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烟雨第一章 祸起深墙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祸起深墙

小说:西城烟雨 作者:莫相离 更新时间:2016-09-13 11:59 字数:3182

  雨后清晨,静谧了一夜的潢南城又重新喧嚣起来。天空澄清得如洗过般,让一早出门的人们高高望去都觉得有些眼晕,明媚的晨光烤干了绿叶上残留的雨珠,人间已不再清凉。

  西大街,曹家店。

  一厢房前,明洋正和每天一样气定神闲的打着太极。白鹤亮翅,玉女穿梭,如封似闭……待扣脚划弧、旋臂回收打完全套二十四式的时候,明洋深呼了一口气,望了望东边天空,已然该吃早饭了。刚一转身,只见当家人曹四爷单手盘玩着一串金刚菩提子,笑眯眯的走进了内院。

  “爹,早!”

  曹四爷点头回应,挥手指了指石桌,示意儿子喝口水。明洋俯身倒了两杯茶:

  “爹尝尝!今年黄山新出的茶,取名太平猴魁。”

  曹四爷接过茶杯,泯了一口,再品一口,放下。

  “甚是香高!但这味儿吧清淡了点儿,还是老红茶喝着顺口。”

  正说话间,曹四爷的长随长喜飞奔进了内院,手拿着一封插着飞镖的书信,递到曹四爷面前:

  “四爷,不……不知道谁插……插……插在咱家后门上的!我一开……开门就看见了!”

  长喜本就结巴,此刻又兼慌张说话更是费劲。曹四爷闻言皱了皱眉,接过长喜手中的物件先是一愣,拆开后眼睛突然瞪得溜圆,嘴巴哆嗦着半天竟说不出话来。

  明洋见状,疑惑的抢过曹四爷手中的信一看,也是大吃一惊:

  “啊?!我妹妹被‘横把的’(土匪)劫啦!”

  ……

  曹家店家大业大,经营车店多年平安无事安逸得很,眼下冷不丁遭此一劫,搞得家中人人自危,说话办事皆行色匆匆。

  四夫人闻得此事后一直躲在房里哭啼,完全没了主意,其间还几次差点哭晕过去;曹家店所有家丁工人皆人心惶恐,不知道曹家得罪了哪路神仙,更是怕自己也遭受牵连;护院安平当即给“炮手”们开了个会,进出客商均要仔细盘查,生怕再引狼入室,车店里所有枪支统统出库,四把“碎咀子”在角楼上时刻警戒着;曹四爷更是早早的警告过下家中诸人,此事万不可传到曹老太太耳里,否则十有八九会出人命。

  曹四爷坐在客厅正中,怒目圆睁,手里紧紧掐着那封书信,他不知道是谁给了“朱三字”勇气,竟敢绑了自己闺女明星,还开口勒索两万现银。想来曹四爷彼时心中是极为矛盾的,他心急女儿安危自然想着拿钱赎人,可一旦被“朱三字”勒索成功,那自己还有何脸面在潢南立足?试想连自家大小姐都能被土匪劫走的大车店,以后谁又敢来此安歇?

  烦躁不堪间,曹四爷一把将手边的釉里红茶碗摔了个稀碎。

  明洋深吸了一口烟,被烟雾缭绕间连连摇头,他不理解这世道到底怎么了,小商小铺被抢被劫倒也正常,若是如曹家店这样在黑白两道里赫赫有名的大‘响窑’(有枪的人家),按道上规矩是不能随便碰的。

  “爹,朱三字的绺子讲规矩啊,咋还能扯这事儿呢?”

  “谁他妈知道哇!”

  曹四爷恶骂一声,接过长喜新上的热茶左吹右吹就是喝不进一口,明洋见状赶紧去隔壁茶水间给端来一碗酸梅汤,心火正盛的曹四爷端过来便咕嘟咕嘟的一饮而尽,痛快无比的打了个响嗝后,半眯着眼睛长舒了口气,这才稍稍舒爽了些。

  “朱三字这老小子真是他妈活拧巴了,敢跟我扯这事儿!”

  “爹您听我一言。”

  明洋踩灭了烟头,定睛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

  “我曾听绺子上的人讲过,那朱三字为人老谋深算的很,他今儿个敢动咱曹家店,绝非图财那么简单。”

  诚如明洋所说,这朱三字和曹四爷并无梁子,就算日子过不下去了,也不至于用此手段来讨点钱花。无论是地方官府还是山上土匪,缺钱了只要来曹家店言语一声,曹四爷哪次都不会绝人面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道理无论在哪一道都是通用,曹家店多年往来于黑白两道,使出的银子何止两万?

  “那你说朱三字今儿个整的这出儿,图个啥呀?”

  “咱曹家店是新民府赫赫有名的响窑,黑白两道中哪个乐意无事生非为难咱家?不过爹,咱曹家店做了这么多年江湖生意,就算再如何谨慎也难免会得罪几位,这年头快意恩仇的主儿多了去了,说白了那朱三字十有八九是在替谁当刀客!”

  曹四爷听罢反应异常激烈,猛的一拍茶几说道:

  “哼!他妈的反了天了!你那意思是有人跟老子过不去,找土匪来给老子上个眼罩儿?”

  “四爷!南窑来人了!”

  正说话间,护院安平斜挎着一把枪大步流星的进了客厅,身后跟着两人。曹四爷定睛一看,是南窑符家的护院老万和其徒弟春生。老万步履轻盈,双肩斜背着两挺用布裹得严严实实的机枪,却显得毫不吃力。客厅门口更是候着二十来个人,皆携枪带炮的整齐列队。

  春生帮老万卸掉了肩膀上的家伙,后者也不客套,端起茶壶就灌了个底,抻起袖头抿了把脸说道:

  “四爷,家里边儿‘管直’(枪法好)的都带来了,还揣了两把‘碎咀子’(机关枪)!来之前六爷有话,‘曹家店摊上的事儿就是咱自己家的事儿’,四爷你有何安排就尽管开口吧!”

  曹四爷让明洋给老万续了壶茶水,狠狠拍两下茶桌说道:

  “万师傅,闲话不说,明星让‘横把儿’的给绑了,上我这儿‘亏钱’(讹钱)来了!”

  “‘横把儿’的?这年头都敢砸上曹家店了?是啥‘迎头’(匪号)?”

  “长山子‘山字’,朱三字那绺子!”

  老万接过明洋递过来的烟,眼神微抬思索了一会儿:

  “四爷莫急,此事还须从长计议。那朱三字不是鲁莽之人,轻易不会为难明星小姐,这样,一会儿我和明少爷先去长山子跟他们‘对对盘子’(见见面),咱们人还在他们手上,不能轻举妄动。”

  曹四爷揉了揉青筋暴起的额头,闭着眼点了点头。

  客厅里竖立的西洋大钟开始打响,低沉的钟摆从容划过设计好的岁月轨迹,悠扬的十二连响昭示着万物命运的不停不留。

  宿命里的背负,既来就去面对,无需多言。不问,是劫是缘。

  ……

  长山子鱼脊岭上,古树遮天蔽日,合抱粗的大树一棵挨着一棵,林中云遮雾罩,无风自啸。

  此山出于辽河东岸是通向关里的要道,亦是奉天城的门户,从明代以来便有重兵把守。六年前日俄战争爆发,身居要地的长山子先是被俄军盘踞,后又被日本人蹂躏。三年前朝廷以大笔白银收回潢南到奉天皇姑屯的窄轨铁路,改为宽轨后京奉路全线通车,在新民境内设白旗堡、柳河沟、潢南、巨流河、兴隆店五个车站。长山子因坐拥巨流河、兴隆店两个车站,而更加地位尊崇。同是三年前,朝廷把新民奉天两府的城防向西推进了二十里,因朝廷撤兵加之此地往来商人众多,长山子便成了土匪眼中的肥肉。

  这其中最大的绺子,当属朱三字的“山字”。其绺子扎寨“仙人台”上,因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使得多年来未被朝廷所剿。“山字”旗号虽响,却不祸害百姓,只是占山为王收取买路钱,这次不知为何,居然绑了曹四爷的掌上明珠还公然勒索两万现银。

  “把‘挡眼儿’(蒙眼睛的黑布)摘了吧!”

  明洋几人在“仙人台”下便被卸了武器蒙住双眼,也不知走了多远到了何地,只觉是走进了一间屋子,现在突然被撤下挡眼的黑布,都觉着眼睛有点离花。

  朱三字稳坐在炕上,一身蓝制服,腰扎武装带,脚下是一双黑马靴,因是坐着,显得个头儿不算高,却生的挺拔威武,看脸色倒像个白净面皮的教员,而那一双剑眉朗目却不怒自威。

  见了朱三字,明洋只觉得无数心血上涌,却未失了冷静,当即上前一步双手抱拳举过左肩,向后一伸,弯腰施礼道:

  “西北连天一片云,乌鸦落进凤凰林。不知哪位是君哪位是臣,哪位大哥是当家人?”

  朱三字气定神闲的抽了口烟,直勾勾的盯着明洋,老气横秋的说道:

  “西北连天一块云,君是君来臣是臣,不知黑云是白云?”

  “黑云过后是白云,白云黑云都是云。”

  明洋说罢,伸直左手中指、无名指和小指指向自己,朱三字伸直右手中指小指,掌心向心口,朗声道:

  “台上拐着(炕上坐着)吧!”

  明洋和朱三字说戏般的对着行话,听得身后的老万三人云里雾里,再看明洋直视着朱三字面不改色,老练从容。

  朱三字侧身斜靠在一张虎皮上,左腿踩上炕沿,左手横搭在膝盖,两指间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卷烟,匪气十足。

  “我就是朱三字,找我啥事?”

  明洋也不客气,翻身上了炕盘腿而坐,从怀里掏出根烟自顾点上深吸了一口后,才幽幽的说道:

  “朱司令,在下是西大街曹家店的,您知道在下所来为何。”

  朱三字哑然一笑:

  “哈!早听说曹四爷家藏龙卧虎,想不到还有‘春点全开’(会说行话)的!好呀,财神爷来啦!老串儿(银元)带着没?弟兄们等着均杵儿(分钱)呐!”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西城烟雨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