层小楼转了一圈道:“凶手对这里非常熟悉,装修现场凌乱,说明房主并不经常来检查。而凶手这次对面馆老板娘采取的手段更加残忍,用砖块将其面前遮埋,说明面对死者凶手的心情不同以往有剧烈波动,应该是认识的人。”

   又是一个需要加班的深夜。

   蒋峯和陈天然斜坐在烟雾缭绕的会议室里,和其他皱眉的同事一起等待案件交流。

   包谷米并不抽烟,总是坐立不安,最后蒋峯让他坐到窗户边上,才勉强坐稳了。

   “报告,我这边和面馆老板沟通过,他们那里很少有人赊账。不过之前有一个蹬三轮车的王小清,因为前一阵三轮车被人砸了没开工,一直赊账吃面。昨天下午还见了,当时王小清只说过两天,也没有起什么冲突。除此之外,还有之前一些邻居有的时候欠五块十块面前,时间长了也就没人再提了。”

   “欸?我这边调查之前新盖小楼老板找的装修工人,有个就叫王小清的,不爱说话,脾气比较暴躁,前两天还被人打了一顿。”听到同事提到这个有印象的名字,办案人员立刻检查手里的笔记道。

   “王小清?就是那天,那个白骨案死者父母来认尸那天被人打破头的装修工吧?我带他去的诊所。”

   新来的值班民警忽然想起那天帮助过的群众:“他被人打的那么惨,不像是杀人魔吧?”

   想到曾经凶手就在自己的眼前,甚至在包谷米画凶手所在地区的时候,他就在大家面前安静的看着。

   是嘲笑警察的后知后觉,还是已经处于癫狂?

   整个会议室只剩下静默。

   “小李,你去办公室画个像,另外小王你查查嫌疑人家庭地址,现在就去他家。”秦升吸了一口烟,将烟头狠狠按灭在烟灰缸,紧皱着眉头道。

   凌晨三点,办案人员将嫌疑人王小清带回公安局的审讯室。

   所有人都是心潮澎湃,眼睛里闪着怒火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嫌疑人王小清。

   要是眼神可以杀死人,嫌犯已经被大家的眼神烧成炭了。

   王小清曾经因为抢劫被判刑六年。前年刚刚出来,家人为他买了一辆三轮车送货。

   刚开始他也是下定决心重新开始,每一天早晨就出门干活,中午妻子为他做好饭送到菜市场,一天下来能能赚二三十。这样的钱,连两个孩子的学费都不够,生活非常清苦。

   “王小清!”秦升将审讯室的门关好,慢慢踱步到桌前,突然将审讯用的高亮度台灯朝王小清的方向照过去。

   原本昏昏欲睡的嫌犯被突如其来光线的刺激,皱着眉头抬起胳膊阻挡。

   嫌犯毫不耐烦的用戴着手铐的手指挠挠脖子,一脸无辜:“领导,我犯了什么罪啊?”

   “你应该比我们心里清楚!”秦升鼻子哼了哼,用笔尖戳戳本子道:“趁我们去你家搜寻线索的时候,你最好老实交代,还能给你个好结果。”

   听到秦升这么说,王小清像是听到非常好笑的笑话,肩头耸动着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哎呀,您这话怎么听心里怎么不是个滋味。”王小清对秦升的话毫不在意,低下头不再言语,任由其他审讯人员采取各种措施,就是什么都不说。

   偶尔有愤恨的办案人员踢踢他的凳子,王小清突然抬头一瞪,眼里透露出来的杀机反倒令办案人员心中一怵。

   秦升看到对方不见棺材不死心,握紧拳头,心中期盼着蒋峯带人去搜查王小清的房子能有证据。

   夜已深。

   蒋峯等人打着手电筒一起朝王小清的家里赶去。

   十几个手电筒的亮光,在菜市场后边一里左右偏僻的小山坡上杂乱无章的闪烁着。

   山坡周围也有一些两三层的小楼或者平房,但只有他住的地方还是几十年前的独户,只有一扇木门,被办案人员推了一把,锁头便连着锁链闷声掉在了地上。

   陈天然带了几个人拿着手电筒在屋外绕了一圈检查,蒋峯和包谷米进入屋内,打开了电灯。

   昏暗的灯泡脏兮兮的发着亮光。

   屋里的床铺凌乱,床边的柜子上杂乱的摆着一些电线塑料袋等,其他的空间都堆放着平日王小清捡来的垃圾。

   包谷米看到柜子上绿色的电线,一个箭步冲上去,拿起来仔细辨别后对蒋峯道:“蒋队,这个电线和白骨案死者脖子上缠的是同一种——”

   蒋峯站在他的身边,拿起电线旁边的塑料袋在灯光下皱眉甄别半天道:“包谷米,给秦局长打电话说这个案子的凶手,我们找到了。”

   这个本该激动庆幸的时刻,所有人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亮,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蒋峯抿抿嘴道:“给法证处的同事打电话,我们可能找到了第一案发现场。我怀疑这些溅在灯泡上的黑色污迹是血迹,还有墙角上这些点状污物,也要进行勘察。”

   秦升在电话中,听到蒋峯的汇报,望着还在装傻的王小清,冷笑着,给旁边的办案人员道:“去把打印机拿来。”

   审讯室里非常安静,只有打印机工作的声音。

   空气中飘浮着A4纸受热的味道。

   秦升将在王小清家里找到的电线和塑料袋,还有一些细节照片,展现在他的面前。

   一张,一张,如同白雪一般。

   “王小清,这三个人你都认识吧?”秦升将死者照片展现在他的面前。

   照片的惨烈现场,并没有引起嫌犯的丝毫怜悯愧疚,反而冷静的看着,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似乎在回味着当时作案过程。

   “这些是在你家找的电线,和塑料袋,你怎么解释?!”

   血迹和其他痕迹需要等待法证工作人员检测之后才能下结论。

   而目前的现场信息,反倒王小清装疯卖傻:“我不知道,这都是别人给我的。”

   但说到谁给的,他又支支吾吾起来。

   要不是拥有了证据,陡然之间看到王小清的眼神,还真以为是被冤枉的可怜人。

   秦升看看手表:又是凌晨三点。

   他叹了口气,去办公室给自己泡了一杯苦咖啡,准备继续攻坚克难,等待更多的证据送来。

  月光披纱一般柔柔笼在蒋峯身上。

   他示意包谷米去车里休息,自己跟在法证人员身后,一起检查屋内的痕迹证据。

   听到秦升反馈凶手没有松口的消息,他的眉头紧皱道:“陈天然,你现在将痕迹证据送去省公安厅法证科进行检测。还有,将嫌犯的DNA和李琴体内的分泌物比对,至少抓住一个铁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