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如此傲娇06又来一案——隐市凶手(04)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又来一案——隐市凶手(04)

小说:警官如此傲娇 作者:金钻小海豚 更新时间:2016-10-23 21:36 字数:3182

“大家安静一下,我现在通报一条非常严重的信息。”秦升红着眼睛望着自己手中的资料,握紧拳头和大家开会。

所有人从县局长秦升的语气中听出严重的意味,顿时会议室里一片死寂。

“经过我们的再次走访调查,在恒城县菜市场前年06月到今年07月两年多时间里,此地失踪女性14人,失踪人员分别为妇女8人,少女4人,幼女2人。其中,只有4人报案失踪,其他人均无人报案。”

整个会议室气氛突然冷却下来,所有人睁大眼睛彼此望着对方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事实。

“这。。。这怎么可能?”当地办案人员质疑,当他想到这样的质疑只能问自己的时候,又小声念叨着:“我天天去那里买菜,也没有听见过什么失踪人口啊?”

秦升顿了顿,没有接话,继续道:“接下来,我将报案4名被害人的信息做一个概括。请大家注意记录案情。”

随着会议室投影仪中调取的有照片佐证的记录,陈天然代替秦升念到:“桑葚,女,彝族,32岁。前年6月5日在菜市场的出租房内为一帮吸毒人员购买毒品,一去未归。朱慧文,女,汉族,11岁。去年6月从上学路上失踪。家和学校之间要经过菜市场。王芳,女,汉族,26岁。家住菜市场,去年7月失踪。爱凤,女,汉族,30岁。今年04月23日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失踪。”

“现在我们已经确定,凶手对菜市场非常熟悉,家距离市场非常近。根据作案时间来看,应该是独居。男性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现在我们分成三部分,除了值班人员以外,所有人出外勤,必须将菜市场尤其是出租屋内的独居人口调查清楚!在其他证据没有被发现之前,大家只能通过最原始的方式来找到凶手!”

会议结束之后,蒋峯望着坐在座位上迟迟没有站起来的包谷米:“开会的时候,你一言不发,有什么想法?”

包谷米抬头望着蒋峯,一脸苦涩:“2年内,14个人如果都是他杀的话,此人肯定隐蔽性非常强,且作案现场无人控制,已经形成了杀人习惯,恐怕后期。。。只要我们没有抓住他,还会有案件发生。”

这样的结果,是谁都不想发生,却又明白有很大几率会发生的。

蒋峯叹了口气望着菜市场的方向也是一脸担忧,轻声道:“先去吃点东西吧,我催促法证尽快给个结果。一会儿我们也跟着陈天然他们去现场走访。”

翟翌晨早晨刚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忽然接到彭叔的电话,说自己家里有事,送物证的工作就只能交给她了。

“你放心你放心,我给蒋队请假了,没问题!”

既然彭叔这样说,翟翌晨想想,找来橡胶手套将物证袋拿上,去法证部门。

清晨的阳光温暖的透过玻璃,映照在法证处的桌子上。

一只纤细的手将桌上的试管拨弄成一个队列,直到桌上的东西全部摆放整齐,手的主人鼓鼓掌,这才满意的站起身。

陈曦穿着白大褂,一脸凝重的在受害者体内毒素分析检测报告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刚刚调试好想要听的音乐,忽然听到门响。

“你好,我是重案组的翟翌晨,来送需要鉴定的证据。”

陈曦放下耳机取下口罩,望着门站着的女孩,上下打量一番,皱眉道:“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翟翌晨楞了一下,一边在口袋里找自己的证件一边道:“欸,怎么在办公室里也要出示证件吗?”

“一般人这个时候不是做自我介绍吗?”完美的早晨是一天的好开端,现在却被人打扰,令他有些不悦。

“啊,我是重案组新来的实习生,翟翌晨。很高兴认识你。”

“翟翌晨?”陈曦点点头将证据接过,交接单签上字还给翟翌晨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上班吗?”翟翌晨看着和自己办公室差不多大的办公室里,目前只有陈曦一个人。

帅气冰冷的双眼望着她。

“我送的东西什么时候能检测好啊?”

陈曦背对着她,翻了个白眼道:“一个一个按顺序来,你先回去吧。”

“哦。”

但是没有听到离开的脚步声。

敲门声又响起,陈曦抬起头叹了口气,哀叹自己今天诸事不顺。

他懊恼的站起来心中怀疑今天这样被打扰的话,一个早上只能检测几份数据。

“哎呀,不好意思,找我的,您继续忙。”

翟翌晨不好意思的伸出手示意陈曦继续工作,自己蹦跶着去开门。

“刚煮好的香草咖啡,你尝尝吧。”

陈曦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放在桌面上柔和道:“你说你叫翟翌晨是吧?”

“嗯!”

“你不认识字啊?!!门口那么大的牌子上写着!禁止食物入内你瞎呀!”熬夜一天对工作的失落,还有被打扰的怒气全都在此时,伴着香草咖啡的香气,发泄到了翟翌晨的身上。

莫名其妙一片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翟翌晨瞪圆眼睛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曦咆哮完之后,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失态。

“好了,你走吧,出来结果我会通知你的。”陈曦清清嗓子,温柔地朝翟翌晨站着的方向道。

翟翌晨没有离开。

陈曦对于翟翌晨的倔脾气真没有办法,他站起身朝她走去不耐烦道:“你听到了吗?回去吧,我这边做完检测给你们打电话。”

翟翌晨抿抿嘴巴,握紧拳头,倔强的抬起头望着陈曦道:“你不做完,我不走。”

“哎——你这人!你信不信我报警——”

“我就是警察。”

陈曦双手叉腰望着面前红着眼睛的女孩,长长叹了口气上下打量道:“你刚说你叫什么来着?”

“翟翌晨。”

“中午十二点来拿报告,过时不候。”

“真的吗?好好好!”翟翌晨听到事情解决,瞬间长吁一口气,整个人也轻松下来,只要事情解决就好,刚刚的委屈便不是委屈。

她望着陈曦开心道:“谢谢你陈曦,我一会儿来找你。”

陈曦听到关门声,苦笑着摇摇头:现在真的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蒋峯坐着车朝恒城县的菜市场开去,忽然收到翟翌晨发来自己在阿嫂米线店的自拍照。

“为什么要我来这个地方?”自拍照中的翟翌晨没有微笑,只是略带生气的望着镜头。

“米线好吃吗?”蒋峯将照片点击保存,看到照片中女孩的表情,不自觉的微笑。

“与工作无关的问题,我不会回答。”翟翌晨没好气的回复道。

吃的没有什么特别,并非令人穿过半个城市跑来品尝的美食。

能说得出名字,也并非毫无意义的店。

她实在是找不到非要让自己来这里不可的原因。

难道蒋峯真的是为了耍自己,要自己好放弃不再和他合作?

从陈曦那里拿到物证检测报告,翟翌晨立即给蒋峯打电话:“蒋队,白骨案死者已经确定,是陶子。”

这么快就出来结果,令蒋峯有些意外。

刚准备说什么,忽然听到有人在市场里大喊:“快来人快来人啊!我要报警!!”

蒋峯和包谷米对视一眼,立即朝声源跑去。

昨天面馆的老板坐在店门前哭丧着声音喊着,陈天然早就到了,在一旁安慰着。

“怎么回事?”没一会儿秦升也到了,大家将老板劝回店里坐下。望着老板哭的难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丝不详的念头。

秦升绕了一圈,只看到老板一人,沉默半天,柔声道:“老板娘呢?”

听到这话,老板更加伤心,立即朝店里的办案人员跪下:“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找到我老婆,我老婆失踪了。。。”

在面馆老板的哭诉声中,大家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一直工作到一点多,老板看到市场的夜市没有多少人,想起最近菜市场发生的案子有些怕,便提议早点关门休息。

“关什么门关什么门,家里两个孩子下个月开学还要学费,你我不工作哪里来的钱啊,再开一会儿吧。”老板娘坐在店门口,望着菜市场出口的方向望去。

老板本不乐意,看到周边出租屋里还亮着灯光,说明还有很多人没有休息,一时也没有反驳:“那我去库房里把肉拿出来开始煮,这样明天直接热一热就好了。”

“哎呀!”正说着,取肉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冻成石头的肉砸在了老板的脚上。

“我真的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和你在一起,干什么都不行!”老板娘一听老板受了伤,急忙跑过去,看到老板抱着脚哀嚎,心一软道:“算了算了,你回去吧。我把店一关,一会儿就回来。”

老板也是痛的没有方向了,一瘸一拐便朝家的方向走了。

“我回去之后,等了好久,我老婆都没有回来。”老板低下头擦擦眼泪,继续道:“早晨我给孩子们一些钱让他们自己去买饭,就赶紧过来,一看,店门还开着,我媳妇却不见人了。。。”

老板夫妻二人尽管平时吵吵闹闹,但日子也过得是有滋有味。

老板娘的突然失踪,令老板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陈天然听完老板的叙述,愤恨不已。

“这样猖狂的凶手,简直已经没有了人性!要是让我抓到他,我一定要——”

包谷米苍白着脸望着陈天然,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警官如此傲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