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特工:娘子太难追第三十章 久违的温暖不是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章 久违的温暖不是爱

小说:天降特工:娘子太难追 作者:孤夜泠 更新时间:2017-03-21 07:00 字数:2224

  孤夜泠前几日在屋子里待的快要发毛了,想起自从第一楼出事以后就一直忙着自己的事,忘了箫攸的存在,于是就去幻花楼找箫攸聊天解闷。箫攸似乎知道孤夜泠要来,桌子上放着她爱吃的点心,孤夜泠挑眉看着箫攸说:“攸美人,我就知道我跟你有心电感应,知道我要来。”

  箫攸笑笑说:“不是我跟你有心电感应,是陌公子跟你有心电感应!”

  孤夜泠哼了一声说:“关他什么事,他不是应该想想怎么退掉皇上的赐婚吗!”

  箫攸拿起一块点心递给孤夜泠说:“昨天,陌公子一大早送来这些点心,说你今天肯定是在第一楼待烦了,会来找我说话,他让我跟你说,让你记得他的话。”

  孤夜泠狠狠的咬了一口点心,随即看着箫攸笑笑说:“攸美人,凤漠离有没有来找你?”

  箫攸正在倒茶的手一顿,继续动作,将茶杯推到孤夜泠的面前说:“他没有来过,总归我是要回到龙魂大陆的,不见也罢。”

  孤夜泠吃惊的说:“你要回去?什么时候?”

  箫攸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说:“我要回去,不是现在,等哥哥和浩辰来参加比武大会之后,我就跟他们回去。”

  孤夜泠趴在桌子上看着她说:“你想好了?不管凤漠离了?”

  箫攸点点头笑笑说:“这段时间,我想的很多,第一次与凤漠离见面他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好久不见的故人,他随意让我当他的太子妃,又在我出事之后离开我,是不想我卷进他的纷争。”

  孤夜泠握住她的手说:“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离开他?”

  箫攸看向远方淡淡说:“泠,凤漠离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他爱一个人必定是至死方休,不会随意对一个人表达心思,他对我的感情不是爱,那种感觉更像是温暖,也许是我在他最冰冷的时候给过他一丝温暖吧,凤漠离也许也曾错把这种感情当成了爱,但是这么久了,我想他一定已经想清楚了,能够在危险的时候站在他身旁的人才是他认定的恋人,而我最多只能站在他的身后。”箫攸的神色变的很温暖说:“虽然他对我不是爱,但是最起码我是他可以信任的朋友,否则他也不会让我去装作他的太子妃。”

  孤夜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那你对他呢,也是温暖吗?”

  箫攸毫不掩饰的说:“我爱他,可是我终究有太多东西放不下,我哥哥,浩辰,如果有一天龙魂和轩辕兵戎相见,我也不可能狠心的看着他们自相残杀。”

  她本就英气的眉宇间更多了一份坚定说:“我在一日,就一定全力阻止龙魂和轩辕的战争。”

  孤夜泠看着箫攸突然抱住她说:“箫攸,凤漠离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箫攸一怔,重重的恩了一声。

  孤夜泠将箫攸的话全部告诉了凤漠离,他听到箫攸的话,复杂的眼神看着孤夜泠,没想到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心思的人竟然是箫攸,他心想没错他对箫攸的感觉并不是爱,而是一种久违了的温暖。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大步离开孤夜泠的房间。

  夜间凤漠离脚尖轻点来到幻花楼的屋顶,他来到箫攸的房间门口脚一顿,看着屋里的人影,似乎在等着他,想起箫攸的话五官都变的温暖,他轻轻推开门,箫攸温柔的笑笑,他嘴角一勾,缓步走近箫攸,坐在凳子上轻语:“箫攸,原来真的是你。”

  箫攸点点头:“恩,是我。”

  凤漠离眼中有些激动说:“我听说你死了。”

  箫攸笑笑说:“我也听说你死了,可现在我们不都好好的吗?”

  凤漠离点点头温暖一笑:“对,现在我们都好好的,箫攸谢谢你。”

  箫攸没有说话,眼角流下一滴清泪,许久屋中没有声音,箫攸开口:“凤漠离,我可以做你一辈子的好朋友。”

  凤漠离笑笑,顿时万物失色:“当然,一辈子的好朋友。”箫攸也是笑笑,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宗亲王的府邸,皇后藏起来的死侍在夜间出没,他们有素的训练,蒙着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一双凌厉的眼睛,微风吹起,他们的耳朵一动,因天生对危险的敏锐,他们的手都紧紧的握着剑,风吹走乌云露出明亮的月光,惨白的月光撒在大地上,空气静谧清冷。

  死侍抬头,一白衣女子飘浮在空中,面纱下若隐若现的红唇微动似天使对人间的呢喃,眼眸如星河般耀眼,清冷的月光照射下玲珑的身段尽显,眉宇间隐隐的杀气被月光覆盖,下面的死侍不禁看呆了,女子嘴角微微一勾,风起,一片片树叶落下,女子手微微一抬,树叶在死侍的咽喉处停止,手指微动,死侍脸色一变,树叶一瞬间变成了利刃割破了他们的咽喉。

  死侍们睁大了眼睛,捂着自己的咽喉,倒地……

  女子低语:“杀!”她的身后出现了几个穿着白色衣服,戴着银色面具的人,死侍们神色大惊嘴巴一张一合:“光明圣域……”

  妙梵脚尖点地,一步一步走近宗亲王的房间,推开门,宗亲王颤抖的身子躲在桌子底下,妙梵声音清冷:“圣域第一殿下有话让你带给皇后娘娘……”

  凤漠离从箫攸的屋中踏出的一刻心中感觉分外的轻松,箫攸心中的一块石头也放下,两个人最好的结果莫过如此。

      就在凤漠离走出房门的一刻,宗亲王蓬头垢面,衣服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口子,连滚带爬的闯到皇后的宫中,颤颤巍巍的在门外说:“皇后,您可要救我。”

  皇后刚刚起床,丫鬟在给她束发,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眉头一皱伸手打发了丫鬟沉声道:“进来,一大早的在门口大喊大叫成何体统。”

  皇后看到宗亲王的样子,一惊,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低声说:“多少?”

  宗亲王颤抖的说:“全部都死了。”

  皇后后退几步,狠狠的盯着宗亲王说:“怎么回事?一夜间我精心培养的死侍就这样全部被人杀了?”

  宗亲王想着昨晚的事情,从头到脚冷冷的一颤说:“是光明圣域的圣使,说第一殿下让我告诉您……”

  皇后死死的盯着宗亲王沉声:“说!”

  宗亲王腿在剧烈的颤抖:“多行不义必自毙,让您好自为之,不要打陌羽凡的主意。如果您在做蠢事,下次死的就是……您……”宗亲王的声音越来越小,皇后的手紧紧握着,指甲嵌到肉里,咬着牙,心想到底是谁?

孤夜泠 说:大大们,求收藏、求打赏、求留言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降特工:娘子太难追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