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棘手爱妻太难追游园会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游园会中

小说:穿越之棘手爱妻太难追 作者:孤夜泠 更新时间:2017-01-11 20:26 字数:2394

冀洛晴心想这个苍澜轩为什么要把我们弄到宫里面去呢?她思付着走来走去,橙色的袖子在眼前一闪,冀洛晴没有搭理他继续低着头思考,叶玄悠不慌不忙的坐在冀洛晴的屋子里,悠悠的喝茶,冀洛晴:“叶公子,你最近可是越来越长进了啊,以前还敲敲门,现在直接走窗户了昂?”

  叶玄悠妖孽一笑,凑近冀洛晴说:“晴姑娘见笑了。”冀洛晴皱了皱眉头说:“叶公子看我这是在笑吗?”叶玄悠真就将自己的脸贴的很近去看,冀洛晴闭上眼睛,深呼吸说:“叶公子你的眼睛是有多近视啊?”推开他的肩膀,叶玄悠手指抚过桌上的圣旨说:“姑娘是在为此忧心?”冀洛晴撇了他一眼:“不明显吗?”

  叶玄悠一屁股坐到冀洛晴的床上,顺势就躺了下去,冀洛晴眼角一抽:“叶公子你不是家里的独苗吗?怎么你妈连觉都不让你睡饱?还有不要躺在我的床上,换个床单是要花钱的。”

  叶玄悠懒洋洋的将双手放在脑后说:“姑娘其实你不用太过在意,因为明天我也会进宫,这个肩膀有时候可以借你靠一靠。”

  冀洛晴看着床上妖孽的一坨,不禁笑笑,叶玄悠猛地坐起见势长臂一揽,冀洛晴一个没站稳躺在了叶玄悠的怀里,冀洛晴一愣,这时蓝凌玉推门而入,看到眼前的一幕,冀洛晴眼睛一转坐起扶额,蓝凌玉轻咳了一声冷冷的看了叶玄悠一眼说:“我们都要进宫?”

  叶玄悠露出怯怯的表情说:“晴儿,你大姐好凶啊。”冀洛晴被他这么一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咦~~~看这晴儿叫的,你以为你是箫剑啊,你天天看水易寒那张冰块脸会没有抗体?你骗谁啊?”孤夜泠的声音响起。

  叶玄悠一笑:“得,不打扰你们姐妹谈事情了。”他潇洒的打开扇子风骚的摇了摇背对着她们眼神变得尖锐说:“我还得提醒你们锋芒毕露不是好事,你们都是聪明人。”

  三日后游园会,苍澜轩殷勤的驾车来接四女,孤夜泠附在蓝凌玉的耳边说:“大姐我看见他就不舒服,像蛇盘在脖子上一样。”蓝凌玉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淡定,苍澜轩深情的看了旋翎雪一眼,她的脸唰的一下变成了红色,孤夜泠悠悠的走上前说:“老四,你很热吗?”旋翎雪摇摇头匆忙的上车,孤夜泠冷淡的看了苍澜轩一眼,浑身不自在。

  箫攸站在第一楼的门口,似乎等待着什么,孤夜泠将身子探出马车说:“攸儿,自己小心。”箫攸笑了笑微微点头,本来孤夜泠是千万个不同意,箫攸恳求说:“泠,我都答应他了,再说是他救了我啊。”孤夜泠低声说:“就算轩辕大陆没有人见过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身份暴露,会有多少人打你的主意?”话音刚落,窗外出现了一个黑影,孤夜泠冷冷的说:“凤漠离你给我进来。”窗户被轻易的打开,凤漠离如神仙下凡一般的方式出场,孤夜泠皮笑肉不笑说:“凤漠离,我现在是她的监护人,她还没长大呢,有事你跟我谈,我可以全权代表她。宫里是什么地方,勾心斗角,她要是演女主活不过半集就得被刺一丈红。”

  凤漠离笑笑说:“如果你是怕她遇到危险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会保护她。”孤夜泠淡淡的撇了他手臂上的伤口一眼,冷哼一声。凤漠离从怀里取出紫玉匕首交给孤夜泠说:“这把匕首对我的意义你是知道的,既然你不放心就等我将这位姑娘安全送回来再还给我。”孤夜泠接过匕首说:“我就是不让她去,只要你来接她她也一定会遵守承诺”她掂了掂手中的匕首,向凤漠离笔直的扔过去说:“你保护好她。”

  孤夜泠收回思绪,马车已经行驶到了皇宫内院,道路两旁站着侍卫,宫女们匆匆忙忙的端着盘子穿梭在甬道间,孤夜泠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必到皇宫游啊,到了大门口马车再也走不动了,门口堵满了人,蓝凌玉等人下车看看什么状况,一群花花绿绿的女子一个挨一个的探着头往外看。是不是的双眼冒出爱心泡泡。

  不久水易寒和阎靖御先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径直的来到蓝凌玉的身前,低头对她说:“小心。”蓝凌玉目光一沉点点头,水易寒下一秒站在了蓝凌玉的身旁,因为他自带寒气的出场方式让许多姑娘不敢靠近,阎靖御站在他身边沾了很大的光。叶玄悠和陌羽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被挤在人群中,叶玄悠双脚一蹬越过人群落在冀洛晴的身边,有些大家闺秀一步一步扭着腰肢过来,叶玄悠一把牵住了冀洛晴的手,冀洛晴说:“叶公子,男女授受不亲。”

  叶玄悠妖娆一笑说:“晴儿我可是为了你才来参加这个游园会的,你不能太无情了,救我于水火啊!”

  冀洛晴笑笑看看他说:“又不是我让你来的,我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

  叶玄悠低头在她耳边说:“这样,你帮我我把银月刃交给你怎么样?”冀洛晴疑惑不解,她碰碰旁边看戏的孤夜泠,孤夜泠嫌弃的捂住鼻子眉头一拧说:“老三你离我远点,我对禽兽加脂粉味过敏。”

  冀洛晴看着死死抓住自己手的叶玄悠低声说:“你忍着点,我也过敏。银月刃是什么东西?”孤夜泠一听眼睛贼亮说:“银月刃?在哪里?”冀洛晴满意的看着孤夜泠的表情说:“看你的样子是个宝贝喽。”孤夜泠偏偏头说:“白学明说过要想找到璗殇银月刃也是条件之一,据说银月刃是一把琴却比普通的琴多了一根琴弦,琴音就是死亡之刃。”

  冀洛晴笑笑:“恩,很符合我的口味。”说完她迅速挽住叶玄悠的手臂低语:“你要说话算话。”叶玄悠精明的看着冀洛晴,随即抬起头笑呵呵的看着石化在原地伤心的姑娘们。

  陌羽凡还在人群里挣扎,旋翎雪说:“二姐,看看人家陌公子多可怜,不然你救救他吧。”孤夜泠笑笑说:“呵呵,可怜吧”旋翎雪头如捣蒜,孤夜泠拍拍她的脸说:“可怜你去救啊。”旋翎雪讪讪的闭嘴,孤夜泠看着陌羽凡长叹了一口气,走近他心想凤漠离借你名号一用,她突然大喊:“太子殿下等等我啊!”小姐们听到凤漠离的名字,四处看看说:“在哪里?”孤夜泠顺手一指,人群很快散去,陌羽凡身边剩下的人不多了。

  孤夜泠径直走向陌羽凡,他的目光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她身上,直到她走向自己,陌羽凡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姑娘们似乎都成了空气,孤夜泠清冷的声音:“喂,你们没看到陌羽凡已经有女伴了吗?”她上前一步拽住陌羽凡的袖口,他却没有动,孤夜泠低语:“陌羽凡,你是沉浸在温柔乡里出不来的是吗?”她刚要松开手,陌羽凡反手紧紧的握住。

孤夜泠 说:呼呼!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穿越之棘手爱妻太难追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