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大人,我会乖!第三十四章 变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四章 变故

小说:兄长大人,我会乖! 作者:一念青浦 更新时间:2016-11-11 22:54 字数:2160

  “学姐,”宋秋意上前抱住唐清浅,有些哽咽道:“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唐清浅一愣,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苛刻的言辞,于是轻轻抱住宋秋意,“先去把衣服换了吧,我们慢慢聊一下。”

  “嗯。”

  ……

  “说吧,到底怎么了?”蓝夜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唐清浅与宋秋意相对而坐。宋秋意此刻已经换掉了刚才暴露的衣服,穿上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看起了十分清纯漂亮,难以有人想到她就是刚才在台上跳艳舞的性感女子。

  “学姐,”宋秋意端起面前的鸡尾酒喝了一口,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缓缓道:“你也知道我爸很早就去世了,这么多年都是我妈一人在抚养我,虽然日子过得比较艰难,可是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很快乐,很安心,有家的感觉。”

  说到这,宋秋意的声音又哽咽起来,“可是上个月我妈她被诊断出了胃癌,我感觉世界都崩溃了,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依靠都没有了!”

  “所以说……”后面的事唐清浅大概也猜到了。

  “这几年妈妈供我上大学很不容易,不但没有存下什么积蓄,还欠了很多债。亲戚朋友知道我妈的病情后都对我们避之如虎。”宋秋意低下头,声音里带着一丝痛苦,“我必须想办法治好我妈的病,无论花多大的代价!”

  “那你真的准备放弃你的学业吗?”宋秋意是A大会计专业的学生,而且是成绩很好的学生。如果中途放弃她的学业会很可惜。毕竟有A大的名声在外,毕业后无论是找工作还是工作都会有很多优待。

  “学姐,我已经没有多余的钱来支付我的学费了。何况妈妈手术和住院还需要一大笔钱,不然我是不会来这儿打工的。”

  “我知道。”唐清浅知道在比较高档的酒吧跳舞收入会挺高的,可一般的女孩子谁会愿意来这种地方工作呢,除非是走投无路了,“这里不适合你。”

  “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我肯定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学姐,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宋秋意苦笑道。

  我?唐清浅怔了一下。

  “学姐你仿佛什么都有,爱你的家人,强大的家世,出众的外貌与才华,我什么都没有,如果我连唯一的妈妈都没有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宋秋意用双手捂住脸,任由眼泪从指缝间流出来。

  “秋意,你要振作,一切都会好的。”唐清浅拉住宋秋意的双手,有些动容道。

  她初次见到宋秋意时已经是大三了,那时宋秋意才刚刚迈入A大的校门。在迎新晚会上宋秋意作为新生与唐清浅一同主持,那时的她还带着高中生的稚嫩与青涩,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青春而又干净的气息。对于唐清浅来说,当时已经习惯了大学如同社会般的冷漠与世俗,而在看到宋秋意的第一眼看很喜欢她身上干净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宋秋意对唐清浅特别依赖,经常往她的寝室跑。时间一久,连蒋初阳都忍不不住打趣道:“想不到清浅不仅对男生的吸引力大,连漂亮的学妹都被你迷住了!”也许宋秋意对她更多的是羡慕与憧憬,所以她才会说那句“我最希望成为像学姐一样的人哦!”

  “希望如此。”宋秋意苦笑了一声,“算了,不说了,学姐我都很久没见过你了,来喝一杯吧!”

  唐清浅抿了抿嘴唇,端起酒杯与宋秋意碰了一下。

  “服务员!”宋秋意招了招手,“帮我上一箱酒!”

  “你想做什么?”

  “学姐。我们今晚不醉不归吧!”宋秋意把一瓶酒递到唐清浅面前。

  “你想通过酒来麻痹自己吗?这样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唐清浅淡淡说道。

  “不,我只想放纵一下自己,我好累。”昏暗的灯光下,唐清浅分明看见了她眼睛里的泪水。

  “好,我陪你!”唐清浅接过酒,拿出手机给蒋初阳她们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了自己的位置和情况后便和宋秋意一起饮酒。

  “真好,还有学姐陪我。”宋秋意轻轻笑道。

  唐清浅一杯又一杯地喝着,宋秋意的话让她思考了很多,或许,她真的太幸运了,她身后有一大个唐家,有一个强大的天宇集团,所以她从来都不曾经历过什么困难与挫折。而正是这样她才更能理解宋秋意的遭遇,可是,她并不知道该怎样去帮助她。

  ……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了?”蓝夜酒吧门口,蓝夜看着一脸平淡的唐逸哲打趣道。

  “怎么,你还不欢迎我了?”唐逸哲睥睨了他一眼。

  “没有没有,哲少请!”蓝夜指着门对唐逸哲笑道。

  “你这个酒吧开了多久了,怎么没见你家派人来给你拆了呢?”唐逸哲在酒吧前台坐下,向调酒师点了一杯酒。

  “呵呵,当然是有条件的。”蓝夜苦笑了一下,“只能开三年,三年后就必须回家去工作。”蓝夜是蓝家独子,蓝家是A市房地产行业的领头人,只是他一直不喜欢待在自家公司,经常在外寻欢作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这样啊,那你还剩多少时间?”

  “两年不到。”

  唐逸哲点点头,忽然看见了几个熟悉的人。“蓝夜,你和我过来一下!”说完便朝那几个人走过去。

  “怎么了?”蓝夜有些好奇地跟上。

  “你们在这儿玩?”正在酒吧沙发上休息的戴旻旻几个人听见冷淡的男声猛地抬头,看见唐逸哲正站在她们面前。

  “副总,你也在这儿呀!”戴旻旻从沙发上站起,笑着回应道。

  “嗯,”唐逸哲点点头,发现几个人中并没有唐清浅,“浅浅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

  “她刚刚发短信说在酒吧里遇见了熟人,要一起聊会天。”

  “在哪儿?”一听到“熟人”二字,唐逸哲便想起了秦楚,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

  “她说如果她十一点半还没有过来就让我们去酒吧的一个有柱子的角落找她。”戴旻旻思考了一下说道。

  “你这儿有柱子的角落在哪儿?”唐逸哲转头向蓝夜问道。

  “嗯,我想一下。”蓝夜略微沉吟了一下,手指着一个方向,“应该在那边!”

  “带我过去一下!”

  “我们也过去吧,快十一点半了!”戴旻旻对蒋初阳和莫哓童说道。

  “好!”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兄长大人,我会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